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第56章 生死赌局
    砰!砰!砰!砰!砰!

    拳掌相交,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可想而知这一拳一掌的力量了。

    秦朗虽然恨不得一招解决掉陈钢,但是他也知道这货刚吃了兴奋剂,体内的潜能和力量被完全激发,不仅力量惊人,而且不知道痛楚为何物,并且轻度的伤害只会激发他的凶xìng。

    就在秦朗和陈钢交手的当口,安德盛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秦朗这小子功夫之强,实在超过了他的估计。看来这小子有些来头,面对这样的人,一定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卢军此时却是一脸骇然,他本身也是zì yóu搏击的强者,在大学的时候还得过这方面的奖项,本以为自己也算是一个“高手”了,但此时看到秦朗和陈钢的搏击,他才知道自己那点功夫只能算是皮毛!陈钢的打法,凶残血腥,如同凶兽;秦朗却是大开大合,稳扎稳打,反而有一点武学宗师的气度。不知道为何,卢军觉得自己不太看好陈钢。

    卢军的这个念头刚起,就听到秦朗猛地大喝一声,猛地向前踏出一步,踏得脚下的土石碎裂,然后一个快速闪身,切入陈钢的中线,掌刀闪电般斩下,恍若长刀破空,生出雷霆万钧的架势。

    “不好!”

    安德盛忍不住一声低喝,陈钢也暗叫不妙,上趟在看守所,他就是被秦朗自创的这招“螳螂破车”给击伤的,如今秦朗故技重施,自然给了陈钢巨大的心理压力。但这货也是凶xìng大发,竟然不闪避,双手一抬,打算架住秦朗的手刀,再给以反击。

    但秦朗全力出手的这一“刀”,哪是那么容易架得住的,刚才秦朗以伏龙桩蓄力,踏出那一步的时候,等于将全部蓄积的力量都凝聚到手掌上,可谓是猛如奔雷、势若千钧,力量暴增几成,当陈钢双手和秦朗的掌刀碰上的瞬间,立即发出一声惨烈的碎骨之音,然后就看到秦朗的手刀势如破竹一样砍在了陈钢的胸膛上。

    跟上一次不同,这一次秦朗可没有收回力量!

    喀嚓!

    陈钢胸骨也碎裂了一块,一时间闭气昏了过去。

    这一手,彻底震惊了卢军等人,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跟秦朗挑战。

    陶若香也是骇然无比,她没想到秦朗的功夫如此强横,而且动手如此狠辣,居然赤手空拳将对方的骨头都打裂了,这家伙还说自己是一个中医?简直就是一个真正的中国式暴徒啊!

    “厉害!”就在众人为之惊骇的时候,安德盛居然鼓掌称赞。

    “安德盛,你想要亲自动手?”秦朗说这话的时候并非取笑安德盛,而是询问的语气,因为秦朗的直觉告诉自己,安德盛绝对比陈钢难对付!

    更何况,老毒物给秦朗的任务,又岂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不错,很久没活动筋骨了,你们这些江湖后浪,已经不把我们这些前浪放在眼中了。”安德盛说着,一把扯掉了外面的西装,露出了一套黑sè的功夫装。看来,这个老东西在就已经做好了今天晚上要动手的准备。

    老而弥jiān,果真如此!

    脱掉了西装之后,安德盛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全身的气势开始释放出来。

    这个家伙虽然已经将近五十岁,但给人的感觉却仍在壮年,可见安德盛必然一直都在坚持练功,而且练出了门道,以至于身体状态还如同壮年。

    “小子,你知道陈钢为什么对我这么恭敬么?因为以前在沿海打黑拳,我就是他的老板!他的功夫,也是我指点出来的!”安德盛狂妄地说。

    “是么?”秦朗不为所动,“从徒弟的功夫来看,你这个当师父的,应该不怎么样!”

    “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安德盛一声冷哼,脚步快速向秦朗所在的地方移动,然后忽地出手。

    在安德盛移动脚步的刹那,秦朗看得清清楚楚,这家伙步履沉稳,如同在激流中蹚水过河,看来安德盛是一个真正的练家子!

    跟秦朗一样,经过了炼力、打桩的真正武者!

    “这个老家伙,藏得真深!”秦朗冷哼一声,双脚依然落地生根、不动如山,没有半点浮躁之态。

    之前跟陈钢交手,秦朗的确是耗费了一些体力,但伏龙桩不仅聚力,而且也很少浪费气力,所以这一点消耗对秦朗而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看到安德盛一拳轰来,秦朗依旧是一记“螳螂刀”劈了过去。

    如今秦朗的螳螂掌刀,已经是炉火纯青,甚至练出了一点神髓,刚猛而且jīng准,实在难以抵御。但就在秦朗的螳螂掌刀劈中安德盛拳头的时候,他的拳头忽地松开,化为蛇掌,嗖地绕开秦朗的掌刀,直接戳向秦朗的喉咙。

    “蛇拳!”

    秦朗掌刀上撩,弹开安德盛的手腕,避免了被其蛇掌戳破喉咙的下场。

    “好眼力!”安德盛有些狂傲地说,“今晚上我就看看,是你的螳螂厉害,还是我的这条‘蛇’厉害!忘记告诉你了,老子的功夫已经练到了第四重‘练意’!形意兼备,很快你就知道厉害了!”

    “练意!”

    秦朗心头猛然一惊。武人境界第三重练招,天下门派武学招式虽多,但大部分都是从飞禽走兽搏击的姿态中演化过来的,尤其是形意拳,更是如此。但是,形意拳,形不离意,只有练出了“意”,练出了神髓,形意拳才算是真正入门!

    而秦朗刚领悟到“招式”这一层不久,安德盛却是早已经达到了“练意”这一层,秦朗此时的情况似乎不太乐观。但大敌当前,秦朗没有丝毫畏惧,泰然自若地向安德盛轻轻勾了勾手,做出一个挑衅式的动作:“功夫不是吹的!你是不是骡子,遛过才知道!”

    “好小子!你敢骂我是骡子!”安德盛大怒,因为骡子是没有生育的,这分明是秦朗骂他是太监嘛。安德盛再也沉不住气,抢身进攻,蛇掌直插秦朗面门,十分歹毒!

    秦朗稳住步伐,掌刀横挡安德盛的蛇掌,但这厮的蛇掌忽地吞吐不定,在秦朗看来,就像是一条真正的毒蛇,不断地晃动着上身,准备从刁钻的部位给目标致命一击!

    嗖!

    果然,安德盛的蛇掌竟然错开了秦朗的螳螂掌刀,从侧面进攻他的耳朵,角度极其刁钻!

    秦朗没想到安德盛的蛇拳功夫如此yīn狠,只得退后一步,以避开这一击。

    但安德盛的蛇拳就如同毒蛇一样,打蛇随棍上,秦朗这一退,安德盛立即往前踏出一步,另外一只蛇掌从腰眼处闪电击出,形成了“蛇头掌”,攻向秦朗腰眼。

    秦朗螳螂刀再度出手,这一次虽然截下了安德盛的蛇头掌,但却感觉对方的手掌没多少力,而且对方的手掌几乎是一接触就收了回去——

    这分明是一招虚招!

    秦朗心头暗叫一声不好。果不其然,安德盛这家伙的蛇头掌向下一沉,然后变成了蛇信掌,他掌心向上,掌背向下,掌尖向前,猛地撩击秦朗的下yīn,这正是蛇拳中的一记杀手锏,名为“灵蛇寻穴”,刁钻yīn毒无比!

    “麻痹的!这老东西想要废掉老子的命根子啊!”

    安德盛的这一招,当真是把秦朗的火气给打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