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四章 心血来潮
    这毕业班的牲口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周,无论是学校还是张铁他们,都在为着这人生中的第一次野外生存试炼做着准备,牲口们都有些不安,因为每年的毕业生的野外试炼,都会有伤亡产生,这可不是野外的郊游,而是所有人第一次用生命与鲜血来体验这个时代的残酷。城墙里的世界和城墙外的世界可是完全不同的。

    星期一早上,所有牲口们挤在大教室里上大课,讲课的不是学校里的老师,而是这个学校前一级毕业的一个学长,现在已经在黑炎城城卫军服役的一名士兵。

    这个学长讲的是他们去年那次野外生存试炼的经过,以及他如何亲眼见证了身边的两名同伴在试炼中因为一个大意而变成了两具尸体的故事,让两个年轻生命变成尸体的,只是一朵看似很普通的野生蘑菇,在去年的那次野外生存试炼中,负责寻找食物的一个同学,将一朵看似无害的白骨菇采了下来,煮在汤里面,然后两个人吃了,第二天没起来,有同学发现了,过来检查,两人的尸体都硬了,最后在两个人吃剩下的汤里面,发现了白骨菇……

    整个故事也平淡无奇得很,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情节,造成悲剧的原因也很简单,从表面上看,有着致命毒xìng的白骨菇与大家经常见到的可以食用的伞面菇长得几乎完全一样,唯一可以区分两者的,就是白骨菇的根茎部会有灰sè的环状圆线圈的花纹,而伞面菇的没有,负责找食物的那个人在采摘的时候根本没有仔细分辨或者不知道这两者的区别,从而让自己送了命,很简单的故事,但正是因为简单,才更让大家听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一下子体验到了野外生存试炼的残酷xìng,这就是生存试炼,区分白骨菇和伞面菇的知识,学校的老师在课堂上讲过,老师讲了,至于你有没有听进去,用心记着,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有的时候,一个人为自己的疏忽和漫不经心所要付出的代价,有可能是自己,还有他人的生命……

    毕业师兄的现身说法,一下子把所有的牲口都给镇住了,效果远远比课堂上老师讲的要强一万倍,大概学校也知道这种差别,所以才在这学期毕业班在学校最后一周的周一,就安排了这么醒脑的一堂课。

    星期一早上的大课刚结束,飞机兄弟会的所有成员一出教室就把沙文围住了。

    “沙文,你这两年上课做的生物笔记还在不在?”死胖子巴利按按着沙文的肩膀,紧张的问沙文,包括张铁在内的一干家伙都有些紧张的听着,刚刚的那个故事实在把大家吓得够呛,三年时间谁都不敢保证自己有没有漏掉一些至关紧要的东西,外面要命的东西这么多,谁知道你漏掉的那个东西会不会在后面几周要了你的小命,葬身在魔兽口中那是实力和运气问题,葬身在自己的大意粗心之下,那就完全是活该了。

    “在啊,怎么了?”沙文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怎么了,当然是要拿出来让大家仔细再看一遍,看看自己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好啊,没问题!”沙文答应得很爽快,“那些笔记我都保存得很好,还有两本放在家里,明天我就拿来!”

    听沙文这么说,死胖子巴利的眼珠转了转,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亮起了一道金光,“兄弟们,这次说不定我们可以用沙文的笔记发一小笔财哦!”

    所有人一听就明白了巴利的意思,就连张铁也不由赞叹巴利这个家伙脑筋转得快。然而,刚到了下午,飞机兄弟会的发财计划就宣告失败了,正当胖子巴利筹划着要把沙文笔记本上那些要命的东西整理出来印一份小资料要卖多少钱和可以卖多少钱的时候,布尔维克再一次让毕业班的牲口们沸腾了。

    ……

    “快啊,去找布尔维克,他已经把他这几年的认真记录的生物笔记资料整理油印出一份《野外生存试炼危险生物辨识手册》,正在免费发放,赶紧去抢啊!”

