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12章 蒸馏酒
    “再想像之前那么迅速增长的话,就必须另寻它径了。”

    武牧对于自身的蜕变亦是暗自满意,转身将脱下的衣服再次穿在身上,暗自沉吟道:“我现在虽然铁布衫小成,可以媲美那些修炼凡阶炼皮功法炼皮大成,天地赐予牛纹的修士,不过,那林越身为林家子弟,林战更是林家家主,给予林越修炼的,肯定不是普通的炼皮功法,应该是王阶炼皮功法。一旦大成,天地赐予虎纹,举手投足间,都会有一虎之力。现在的修为,依旧无法确保在竞技场中彻底压制林越。”

    “必须进入陨龙山脉,哪怕再危险,也必须要进去,搜寻到足够的灵药,才能支撑我快速将铁布衫修炼到大成,大圆满的境界。”

    “还有那弥补铁布衫弱点的铁档功,要修炼,亦是凶险无比,必须获取足够的灵药,才能在修炼时,借助灵药产生的能量,淬炼铁档功。裆部皮膜。”

    武牧很清楚,在武殿中那尊漏斗,可不仅仅只是淬炼铁布衫的,照样是淬炼铁档功的辅助工具。赤~裸进去,那里面的铁砂,可不仅仅只是击打周身皮膜,哪怕是下身宝贝照样覆盖在内。若没有做好准备,只怕下身都会当场遭受重创。

    寻觅有助于修炼的灵药,势在必行。

    “该出去了!!”

    深吸一口气,武牧没有迟疑,心念一动间,整个身躯豁然间在一股奇异力量下,猛的一带,跟着,再次睁眼时,四周的景象呈现在眼中,赫然是在之前的房屋中。

    左肩上,一口青铜古灯依旧静静的屹立着,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不是在做梦!!”

    武牧在看清四周的景象后,立即猛的握紧拳头,朝着身前一拳轰出。伴随着拳头,一声浑厚的牛吼声在半空中回荡。强大的力量气息,如cháo水般在心中涌现。

    之前在青铜古灯中的经历,并非虚幻,而是真实。

    自己果然踏进炼皮境界,而且,还具有了一牛之力。

    咚咚咚!!

    就在这时,在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伴随着敲门声,武心怜的声音赫然传了进来:“哥!!你要的竹子心怜已经找来了,你看看要怎么用。”

    吱呀!!

    武牧听到,随即就走到门前,打开房门,在门口,一身俏丽的武心怜赫然出现在面前,在其背后,一根两米来长,有手腕粗细的绿竹靠在那株桂花树上,看武心怜那满是期盼的眼神,显然,对于他如何能依靠一根小小的绿竹改变如今一家人的困境。

    “心怜,你拿着竹子去酒坊,洗刷一下那口酿酒用的铁锅,再将我们家那块牛皮一起拿过去。我去酒窖将酒搬过来。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做了。”

    武牧淡笑着看了一眼武心怜,快速说道。

    “好!哥,我这就过去。”

    武心怜虽然已经出落的玲珑俏丽,但到底还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之前因为武牧突然去世,母亲更是病倒在床,一家的重担,不得不压在她那小小的肩膀上,逼迫的成长起来,如今,武牧复活,再次回来,她就跟是找到了一根主心骨一样。

    不自觉的又开始恢复起她那小姑娘的天xìng。

    听到吩咐,立即蹦跳着前去准备了。

    武牧看着蹦跳着离去的武心怜,心中由衷的涌现出一种难言的温馨,暗自下定决心:“哪怕是前途再艰难,就算为了母亲,为了小妹,无论如何,也要踏出一条康庄大道。只为守护这份温馨,已经足以让我付出一切。”

    与前身合一,早已经在内心中继承他的一切,母亲与妹妹,自然也不例外。在内心中,没有任何的间隙。

    淡然一笑,没有多言,随即就向酒窖所在的位置走去。

    驾轻就熟的来到酒窖,一扫酒窖中五百坛佳酿,大步上前,右脚往一只酒坛一挑,立即,那口酒坛豁然在这一挑之下,凌空飞起,落在头顶,那酒坛看起来速度极快,可一出现在头顶时,在酒坛上的力量一下就消散一空,轻飘飘的落在头顶。稳稳的被顶在头上。

    呼!呼!呼!!

