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三十九章 强与弱
    小不点控制力道,并没有取蛟鹏的xìng命,不然罗浮大泽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也许会血洗石村,惹来一场大祸。

    这就是现实,想在大荒中活下去,除了要抵抗各种洪荒猛兽外,有时还不得不低头,否则可能会有灭族大祸。

    小石昊第一次这般渴望力量!

    “一起上!”

    雷明远低喝,发动攻击,紫山昆也再次出手向前冲来。

    小不点将蛟鹏像丢破罐子一般扔了出去,再祭宝术,迎击另外两人,一时间光芒炽盛,电光霍霍,紫气蒸腾,凶禽鸣叫,战的很激烈。

    雷明远十指齐张,在刺目的电光中一头凶禽飞出,挟黑sè闪电,攻向小不点。

    可惜,未能奏效。石昊祭宝术,太古凶禽张开了那恐怖的巨口,竟然一口将那雷禽吞了下去,直接从根本上瓦解。

    这看的众人大惊,好强的宝术!

    “咻!”

    突然,冷光如闪电般极速飞来,袭向小不点的后脑!

    蛟鹏狠辣而果断,从地上爬起,不领石昊放过他的恩情,直接再祭宝术,将凶蛟演化成“凶箭”,搭在弓弦上shè出,进行袭杀,光束惊人,锋芒冷冽。

    这让石村许多人惊叫,脸sè一下子白了。

    “哎呀!”来自云天宫的那对小姑娘也惊呼。

    小不点心有所感,霍的转身,眸子清辉点点,非常纯净,他手臂一震,符文炽盛,第二轮明月出现,一手一个,用力一合,嗡隆一声,两轮明月交融,化成了洁白的磨盘。

    凶蛟箭shè来,他轻轻转动银白而锃亮的磨盘,顿时传来“喀嚓喀嚓”声,竟将那戾气极重的符箭磨碎,点滴不剩。

    众人都露出惊容,云天宫的老人轻叹,道:“真是了不起啊,这么小就已经开始琢磨如何演化宝术了,天纵之资!”

    这不是他第一次夸赞了,诸强难以反驳。

    事实上,无论是雷族,还是紫山一脉,亦或是罗浮大泽,他们的镇族宝术都极富盛名,只是三个孩子施展的不到位,这才大败。

    蛟鹏神sè发白,从开始到现在,数次大战这个山村的孩子,他一直被压制,从来就没有占据过上风,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重挫了他的自信心。

    “你再不知进退,后果自负!”石昊只有这样一句话。

    蛟鹏闻言,脸sè一白,但是紧接着眸光可怖,神sèyīn狠,他再次冲了上来。

    三个天才一起大战小不点,这个地方雷鸣伴随着麟吼,以及凶蛟的咆哮,震耳yù聋。

    太古魔禽长鸣,双翅拍击,压盖满了整片天穹,投下大片的yīn影,恐怖气息弥漫,让人阵阵心悸与压抑。

    它力压火麟、雷鸟、凶蛟,无情镇杀,凶威不可阻挡!

    太古魔禽杀气滔天,那水缸粗的灰蛟被它撕裂成三截,而那雷鸟则被它一口吞下,那火麟更是被其双翅拍碎!

    “轰”

    蛟鹏、紫山昆、雷明远被击飞了出去,全都大口咳血,化作了滚地葫芦,满身烟尘。

    诸强惊异,这可是三个天才啊,是方圆五万里内天赋最好的几个孩子,他们联手出击,竟然被一个山村的娃儿打趴下了。

    这……实在令人心惊,难以置信。

    此时,蛟鹏、紫山昆、雷明远羞怒交加,平rì间他们的身上笼罩着天才的光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赞扬,现在却灰头土脸,成为滚地葫芦,这般的难堪,巨大的落差让他们恨yù狂,忍不住想仰天长啸。

