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39章 武家来人
    一名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一身灰sè劲装,脸上显得有些粗豪,样貌并不出众,但在眼中,却有着一种坚定的光芒,仿佛蕴含着某种坚定不移的信念。仅仅站立在房中,就自然的给人一种难言的压力,似乎有一种压抑的气息在空气中流转。

    在其身上,更是有一种惊人的战意。那种战意,随时都要破体而出,发出惊世的战技。爆发出恐怖的破坏力。

    只站立当场,就给人一种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牧儿,真的是你,你真的没有死。你真的活过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坐在床上的美妇看到武牧推门而进的身影,两只眼眸中当场就涌出一层晶莹,嘴唇颤抖,将武心怜放在床上,豁然起身,朝着武牧奔了过来,一把将武牧用力的抱在怀中。

    双臂中力量极大,似乎生怕武牧会突然消失一样。

    被突然抱住,武牧整个身躯不由的一阵僵硬,虽然早已经认可眼前的美妇就是自己今生的母亲,不过,他到底是三四十岁的灵魂,被这么突然抱住,难免有一丝抗拒与僵硬。

    不过,听到她口中真挚的话语,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仿佛被触动一样,僵硬的身躯不由的变得柔和起来。

    “娘!!您不是病在床上昏迷不醒吗,怎么会突然好转,还有,妹妹怎么会突然昏迷不醒,这一位男子究竟是谁。莫非是他伤害小妹。”

    武牧深吸一口气,自美妇怀中挣扎出,目光犀利的看向床上与那名中年男子,眼神极为的凌厉,只要证实真是这中年男子伤害心怜,哪怕是死,他也绝对不会饶过他。

    孔蓉听到,连忙摇摇头,拉出武牧道:“牧儿,别误会,这一位是你三叔武天西,是你的亲叔叔,你父亲的亲兄弟。这次前来,就是为了接我和你妹妹回你父亲身边。”说话间,看向武牧的眼中,却满是不舍的神sè。

    “嘿!!你应该就是我的大侄子武牧了。不错,果然不错,不愧是我武家的种,没有得到我武家的功法传承,照样能自己踏上武道之路,炼皮大圆满,一龙之力,好,好的很。今天在竞技台上的表现,你三叔我也看到了,打的好,谁敢对我武家亲人不利,就要那样活劈了他。像你今天那样,拍的四分五裂才过瘾。”

    武天西咧嘴大笑,大步一迈,直接出现在武牧身前,蒲公般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武牧肩膀上,那一掌,重的可怕,哪怕是一龙之力在其面前,都跟摆设一样,浑身骨头都要散架。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

    “我武家的人,从来就没出过孬种,打就要打个痛快,你刚刚在竞技台上要是犯怂,不要那姓林的小子动手,你三叔我就先动手一巴掌拍死你。省的丢人现眼。你很好,你不错。这层皮,啧啧,有意思啊。”

    武天西两眼放出神光,落在武牧身上,看到他的皮膜,口中啧啧赞叹,不断点头,俨然,似乎一切都无法瞒过他的眼睛,在其眼下,所有的一切都被彻底洞悉。

    那种没有一丝秘密的感觉让武牧暗自有些发麻。

    “你真的是我三叔?”

    武牧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大汉,微微有些诧异的质问道。

    “兔崽子,莫非你还想不认我这个三叔不成。”武天西大嘴一咧,两眼一翻,怪叫着看向武牧,鼻中喘出两道粗气。恶狠狠的看了过来。

    那只大手再次举了起来。

    一副你若真敢不认的话,就直接拍死你这个不孝侄儿的神情。

    “牧儿,他真的是你三叔,还不快见过你三叔。”孔蓉笑着点点头,再次确认道。

    武牧至此也无疑虑,当即躬身一拜道:“侄儿武牧见过三叔。”

    “好!好!好!!不愧是大哥的儿子,这份气势就不一样。可惜,你小子竟然没有觉醒血脉,实在可惜,不过,只要你继续修炼,突破蜕凡境,开辟血海,一样可以再次觉醒血脉,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而已。”

    武天西咧嘴大笑,极为满意的点着脑袋。

    “娘,我爹是谁,您以前从来就没有跟我和妹妹说起过。还有,三叔你为什么会突然前来,找到我们一家。”

    武牧并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直接开口质问道。

    在他记忆中,孔蓉从来就不在他和武心怜面前提起父亲的事情,只是每每拿着一朵金钗坐在窗户旁暗自发呆。

    他和心怜怕母亲伤心,所以从来不敢开口询问父亲的事情。只知道自己姓武。连父亲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无疑,在心底是一件憾事。

