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073章 校园七不思议(二)
    >封不觉和似雨在操场上分道扬镳,前者绕过主楼,往校园深处行去,后者则进入了正对校门的那幢教学楼中。

    假如两人可以一同行动的话,这个剧本应该不会太难。遇到谜题可以商量,遇到战斗可以分担,在恐怖的场景发生时,身边有个人在,感觉也会好很多。但现在,他们被限定为单独行动,还必须完成那个一看就有阴谋的通话设定……可以说,剧本的危险性和难度至少翻了一倍。

    在之前的那段歌谣中,已能找到不少关于地点和具体事物的蛛丝马迹,比如井、台阶、镜子、钢琴等等……

    其他的不说,井这玩意儿,估计不会在楼里,也不会是在球场这类地方的附近。所以八成是在靠近围墙的某个角落。

    封不觉按照这个思路,绕过主楼后一路前行。此刻月色正明,如银霜泄地,无需打开手电亦可看清前路。他走得不快,时不时还要留意一下手机上显示的剧本时间,在第十分钟时,就该打电话了。

    五行中水在正北,封不觉也正巧是在校园的北面找到了一口井。井沿不算高,由白色石块堆砌而成,石头表面凹凸不平。井口没有封住,却也没有架设绳子和水桶。

    在距离这口井十多米外,有一间L形的平房,从窗户朝里张望,可以看到很长的水斗和一排水龙头。封不觉走到门口,便发现了一些铁桶、拖把之类的物件,看来这儿是用来存放清洁用具的地方。

    封不觉先是进那平房里去仔细搜索了一下,就连水龙头和拖把的数量都数了一下,但没有找到什么可用的线索。走出屋外,眼看时间已走到了九分二十七秒,他便拿起手机,按下了速拨键。

    结果手机并没有进行自动拨号,只是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时间未到,您的下一次拨号时间应为10:00-10:45】

    “原来如此,一定要在到达规定时间点后的四十五秒内才能拨号……”封不觉念道,他等了半分钟,待手机上的时间变成十分钟整的瞬间,再按速拨键。一串号码很快就在屏幕上自动罗列出来,第一次呼叫开始了。

    嘟——的声音只持续了一次,似雨那边就接了起来。

    好歹也是游戏里的好友,进了剧本后两人到现在还未有过一句话的交流,封不觉便想客气客气,说一句“真巧啊”什么的来打声招呼,没想到他根本来不及说这句废话,对方接起电话就单刀直入地进入了正题:“这栋主楼的面积比想象中大,里面的灯全都打不开。进门后有几排鞋柜,穿过以后就是一条横着的走廊,墙上有该层的示意图。我暂时还在一层,计划逐层搜索,从1F一直到天台,每扇门都进去看看。目前还未遇到异常,你那边情况如何?”

    封不觉还是第一次听她一口气说那么多话,略有些不习惯。不过他也明白,一分钟的通话时间很宝贵,而且似雨在接电话的时候,很可能是一手将手机举在耳边,另一手拎着提灯的,这种时刻若是遭到袭击那就危险了,取武器都来不及。

    所以封不觉就顺着对方的意思,也是语速颇快地回道:“我找到一口井,应该是第一句话里指的地方,正准备研究研究。”他顿了一秒:“刚才那首歌谣我简单说一下,第二句指的是‘十三级台阶’的怪谈。我看过了,校园内共有三栋比较高的楼,主楼是最高的,有七层加一个天台。我估计你上楼的时候有很高概率会触发这个剧情,记住要数好台阶数,如果上某一层时发现台阶有十三级,就说明你已进入了一个有充满鬼怪的空间。

    第三句话指的是应该是厕所,假如你听到某个厕所里传来不断的水滴声,那就很可能……”

    嘟——嘟——嘟——

    短促的忙音连续响起,一分钟的通话时间已经过去,他们的第一次通话就这么结束了。下一次就得等到十五分钟以后,由似雨来拨打封不觉的手机。

    封不觉的话虽然没说完,但也只能到此为止。其实他的提醒有点多余,因为似雨曾经听过关于第十三级台阶的故事,而且刚才的那首歌谣的内容,她也记得**不离十。以战斗能力而言,封不觉有些过份担心对方了,他应该担心自己才是。

    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看屏幕,封不觉又试着拨了一次,这回上面刷新的文字是:【时间未到,您的下一次拨号时间应为40:00-40:45】

    “嗯……我好像有点儿明白这种通话的意义了。”封不觉心道:“一分钟的通话时间,根本说不上几句话,这种联系的主要目的不是让玩家互相帮助,而是让玩家互相拖累……”

    他确实猜对了……系统面对他们两名个人能力都非常强的玩家,才会生成出这样一种设定。以这二人的实力而言,即使把他们分开,也不足以制造难以承受的压力。

    不过……各自对于队友的担忧情绪,却可以成为他们的负担。

    先明确地告诉二人,他们无法同行,即使偶遇也无法交流。而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通话,没能拨打对方号码,或没能及时接起来的人,就会被鬼魂追杀。

    可以想象,在时间到达后,如果其中一人没有接到对方理应打来的电话,或是自己拨了号,对方却没有接。那当事人心中必然会产生担忧,肯定会去思索对方为什么没有进行通话,难道错过了拨号时间?还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另外……接下来的鬼魂追杀,队友是否能应付?