    中午休息的时候,有个家伙跑到教室里吼了一嗓子,教室里的牲口们一听,一下子差不多跑了个jīng光,就剩下飞机兄弟会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巴利张了张嘴,最后无奈的骂了一句——妈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铁却突然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心悸……

    那个布尔维克的动作之快,准备之充足,不由让张铁心生凛然。

    而从《野外生存试炼危险生物辨识手册》开始,所有的牲口们在这一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都投入到这次试炼的紧张准备之中,开始准备起各种试炼需要的装备与生存物资来,这次试炼,除了限制每个人最多只准携带不超过五天的口粮以外,其他的,武器,行李,药物,各种乱七八糟,只要你能拿得动的,都可以任由你背着去……

    在这学期的最后几天,学校的食堂里,彻底不见了格力斯他们几个人的身影,经历过上次的事情后,要再想来食堂里耀武扬威,已经不可能了,而要让格力斯几个人来食堂老老实实排队,迎接着一堆嘲讽的目光,估计他们也拉不下这个脸,所以干脆就在吃饭的时候玩起了消失,直接跑到学校外面的馆子里去吃饭了。

    “猜猜格力斯他们几个人今天中午吃什么?”这几天,每到中午在食堂吃饭排队的时候,总会有人喊出这么一句,然后所有的牲口们就哄堂大笑起来。

    在格力斯的刻意低调之下,布尔维克越发的耀眼起来,短短几天时间,一大批人已经聚集在他的身边。

    而不知道为什么,从星期一开始,张铁经常会没有来由的一阵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手心冒汗,就像身体气虚一样,经常会有心慌的感觉,在周二的时候,当张铁再次来到火车站,发现火车站附近巡逻的治安官多了不少,随便找个人一问,原来是前两天张铁在晚上看到的火车站附近居住区的那场大火好像烧死了不少人,那场大火弄得火车站附近的治安官们紧张起来,但至今好像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有加强巡逻的力度了。

    张铁像往常一样来到杂货店,在算账的时候那种心悸的感觉又出现,接连出了两次错,把两笔进账搞混以后,张铁苦笑着,拿起算盘快速推动了两下,把所有的珠子归零,又开始重新算了起来。

    “怎么了?”发现张铁异样的杂货店老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张铁的身边。

    “没什么,只是有些注意力不集中,这几天老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就感觉有些心慌,心跳莫名其妙的感觉会加快很多!”

    “心慌,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闻言,唐德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们家族有心脏病的历史?”

    “没有啊!”

    “那你以前有没有过这种感觉!”唐德继续追问。

    “也没有,只是这个星期一才开始有这种感觉!”张铁老实回答到。

    “你是处男吗?”

    靠!要不是看着唐德这个死胖子脸上的严肃劲儿,张铁早就骂人了。

    “回答我,这不是开玩笑?”唐德的脸sè这个时候已经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反而把张铁吓着了。

    “我是处男!”张铁只能丢脸的承认,不过随后又画蛇添足的补充了一句,“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唐德沉吟着,用一只手捻着自己下巴上那几个唏嘘的胡须,明显没有把张铁的那最后一句话放在心上,良久之后,唐德才开了口,“你听说过心血来cháo吗?”

    “心血来cháo?”张铁一头雾水,然后像是马上明白过来一样,点了点头,“知道啊,我听学校的那些牲口说过……”

    “心血来cháo,这种东方秘传你们你们学校居然有人知道?”这下轮到唐德惊奇诧异了。

    “这也是东方秘传吗……”张铁奇怪了,“很多人都知道啊,听说女人成熟的时候每个月都要来cháo,会流很多血,但却从来不会因此受伤,感觉很强大的样子……”

    “混蛋!”杂货店老板的眼角抽搐了几下,突然暴怒,一指头狠狠敲在张铁的脑门上,差点把张铁打得跳起来,“我是说心血来cháo,你听过没有,别跟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老子这一辈子玩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还多,你这个臭小子!”

    张铁无辜的揉着脑门,他真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只流血不受伤,这真的很强大啊,难道自己理解错了……

    深深吸了两口气的唐德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无比凝重的看着张铁,“所谓的心血来cháo,一般是指有一些好运的家伙,当有一些巨大的危险或机遇将要降临的时候他们会有的一种提前感应,这种感应和你这两天的情况差不多,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感觉心慌或者兴奋,这就是心血来cháo,这种感觉,在一些修为高深第六感非常敏锐的人身上会出现,还有经常在一些没有破身的处男身上也可以看到,我怀疑你这两天的情况就是属于心血来cháo,而且可能会有不可预测的危险正在向你逼近!”

