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二十七章 落幕
    夜空下,凶狈浑身都是金色符文,皮毛流动光泽,一双眼睛凶光毕露,通体绽放宝辉,然而此刻它却惊悚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嫩芽翠绿欲滴,伸展到近前,让它忍不住大叫,眼中充满了惊惧,双翅一展,雷电交织,它冲霄而上,就要逃走。

    强大如凶狈,没有一丝抵抗的念头,只想迅离开这里,它满身皮毛都炸立了起来,惶惶如丧家之犬。

    凶狈破空而行,即将消失在夜幕中,然而柳条散柔和的光,如一道秩序神链般,冲霄而上,瞬间追上。

    “嗷……”

    凶狈惊惧大叫,浑身毛根根倒竖,奋力振翅,金色符文交织,它的度达到了极致,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那柔软的柳条流光溢彩,有氤氲光雾蒸腾,噗的一声,绿芽前端洞穿了凶狈的后背,溅起一串血花。

    “呜呜……”老狈挣扎,眼中满是恐惧,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震动了群山万壑。

    石村众人看的目瞪口呆,他们知道,老柳树很神秘,与一般的祭灵大不相同,但是却不曾想这么震撼。

    这才一个照面啊,强大的狈村祭灵就被穿透躯体,没有一丝的反抗能力,差距之大,乎想象。

    柳树到底什么来头?让人生疑。族长石云峰心颤,当年他曾目睹老柳树沐浴雷海、从天而降的可怕场景。

    绿莹莹的柳条轻抖,霞光炽盛,狈村的祭灵惨叫,肌体迅干瘪,而后四分五裂,皮毛与骨骼老化,如朽木般龟裂,坠落下夜空。

    一小滴金色的液体凝聚,落在嫩芽上,被它所吸收,绿光流转,生机勃勃,柳条退走,回到了村子。

    一阵夜风吹过,焦黑的雷击木上,一条柳枝散柔和的光,将整片石村笼罩,素淡朦胧,和谐祥静,宛若一幅画卷。

    石村众人瞠目结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老柳树第一次在他们面前显化恐怖的攻击力,即便只有一根嫩条而已,依旧击杀了凶狈。

    昔日,它一直在夜间散祥和的光晕,守护村子,从来没有主动外出攻击过谁,今日竟破例了。

    “凶狈就这样死了?!”

    很多人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们费尽力气大战凶狈,险死还生,结果狈村的祭灵却被一条绿莹莹的柳枝直接洞穿。

    前后对比,落差太大,与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回村!”

    一群人又震撼又惊喜,危机解除,他们抬起狻猊宝体,扛起火红如赤霞的宝角等,大步冲向村中。

    “赶紧救助伤员!”石云峰焦急的喝道。

    这一次,石村也损失不小,很多人遭受重创,其中有些人失去了手臂、腿脚等,注定要残废一生,还有人战死了。

    生活在大荒中就是这般残酷,整日猛兽搏斗,损伤与死亡是常有的事,只是人族自己间残杀倒是不常见。

    “林虎、飞蛟你们带着祖器,给我去截杀狈村的那批人,一个都不要放过,全部给我杀个干净!”

    石云峰很果断,安置好伤员,立即下了这样一条杀气腾腾的命令,要斩尽狈村那批知晓祖器秘密的人,避免消息泄露,招来祸端。

    小不点征战了一日,为争夺狻猊宝体与凶兽战斗,又与狈村众人厮杀,遭受了几处箭伤,而后又大战凶狈,早已疲累不堪。

    但是,他依然请战,要参与这次行动。石云峰略微犹豫,最终点头答应,玉不琢不成器,必须要经历血与火的洗礼,小不点才能长大。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石林虎与石飞蛟拎着祖器,带着族人,大肆剿杀狈村的那批青壮年,毫不留情。

    血在溅,生命被收割,月夜凄冷,山林染血,山兽哀叫,气氛肃杀而又冷冽。

    残酷的大荒,人命有时贱如草,很多好男儿都死在了凶兽的口中,阵亡率非常高,然而今日却是人族自相残杀。

    狈村这次共出动了一百二十三人,其中半数死在了兽潮中,而幸存者大多也都有伤在身,当知道祭灵已死后,该族士气低落,差点崩溃。

    接下来是一边倒的追杀,石村众人清点人头数,不断地追击与寻觅,逐一铲除。

    凶狈已死,那些巨狼扔下狈村的人返回了大山中,甚至有些巨狼直接翻脸,当场咬死了不少狈族人。

    “狠毒的老东西,哪里走!”