    虽然游戏的团队菜单中可以看到队友是否生存,但这也不会改变什么,因为生存与否就是菜单唯一能提供的信息了,至于其他的,比如有没有受伤、身在何处、惊吓值如何等等,一概不知。就算有一人被鬼锯断了腿,关在储物柜里流血,另一人也无法施以援手。并未被追杀的那人,只能是脑中胡思乱想,心中七上八下,最终自己也因这种情绪的影响而犯下错误。

    所以说……这种设定,还不如没有,干脆规定他们完全不能通话也不能相遇,两人各自单刷,倒也省心点儿。

    …………

    因为手机不能装入行囊,而新手服装上的口袋特意设计得很浅装不了东西,所以封不觉只能很无奈地一直把手机拿在手中。

    虽然不知是否有用,他还是掏出了管钳,拿在另一只手上,慢慢地接近那个水井。他的步子迈得很稳,神经紧绷,假如触发了什么FLAG,他绝对在第一时间就能做出反应。

    周遭的空气忽然间变得阴冷起来,就在封不觉靠近到距离井口只剩两三米的距离时,一句如同呻吟般的话语,断断续续从下面传来:“救……救……我……”

    声音响起后,封不觉眼前的景象竟改变了,一秒间,黑夜就变成了黄昏。

    而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矮小瘦弱的男生,身穿校服,戴着眼镜。另有三个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的家伙将其围住,七嘴八舌地正在说着什么,时不时还敲那男生的脑袋或是推搡一把。

    “死亡片段重现吗……”封不觉说着,走过去伸手试了试,果然,自己的胳膊就像空气一样,穿过了眼前那几人的身体,完全碰不到对方。

    于是他就耐着性子看下去,想瞧瞧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单纯的勒索而已,不过那个男生表示自己已经没什么钱了,唯唯诺诺地说了几句。不良少年们自然很不满,男生的肚子上很快就挨了一拳,痛苦地蹲下,随后被又踹又打。

    这样揍了他一会儿,那三人好像有了什么新的主意,将他拖到了井边,其中一人抓住了那名男生的衣领后方,将他的上半身悬空置于井上,另外两人则各自抓住了他的一条腿,举在与井沿几乎相同的高度。

    那名男生当然很害怕,双手乱抓,喊着让他们住手,但那三人似乎不以为意,反而大笑着。这样持续了一分钟不到,悲剧便发生了。那名男生掉了下去,生死不知。

    三名不良少年这时有些害怕了,说了几句自欺欺人的对白:“我……我没想放手的……是……是他自己乱动才……才掉下去的,对……对吧?”

    “啊……是……是啊……是这家伙自己不小心……”

    就这样,他们丢下了那名男生,也没有去呼救,就直接离开了。

    下一秒,这些幻象便全部消失。

    还是清冷的夜晚,封不觉还是站在那口枯井旁两三米处,一步未动。他特意又看了看手机,刚才那些发生的时候,时间竟然也没走过。

    “救救我……”那声音又一次响起了。

    封不觉深呼吸一下,探身靠近了那个井口。

    …………

    与此同时,主楼。

    某间教职员办公室中,似雨在一张办公桌上发现了一篇被剪下的报刊文章,这张纸片很醒目,内容被人用笔划过,标出了几个关键词,其中之一,就是这所学校的名字——叶介高等学校。而文章的主要内容,是关于学校中的一口枯井:

    平成六年,一名叫做田中悟史的高中生被发现死于叶介高中的枯井中。当时警方的调查结果是“事故”,不过学校中还有一种传言,说田中可能是由于遭到欺负而投井自杀的。

    一周后,经常欺负田中的三名男生,在同一天晚上相继离开了家,之后便宣告失踪,最后他们的尸体皆在枯井中被发现。

    这一次,警方虽然非常重视,但最后因为无法找到任何“凶手”,案子只能不了了之。

    “田中的冤魂回来报仇了”,这样的说法很快在学生间流传开。

    平成七年,另一名男生坂上佑一坠井身亡,检查尸体时发现,除了坠落造成的伤势,死者身上还有许多诡异的咬痕,那些牙印至少来自四个不同的人。

    坂上生前是学校中有名的恶霸,他的朋友提供给警方的口供称,当天他们在附近抽烟,坂上说好像听到了“救救我”这样的呼喊,但他的朋友没有听到,还以为坂上在开玩笑,便独自回家了。

    同年冬天,当地两名暴走族成员被发现死于井中,尸体上同样出现了更多咬痕,两名死者双手的手指全部被咬断,并未能被找到。

    平成八年,校方用水泥封死了井口,此后两年相安无事。

    平成十年,井口的水泥盖由于不明原因产生裂痕。

    同年夏天,学校有三名学生陆续失踪。第一名学生失踪后的第十天,学校井口的缝隙中传出严重的恶臭。校方不得已砸开水泥,在井中又发现了三具死尸,尸体皆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严重破坏,除了头部完好无损,其他部份均已支离破碎。

    流言再次在师生中传开,“如果听到冤魂在井中的呼救声,千万不要探头去看,否则就会被拖下去”。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