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18章 一虎之力
    金刚站桩式!!

    在青铜漏斗剧烈旋转的同时,武牧心中毫不迟疑的观想起金刚护法相,浑身如金刚附体,整个身躯,如金刚般,不坏不破。    自血脉中传递出的血脉之力,在这种观想中,以一种独特的韵律快速的洗练着周身皮膜。

    而在裆部四周的皮膜中,一股股由铁布衫锤炼出的力量纷纷顺着一道道伤口,迅速的朝着裆部扩散,淬炼着裆部皮膜。

    以金刚观想法,淬炼裆部。

    武牧这是要将铁布衫与铁裆功尝试着融合为一体,一旦成功,那就等于是将铁裆功融入进铁布衫中,最终,铁布衫将裆部纳入淬炼的范围内。在炼皮境界彻底没有任何缺陷的铁布衫,必定将达到不可思议的品阶。

    哗啦啦!!

    纷纷扬扬飘散在整个武殿空间中的甘霖血雨丝毫没有因铁砂而有任何的阻挡,自然的穿透铁砂的阻隔,诡异的顺着周身毛孔钻进体内,融入进血液中,化为一股股jīng纯的血脉之力,源源不断的在观想中,快速的洗刷淬炼着皮膜。

    一丝丝杂质,在这种强烈的洗涤下,快速的被冲刷而出,化为漆黑的物质,顺着无数毛孔,快速的被排斥出来,接着,就被四周无数铁砂,生生磨灭成齑粉。化为乌有。

    整个肌肤,渐渐呈现出一种古铜sè的光泽。

    独角嗜血兔身就是凡品一阶的凶兽,青铜古灯将其体内所有的血肉通通凝练为一体,淬炼出最jīng纯的血脉之力,这可是凡品一阶凶兽的所有力量,连通血脉都炼化,那团血脉jīng华中蕴含的力量,可是远远不止一牛之力。

    此刻源源不断的注入到武牧体内。简直就跟是有高手在醍醐灌顶。

    这种炼化,轻松无比。

    尤其是裆部,随着无数铁砂接连不断的摩擦撕裂下,在裆部中,大量的血脉之力源源不断的淬炼洗涤着裆部皮膜,而且,金刚观想法的独特韵律更是一次次不断的冲击裆部区域。

    别看这青铜漏斗仅仅旋转片刻。

    但无数铁砂不断冲击洗刷在身上所带来的淬炼,比之自身撞击铁树对自身皮膜的锤炼还要强大十倍,百倍。

    这是真正的无死角淬炼!!

    “金刚,金刚,不破不坏,身入金刚,百锻成钢!!”

    时间一点点快速向前流逝,但每个呼吸间,都有大量的血脉之力融入自身之中。在一刻钟后,自武殿空间中落下的甘霖血雨陡然消失不见。

    砰!!

    整个青铜漏斗发出一声轰鸣,一道古铜sè的身影轰然自漏斗中破沙而出。

    站立在地面上,浑身自然的散发出一种不动如山的气势,浑身古铜sè,在肌肤下,如有虬龙在游动,不断的起伏耸动。这种古铜sè,哪怕是裆部都同样如此,散发出一种难言的力量气息。一股股力量在皮膜中穿梭涌动,连裆部都不例外。

    轰!!

    吼!!

    武牧眼眸中神sè变幻,突然向前直接挥出一拳,这一拳轰出,在拳下,当场传出一道清脆的音爆声,那是拳头力量太大,打在空气中发出的巨响。同时,在挥拳间,一声隐约极为霸道的虎啸声似乎在空气中回荡。

    音爆!

    虎啸!!

    “我的拳,竟然能打出音爆,伴随虎啸,铁裆功融入进铁布衫之中,铁布衫淬炼,容纳裆部,再无缺点,竟然能在融合的瞬间,让铁布衫的修为再次突破,伴随虎啸,这是我的力量已经达到一虎之力的迹象。强大,远比我之前要来的更加强大。”

    武牧眼中一亮,能伴随虎啸,那就是已经拥有一虎之力的迹象,这是丝毫做不得任何虚假的事情,这也就是说,铁布衫如今的修为,已经完全可以媲美那些修炼王阶炼皮功法达到大成之境的修士。

    而且,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铁布衫突破到大成,更加不用说是突破到真正的大圆满境界。如今就有一虎之力,若是达到大成的话,岂不是自身力量要再次暴增,拥有一象之力。若是大圆满的话,难道是一龙之力?

