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章 开荒
    骑了大半个下午的三轮车,张铁回到家的时候,天sè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在从特蕾莎嬷嬷那里骑回家的路上,张铁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腿有点发软了,骑车的速度慢了很多,骑回家的时间也用得更久。不过张铁还是感觉很高兴,能够帮助别人,真的会让人从心里产生一种快乐的情绪,特别是看着那些可怜的孩子们看到自己时脸上那种无邪而纯真的快乐笑容,不虚伪的说,张铁真的很满足。虽然他送去的那点东西可能不值多少钱,有的人甚至未必看得上眼,虽然张铁也不觉得自己和家里的行为有多么伟大和高尚,那点米汤,仅仅是倒了看着浪费会心疼而已,自己家里也没办法保存太多,能让它有点用处就让它有点用处吧,特别还是用来做好事。这件事件很平凡,甚至很渺小,但张铁还是很满足,很快乐。

    黑炎城的夜生活其实很丰富,每到黑夜将领的时候,某些灯红酒绿的场所就开始热闹起来,但这些都与现在的张铁无缘,张铁一路吹着口哨骑着车回到家中。

    回到家里,家里的小铺已经打烊关门了,家门的外面也上了锁,张铁打开门锁,推开门,把三轮车推进了家中,这辆由老爸改装的三轮车虽然样子丑陋,但有一个好处,后面加上的那个轮子和中间放货的那个货框是可以折叠和拆卸下来的,这样一来放到家中就不会太占地方。

    老爸老妈又出门去了,估计不是到朋友家打牌就是到教堂里去了,两个人也就那么点爱好,作为儿子,张铁自然无话可说。

    放好了车,洗好了手,张铁拿着特蕾莎嬷嬷送的那小半袋种子就到了厨房,厨房里那熟悉的牛肉香气把张铁的肚子勾引得咕噜咕噜直叫,嘴里开始分泌出一大堆口水。

    饭菜都被老妈放在锅里温着,饭菜很简单,今晚的主菜,就是土豆炖牛肉。

    昨天哥哥带来的牛肉罐头吃剩下的那一点牛肉中午的时候自己舍不得吃,要老妈等到晚上爸爸回来的时候一起吃,到了晚上老妈把它拿来和土豆炖了一大碗土豆牛肉浓汤,在老妈的巧手cāo持下,那小半碗的牛肉就变成了一大碗的美食。

    看着那碗“土豆炖牛肉”,数了一下那碗里面为数不多的几块牛肉,张铁就知道,昨天剩下的牛肉,老爸和老妈自己根本没吃一点,只喝了点汤,吃了点土豆,而把所有的牛肉留下来给了自己。

    怀着一种不知道怎么说的心情,张铁默默的把所有的饭菜一扫而光,就连张铁自己都没发觉,这两天,他的食量慢慢的变大起来。

    吃晚饭,再把家里收拾干净,按往常的经验估计了一下老爸老妈晚上回来的时间,算算差不多至少还有两三个小时,这段时间,足够自己做点什么了,想到黑铁之堡内那片光秃秃的土地和自己种下的玉米和土豆,张铁快速的行动了起来。

    张铁也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回家时候,明明记得家门自己已经从里面锁好了,现在又跑去检查了一遍才放心,张铁自嘲的想着,难道这就是小人物发现自己的彩票中了大奖的感觉——老觉得自己的藏彩票的地方会被人发现。

    小人物就小人物吧,反正老子现在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人物,还怕人笑话怎么地。

    心底发了狠,张铁的行动越发的利索起来,从后院里找了两只装水用的铁皮桶,张铁跑到井边,哗啦哗啦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打水把两只铁皮桶装满,装满水后,张铁提着两只桶快速的走到家里后院里的那间狭小的卫生间。

    张铁家里的卫生间也就两三平米多一点的样子,平时打理得非常干净,占了卫生间一半面积的,就是卫生间里的那个让家人洗澡用的浴桶。整个浴桶有半人高,做工谈不上jīng美,但很结实,漆水刷得也厚重光滑,是哥哥在当兵拿了工资和补贴后送给老爸和老妈的第一件礼物。

    哗啦一声,张将手里拎着的两桶水倒进卫生间的浴桶里,两桶水倒下去,在木桶里的高度,刚刚可以淹过脚掌面,倒完水,张铁又跑到井旁,哗啦哗啦的又打上来两桶水,再次跑进卫生间把水倒进浴桶里。

    如是往复了仈jiǔ次,用了差不多十多分钟的时间,张铁终于将卫生间里的浴桶装满了,此刻要是老妈在的话,一定要烧好热水让张铁用热水洗澡,而张铁每次都要硬充男子汉学哥哥一样用冷水洗而受老妈一通唠叨,但此刻,又不是真的要洗澡,张铁就更顾不得装样了,把最后打好的两桶水放在那个浴桶旁边,张铁重新回到厨房,拿起了特蕾莎嬷嬷送的那小半袋种子,然后回到了卫生间,刚刚吃过饭后就做剧烈运动,张铁觉得自己的胃和肠道微微有点不舒服,但此刻么,谁管这些。

