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38章 林战
    “好!好!好的很!!”

    刚走下竞技台,林战已经站在武牧面前,脸sè异常的难看,带着丝丝苍白与悲痛,目光死死的盯在武牧脸上,笼罩在长袍下的身躯,似乎在颤抖。身上不时散发出的威压,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心中,绝对不是表现出的那么简单与平静。

    口中如同自牙缝中蹦出几个字眼。不过,他的目光却异常的深邃,并没有因林越身死而直接对武牧下杀手。

    而是深吸一口气,对身后左右道:“去,将你们三少爷的遗体收敛,请最好的医师,缝合遗体,在下葬前,我要看到你们三少爷的完整身体。”话音中,带着丝丝颤音。一字一句,带着生涩的韵味。

    “是!家主。”

    立即,有大批护卫快速的走上竞技台,将一块块散落在各处的血肉收敛起来。

    在四周,一双双目光都下意识的集中在两人身上,眼神中显得极为紧张,要知道武牧可是亲手将其第三子林越打死,还是拍的四分五裂,生生碎尸。这仇,可结的太深了。

    正常杀死也就罢了,可是……碎尸。

    这就是在林家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林战并没有看竞技台上一眼,只是盯在武牧脸上,道:“你很好,没有想到,你竟然隐藏的如此深,一身修为,比越儿还要高深,不过,你与越儿定下的生死之斗,在之前,我林战就曾说过,不管谁赢谁输,我都不会再追究。越儿身死,只能怪他学艺不jīng,咎由自取。”

    一字一句,没有任何表情。

    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是你妹妹之前典当酒楼的当契,这一瓶是补心丹,里面的丹药,足以帮你母亲恢复如初。这些是约战前定下的赌注,你赢了,这些是你的。”

    说着,手中已经拿出一张契约,一只玉瓶。玉瓶摇动,可以听到一粒粒丹药在里面撞击的清脆响声。

    武牧听到,眼中光芒一闪,深深的看了林战一眼,没有多言,随即伸手将那两样物品接了过来,这是生死斗的赌注,他赢了,这些东西他为什么拿不得。

    哗啦!!

    接过契约,武牧随手就将契约当场撕的粉碎,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随即,向外一步步走了出去,向自家所在的方向而去。

    在走出去的同时,武牧心中却对林战产生一丝强烈的jǐng惕,暗自心惊,刚刚在与其对视时,亲眼看到那双眼眸中所隐藏的一丝冰冷的杀意。这林战,绝对不是表面上所说的事情就如此结束。

    “好个林战,恐怕这次与他结下生死大仇,我将林越一掌拍的四分五裂。身为一个父亲,竟然能忍到如此程度,还将当初约定的东西全部给了我,这份隐忍,绝非常人所能做到。这林战,绝对不容易对付。是隐藏在黑暗中的一条毒蛇。暗中恐怕会对我下毒手。”

    武牧自问,要是自己的儿子被人当面打的四分五裂的话,绝对无法忍的住,哪怕是死,也要将仇敌碎尸万段。

    若是林战正面发飙,武牧反而不会太过在意,要死,就堂堂正正战死,可怕就怕这种心思yīn沉之辈,他们可不会讲任何的规矩,各种yīn险手段,层出不穷,他是不怕,可家中还有母亲小妹,真要让她们受到什么损伤的话。

    哪怕是死,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必须要尽快增强自身的修为,那林越不过仅仅只是普通的世家子弟,隐匿如此多年,都有蜕凡境第四变的修为。何况是其他强者,在年轻一辈中,必定强手云集。修炼品阶高深的功法绝对不在少数。那些真正的强者,在蜕凡境,修炼的应该会有皇阶功法。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虎纹。”

    武牧可不认为,其他世家乃至是宗门中的jīng锐弟子,仅仅只会修炼王阶功法,必定会有皇阶功法,甚至有些家族中,未必就没有传说中的帝阶功法。

    要和他们相比,自己绝对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而且,境界上的诧异,真要面对血海境的强者,自身的一龙之力,根无济于事。

    “先回家再说,有手中的补心丹在,母亲应该能快速苏醒恢复,在龙门镇中,是大越皇朝的管辖之地,林家也是大越皇朝中的世家,照样必须遵守皇朝的规矩律法,只要暂时不离开龙门镇,林战那老匹夫想必不会贸然出手。”

