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11章 铁布衫小成
    甚至可以在肌肤上看到一缕缕奇异的纹络。

    身躯似铁,铁树如锤,捶打身躯,这是要将整个身体当成是粗糙的铁矿石一样,一步步,千锤百炼,锤炼出百炼jīng钢。每撞击一次铁树,就如同是有一柄铁锤在凶狠的捶打身躯,再加上体内涌现出的能量,内外交加,整个皮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蜕变。

    在观想金刚,撞击铁树时,武牧并非是没有章法。

    更是在撞击铁树时,以铁布衫的独特招式进行锤炼。击打在铁树上。

    金刚站桩,铲膀压气,迎面抬肘,金刚指劲!!

    金刚站桩是根式,在这一式根式下,观想金刚,浑身如金刚在世,施展起来,每一击,都爆发出惊人的伟力,轰击在铁树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而且,每一击,都比前一击要来的更加的迅猛,霸道。爆发出的声音越加巨大。

    时间一晃,足足过去半刻钟。

    在这时间内,武牧几乎片刻未停的朝着铁树快速的击打着,周身皮膜,红的跟烧红的烙铁一样,散发出丝丝炽烈的血气,体内一股股热流,几乎在这一阵激烈的锤炼下,自周身上下,快速的融入进皮膜之中。

    在皮膜内,能清晰的感受到一种以前从未感受到的力量。

    就在这激烈的锤炼,持续片刻后,突然间,整个身躯一下静止,退到铁树外三丈区域远,双腿豁然分开。

    落在地上,呈现出一种标准的扎马步。

    在脑海中,更是快速的浮现出一尊雪白的龙马。这一尊龙马,龙马在脑海中,快速的向前奔驰,龙马,是马中至尊,马蹄,最为沉稳,落地生根。

    此刻观想龙马,双脚踏在地上,宛如生了根一样。

    但整个身躯却并非是静止不动,而是一起一伏,宛如是一匹神骏的龙马在向前不断的奔袭,在起伏间,口中的吐纳与身下的起伏,产生一种玄妙的联系,吐纳间,一股股热气自脚下不断的涌现,随着马步的起伏,一朝着周身皮膜融入进去。

    马步一动,仿佛彻底活过来了。

    真的如一尊龙马在奔驰!!

    起伏间,身下的地面都似乎传出阵阵沉稳的马蹄声。

    这一式,乃是铁布衫八式中的马步练气式!!

    马步扎的稳,泰山亦敢撑。马步扎不稳,一吼惊掉魂!!

    马步就是根基,扎好马步,那对于自身的基础,对于肉身的锤炼,有着不可思议的好处。

    “马步练气,这是在洗刷我刚刚淬炼的皮膜,将之前融入进肌肤中的能量,彻底的与皮膜融合在一起,化为一体,洗刷杂质。”

    武牧一起一伏间,感受到这一式马步练气对自身所产生的惊人变化,这种变化,赫然是将之前锤炼的皮膜,在无形中,彻底的稳固下来,剔除自身的资质。让之前的能量,与皮膜更加完美的融合。

    呼!呼!呼!!

    在武牧鼻中,发出一声声有韵律的吐纳声,随着吐纳,看整个身躯如骏马在奔驰,周身肌肤,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每起伏一次,就有一丝丝漆黑的雾气不断的自周身毛孔中快速的排了出来。

    而来赤红的肌肤,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散。

    这是在沉淀。这是将刚刚的成果彻底化为自身的底蕴。

    就好像炽热的百炼jīng铁,突然放进寒冰之水中,骤然冷却,让jīng铁变的坚硬无比。

    “这铁布衫就好比是打出千锻jīng钢,之前的金刚站桩,铲膀压气,迎面抬肘,金刚指劲,就是在敲打锤炼我的身躯,是在千锤百炼,这马步练气,就是寒冰之水,这是要将锤炼后的成果,彻底吸收,融入进皮膜中,化为自身的真正实力。”

    武牧用心感悟着铁布衫中的所蕴含的真谛。心中暗自有了一丝感悟。

    哞!!

    就在马步练气足足持续片刻钟后,当整个赤红的皮膜彻底恢复如初后,整个马步陡然间一变,腰部往下一垂,头顶百会穴直接一下落在地面,身下的地面,变成一片沙地,整个脑袋生生插进沙地之中,腰部发力。

    砰砰砰!!

