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六十九章 大荒血路行
    这里的大山一座接着一座,巍峨磅礴,通体皆呈灰褐色,不知道什么原因,缺少植被,皆光秃秃。∮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沿途,有许多巨大的岩石,散落在山地间,从数万斤到数十万斤不等。

    小不点见到毛球浑身金色毛炸立,起初还惊异,可忽然间他亦通体凉,感觉一阵悚然,这是一种本能使然,并非真的看到了什么。

    他身上寒毛倒竖,大眼四顾,努力想现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毛球你现了什么?”小不点询问。

    拳头大的金色毛球只是尖叫,大眼瞪的滚圆,它也说不上来,只是一种本能让它觉得很危险,烦躁不安。

    最后,独角兽也四蹄蹬踏,亦不安了起来,感应到了恐怖气息,不愿在这片山脉中奔行了。

    “吱吱……”突然,毛球冲了出去,化成一道金光,翻山越岭,要进入山脉深处。

    “毛球,不要乱来!”小不点大叫,策马追赶。

    独角兽百般不愿,但却无法反抗小不点,整根独角银光闪烁,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那是符文在汇聚。

    奔行数十里,毛球突然停住了,它眼中一阵狐疑,失去了感应,不再烦躁。

    前方的山地郁郁葱葱,古木参天,与刚才的秃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生机勃勃,草木丰盛,还有鸟雀、猛兽等出没。

    回望去,那片灰褐色的大山死气沉沉,寸草不生,更加显得荒凉,有莫名雾霭涌出,像是尘封无尽岁月的魔窟要打开了。

    “呀,我们闯过来了?”小不点惊讶,以为危机在前方,不曾想就是那片寸草不生之地。

    “喀嚓”

    那后方的大山中,竟传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底层龟裂,巨石在移动,紧着有铁链的声音哗啦啦的响了起来。

    在那片死气沉沉之地,突然出这样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鬼音般,雾霭涌动,那里有一片惨烈的气息冲起。

    “砰”的一声,突然间,数座大山崩塌了,毫无征兆,冒起一片灰褐色的雾霭,景象骇人。

    “那是……”小不点睁大了眼睛,而他坐下的独角兽则簌簌颤抖,几乎瘫软在地上。

    毛球吱吱尖叫,跳到了小不点的肩头,冲着数十里外张牙舞爪,焦躁不安。

    数座大山崩塌,大地龟裂,那裂缝巨大的吓人,整座山峰都能陷落下去,黑洞洞无边,且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青色爪子探了上来,被赤金锁着。

    “天,这是什么生灵?”小不点震惊。

    仅这只爪子而已,就比很多座大山加起来都要巨大,正是因为它探出地面,才导致诸多巨山崩塌,大地龟裂。

    雾气如海,烟尘冲天,巨大的爪子捅入高天,用力挣动,像是要从地下脱困上来。

    在其厚厚的肉垫以及并不是很锋锐的爪子间,结有一层岩石壳,甚至都封住了爪子,可以想见,它被封困漫长岁月了。

    大爪子剧烈挣动,石板摩擦的声音更大了,响彻天地,此外赤金链绷的笔直,它在用力,哗啦啦作响,如来自地狱的惊魂曲。

    “咚”

    最终,那只青色的大爪子无力的坠落,烟尘滔滔,从地面上消失了。而后声音也止住了,雾霭渐渐退散,只留下一片可怕的残迹。

    过了很久都再也没有动静,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生过。

    小不点震撼,好长时间都没有说出话来,大荒中果然多凶禽猛兽,这才走出来数千里而已,就遇到了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而且,令毛球这样不安,这多半是一头无法想象的至强者。

    金色的朱厌愤愤不已,比比划划,对着那片乱地呲牙咧嘴,那意思是说,不服来大战一场。小不点直接揪住它金色的尾巴,倒提了起来,不顾它反抗,驾驭独角兽狂奔而去,不做停留。

    数日后的一个清晨,小不点睁开眼睛,在山泉畔洗漱后,吃了一些肉干,饮了一些泉水,再次上路。

    “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前进,古国边疆我来了!”小不点握紧小拳头,为自己打气。

    数日来,他们前行了数万里,有独角兽这种生灵存在,赶路真的很快,这一路上穿山越涧,避过了不少凶兽。

    当然,不可避免的,也生了几次激战,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彻底摆脱追击,一头五色斑斓的大虫追了他们两天了。

    那头异种锲而不舍,只要小不点他们停下来,就会被它循着气味追上,纠缠不休。

    这是一条长达数十米的斑斓大虫,实力恐怖,且皮糙肉厚,张口吐出一片黏液,将一座石山都熔的千疮百孔。

    按照小不点的推测,比之狈村的那头神狈要厉害很多,它掌握有强大的符文秘力,浑身都光,唯一庆幸的是,它追不上独角兽。

    “走吧,不然那头大虫子又要杀来了。”小不点翻身上马,他相信,这样连续几日,那头大虫不眠不睡的追赶,早晚会疲倦而放弃。

    独角兽昂长嘶,浑身银光闪闪。

    突然,小不点一惊,道:“快,它又来了。”

    “噗”

    他们刚冲出去,一片浪涛冲来,蒙蒙一片,坠落在山地间,顿时所有古木、山石等全部被溶解了,哧哧作响,化成白烟。

    嗡的一声,紧接着一片符文闪烁,如天罗地网般落下,向着这里罩来。

    “快走!”小不点叫道。

    “轰”的一声,那片山地四裂,烟尘滚滚。险而又险,他们冲向了远方。

    一头五色大虫出现,足有水缸粗细,浑身闪烁灿烂的符文,不是蟒蛇,但却比它们还狰狞,愤怒的叫着,又是只差了一点,它扭动庞大的躯体,将这片山林夷为平地。

    突然,一声鸟鸣响起,天空中宛若坠落下一朵乌云,一头体型庞大、过上百米的巨禽自云层上方扑击而下。

    大虫惊慌,急忙抬头,喷出霞光,以符文对抗。

    “噗”

    凶禽遮天蔽日,张口就是一挂星河般的光束,坠落了下来,整片山地都削平了,乱石穿空,这头大虫直接被击成了数段。

    巨禽俯冲下来,开始了一场血淋淋的盛宴!