    武牧在脑海中快速的转动着念头。

    现在刚刚决斗完,若是自己出事,那首先被怀疑的就是林家,除非林战不要林家的名声,否则,有绝大可能,不会轻易的在镇中下手,要下手,那也应该是在龙门镇外。

    如此,就意味着,还有极大的婉转余地。

    在竞技场中,一双双震惊的目光骇然的看着武牧一步步离开的身影,下意识的让开一条道路,刚刚的情景,落在众人的眼中,实在是太过震撼,不可思议。

    虽然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的激战,已经将武牧一身战力彻底的显露出。

    在武牧渐渐远离竞技场后,四周当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武……武牧,竟然赢了,好可怕的防御,好强大的肉身,好恐怖的力量,肉身之强,站立在当场,任由林越洗髓境巅峰的力量肆意攻击连皮膜都打不破,这肉身,强到什么程度,还有他掌中的力量,竟然一掌就拍的林越四分五裂。林越可是达到洗髓的武修,不管是皮膜,还是经脉,骨骼,都经受过一次次的淬炼,足以承受巨大的力量冲击而不碎,但在掌下,竟然四分五裂了。这怎么可能。”

    “好恐怖的力量,刚刚在武牧出手的瞬间,我似乎在半空中听到龙吟声,难道,武牧体内已经有了一龙之力。他究竟是什么境界,炼皮,还是锻骨,亦或是易筋。他修炼的,难道是皇阶功法,体内凝聚出象纹。”

    在蜕凡境中,修为战力几乎都可以以天赐神纹来衡量。

    四牛才能媲美一虎之力,三虎才能媲美一象之力,两象才能匹敌一龙之力,可想而知,功法的差距,对于自身战力的差距有着巨大的鸿沟。

    至于武牧有可能凝聚出传说中的龙纹?

    不是没有人猜测,而是几乎没有人敢去想,龙纹,那可是帝阶功法。传说中的帝阶功法啊。别说是龙门镇,就算是整个大越皇朝都未必能找的出几部来。

    以武牧一个普通的百姓,根不可能得到如此无价之宝。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哪怕是凝聚出一道象纹,那其战力,足以媲美修炼王阶功法达到易筋境界的蜕凡三变修士。要是武牧修为并不仅仅是炼皮的话,那其战力,就更要往上继续提升。

    武牧的战力,在蜕凡境中,已经不容小窥!!

    看向武牧背影的目光,顿时变得格外不同,隐约间,带着丝丝凝重的神sè。

    这就是力量所带来的尊重。

    “不知道心怜怎么样了,希望不会有事,否则……”

    一离开东区,武牧脚下的步伐立即加快了几分,对于家中的安危越加的紧迫。武心怜她们可是手无缚鸡之力。

    如果出什么意外,他不管想象自己会不会当场疯狂。

    没有多时,武牧来到自家酒楼前,看过去,酒楼各处窗户,房门都紧闭着,没有任何的缝隙,在门窗上,甚至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俨然,肯定有好几天没有打开过。

    “这几天心怜竟然没有出过门。”

    武牧眼中的神sè顿时一凝,脸sè越加的凝重。

    虽然之前他离开前让武心怜小心谨慎,轻易不要外出,不过,吃喝总是要的,不可能一次也不出来。

    “出事了!!”

    武牧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道念头,想都不想,快速的转身向酒楼一侧走去,来到一处小巷,这里是一面院墙,院墙后面就是酒楼的后院所在,院墙足足有三米高,寻常人一般不会攀爬。用力在地面一踏,整个身形当场腾空而起,朝着自家后院中翻越过去。

    噗!!

    身形在半空中,暗自提气,等到落下时,身形落在地面,仅仅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并不大。

    武牧jǐng惕的向四周扫视过去。

    周围的地面果然也被一层灰尘所笼罩,院落中,原先因酿造蒸馏酒而散发出的浓郁酒香,在此刻,却显得极为的微弱。最近,更没有什么烟火之气。

    “小妹!!”

    武牧脸sè有些难看,连忙朝着之前安置母亲的房间快速走去,一边走,一边张口呼喊道。

    砰!!

    走上前去,用力的将房门重重的推了开来,发出一声轰鸣,双眼快速的向房中看去,打开房门时扬起的灰尘并没有遮挡住视线。房间中的情形立即清晰的映进眼中。

    然则,房间中的情景,却是让武牧脸sè瞬间大变。

    浑身肌肉当场绷紧,眼眸中迸shè出凌厉的寒光。

    在房内,赫然,一身素黄sè的衣衫,身材丰腴,面容端庄的三十来岁美妇端坐在床沿,脸上满是慈爱,怀中抱着的,不是武心怜与母亲孔蓉还是谁。

    但真正让武牧脸sè大变的是,在房中出现的第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