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武师传奇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她的无奈
    也不知这洞到底有多深,而莲雨妃手中那根闪着幽光的宝绳又有多长,但见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有一丝萤火之光似海洋中的随波逐流的藻,轻荡、又默默下沉。r?anw  en w?w?w?.?r?a?n?w?e?n?`o?r g?

    沈闲没注意到此时自己还紧紧抱着莲雨妃那纤细的腰肢,可他注意到从莲雨妃身上传来的气息越发急促,且其体内斗气的波动也明显越发地虚弱。

    “难不成那根绳子并非是什么兵器,而是她精气所化?”沈闲猛地灵机一动,抬头看了看那已然有些黯淡的宝绳,可又觉得有些诡异。

    莲雨妃能耐再大,却也受制于武道之限,众观她历来的做法,大抵都是使得障眼法,功力却未达到那“玄功”的境界,“化气为形”这等神通,就目前而言,恐怕也就只他沈闲一人晓得其中奥妙。

    “不过,我这‘法体’之功,还有她一份功劳。想当初在紫山镇与她交手,她便以斗气化出分身,虽然有形无质,但确为奇思妙想,也算是为法体奠定了理论基础。”沈闲不觉又回想一阵。

    也不知是不是这里太过黑暗和安静,便容易让人回忆往昔,不过沈闲却想起了很多往事。

    正当他沉思着,莲雨妃忽地轻唤了他一声,原是终于到了这地洞的最底部。

    见得莲雨妃抬手收了那根宝绳,呼吸稍显凌乱,沈闲自然地放开她的纤腰,然后顺势渡了些斗气予她。

    这混沌斗气可不与普通斗气相同,本自带阴阳奇力,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渡给人使用的,然而沈闲之前在从辟霄道地下墓穴中得到的锦盒里找到的“悟神丹”炼制之法,得到了些启示,眼下便将这混沌斗气彻底重新炼化,结合阴阳相生相克之道,使得其更配得上“混沌”二字!

    五行相克、阴阳相对,则生分歧,是故有两仪变化,称“阴阳”。

    而阴阳转化,相生交融,则成一统,便没有纷争、对立,反倒又因本身有两仪之力,可诞生万物本源之气,就成一记大补!

    莲雨妃感觉那一股莫名的斗气入体,如同服下一粒逆天的大补丹,血气自主受其引导,疯狂地作周天运转,只眨眼工夫,她损耗的精气神都恢复过来,隐隐还有一丝充盈,感觉上斗气比之前还要雄浑、凝练!

    她诧异地看了沈闲一眼,沈闲却对她微微一笑,虽然两人身在洞底暗处,但适应这黑暗之后,凭借两人目力,还是能够依稀看见对方的表情。

    也正是如此,两人这一笑一对视,气氛便有些尴尬!

    “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出路……”莲雨妃总是要比沈闲机灵些,也不知沈闲看未看见她那一霎红了脸蛋,她就赶紧转过身去,四下摸索起来。

    沈闲有法体之功,借法体灵光,能够稍稍照亮四周。

    此时他胸前灵光闪烁,活像是一盏由鬼火做成的幽灯,看起来古怪,可那颜色青幽,又有些喜人,还有种悟道的安宁。

    在这黑暗中诡异却突显明亮的灵光,仿佛就是指引飞蛾扑火的那道火光,莲雨妃见得,也不由自主地被它吸引,一时竟忘记去探索这个洞底。

    而沈闲却没在意,四下探查了一番,发现这个洞不仅小,而且四周密闭,根本无路可循!

    最为关键的是,这里也没有任何机关!

    也就是这时,忽地整个地下又抖动起来,旋即这洞口上方似有什么压了下来,只是并未设成死局,若从旁侧来看,便是上面一块“天花板”移动下来,把两人进入的这个洞的洞口彻底压缩封死,使得这个深不见底的洞,瞬间变成了封闭的四方盒子!

    沈闲惊讶之际,微微跳起,用手触碰到了上方的天花板,又摸索了一阵,也没在上面发现任何机关,然后他落回地面,猛地聚起斗气朝一面墙打去,可见得那墙纹丝不动,他这才叹了口气,转过脸看向莲雨妃说道:“这下彻底没路了,四周、上下都被封得死死的,连我全力一击也都无法将其墙面打碎,恐怕再难找到出路!”

    莲雨妃见沈闲看向了她,这才尴尬地把目光从他胸前的灵光上移开,假作打量,然后点了点头应和道:“看起来确实如此……”

    说着,她似有些心虚地瞄了沈闲一眼,便这一眼,她发现沈闲还一脸笑眯眯地望着她,不觉又有些羞涩,便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沈闲自看出她的羞赧,心下被她这一瞬的、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的情感流露所震动,不觉心说:“她……若不是魔女该多好?”

    莲雨妃见沈闲神色黯然几分,又不说话,便乖觉地走到一边,倚着墙坐下。

    沈闲见她也有几分落寞,之前心头便有的疑惑又涌上来,于是问道:“方才……你为何突然折回,还跳下这深坑救我?”

    莲雨妃抬起头,看了看沈闲胸前的灵光,不知是不是受这悟道灵犀的影响,她脸上褪去了魔性,还归几分平淡。便是那妖娆的气质也消失,又充斥着令人着迷的淳朴。

    不过,她并没有回答沈闲,只是又低下头去,抱着膝,呆呆地坐着。

    沈闲没有追问,看了看四周,觉得也没什么其他事可做,便走到莲雨妃对面,也倚墙而坐。

    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两个不同信仰和不同阵营的人,又有几分恩怨和牵连,却什么也不说,就静静地、静静地坐着,谁也不知两人究竟在想什么。

    而这里既黑暗、又封闭,两人更是不知外面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静坐了多久,终于有人先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吗,其实我对你,真的是又爱又恨啊!”房间里响起莲雨妃清脆的声音。

    毫不魅惑、毫不扭捏,没有掩饰、没有修饰,她的声音就是那样直接而干脆,令听到的人完全能够感受到,它来自她的内心深处,是真心的声音。

    沈闲听得有些诧异,而且这句话让此时的气氛更加尴尬了。

    “你知道吗,在见到你之前,其实我……已经听过无数次你的名字了!”莲雨妃低着头,继续说着,“命运这个东西,还真是古怪啊!明明是想将它斩断,可到头来,却深陷其中……”

    说着,莲雨妃突然抬起头,明眸闪耀,很真诚地看着沈闲,旋即淡淡问道:“在你心里,可有那么一瞬间喜欢过我?”

    沈闲听得一怔,但却没来由一阵阵心悸。

    他看着莲雨妃美丽到令人窒息的眼睛,完全不敢回答,因为他分不清,这是她的又一个阴谋骗局,还是她的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