    来铁布衫就是皇阶炼皮功法,如今弥补唯一的破绽,莫非是晋升成传说中的帝阶功法。

    越是猜想,武牧心中也不由的涌现出一种难言的火热。帝阶功法,哪怕是最低等的炼皮功法,那价值,照样是无可估量,蜕凡境的修炼虽然并不难,可却是在奠定真正让自身蜕变的无上根基。

    以凡阶功法与帝阶功法炼皮后铸造的根基,怎么可能会相同,会一样。

    “可惜,那独角嗜血兔炼化后的血脉之力已经彻底消耗殆尽了。”

    看了一眼武殿空间,原先的甘霖血雨早已经消失不见,点滴不剩。没有半点残留,心中已经知道,来自独角嗜血兔的血脉之力,已经彻底被自身炼化吸收,融入进皮膜中。

    不过,武牧并没有失落,有的反而是振奋,能在片刻间,就让自身更进一步,达到一虎之力,甚至让铁布衫与铁裆功融为一体。这些,都堪称是了不得的进步与蜕变。

    自身战力,大幅增长!!

    一虎之力与一牛之力,简直有天差地别的区别。

    要是与之前的自己相比,足以完败之前的自己。

    这是力量的差距!!

    刷!!

    在陨龙山脉中,之前在武牧消失的位置,突然间一道身穿青衣的身影凭空的自虚空中诡异的冒了出来,直接站立在原先的位置上。

    在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俨然,变的格外的不同。散发出一种难言的力量压迫气息。

    “独角嗜血兔炼化后的血脉之力果然已经消耗一空。”

    武牧在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快速的看向左肩上的青铜古灯。看那古灯中,原先极为璀璨旺盛的血sè焰光,在此刻,变的无比暗淡。再没有发出任何的光辉,虽然是依旧处在青铜焰光之外,但却虚幻无比,古灯发出的光芒,都是青铜sè的灯光。

    不过,那层血sè焰光却并没有彻底消散,始终浮现在青铜焰光之外。

    而且,在古灯中,看原先那枚血sè莲子,此刻,已经变的极为的空荡,虚幻,透明,仅仅只剩下一枚血sè莲子的透明外壳。可以看到,血sè莲子内,已经空了,空荡荡的,没有一丝血液,只剩下空壳。

    但这虚幻的血sè莲子,依旧占据着八处莲子的其中一处,没有消散破灭。

    “看来,只要再次击杀一头凡品凶兽,炼化后,就能再次点燃血sè焰光。”

    武牧若有所思的沉吟道。

    扫视四周,没有察觉到其他动静后,当即就将那只在独角嗜血兔身上唯一残留下来的血sè独角拿了起来,随即放进随身携带的包裹中,束缚着背在背上。

    嗡嗡嗡!!

    就在这时,一阵古怪的响声猛的自南面快速的传了过来。那响声,跟前世的蚊子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这响声,比起蚊子而言,何止大了十倍。那声音,简直要穿透脑海。是杂乱的噪音。

    “是吸血龙蚊!!”

    那声音的速度极快,只转眼间,就出现在武牧面前。这一看,武牧脸sè也不由微微一变,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道念头。

    那赫然就是一只跟蚊子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凶兽,只是,这蚊子有点大,而且不是一般的大,足足有一米长,跟四五岁的小孩一般大小,在背上,一对血sè的透明翅膀不断的震荡着,发出怪异的响声,尤其是那可怕的嘴,那哪里是嘴,根就是一根血sè的尖刺。

    甚至,以武牧的眼力,都能看到,那根尖刺中间,是中空的,一旦被其扎进身体中,只怕转眼就能被其生生将所有鲜血都吸允一空。

    最可怕的是,这吸血龙蚊,一般都不会单独出现,一旦出现,就是一群,成百上千,甚至是成千上万。一旦形成规模,哪怕是王品凶兽,都要望风而逃,惧怕无比。

    “只有一只?莫非是被之前独角嗜血兔的鲜血气味给吸引过来的。杀了它再走。以吸血龙蚊的速度,它已经看到我了,根逃不掉。必须要尽快将其击杀。”

    武牧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的神sè。

    吸血龙蚊速度极快,而且,对于生灵,极为的执着,一旦嗅到生灵的气息,简直是不死不休。不吸到血,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嗡嗡嗡!!

    那只吸血龙蚊在发现面前的武牧后,两只血sè的眼眸中立即浮现出惊人的兴奋嗜血之sè,背上翅膀快速的振动着,血sè的长刺猛的朝着武牧扬了起来,整个身躯快速的破空而来。

    在血sè尖刺上,那冰冷的寒光,带出一股可怕的森冷气息。

    “来的好,你若是十只,百只,我还让你三分,现在仅仅一只,难道我武牧还会怕你一只蚊子不成。今天看看是你吸光我的血,还是我将你练成jīng血,成为我修炼的灵丹妙药。杀!!”

    武牧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之sè,早在与独角嗜血兔厮杀时,他对于厮杀的那丝陌生与迟疑,就被彻底的扔到九霄云外,口中发出一声爆喝,左脚向地上一踏,整个身躯闪电般的向前冲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