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蛊真人 > 第三十六节:分尸送礼!
    “你们听说了吗?方源杀了人!”一位学员小声地对同桌嘀咕着。

    “我也听说了,他真的杀人了。”同桌捂住心口,一脸的苍白。

    “当时好多侍卫都看到了,方源追着那人,那人想要求饶,方源不允许,把头直接斩了!”

    “不止呢。方源杀了那人,连他的无头尸体都不放过,拖回了宿舍,砍成了肉泥。”

    “真的假的呀?”

    “真的不能再真了。我今天早上来得早,还看到青石砖缝里残留的血迹呢。”

    “哎呀,骗你干什么!刚刚学堂家老叫走方源,就是为了这个事儿!”

    学堂中少年们无心听课,都小声地交谈着。

    杀人,对于这群十五岁的少年来讲,还太陌生,还很可怕。

    从小到大,他们在家族的庇护之下,顶多也只是拳脚切磋,杀鸡屠狗之流。

    至于杀人,离他们还比较遥远。

    “方源杀了谁了?”

    “听说是漠之分脉的一个家奴。”

    “嗨,这事我最清楚了。昨晚我亲眼看到,漠家的漠颜学姐带了一帮家奴,来找方源的麻烦。”

    “是漠家啊,不好了,漠北这下麻烦了。”

    很多少年都看向古月漠北。

    漠北脸色苍白地坐在位置上,他也是今早刚刚得知的消息。方源居然杀了人,还杀了他熟悉的高碗!

    这个高碗漠北很熟悉,在家奴中很活跃,善于奉承,又苦练过拳脚功夫,是个得力的狗腿子。

    前一段时间,高碗还和他漠北对练了一会儿。想不到就这样被方源杀了!

    正因为这样,漠北心中的震惊、难以置信,比其他人还要浓重一倍。

    震惊之外,就是一种担忧和恐惧。

    面对方源这样的杀人凶手,十五岁的漠北要说不怕,那是假话。

    其实不仅他怕,其他的少年也怕。

    方源两次抢劫他们,他们每个人都和方源动过手。

    “我竟然和这种凶残至极的杀人凶手打过架?我居然还活着。”很多人都拍拍心口,感到一阵后怕。

    方源杀人也就罢了,关键是他还分尸,把尸体剁碎了,砍成肉泥。

    这也忒凶残了!

    如此的恐怖犯罪事实,深深地冲击着少年们纯真的心灵。

    ……

    房间中,只有学堂家老和方源二人。

    学堂家老坐着,方源站着,没有一人开口,气氛压抑凝重。

    学堂家老沉默地看着方源,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

    一大早,就有侍卫向他禀告方源行凶杀人的事情。这消息让他又惊又疑。

    他是三转的老蛊师了,又负责学堂这块,自然知道一转初阶的蛊师有什么样的战斗力。

    方源能杀了高碗,可以说是以弱胜强。

    事实上,昨天傍晚就有侍卫禀告了,漠颜挟持方源闯入学堂的事情。

    当时他并没有在意,也没有阻止。

    他是学堂家老,目的是培养未来的蛊师,而不是保护未来的蛊师。只有没有学员死伤,他鼓励暗中的争斗。

    漠颜来找方源的麻烦,他乐见其成。

    一来,他知道战斗不管胜利和失败,都对方源的成长有好处。二来,他也想压压方源的风头。

    方源连续两次堵住学堂大门,抢了全体学员,这风头太劲了,得压一压。

    但他没有料到的是,漠颜无功而返,留下家奴高碗。而高碗居然打不过方源,被方源杀了!

    在这个世界上,力量至上。杀人毫不稀奇,尤其是对蛊师来讲,可以说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但是十五岁的少年,首次就杀人,这就不简单了。

    学堂家老对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情景,记忆犹新。当时他已经是二转蛊师,十九岁,在一次冲突中,杀了白家寨子里的一个蛊师。

    杀了人后,他吐的一塌糊涂,心中都是慌乱。好几天都食欲不振,不想吃饭。睡觉也不安慰,一闭眼就是那人死时怒瞪他的双眼。

    现在看这方源,他面容平静如常,哪里有什么慌乱?更没有任何的不适,好像昨晚他只是大睡了一场,杀人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尤其是学堂家老听说,方源杀了这家奴后,还不放过他,将其尸体拖回宿舍,乱刀砍成肉泥泄愤。如此狠辣手段,听着就有一种恐怖!

    所以,此时学堂家老看着方源的目光中,就饱含了复杂情绪。

    一方面,他惊叹方源对生命的冷漠,心态如冰般的坚冷。一方面,又有些欣赏,方源天生就是一个战斗种子啊。刚掌握了月光蛊不久,就能用来杀人。寻常的少年,哪怕是那些甲等的天才,都未必做得到。这就是战斗的才情!若培养出来,为家族而战,将是敌人的噩梦。

    第三个方面,就是担忧和苦恼。

    担忧方源经此一事,气势更盛,压不住他。这方源胆子也太大了,不仅违背族规,在学堂动用蛊虫,还因此杀了人。必须压住他的风头,否则自己还怎么管理这个学堂?

    苦恼的则是,这事情如何善后,毕竟牵扯到本族的漠之一脉。

    “方源,知道我召见你,是为了什么事情么?”学堂家老以一种低沉的声音,打破了房中的沉默。

    “我知道。”方源点点头,“我在学堂里动用月光蛊,违反了族规。按照规定,第一次违反,应该受到赔偿三十块元石的惩罚。”

    他避重就轻,根本不谈高碗之死。

    学堂家老楞了一下,没有料到方源如此回答。

    他面色一沉,冷哼一声:“你休要在老夫的面前装傻!我问你,高碗之死是怎么回事?”

    方源双眼一眯:“哼!高碗此人以下犯上,用心歹毒。昨晚不仅堵住我的房门,还想杀我。我为了自卫,不得已动用月光蛊,侥幸杀了此贼。我怀疑此人很有可能,就是其他山寨的卧底,还请家老明鉴!”

    学堂家老听了这话,皱起眉头,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高碗死了,随便方源怎么说都可以。他只是个外姓,不是族人,死了也就死了,学堂家老对此根本无所谓。但是他担心的是漠家的反应,高碗是漠家的家奴,却死在学堂当中。他管理学堂,需要给漠家一个交代。

    想了一想,学堂家老紧紧盯着方源质问:“那我问你,高碗的尸体,你是怎么处理的?”

    方源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残酷的冷笑:“我把高碗分尸剁碎,用一个木盒子盛了,天刚亮的时候,放到了漠家的后门口。”

    “什么?!”学堂家老大吃一惊,差点忍不住从座位上站起来。

    方源杀了人家的家奴不说,还把尸体剁碎了,放到漠家后门,这简直是**裸的挑衅啊!

    这对一心想平息这件事情的学堂家老来讲,绝对是个货真价实的噩耗。

    方源不过是小小的一转蛊师,庞大的漠家会有什么反应?

    学堂家老想到这里,顿觉一阵头疼,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这个方源真是个惹祸精!

    “唉,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多说也无济于事。你先下去,过几日就有惩处下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罢。”家老心乱如麻,挥手让方源退下,他需要静下来仔细思考一下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