    此刻抓住机会,他怎么可能不问。

    孔蓉听到,脸sè微微一变,深吸一口气,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你爹名叫武天东,出身武家,我和你爹是两情相悦,方才成亲,生下你和你妹妹心怜。不过,武家有个规矩,但凡武家子弟,成亲生子,子女都不能留在武家,而必须自己脱离武家dú lì生存,这当中,可以将子女寄养在它处。可以由母亲抚养。”

    “但不得告知武家的存在,不准告知武家的情况,让子女自己经受红尘之苦,磨砺心xìng,不被优越身世而迷失xìng。”

    一句句,缓缓的将一直以来的隐秘说了出来。

    “不错,要知道,这放养出去的武家子弟,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十五岁之前,觉醒自身血脉,只要觉醒血脉,就可以被接回武家,接受武家真正的传承,还有一种,就是无法在十五岁之前觉醒血脉,那要么依靠自身,修炼到蜕凡境巅峰,并开辟血海,达到血海境,凝聚出属于自己的血脉。如此,同样有回武家接受传承的机会。不过,这一种,不到开辟血海,凝聚血脉,是不会被告知武家的存在的。你能现在知道,已经是特例了。”

    武天西咧着嘴,看着武牧,露出一幅你已经赚到了的表情。

    按照他所说的,武牧已经超过十五岁,而且没有觉醒血脉,根没有资格知道武家的存在。现在能知道,显然是极为特殊了。

    放养?

    武牧脑海中自然涌现出一道念头,这个字眼,对于他而言,可一点都不陌生,想前世时,放养子女的做法,几乎无处不在。

    确实,放养的手法,有极大几率培养出后辈dú lì的个xìng。不过,也有不好的例子。

    “若是没有觉醒血脉,也没有开辟出血海的话,会怎样。”武牧深吸一口气,深深的看向武天西,直接询问道。

    武天西大手一挥,浑不在意的道:“很简单,那就没有再回武家的机会,不过,真正确认无法开辟血海后,自会有武家的人出现,告知一切,知道后,以后就自己去成家立业,为武家开枝散叶,壮大家族去。生儿子,生女儿,大量的生子嗣,只要能觉醒血脉,后辈子嗣依旧能够接引回武家。成为真正的武家子弟。”

    听完后,武牧脸上不由挂满黑线。

    不能觉醒血脉就是生孩子,还要一生一群。这是要生足球队么。

    “我妹妹觉醒血脉了。”

    武牧自然清楚,自己并没有觉醒血脉,不可能让武天西特意前来,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心怜觉醒血脉了,否则,不可能会昏迷不醒。

    “嘿嘿!!”

    武天西巨大的手掌再次拍在武牧肩膀上,咧嘴点点头道:“还是你小子的脑袋好使,你妹妹心怜觉醒血脉了,在血脉觉醒的那一瞬间,种在你和你妹妹体内的印记就会自行发出感应,所以你三叔我立即就赶过来了。没想到发现大嫂竟然病倒了,就将大嫂救醒。”

    “来救醒大嫂后,我就要带你娘跟心怜侄女离开的,可是你嫂子知道你还活着,非要留下来见你一面。不过,你小子倒也争气,啧啧,不知道修炼了什么东西,炼皮境界竟然被你修炼到一龙之力,是我武家的种。”

    武天西嘿嘿怪笑。

    武牧却是满脸苦笑,看这是什么话,难道自己没有修出一龙之力,就不是武家的种了。自己这三叔,似乎还真有点极品啊。

    “好了,大嫂,大侄子也见过了,我们该走了,心怜侄女已经开始觉醒血脉,必须将侄女带回家族,进入血池中觉醒,这样对她的血脉有巨大好处。对将来觉醒天赋神通,有极大的助益,不能再逗留了。”

    武天西转头看向孔蓉,大声说道。

    “嗯!!”

    孔蓉脸上流露出不舍的神sè,看向武牧的眼中,带着疼爱,刚刚见面,就必须再次分别,这无疑是一件极为残忍的事情,不过,她也是识大体的人,并非寻常妇人,深吸一口气,看着武牧,柔声道:“牧儿,娘要去照看你妹妹,你已经长大了,能够守护你妹妹,娘为你感到自豪,娘希望你能凭借自己的努力,突破蜕凡境,开辟血海,觉醒血脉。我和你父亲,会在武家等你,等你凭借自己努力,归来认祖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