    回到卫生间,再次把卫生间的门从里面关好,把那小袋种子用胳膊夹在右手的腋下,两只手一只手拎着一只装满了水的水桶,张铁站好,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闭起眼,“寻找”起那道神秘的“拱门”……

    这次的过程似乎更容易了一些,通过这两天的几次试验后,张铁发现,只要把意识集中在自己双眉正中往里一点的部位,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道“拱门”,那道“拱门”——也就是黑铁之堡大门的门口,其实正对着自己的眉心。

    张铁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管他呢,只要好用就行了,谁会费jīng力来研究这个……

    看到——锁定——进去——

    提着两只水桶,胳膊里还夹着小半袋种子的张铁一下子就消失在狭小的卫生间里。

    感觉自己周围的气息一变,张铁睁开眼,发现自己果然已经身在黑铁之堡中。

    周围还是那空旷如野的土地,还有土地中间那一颗突兀的“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当然,还少不了让张铁卑微的虚荣心膨胀起来的那句:

    ——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欢迎您降临黑铁之堡!

    看到这句话,张铁顿时觉得自己来了jīng神,胃不疼了,肠不抽了,腿不抖了,晚上不起夜了,身体也不缺钙了,咳……咳……

    “老子就是这里的主人……啊……”感觉这自己那膨胀开来的虚荣心,惨绿少年发泄般的撤着嗓子大叫了一声,要是在外面,张铁这一嗓子准能把片区的治安官给招来,但在这里么,张铁连回声都听不到。

    以前在外面从没这么大叫过,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的张铁在发泄般的大叫完后,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咦,奇怪,心里莫名舒坦了许多。

    于是张铁决定再大叫一遍……

    “老子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啊……”

    又舒坦了一点,再来一声……

    “老子要让爸爸妈妈以后每天都有牛肉吃……啊……”

    又舒服了一点……

    “黛娜老师我爱你……啊……”

    再来一句……

    “我要成为有钱人……啊……”

    再来一句……

    “所有大屁股大胸的美女们,你们的梦中情人老子我在这里啊……啊……”

    在鬼哭狼嚎了一阵之后,张铁真的觉得自己的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好多,很爽,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试过,但张铁忽然发现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发泄自己情绪和压力的方法。

    发泄了一通,感觉自在了许多的张铁把胳膊夹着的种子丢到了地上,提着两桶水就朝自己种的玉米和土豆那块地走过去,虽然感觉黑铁之堡的土地应该很适合植物的生长,土壤的湿度好像也还可以,但种上种子后不浇点水灌溉一下,张铁总是觉得欠缺了一点什么,这个地方貌似不会下雨,天知道有没有关系,也许原本能发芽的种子就因为自己偷懒省了浇水的这么一道工序后在土里发了霉呢?

    来到自己种下玉米和土豆的那两块地,张铁放下一只桶,先提着一只桶把还没发芽的那几排玉米浇了一遍,一桶水浇完,种玉米的土地上只浇湿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面积,又把另外一桶水拿来,勉强浇够一半,重新提着两只桶,张铁闭上眼睛,集中意识与自己脑中的眉心部位……

    看到——锁定——出去——

    ……

    下一刻,张铁又出现在那狭小的卫生间里,双脚站立的地方连位置都没变一下,打开浴桶底部的放水开关重新把手上两只铁皮桶的水装满,张铁再次站定,闭上了眼睛

    看到——锁定——进去——

    ……

    连续五次以后,黑铁之堡内,看着眼前已经被自己浇灌了一遍的种玉米和土豆的那两块地,张铁站在那根做标记的钢筋面前,喘着粗气,心里很满足,但脑子却隐隐有些发疼,感觉就像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被抽空了一样,刚才自己忙着浇水,似乎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张铁试着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部位,很快就“看到”了那道神奇的“拱门”,与前几次不同是,这次的“拱门”变得很不稳定,有些若隐若现的感觉,当张铁好不容易用意识抓住他,并下达“出去”命令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很突兀的,张铁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脑子里突然一沉,头一晕,就像是从高空往一条无底的黑暗通道中掉落的那种感觉一样,站着的人突然间身体失去平衡,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半响,张铁才面sè苍白的睁开眼睛恢复过来……

    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张铁莫名惶恐起来。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文字解答了张铁的疑惑

    ——系统检测到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的jīng神力已经严重透支,建议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在黑铁之堡内稍事休息或冥想后再离开,系统提示:短时间内频繁进出黑铁之堡对jīng神力消耗极大,在jīng神力不足的时候,如无必要,请不要频繁进出黑铁之堡,以免对jīng神力造成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