    小不点向前冲去,将那刚想起来的蛟鹏凌空一脚踢飞,像是个皮球一般撞在旁边的一块巨石上。蛟鹏惨叫,从来没有像今rì这般凄惨过。

    紫山昆与雷明远想逃,可也失败了,小不点追击上去,同样是两脚,踏的他们口鼻窜血,浑身剧痛,满地翻滚。

    最后,小石昊一冲而过,将他们全部拎了起来,并排放在一起,再次抓起一个石碾子,直接拍击。

    “啊……”

    紫山昆与雷明远被砸的惨叫,即便他们肉身强大,但是也架不住更厉害的小不点折腾,当场就瘫软了,痛彻心扉。

    “你敢,若是再对我出手,我血洗你们石村!”蛟鹏怒斥,见到石昊拎着几百斤的石碾子,也冲着他来了。

    “砰!”

    小不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将石碾子盖在了他的脸上。

    “嗷……”蛟鹏发出的声音都有点不像人类了,嘴歪眼斜,鼻梁骨折,而这次满嘴牙齿更是全部断落,都是被那石碾子生生给砸下来的。

    别说他自己,就是其他人看着都觉得疼,罗浮大泽的中年男子蛟苍脸皮抽搐,腾的一声迈步,向前而去,杀气冲天!

    “蛟苍兄弟弟,这是要做什么,之前不是说几个孩子闹脾气吗,较量一番就好了,大人没有必要参合。”来自云天宫的老人开口。

    “就是啊,几个孩子较量而已,何必动怒呢。”金狼部落的头领也开口,进行劝解。

    这令人诧异,要知道场中很多人都想得到狻猊宝骨,yù对石村不利,苦思借口,金狼部落一直很积极,现在怎么改变了口风?

    “孩子,你天资之高,实数罕见,让人惊叹。可你一直生活在这片大荒中,会被埋没的,我金狼部落yù收徒,不知你是否愿拜进门来?倒时候会教你最强的骨文,还有一种至强宝术让你参悟。”这个头领如此说道。

    很多人一怔,而后暗骂,真是jiān狡,这样不仅得到了一个奇才,还非常平和的将石村的狻猊宝骨纳入了自己的囊中。

    “小不点来我们云天宫吧,到时候我们带你去看雪海,喝最香醇的兽nǎi。”两个小姑娘开口,冲小石昊眨动眼睛。

    “我最喜欢喝兽nǎi了。”小不点扑闪着大眼说道。

    金狼部落的人闻言蹙眉,这个小家伙是故意的吧,想借势拒绝他们,虽然看起来很单纯,但做出的选择却不差。

    “孩子,拜师很重要,一定要选对传承啊,我们这一脉驾驭雷电,可化身成为雷神,不知你是否愿意加入?”连雷族的那个老仆人都开口了,尽管他们的天才被揍趴下了,但他还是进行劝说。

    众人露出异sè,收一个奇才为徒,还可以带走太古魔禽的后裔,更能得到狻猊宝骨,这笔帐太划算了。故此,又有几股势力开口。

    “小兄弟要走出这大荒啊,不能一辈子闷在山中,外面的世界很jīng彩,而我族有至强宝术可让你一跃冲天。”

    “我族有离火宝术,一念间熔炼山川为火海,燃尽世间诸敌。孩子,加入我族吧,将来说不定可以继承上古神明——火神的道统。。”

    ……

    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也有人暗中冷笑,道:“诸位过于做作了,我们都是为了得狻猊宝骨,即便带走这个孩子,最后也多半会杀掉,以除后患。”

    小不点早已停手,三个孩子分别被各自的族人扶起,带了回去。他们鼻青脸肿,血迹斑斑,又羞又怒,丢人到家。

    罗浮大泽的强者蛟苍冷笑,开口道:“何必这么虚伪呢,我罗浮大泽的人就是想得到狻猊宝骨而已,这个村子肯定保不住。”

    “嗯,确实,狻猊骨不是一个村子能守护住的,留给他们只能是一场灭族大祸,我等可以商量如何处置。”

