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05章 皇朝律法
    “只要你卖身进入我家,成为本少爷的侍女,本少爷不单会救你娘,还会将酒楼给你娘继续做买卖,怎么样,本少爷的诚意算是足够了吧。”

    林越眯起眼睛,满是yín秽的目光不停的在武心怜身上打量,虽然只是十三四岁,但身体明显已经开始发育,身高也有一米六,胸前已经开始微微耸起,周身玲珑有致,再加上雪白的肌肤,一身白sè素衣穿在身上,已经可以看出几分惊艳。

    这是绝世美人的胚子。

    林越虽然年龄不大,可却是悦女无数,早就练就出一双火眼金jīng。岂会看不出来。

    这次前来,正是要打武心怜的主意。

    心中打量着,心中却在暗自转动念头:这武心怜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整个龙门镇可找不到几个这种品质的绝sè,以前还要顾忌一下,现在看这小美人还不乖乖的爬上本少爷的床。嘿嘿,救你母亲,我当然会救,这武心怜还只是个美人胚子,可你娘却是真正的绝sè。那种成熟的风韵,啧啧…….不行,不能再想,再想都要受不了了。

    心中的念头根本无人知晓。

    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武心怜,他可是知道,这武心怜是位孝女,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娘亲去死。

    他更知道,这武心怜只是在奇珍阁中买了两枚补心丹,一枚可以支持九天,两枚就是十八天,现在,基本上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

    她根本没的选择!!

    “不行!!我武心怜是绝对不会卖身到你林家的。”

    武心怜在听到林越的条件时,几乎是下意识的张口否决道,哪怕她年龄不大,可林家三少爷的名字不可能不知道,吃喝piáo赌,几乎是样样jīng通。尤其是piáo,在龙门镇不知道有多少女子遭其迫害。暗中做下的恶事,更是数不胜数。

    这样的恶徒,武心怜怎么可能会愿意卖身进林家。

    在眼中,流露出一抹坚定的神sè。

    “嘿嘿!!武家妹子,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你娘香消玉殒么?机会本少爷可是给了你,跟了本少爷,荣华富贵,自有你享用不尽。要是不愿意…….”

    林越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神sè,道:“看来,你娘在你心中可没那么重要。”

    这话,可谓恶毒无比。

    若是不卖身进林家,没有补心丹,她娘亲必死无疑,这就是不孝,若是卖身进林家,那就是将自己送进火坑。永世沉沦。下场必定凄惨无比。

    这句话,当场让武心怜的脸sè变得极为苍白,小小的身躯忍不住一阵剧烈颤抖。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挣扎之sè。

    这时,围绕在四周的人群中也传出阵阵议论声。

    “又是这林家恶少,可惜这武家小姑娘了,竟然被这恶少给盯上,还将酒楼典当在林家当铺,这下只怕麻烦了,这小姑娘恐怕要遭这恶少的毒手了。”

    “这恶少看中的女人,几乎没有得不到手的,据说明地里得不到,在暗地里也会下手强抢,以前不少好姑娘突然消失,据说就是他干的。”

    “林家势大,这小姑娘极为孝顺,只怕要走绝路了。”

    不少围观的人看到,发出声声叹息。林家在龙门镇,那可是真正的豪强,没有谁敢轻易的得罪。这小姑娘被这恶少给盯上,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武心怜,你考虑的怎么样?只要你答应,补心丹我立即就可以给你。”

    林越眯着眼睛,手中拿出一只玉瓶,在玉瓶上赫然就写着补心丹三个古字。

    “我…….”

    武心怜脸上的挣扎越加的浓郁,本来要开口拒绝,可话一到嘴边,看到那只白玉瓶,那拒绝的话,却怎么都无法说出口。

    “玉瓶中的是补心丹。有了它,娘亲就能活下去。”

    “不行,我不能答应,娘亲从小就教过我,绝对不能给武家蒙羞,给父亲蒙羞。要是我卖身为奴,就算救了娘亲,娘也肯定不会原谅我,那时,娘也不会活了。”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娘就这么离开我啊,哥哥已经走了。我不想再失去娘啊,娘要走了,我就真的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一个个声音在脑海中激烈的叫喊着。

    林越并没有催促,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少女挣扎的表情,他最喜欢这种亲手送人进入深渊的感觉。

    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半响,武心怜脸上一片苍白,死死的盯在那瓶补心丹上,嘴唇已经咬的裂开,流出殷红的血迹,两只眼睛猛的闭上,在眼角,两滴晶莹的水滴不自觉的滴落,口中缓缓说道:“我…….”