    张铁脸sè大变,“我会有危险?”

    “你给我说说看,最近这几个月有没有得罪什么厉害的人物?”唐德关切的问道。

    张铁想了半天,除了格力斯以外,硬是没想起还有谁来,至于玛丽那个女人,应该不至于吧。大不了被那个女人叫人揍一顿而已,那种程度的危险应该不会让自己有这种莫名心悸的感觉。

    “是格力斯吗?除了格力斯一伙外,我好像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很多时候,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什么人想要干掉你,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在东方的秘传中有强大的占卜师,只有他们可以根据你心血来cháo的时间或其他一些细微征兆推断出那未知的危险会来源于哪里,让人趋吉避凶,我没有这个本事!”唐德摇了摇头,“不过既然知道了,还是可以提早做一点应对的准备!”

    唐德说着,转身在柜台里翻动了一下,拿出两样东西递给了张铁,“你马上要进行野外生存试炼了,你在我这里干了这么长,这两件东西,算是我送给你的试炼礼物,让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多一点准备!”

    张铁看了看手上的东西,都是杂货店的“jīng品”货sè——一小瓶最高纯度的“强力老鼠药”,还有一把连鞘匕首,匕首的刀刃很锋利,但这把匕首真正用来威胁人的,不是锋利的刃口,而是是匕首手柄处隐藏的强力机括,可以在紧急时候弹出淬炼了强力蛇毒的飞针让人瞬间麻痹,动弹不得,那飞针的力道,五步之内,可以穿透一厘米厚的玻璃……

    这两样东西的价格相对于张铁现在的身价来说都有些贵,但张铁想了想后,也不推辞,就把这两样东西收了起来。

    看到张铁如此大方,一点也不矫情,唐德暗暗的点了点头……

    当张铁在唐德的杂货店里琢磨着那未知的危险到底来源于哪里的时候,哈克和斯内德正在火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巷里,站在两人面前的,是火车站附近的二十多个乞丐和流浪儿童,这些人,正排着队,一个个双眼冒光的看着斯内德手上抓着的那一大把铜子儿,一个个从斯内德手上接过10个铜子儿,飞快的揣好,然后就各自飞快的消失了,这十个铜子儿可能对一般人来说很少,但对这些厮混在黑炎城最底层,生活朝不保夕的人来说,一块粗面包的诱惑,已经可以让他们干许多事了,更不用说在火车站附近找人这么简单的事情,而且找到以后还有两个银币的报酬……

    在经过几天在火车站附近的寻找无果以后,越来越焦急的两人想到了这个办法,黑炎城火车站附近大大小小的街道十多条,有着好几片老旧的住宅区,仅靠两个人的力量,要想在这么大的一片区域内找一个可以到处乱走的人,实在是太需要运气了。所以从这个周的周一开始,在斯内德的建议之下,两个人改变了策略,他们不再到处乱找了,而是让一堆小乞丐和流浪儿在火车站附近帮他们找。仅仅张铁的年纪,还有他身为华族人的那一头黑发黑眼的特征,都会让张铁在有心人的眼里变得显眼起来,黑炎城中华族人口所占的比例确实很低。

    看着那些小乞丐和流浪儿像被洒出的渔网一样完全消失在小巷里,斯内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样管用吗?”哈克喘着粗气,有些暴躁的在斯内德身旁捏着自己手指的关节,一声声如竹筒被踩裂的爆裂声不断在他的手间响起,“这两天,他们已经认错了三个人,害得我们白跑了三次……”

    “我有预感,我们就快抓到那个小家伙了……”

    “只要拿回信符,我一定把那个小家伙的心掏出来,再把他的头踩爆……”哈克狞声说道。

    “如你所愿……”斯内德微微眯着眼睛,伸出长长的舌头,像蛇一样上下飞快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一股yīn冷残忍的气息瞬间在小巷内弥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