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八章 试炼前的准备
    ——黑铁历889年5月28rì,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投入300个灵气值,5个功德值还有0.1个基本能量储备到一瓶酵母菌的变异进化中。

    ——此次变异和进化的预计完成时间为360个小时,请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耐心等待!

    看到这个这次的信息,张铁估摸着,进化与变异出结果的时间,大概与生物的生长周期有关,土豆大概需要两个月才知道结果,而酵母菌大概两周就可以了。

    而这次尝试,又让张铁发现一件事,那就是一定数量的生物,在变异进化的时候,其能承受的单次投入到其身上的最大灵气值,功德值和基本能量储备都是有上限的,像这一次,这半瓶酵母液,在把那三个滑动的控制条拉到最右边的时候,其显示出来的单次能承受的最大投入的灵气值为7600,功德值为860,基本能量储备为340。这些“巨大的数字”让张铁呆了半响,最后张铁不得不jīng打细算,进行了一次勉强可以承受的小规模的投资看看情况。

    离开黑铁之堡,老爸已经回到家中,家里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今天的晚餐格外丰盛,火腿,牛肉都端上桌子了,老妈做了满满一桌的菜,看得张铁口水直流飞,饭桌上,老妈不断为张铁夹着菜,一边老爸则不断的叮嘱着张铁生存试炼中要注意的事情。

    “不论干什么,到了野外千万不要一个人行动,到了晚上更是如此,知道吗?”

    张铁一边吃一边点头。

    “还有,不许逞能……”老妈在旁边补充道。

    “老妈,你儿子我细胳膊细腿的,想逞能也没什么好逞的啊!”张铁叫了起来,然后脑门上就被老爸用筷子敲了一记。

    “你老妈当然知道你没什么好逞的,你老妈的意思是让你做事的时候量力而行,到了野外可不比城里,那里很多东西都会要人命的!”

    “知道了!”想到老妈看着那个死鬼大哥照片的样子,张铁发誓,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活着回来。

    整顿饭,张铁的头都被老妈和老把说得像吃米的小鸡一样点个不停。

    ……

    在饭要吃完的时候,张铁从口袋里摸出了三个金币,拉过老妈的手放在老妈手上,那三个沉甸甸光灿灿的火车头一下子就把老妈和老爸吓住了,大嫂也瞪圆了眼睛。

    老爸双眼瞪得圆溜溜的,看看那三个金币,又看看张铁,还不敢相信的拿起一个金币来看了看,“你……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张铁满不在乎的说道,表情充满了得意,“当然是你儿子我在铁荆棘战馆挣的,那里面有钱人多,有时候服务好了,那些阔少随手就打发一个金币什么的!”,张铁这话半真半假,在铁荆棘战馆里,确实有陪练和其他服务人员经常获得小费,那些打赏的小费数额不一,从几个银币到几个金币都不等,比如像玛丽那些女孩,每月获得的小费数额都及其惊人,张铁虽然没有获得过什么打赏和小费,但这个谎言说出来,谁都没办法把他揭穿,就连战馆那边也不可能拉着所有六层的客人问一遍,谁打赏过张铁多少小费。

    “可……这也太多了吧!”老妈还是不敢相信,这三个金币,差不多相当于张铁老爸一个季度的工资,对家里来说也是数目不菲的一笔钱了。

    “老妈,那些阔少穿的一双皮鞋都要十多个金币,你看看光辉大街上那些东西的价钱,哪个不是天价,这些钱对我们来说是很多,可对他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要不然你以为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往战馆里面跑!你儿子我长大了,以后还能挣到更多的钱呢,我试炼这几天,老爸老妈你们也别省钱了,多多买点好吃的,有营养的东西给大嫂补补,将来我那个小侄子小侄女才长得胖嘛,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准备将来好好享你儿子给你们的清福。”

    经过这么一说,张铁的老爸和老妈终于信了,战馆里的事,两人多少都听说过一些,知道哪里的有钱人确实很多,那些人花起钱来真个儿是挥金如土,不是自家这些小老百姓能比得了的。

    看着老妈终于慎重的把这三个金币收了起来,张铁的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个开头就好办了,以后自己隔三岔五的拿回来一点“小费”,也可以让老爸老妈少cāo一些心,这一周米酿生意一清淡下来,能补贴家用的钱少了,老妈和老爸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很多,眼看着大嫂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家里又要添一个人,后面家里的花费和开销还要更大,老爸老妈的压力可想而知,做儿子的张铁比谁都清楚。看着老妈收起钱来和老爸对视一眼,两人眼角舒展开来的那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张铁的心中也充满了暖意。