    然则,就在刚吐出一个字眼时,突然间,一阵急促的奔跑猛的发出,跟着,一道断喝声生生将其话音打断。

    “我不答应!!”

    一声断喝,当场让四周本来杂乱的声音一下子静了下来。

    而正准备享受胜利果实的林越,刚刚浮现在嘴边的笑意一下子凝固起来,并在瞬息间,变的极为的狰狞,两道目光,快速的向四周扫视过去,口中厉喝道:“是谁,是谁敢不答应!!”那表情,恨不得生生将那敢阻止的人当场吃掉。

    咔嚓!!

    一阵清脆的骨骼脆响声从其紧握的双手间传出。

    狰狞的脸sè可以想象其愤怒到何等程度。

    啪嗒!!

    在声音传来的方向,围绕在四周的人群本能的向两旁分了开来,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声,顿时,一道青衣身影赫然呈现在眼前。

    咝!!

    在刹那间,不少人,更是脸sè大变,口中传出一种倒吸凉气的响声。骇然的看着那从外面走进来的身影。而本来流露出苍白神sè的武心怜眼中满是一种不敢相信,连嘴巴都无意识的张了开来,甚至还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眼睛。

    刚刚怒喝的林越,更是一下变得不敢置信。

    无意识的伸手指向来人,惊骇的叫道:“武牧?你是武牧?不可能,武牧明明已经死了,而且,已经下葬足足半个月。你不可能是武牧。”

    话音间,满是不敢置信,但心中却有种感觉,这就是武牧。

    在下葬时,林越曾亲眼目睹过,武牧穿着的衣服,就是眼前这一件青衣,这绝对不可能会错。

    死了的人,竟然活了。

    还是在死了半个月,埋了半个月后,生生从坟墓中爬出来的。

    心中一股寒气,不由自主的从后背疯狂的冒了出来,似乎要将整个血液都一起冻结掉。

    谁要是看到一个亲眼看见已经死了,下葬了的人,突然蹦出来,站在自己面前,只怕那感觉,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哥!!真的是你吗?”

    武心怜揉了揉眼睛,嘴唇发颤的看向武牧,叫唤道。

    哥哥,绝对是哥哥,她心里很清楚,那种来自血脉中的感应是绝对不会错的,还有那件衣服,那是娘亲亲手缝的。

    虽然不知道本来已经死去的哥哥会突然间爬出来,站在自己面前,可她敢肯定,面前的,就是自己的哥哥。

    “小妹,你放心,有哥在,谁也别想欺负你。”

    来者,正是武牧,看着刚刚武心怜脸上近乎绝望的神sè,他不敢想象,要是自己没有及时赶到的话,究竟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那绝对是深渊。一想到这,目光瞬间向站立在一旁的林越扫视过去。

    目光中,传递出一种可怕的凌厉之sè。

    “武牧!!”

    林越神情剧烈变幻,不过,扫视一眼四周的人群,胆气顿时一壮,冷笑道:“本少爷可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是死还是活,就算你回来了又怎么样,今天,本少爷就是要收酒楼的,你要是不答应你妹妹卖身进我林家,那今rì,这酒楼,我收定了。”

    言语中,毫不客气的显露出其本来的狰狞面目。

    “真的是武牧,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活过来,莫非他觉醒血脉了。”

    “可惜,就算他活了又怎么样,他也不过是普通人,没有觉醒血脉,没有修炼功法,跨入修行领域,根本不可能跟林家相抗衡。”

    “造孽啊,可惜了一位好姑娘,只怕又要被糟蹋了。”

    四周的人群中,传来一阵议论声,显然,虽然对于武牧突然间活过来感到无比震惊,可对于他能否改变现在的局面却没有报任何的希望。

    武牧不过是普通人,这就像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的。

    “收楼?”

    武牧一听,脸上不卑不亢,淡然道:“心怜在典当时,签订的契约是三个月,三个月内若是无法赎回酒楼,那酒楼就归属你林家所有,可要是三个月能够还清赎款,酒楼依旧属于我武家所有,并且,按照皇朝制订的律法,但凡产业典当,在典当期限内,其所有权,依旧属于对方,对方拥有居住,经营的权利,只有等期限到达,当铺,方才有权利收取产业。三个月期限未到,这酒楼,依旧是我武家所有。林越,你莫非想要挑衅皇朝律法。”

    “三个月期限未到,你就强行收楼,你有没有将皇朝律法放在眼里。”

    一字一句,都如利箭般直接刺进林越心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