    石林虎大吼,张开巨弓,一支铁箭飞出,寒光照耀山林,噗的一声没入狈里青的后心,粗大的箭头贯穿而过,带起一大片血花。

    “我恨啊!”狈村族长怒吼。

    “老家伙你恶事做尽,趁早结束性命吧。”石飞蛟也出手,轮动手中大剑斩了过去,噗的一声,一颗染血的头颅斜飞出去数米远,坠落在地。

    狈里青死了,狈村幸存的人脸色苍白,吓到颤抖,一个个都亡命飞逃。

    “嗖!”

    一支冷箭射出,飞向小不点的后脑,狠而准,若是射中,必然一箭贯脑而过。

    石昊听到冷风声,迅躲避,且霍的转身,盯着一片山林,眸子是怒火,喝道:“又是你!”

    灌木丛中,隐伏着一个壮汉,不过此时已经暴露了,高足有两米三四,肌腱强大有力,闪烁古铜色宝光,正是狈村狩猎队伍的头领——狈山。

    小不点与狈村人开战时,身上的第一处箭伤就是狈山造成的,那时他躲在暗中,一箭射穿了石昊的一条手臂,血流了很多,此时再次出手。

    “嗡”

    石昊一扬手,一条兽牙串飞出,如一条莹白的神链,散神辉,整体冲了过去,喀嚓一声将狈山的巨弓绞碎。

    凶狈已死,与这宝具彻底没有了联系,小不点越用的得心应手,如臂使指,晶莹灿烂的兽牙串无坚不摧,攻击力极大。

    狈山拔出巨剑,冲向小不点,冷森森的寒光在山林中划过,五六千斤的臂力凶猛的惊人,双手轮动阔剑,像是劈出了一道闪电。

    小不点指尖符文闪烁,兽牙串灿灿若星辰,颗颗剔透,缠上了雪亮的大剑,喀嚓几声,将其绞碎,化成一地废铁,这就是宝具的威力。

    “噗”、“噗”……

    四十二颗温润晶莹的兽牙分别飞出,化成神矛、光箭等,撞进狈山的体内,血液冲起,他的手臂、双腿等全部被击断,两米多高的雄壮身体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光点聚在一起,化成洁白的兽牙串,缠在石昊的手腕,流光溢彩。

    “小不点杀了他!”石林虎大步走来,表情严肃的说道。

    石飞蛟也提着滴血的大剑走来,道:“好男儿生活在大荒中,怎能不杀生,你虽然还小,但是实力比我们都强大,可如果始终不杀人早晚会吃大亏。”

    “我知道……”小石昊大眼扑闪,长长的睫毛轻颤,小脸上表情复杂,紧张、痛苦、挣扎、坚定……逐一呈现。

    “小崽子,没有想到真让你成了气候,可惜我那一箭只射穿了你的小臂,没有将你的咽喉洞穿。”狈山咧嘴,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很凶狞。

    小石昊闭上了眼睛,想到了阿文叔被他一箭射穿胸膛的情景,眸子猛地睁开,轮动手中的大剑剁了下去,“噗”的一声人头滚落,喷出很多血。

    “林虎叔我累了。”小不点丢下大剑,轻声说道。

    他大战了一天,不断催动银月,敌人一个比一个可怕,有凶兽,有狠辣的人,还有凶狈,身受几处箭伤,早已身心皆疲,说完后便闭上了眼睛。

    “睡一觉吧。”石林虎将他背在身上。

    等石昊再次醒来时,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伤口被处理好,已然结疤。而对于狈村那些人的追杀也结束了,全部斩了个干净。这次石村铁血出击,出手无情,那批人一个都没有放过,一百多颗人头堆在一起很可怕,另有一部分人未容动手就已先葬入了兽腹中。

    “轰!”

    突然,大荒最深处,爆出一片滔天的火光,炽盛无比,一只鸟鸣惊天动地,崩裂了天穹!

    赤红火光极盛,烧的天穹都塌了,一只小红鸟横空而过,神威惊人!

    “嗡隆”一声,在那浓密的云层上,探下来一只金色的大爪子,铺天盖地,抓向赤红的小鸟,威势无以伦比。

    “嗤”

    小红鸟横移,迅躲避了过去,那只毛茸茸的金色大爪子一把将一条山岭抓的粉碎,乱石穿空,景象恐怖绝伦。

    “呀,是我曾经见到的那只小红鸟!”小不点吃惊,睁大了眼睛,刚刚苏醒过来没多长时间就见到了这震撼性的一幕。

    “到底生了什么,难道两年前的大战还没有结束,最强大的太古遗种依旧在守护山宝,还在进行争夺不成?!”石云峰也惊呆了。

    “轰”

    金色的大爪子再次探了下来,魔威盖世,震散了那赤红的火光,简直不可想象它的本体到底有多么大,仅是一只金色的手爪就处在云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