    “不错,当如此。而且,三头幼小的异禽也不是一个村子所能拥有的,也该交出来。”

    ……

    不少强者附和,他们完全将石村众人忽视了,根本不会去询问他们是否同意,如何处置都由在场的人做主,而非拥有者。

    石村众人听到最后全都愤怒,这太过分了,弱小就这般没有地位吗?连招呼一声、连询问一句都没有,这是**裸的蔑视。

    “叔叔,伯伯,狻猊宝骨是我们的,为此付出了生命还有血的代价。还有大鹏、小青、紫云是我的伙伴。”小不点眼睛清澈,声音清脆,认真地说道,顿时让现场一片寂静。

    三只幼鸟依在他身边,大眼闪动慧光,用头蹭他的手臂,表达亲昵。

    “不想灭族的话,还是交出来吧,无论是这三头幼鸟还是狻猊宝骨都不是你们能拥有的。”一位大部族的强者开口。

    “你们的?等一会儿石村不复存在了,就是无主之物了!”缓过神来、擦净血迹的蛟鹏恶狠狠的说道。

    “你们……太欺负人了!”鼻涕娃带着哭腔,明白了眼前的局势,石村挡不住这些人。

    蛟鹏身上出现一股戾气,看向盘旋在空中的那条二十几米长的飞蛟,道:“蛟叔,去把那几个野孩子吞掉,特别是那个嘴角有nǎi渍的小崽子,抓裂他的骨头,留下一口气,给我送过来!”

    “嗷吼……”

    一声沉闷的咆哮传来,那条飞蛟在空中探下硕大的头颅,盯着村头的几个孩子凝视,眸光森然,杀气弥漫。

    “你们太欺负人了!”石大壮气愤到颤抖。

    “欺负你们怎么了,敢反抗的话,立刻血洗你们的村子。”蛟鹏一跃而起,坐在飞蛟的脊背上,俯视着下方,眼神冰冷,盯着小不点。

    罗浮大泽的中年强者蛟苍并没有阻止,神sè冷漠,道:“交出狻猊宝骨,献上三头幼鸟,不然这个村子可能会除名。”

    这是一个山村,民风淳朴,但是村人却也不缺乏血xìng,石林虎等人怒吼,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真要逼我们,那就血战到底,直到我们流尽最后一滴血!”

    他们知道,即便交出狻猊宝骨,这些强者多半也会杀人灭口,毕竟这种事情做的很不光彩,没有人希望透露出去。

    “你们真想村子被血洗吗?”罗浮大泽的强者蛟苍冷淡的问道。

    “蛟叔,立刻行动,给我撕碎他们!”蛟鹏坐在上面,指向小不点那里。

    “柳神,我知道你一定能听到我的话,也相信你可以庇护村子,请你守护这里。”小不点大眼纯净,对着焦黑的柳木轻语。

    “还真想冒充神灵?蛟叔,给我血洗此地,另外将石村的祭灵的嫩枝给我折下来!”蛟鹏肆无忌惮,大声喝道。

    罗浮大泽的蛟苍不语,冰冷的看着这一切,任事态发展。

    “吼……”

    飞蛟动了,庞大的躯体俯冲下来,带起一股狂风,冲向石村众人。

    “爷爷快阻止他们!”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大急,出言请自己的爷爷相助石村。

    “别急!”来自云天宫的老者低声道,此时他一阵心悸,浑身寒毛倒竖。

    “哧!”

    突然,一道璀璨的亮光冲起,一条碧绿的柳枝,如神玉雕琢而成,通体晶莹,散发出灿烂霞光,洞穿了天空。

    那张开血盆大口、俯冲过来、要血洗石村的飞蛟眼睛猛地睁到最大,惊悚到了极点,发出一声恐惧的咆哮声。

    “嗷……”

    然而,紧接着声音戛然而止,一根碧绿的柳条,如秩序神链一般,绿霞炽盛,噗的一声洞穿了其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