    身下右脚接连轻挑,一坛坛酒,纷纷凌空飞去,分别落在左右双肩上,手中更是一手托着一坛。一身足足拿了五坛酒,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修炼铁布衫,四大观想法,经过淬炼的皮膜,几乎每一寸,都敏感到极致,每一分力量,都能随心所yù的在皮膜中快速搬运,那五坛酒,哪怕是在急速行走中,都稳如泰山,纹丝未动。这就是铁布衫修炼到小成的体现。

    若是达到大圆满,蚊蚁哪怕是刚一落到身上,都会瞬息间被震落,震死。

    转眼间,已经来到酿酒的酒坊前。

    这酒坊,身就是在后院之中的。只是在另外一个角落。

    随眼看去,一间有着一百来个平方的房屋,门前有一口有一人高的大缸,大缸中蓄满一缸清水,在房屋中,散发出一股经久时长,酿酒无数而残留下的酒香,这是武家酒楼的根所在。每年都要酿造出数以千计的酒酿。

    不过,这种酿酒的方法,在武牧仔细观察后,发现,仅仅只是最为普通,古老的发酵法。酿造出的酒,其度数,仅仅只有度而已,而且,这不到十度的酒,在整个龙门镇,甚至是整个大越皇朝来说,都是比较上乘的酒。

    这也让武家孤儿寡母的,能在龙门镇上生存的下去。

    不过,仅仅不到十度的酒,在武牧看来,就跟是在现代的啤酒一样,毫无可取之处,这种经过发酵的酒,根未曾经过jīng炼,在发酵后,酒水还会有些浑浊,必须要经过数年,十数年,甚至是数十年沉淀,方才能得到更加纯正的佳酿。

    但要沉淀数年,数十年,在这世界上,除非是那些大势力,否则,没有几个会这样做,就算是埋藏起来,获取的佳酿,数量亦少之又少,能享用的,往往都是各大世家,乃至是皇朝中的贵族才能得到的。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是很难享受到那般珍酿。

    这种低劣的酒,自然不会放在武牧眼中。

    要知道,在地球时,他也是比较爱酒的人,家中可是收集无数酿酒的秘方,这些秘方因为不是武功秘技,反而保存的比较完好。流传下来,在家中的时候,他甚至是亲自酿造过不少的珍奇佳酿。现在对于酒窖中储存的酒,其品质,更是一清二楚。

    要拿出去卖,在龙门镇中虽然堪称数一数二,可在林家的压制下,根无法有出路。

    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破林家的封锁,获取到大量钱财,就必须出奇制胜,以奇制胜。他要让自己的酒,达到独一无二的程度,达到让人无法扼制的程度。

    林家虽强,可在龙门镇中,却非林家一家独大。只要有足够的吸引力,打破僵局,根就不在话下。

    “哥,你回来了。”

    不多时,已经回到酒坊中,在酒坊内,武心怜早已经回来了,在她身边,还放着一张漆黑的牛皮,这牛皮,是经过特殊的制法,整张牛皮都是浑然一体的,上面,原先牛毛所带来的孔隙,全部消失,密封。哪怕是将水装进里面,也是滴水都不会漏。

    在酒坊中,是一口大锅。灶炉旁,是一堆干燥的柴火。

    那口大锅已经被清晰干净,滴尘不染。

    “嗯,心怜,你先将火点燃。我再去搬些酒过来。”武牧快步上前,将身上携带的酒坛快速的放下,随即拍开泥印,顿时,在酒坛中,一股酒香应声飘散而出。在酒坊中开始弥漫。

    哗啦!!

    武牧毫不迟疑,在拍开泥印后,立即就将酒坛中的酒,朝着铁锅中快速的倾倒进去。看铁锅中的酒,略微可以看出有些浑浊,这是发酵后残留的一些杂质。似乎没有大碍,可却会影响酒的口感。这是酒的瑕疵。

    “嗯,知道了。哥!!”

    武心怜虽然对武牧的举动有些好奇,甚至是感到不解,不过,出于信任,她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答应着,立即开始前去生火。

    哗啦啦!!

    武牧来回几次,足足搬了三十坛酒,方才停了下来,往大锅中倒下去的酒,足足有足足十坛。转眼间,已经将那口大锅装了七分满。

    跟着,武牧拿起那张漆黑的牛皮,直接罩在整口大锅上。而在锅口处,仅仅只空余出一点小小的空隙。那根碧绿的竹筒随即就插进这道缝隙当中,然后快速的扎好,不留任何一丝空隙。竹筒的另外一端,通向外面。

    在竹筒下面,则放置着一只空着的酒坛。那酒坛,也以牛皮封住坛口,只将竹筒伸进去。

    “心怜,点火!!”

    做完这些后,武牧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武心怜,直接说道。

    “知道了,哥!!”

    武心怜听到,没有迟疑,立即就开始将点燃的火引送进炉灶中,一根根干燥的柴火快速的送进炉灶内。旺盛的火焰在炉灶中燃起。

    “小妹,这叫蒸馏法。”

    武牧笑着说道:“我们的酒都是以最基础的发酵法酿造出来的,不单酒的纯度不高,而且,里面还有残余的杂质与沉淀之物。喝起来,有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