    这就是大荒,到处都是危险,到处都是可怕的生灵,前一刻还在威风凛凛,下一刻说不定就成为了其他生灵的食物。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切都血淋淋,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而小不点就是要在这样的蛮荒中横穿三十万里,可以说一路上将有无尽艰难险阻,随时都会丧命。

    接下来,小不点血战多次,遇上了太多的凶险,斩杀了诸多猛兽,没有办法,只要手软,就会成为其他生灵的食物。

    仅才**日而已,他就已经衣衫褴褛,几件衣服都被血染红了,撕破了,最终只能换上新剥下的兽皮,以此遮体。

    这样的无人区常有无法想象的恐怖生灵,那时只能远远地避开,庆幸的是,过于强大的存在,眼中只有那些霸主生物,不会过多的关注他们。

    倒是斑斓大虫那样很强、但又不是最强的生灵对他们的威胁最大,途中有一只怪猿,符文一出,惊天动地,将一座石山都震塌了,对他们穷追不舍了三天三夜才罢手。

    这一路上,他血战无数,打不过就逃,还不足十日就已经成了一个小野人,身上满是凶禽猛兽的血,都没有时间冲洗。

    他现在一路驰骋,只要停下来就立刻吃食物,然后休息,大山中太过危险,没有一点时间可以奢侈的浪费,必须留以养精蓄锐。

    此后,他遭遇了一次重创,去找水源时,一头鳄蛟突然冲寒潭中扑出,符文一转,镇压四方,几乎将他扑杀。

    这是小不点生平第一次遭受这么重的创伤,那么强大的肉身都破烂了,骨头露了出来,在鳄蛟符文的秘力下,他差点被压制死。

    最终,这头鳄蛟想进餐,吞掉小不点,被他抓到了机会,单臂一晃就足有十万八千斤神力,临近时,他直接就撕掉了这头鳄蛟的一只爪臂,血淋淋,染红了寒潭。

    他藉此机会,更是纵起,将这头鳄蛟的头颅踏裂,差点就给踢碎。

    这头鳄蛟剧痛,剧烈挣扎,一头扎进寒潭中,而小不点利用这个机会则顺利脱逃,奔向远方。

    远处的独角兽听到动静,迅奔来,载着他逃离了此地,避过一场杀劫。

    那头鳄蛟极其凶残,剧痛过后,冲出水面,张口一吐,霞光迸,当即将一座山头都扫平了,若非天空中一头巨禽横空,令它忌惮,缩回了水中,它非要追杀下去不可。

    此后的数天里,毛球寻来各种奇怪的果子,而且难得大方地咬破自己的肉皮,挤出三滴金色的血液,让小不点服食了下去,他这才好转。

    不得不说,拳头大的金色朱厌,其血拥有神效,小不点伤好后,连一丝疤痕都没有留下。

    半个月后,小不点离开石村已经有二十万里了,这头独角兽度极快,比一般的同类要强上不少,距离古国边疆还有十万里左右。

    小不点真的成了一个野孩子,从头到脚,到处都是污血,都结成血疤了,彻底干在了上面,乌黑的丝一绺一绺的黏在一起。

    “吱吱……”

    清晨,小不点还在熟睡时,毛球从原始山脉深处奔来,抱着一个足有石碾子大的蛋,散着惊人的霞光。

    小石昊听到动静,一下子坐了起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毛球挤眉弄眼,一脸得意洋洋,抱着那么大的一枚蛋,比它自己也不知道大了多少倍,显得很滑稽,开心的叫个不停。

    这枚晶莹的的蛋,密布有五色斑纹,色彩极其绚丽,冲起一道道霞光,一看就了不得,即便还是卵,但是却已经散着恐怖的气息。

    不用多想,这肯定不是凡物,小不点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头神禽留下的血脉,不然怎么会这般异常。

    “你……偷来的?”

    “吱吱……”毛球抗议,板起小脸,一本正经,拍着小胸脯,那意思说,我那是种人吗?

    突然,山脉深处,传来一声恐怖的鸟鸣,震动的群山都摇颤了起来,有惊人的杀气爆,如狂涛般涌来。

    “吧唧”一声,毛球直接将蛋扔给了小不点,而后跳到独角兽背上,很没义气,就要抢先奔逃。

    小不点见状还不明白吗?抱着五光十色的蛋,跃身而起,坐在独角兽身上,跟着一起狂逃。

    “毛球,你又惹祸了!”小不点数落。

    毛球做望天状,不予理会。但最终还是偷偷向山脉中瞟了一眼,见到有凶煞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它才又不淡定了,嗖的一声,跳到地上,抱起一块坚石,又窜了回来,对着这枚蛋就凿。

    “啊,这样一枚神异的蛋,直接凿穿?”小不点犹豫。

    毛球比划,那意思像是说,给你补身体。事实上是,它自己的口水已经哗哗地了,都落在了独角兽的背上。

    数十里外,另一片区域有一行人,为者是一个风姿出尘的美丽女子,俏脸莹白,大眼灵动,身材婀娜,一身白衣,随着山风猎猎作响,似是要乘风而去。在其旁边,还有一名老妪,以及十几名强者,各个非凡。

    祝兄弟姐妹中秋节快乐,合家团圆,笑口常开,各种幸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