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蛊真人 > 第四十六节:杀人不要想太多
    依照记忆,方源带着贾金生,再次来到那处山壁石缝。

    两人进了石缝,道路越来越窄,视野中一片黑暗,贾金生越走越惊疑,毕竟人生地不熟的。

    终于,他按捺不住:“我有一个疑问,贾富那厮向来以诚信示人,和善亲切,有信誉。而我则是坑蒙拐骗,强买强卖。你为什么选我做这笔买卖,而不选他呢?”

    石缝中传来方源的回答:“因为他修为太高了,若是看到了影壁,他可以选择和我交易,也可以选择放弃交易,将影壁送交给古月族长。我不喜欢把主动权交到别人的手上。况且,我从不相信什么诚信。所谓的信誉,都是狗屁,不过是利益小,打动不了内心罢了。”

    更主要的原因,则是贾金生地位特殊,修为薄弱,更方便操纵摆布。不过这点,方源自然是不会明说的。

    “呵呵。”贾金生干笑了两声,怀疑顿时释去大半,“你最后一句话深得我心。”

    两人终于挤进山体中的秘洞当中。

    贾金生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影壁,不由地开怀大笑起来:“哈哈,我赌对了,你没有骗我!”

    方源站在他的身后,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贾金生看着影壁,山壁上画面不断变化,重现了当年花酒行者和四代族长的恩恩怨怨。

    他看了一遍之后,收回目光,侧身看向方源,挪揄道:“看来你们那个四代祖先,也不怎么样嘛。”

    方源便道:“这也没有什么。古月一族需要一个英雄,所以四代就成了英雄。不久之后,白家寨需要一个卑劣小人,四代就会成为一个卑劣小人。英雄、小人不过都是他人的看法罢了。”

    “这话说得妙极了。”贾金生一边抚掌大笑,一边环视这秘洞。

    他的目光在花酒行者的枯骨上,停顿了一下,说道:“可惜了一个五转强者。老弟,你应该从他身上捞到了不少的好处吧?”

    一位五转蛊师的遗产,自然非同小可。贾金生一想到这里,不由地心动了,忍不住就向方源刺探情况。

    方源摇摇头:“都过去了这么久,很多蛊都死了,我只得了一只酒虫。”

    贾金生却不信:“老弟,你不要骗我啦。这笔生意只要做成,我们都是同谋,我不会泄露出去的。你实话告诉我,究竟得了多少好处?”

    方源冷笑一声,懒得回他,没有再解释。

    贾金生的这个反应,方源早就料到了。这也是他选择贾金生,而非贾富的原因。

    贾金生仍自顾自地继续道:“别的不说,我知道花酒行者手中有一头著名的千里地狼蛛。这可是五转坐骑蛊虫,体型庞大,极为擅长钻土地遁。花酒行者是魔道中人,能纵横潇洒,就是靠着这头千里地狼蛛,使得他屡屡从正道人士的包围网中地遁逃走。”

    “哦,有这回事?”方源微微皱起眉头。花酒行者的情报,他还真没听说过多少。

    贾金生得意洋洋:“我去年来到你们山寨,听了这个传说,感觉很有意思,特意回家打听了一下。千里地狼蛛和花酒行者几乎形影不离,以我看,这山中秘洞就是千里地狼蛛开辟出来的。否则青茅山都是厚重粘绵的青土,怎么可能自然形成这种秘洞?老弟,你不要再遮掩了。花酒行者死在这里,肯定就有他的千里地狼蛛!”

    方源眉头皱得更深,他隐隐感到一种不妥,目光幽幽地道:“不错,这里又没有其他洞口出去。千里地狼蛛体型庞大,若走我们进来的那个石缝,根本挤不出去。不过,也有可能,这头千里地狼蛛事先就被四代算计困杀了。你看那影壁中,花酒行者在激斗中,一直都没有召唤出千里地狼蛛。”

    “那这事就更蹊跷了。这秘洞不可能自然形成,定是花酒行者临时开辟出来的。没有千里地狼蛛,难道他有其他别的手段?”贾金生十分怀疑地看着方源。

    方源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他感到越来越不妥。刚刚从贾金生那里得到的新情报,让他隐约发现:似乎有什么关节他漏掉了。

    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贾金生也在思考,影壁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了。当他确信这件事情是真实的之后,他极想从方源的身上,挖出花酒行者的遗藏。

    两人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忽然发生!

    那原先一直循环往复的影壁,在陡然间,画面一闪。

    一位身受重伤,面色极其惨白的光头蛊师,取代了原先的影像,出现在影壁上。

    他无力地瘫倒在地上,背靠着山壁。他的胸膛,四肢都布满深深的伤口,但诡异的是,这些伤口皮肉外翻,却不流血。好像他全身的血液都已经被抽光了一样。

    “我就是花酒行者。”光头蛊师嘿嘿一笑,脸色狰狞可怖,“后来人,不管你是谁,能让我这影壁不断回放近百天,足以证明你对古月一族没有好感。很好,你就是我的继承者了!!我的遗产都留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给我覆灭古月一族,屠灭山寨,鸡犬不留!”

    贾金生呆立在原地,满脸的震惊。

    “五转强者花酒行者的传承!”

    他惊呆了,一时间脑袋里嗡嗡作响,思绪翻滚。

    “天呐!五转强者,这是什么概念?三转就是家老,四转就能成一寨之主。而五转蛊师,就是山主,能雄霸一山,作威作福!想不到这个小小的地方,居然有五转蛊师的力量传承。”

    “等一等,花酒行者是魔道中人,我若继承他的力量,是不是有些不妥?不,力量无关善恶正邪。花酒行者要继承人屠灭古月一族,难道我会照办不误吗?他已经死了,我只要继承他的遗产,不管这些就可以了。”

    “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啊。我虽然只有丁等资质,但是继承了花酒行者的遗藏,说不定就能改变自己的资质。那些提升资质的罕见蛊虫,说不定这遗藏中就有呢。我继承了这笔财富,成为四转、五转的蛊师,就能和贾富相抗衡了!”

    “等一等!我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外人呢。怎么办?”

    “难道要让我和他平分了这遗产?不,杀了他!只有杀了他,才能保住这个秘密。对,先稳住他,就说平分这遗藏诓骗他,让他去了戒备之心,然后我再突袭施展杀手,他把杀死在这里。这地方隐秘,真是好啊,就算杀了他,也是人不知鬼不觉。”

    虽然想了这么多,但时间不过只是短短的一瞬间。

    主意打定,贾金生双眼眯起来,脸上浮现出虚假的笑容。

    他慢慢转过身,面向方源,刚要开口,就看到两片幽蓝的月刃直朝自己射来!

    他瞳孔骤然缩成针尖大小,距离太短,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你……”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月刃准确地命中他的脖颈。霎时间,他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如泉喷涌而出。

    停顿了一两秒,他的身躯才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滚烫的鲜血喷洒在山壁上,将枯萎死去的藤蔓染红一片。

    “杀人就杀人,还想那么多。”方源淡淡地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旋即目光就转到那面影壁上。

    “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转折。真是有趣。”他口中喃喃,双眸闪着幽幽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