    后面的一天,整个家里都忙了起来,张家的米酿铺也难得歇了一天,所有人都在准备起张铁这次生存试炼的东西来。

    一个睡袋,一套轻便的防护皮甲,一身雨披,还有一个头盔,一个铝制的水壶,一条牛皮挂带,一个背包,一个多功能工兵铲——这些东西家里都有,是以前张铁的大哥张阳参加生存试炼时用过的,被老妈仔细收了起来,这次张铁要参加生存试炼,老妈就把这些东西从箱子里翻出来了,拿给张铁用,像张铁家里这种情况,许多东西都是一代传一代的用,哥哥用了兄弟用,兄弟用完儿子用,一直要用到彻底用不了为止。这些东西都有些上年头了,但因为老妈收拾保存得好,拿出来的时候每样都能用。这些东西,也是黑炎城大多数家庭为家里的孩子进行生存试炼时所准备的东西。

    老妈把睡袋翻出来晒了一天,然后给张铁悄悄的藏了一袋炒米在睡袋中——生存试炼带的食物数量是有规定的,不许超过五公斤,可许多人都会悄悄的藏一点,只要不过分,学校的老师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爸把皮甲重新擦了油,把工兵铲重新磨锋利,然后出门给张铁买了四公斤的压缩饼干和一公斤的牛肉干……

    大嫂帮忙把头盔里面的软垫重新根据张铁脑袋的大小调整了一下,洗干净水壶,为张铁准备了一套换洗的衣裳和一个针线包……

    ……

    一家人忙活了一天之后,终于把张铁参加生存试炼所需的一切东西都准备好了,在参加生存试炼前在家里吃的最后一顿晚饭仍然丰盛,老爸和老妈又是担忧又是伤感,除了老妈那不厌其烦反反复复的叮嘱以外,饭桌上的话反而少了许多。

    张铁也有些伤感,生存试炼即是对一个成年人能力的考验,更是他离开这个家将来独自生活和打拼的前奏与序曲,一顿饭原本还吃得好好的,可到了后面,老妈说着说着眼泪就忍不住掉到了碗里,弄得张铁也吃不下去了。

    “老妈,放心吧,我没事的!”张铁只好安慰起老妈来,虽然很难体会到一个母亲为儿子整理那些生存装备为儿子送行时的心情,但老妈的这一哭,却把这段时间以来家里那刻意掩饰和隐藏的那股一家人即将分别的离愁掀开了,作为家里的次子,张铁能呆在黑炎城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在老妈的抽泣声中,老爸的眼睛也红了,张铁的眼睛也红了,家里的最后一顿饭就这样草草结束。

    ……

    天黑后,找了一个时间,张铁出了一趟门,在街道上七绕八绕的,最后来到了位于黑炎城市中心最热闹的市民广场附近的一家邮局门口,在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把一个信封投到了邮局门口的邮箱里,然后就重新绕着路回了家。

    信封是老哥带回家里来的,属于黑炎城城卫军的生活物资,作为军人,总有要和家里联系的时候,所以老哥他们每个月都能领到两个专用信封,不用贴邮票就能寄出的军人信封,老哥曾把这种信封拿回几个来,还有的多余的则拿到黑市上卖掉了,军人邮封同样是黑市上的紧俏物品。信封内装着的是一个红巾盗的一个头罩和张铁用标准印刷字体写的一封信,信件直接被寄往黑炎城煤钢联合会的总部,在信上,张铁没有任何署名的只写了一句话——红巾盗与纽穆恩商团勾结,想要里应外合图谋黑炎城!

    对张铁来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他的极致了,在这场yīn谋中,无论是红巾盗,还是纽穆恩商团,对张铁和整个张家来说都是一个个的超级势力和庞然大物,小人物搅进这种庞然大物的战争中,就如同蚂蚁搅进一群大象的搏斗中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一脚踩死了。

    更别说这两大势力背后好像还有一个更恐怖的人物,那个斯内德和哈克口中的“大人”,就是哈克和斯内德口中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大人”这个尊称,让张铁心中一片冰冷,彻底断掉了心中那个侥幸的,想利用这件事为自己谋求更大利益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