    身下双腿猛的向前踏出,每踏出一步,插在沙地中的头颅都直接在铁砂中向前一寸寸的梨动。仿佛是一头铁牛在犁地。在身下,带出一条长长的沟渠。

    在脑海中,更是浮现出一尊魁梧的巨大铁牛。

    这一式,乃是铁布衫八式中的‘铁牛拱地式’。

    观想铁牛,以头犁地,借助铁砂,在犁地中,不断的淬炼整个头颅,颈脖处的皮膜。要将头部的皮膜淬炼到如铁牛般,刀枪难入。

    “铁牛拱地式,观想铁牛,这是专门用来锤炼头部。铁砂刮在头皮,颈脖上,虽然痛苦,不过,能让我体内的能量更加完美,迅速的融入进皮膜中,淬炼魁首。”

    武牧在运功间,清晰的感受到,无数细密的铁砂密集的落在头颅上,那种密集的程度,几乎没有对头颅留下任何的死角。没有死角,就意味着,一旦大成,那皮膜上,就不会留下任何破绽。这种磨练,堪称是最为完美的一种方式。

    再次片刻过去后,武牧插在沙地中的头颅豁然拨了出来。

    整个头颅,颈脖,一片赤红,宛如烧红的烙铁。

    心念一动,脚下猛的一顿,身上气息,陡然转变,扎地间,宛如龙马。

    俨然,是直接转变为‘马步练气式’。

    一股股奇异的韵律快速的涌上头颅,不断的洗刷淬炼起整个头颅区域的皮膜。

    再片刻,当头颅上的赤红彻底隐没不见后。武牧再次来到铁树前,却并非直接面对铁树,而是背对铁树。

    砰!砰!!

    两只腿,突然间一左一右,朝着铁树猛的踢打过去,凶狠的撞击在铁树上,竟爆发出强大的轰鸣声,震的铁树都在微微颤动。

    这踢打间,几乎将快,狠,准,彻底的展现出来。

    宛如一尊遇到天敌,想要迅速逃脱的野兔。

    兔子的爆发力,极为惊人,尤其是两只后腿的力量,更是可怕,哪怕是遇到苍鹰,猛力一蹬下,连苍鹰都会被当场蹬死,踢碎五脏六腑。所以,兔子的后腿之力,在天地间,可谓是其中骁楚。

    在铁布衫中,赫然是以观想玉兔,而锤炼双腿。

    这一式,正是铁布衫中的‘玉兔踢门式’。

    砰砰砰!!

    一声声密集的倒踢声疯狂的在铁树上传递而出。双腿间,一片赤红。

    在片刻后,气势一变,再次转换为马步练气式。

    铁布衫中,足足有四大观想法,金刚观想法,玉兔观想法,铁牛观想法,龙马观想法。四大观想法中,龙马观想法,却是铁布衫中的根观想法。

    武牧越是修炼,越是感受到这铁布衫的jīng妙之处,对于皮膜的锤炼,简直是立竿见影。

    金刚站桩式,马步练气式,铁牛拱地式,马步练气式。玉兔踢门式,马步练气式。

    一次次,循环修炼,每个呼吸间,都能感受到周身皮膜在壮大。

    整整一个时辰过去,而对于铁布衫的修炼,也足足完成九次循环。

    武牧停了,站立在武殿中。

    深吸一口气,扫视四周,眼眸中流露出沉思的神sè,不是他想要停下来,而是,刚刚,在完成九次修炼后,他已经感觉到,虽然吐纳之术依旧能对自身产生极大的功效,但自血肉中涌现出的那股热流,已经渐渐变的越来越微弱。

    看周身上下,浑身都呈现出一种古铜sè,整个身躯,都显现出一种完美的线条,一块块肌肉自然的浮现,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力量气息。

    “之前我的修炼,汲取的,都是我体内自身积攒十几年的底蕴,现在一朝用尽,要是再次修炼下去,没有充沛的能量支撑,吸收消耗的,恐怕就是我的生命jīng气,连血肉都会被一起损耗。可惜,要是没有珍贵的药材进行补益,铁布衫的修炼速度,必然要减慢。”

    武牧若有所思的沉吟道。

    他很清楚,之前能有如此快的速度,那完全是依靠前身十几年的积累才能做到的,现在,那些积累,已经消耗一空。在想修炼,就必须依靠自身的努力了。

    “好在,将所有的积累全部化为实力,也让我的铁布衫真正跨进小成的境地。普通的刀剑,应该无法将我的皮膜切割开。”

    武牧扫视一眼自己的身躯,心念一动间,右臂握拳,向着身前猛的轰出一拳。

    哞!!

    看整条臂膀上的皮膜,仿佛潜藏了无数条龙蛇般,不断的起伏涌动,随着一拳轰出,在拳风中,更是隐隐传出一道霸道的牛吼声。似乎有一条铁牛在咆哮。

    刀!!

    心念一动,伸手间,自武殿中,凭空的出现一柄钢刀,握在手中,朝着胸口随手一刀划去。

    叮!!

    刀锋过后,在胸口,仅仅浮现出一道白sè的刀印,肌肤中,仿佛有一股奇异的韧xìng,将刀锋生生抵挡在外。

    “挥拳听牛吼,刀过不破身。这在蜕凡境中,对普通人而言,基上已经算是修成了炼皮境界。不过,这仅仅是铁布衫小成之境。”

    武牧心中暗自一喜。

    铁布衫果然神妙,只一夕之间,就让来还是普通人的他,直接进入炼皮境界。而且,堪比那些修炼凡阶功法大成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