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九更 我为他作证(加更7)
    “楚月姐,这....”楚枫一阵无言。

    “这什么这,这不是我给你的,是今年家族的补贴。”楚月一边说着,一边将仙灵草塞入了楚枫的手中。

    “若是这样,我就更不能要了,你忘记我还欠你两株仙灵草么。”楚枫将仙灵草推回了回去,说话间又从怀中取出了一株仙灵草。

    “楚枫弟,这株仙灵草,你没有炼化?”看着楚枫手中那完整的仙灵草,楚月觉得这肯定是她送楚枫的那株。

    “嗯,我早就突破了,所以暂时用不到,正好一同还你。”

    “不行,我怎么能收你的仙灵草,这些都是你的,你快收起来。”

    “楚月姐,我楚枫说过还你两株,就会还你两株,当初你不也答应了么,如今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可是,我送你的仙灵草你根本就没有用,反而将自己的一同给我,我这不是白白占了你便宜么。”

    “楚月姐,你的心意我领了,在整个楚家,除了我父亲和大哥,就属你对我最好,这就当是弟弟孝敬你的成不?”

    楚枫是发自肺腑的,在楚家所有人都排挤他的时候,楚月能如此待他,他真心感动。

    而见楚枫执意如此,楚月的脸上则是泛起羞愧之sè,低声道:

    “楚枫弟,你这样真的让我很惭愧,其实...这株仙灵草,并不是我送你的,而是楚孤雨叫我代送给你的。”

    “我大哥?”楚枫不由一愣。

    楚孤雨,乃是楚渊的亲生子,是楚枫的大哥。

    如今正在青州第一宗门“凌云宗”内修炼,年仅十七岁已是灵武六重,是楚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楚孤雨,虽知楚枫非楚渊亲生,但却拿楚枫当亲弟弟一般看待,是楚枫最敬爱的人之一。

    “他怕你有心里负担,所以才嘱咐我,不能说是他给你的,但是现在,我必须实话实说了。”楚月的脸都红了,可见她真的很惭愧。

    “楚月姐,就算如此,我还是要感谢你,不管仙灵草是不是你的,但这些年你对我楚枫的感情是真的,还是那句话,这两株仙灵草,就当是弟弟孝敬你的。”

    “何况,你即将步入灵武五重,这仙灵草对你更为重要,你就别推脱了。”楚枫仍毅然的将仙灵草,塞入了楚月手中。

    “那这样,仙灵草当是我跟你借的,不过我只借一株,因为我只还的起一株。”见楚枫执意如此,楚月咬了咬牙,只将一株仙灵草收了起来。

    其实如楚枫所说,楚月即将迈入灵武五重,如今是关键时期,这仙灵草对她来说,的确很重要。

    “成。”楚枫笑了笑。

    “对了楚枫弟,孤雨哥还有一封信,要我给你。”楚月又从腰间取出一封信函。

    接过信函,楚枫心中一阵感动,他已经五年没有回过楚家,也五年没有见过大哥和父亲,因为他觉得没脸见他们。

    可是这五年,他大哥和父亲,几乎每个月都会给他来一封信,可见这两位是多么的想念楚枫。

    “好了,信留着回去再看,快跟我进来,今天可是个好rì子。”楚月抓住了楚枫的胳膊,拽着他便向府邸内走去。

    可还没靠近,楚枫的眉头便微皱起来,他听到府邸内,传来很多熟悉的声音,那些都是他不喜欢的人。

    果然,在府邸大门打开的一刻,大殿内有着三十二道身影,其中大部分都是熟面孔,几乎所有在青龙宗修炼的楚家人都在场。

    至于那几位陌生人,楚枫也能想到他们的来历,一定是楚盟的成员。

    “大家快看,谁来了。”楚月开心的呼喊道。

    然而当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过来后,楚枫能够感觉到的,却是不屑与厌恶。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楚家的功臣么。”一名少年向楚枫走了过来。

    他叫楚成,是楚真的亲大哥,与楚月一同拜入青龙宗,如今也是灵武四重。

    “楚枫,你立功了,知道么?”楚成指着楚枫,目光很是不善。

    “楚成,你说什么呢,今天是大喜的rì子,别乱说话。”楚月赶忙开口。

    “怎么了楚月,他立功了还不让我说?”楚成撇了楚月一眼,而后看向楚枫:“楚枫,你立功了不知道吗?你他妈立大功了。”

    “在青龙宗当了五年外门弟子,你把我楚家的脸都丢尽了,如今还有脸来参加楚盟聚会,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

    “楚成,你给我闭嘴。”楚月有些动怒,然而还不待她多说什么,楚枫却一把拽住了她。

    楚枫面容不改,始终挂着微笑,轻笑道:“你想多了,我楚枫对你们的聚会没兴趣,今rì,我是来要帐的。”

    “要账?要什么帐?”听得此话,楚成脸sè顿时一变。

    “真是好笑,一个被我楚家收养的人,居然还敢来跟我楚家人要账,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年吃的用的,都是谁给的么?”

    “就是,真不要脸。”与此同时,那些楚家人也都开始数落起楚枫。

    然而楚枫,却是无视众人的话语,而是一边向殿内走去,一边说道:

    “前些时rì,有人与我打赌,赌我楚枫无法通过内门考核,还说他若输了,便将今年家族补贴的仙灵草给我。”

    “楚真,这件事你不会忘了吧?”楚枫在楚真的身前停了下来。

    楚真正坐在椅子上,咀嚼口中的水果,但此刻他的嘴角却是一阵抽搐,脸sè很是难看。

    楚真当然没忘记当rì之事,正是因为怕楚枫提及此事,他才会老实的待在这里,不然以他的xìng格,早就上前找楚枫的麻烦了。

    “楚枫,你说话可要讲证据。”就在这时,楚真旁边一位青年男子开口了。

    在场的无论男女,与楚枫皆是同龄人,但唯独此人是青年的模样,他便是楚威。

    “楚威大哥说的没错,你既然说楚真与你打赌,那你就要拿出证据,否则你就是血口喷人。”身为楚真的亲哥哥,楚成最先喊了起来。

    “没错,拿证据,不然今天你就别想站着走出这里。”在楚成之后,几乎殿内的所有楚家人都叫嚷起来。

    就连那些楚门成员,也是跟着起哄,他们虽说非楚家人,但也能看出楚枫在楚家的地位很低,连自家人都如此看不起楚枫,他们自然也会看不起。

    “我可以为楚枫弟作证。”但就在这时,久久未语的楚月,却突然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