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蛊真人 > 第二十七节:公然勒索
    少年们顿时又惊又怒。“什么,我没听错吧?”“方源,你脑袋烧糊涂了吧,竟然站在学堂大门口来勒索我们?!”“你是穷疯了吧?谁给你的胆子,把主意都打在我们身上了。”“滚开,你区区一个丙等,也敢挡小爷我的路。再不滚,小爷我一脚踹飞你……呃!”方源突然出手。他右手成掌,狠狠一切。动作又准又快,手掌下沿劈中一人的脖颈左侧。这不幸的少年,哪里料得到方源突然出手,嘴上正骂着,就猛地遭受重击。他顿时双眼一翻,当场昏倒下去。“草!你真敢动手!?”人群一炸,少年们纷纷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古月北巨昏死过去了,怎么办?”有人又惊又怕,惶恐地大叫。“还能怎么办!我们这么多人,方源就一个人。一起冲过去,把他狠狠地揍一顿。”有人叫喊着,怒气爆发。“不错,他不知死活,敢独自一人挑衅我们。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大家伙一起上!!”然而他们还未动手,方源已经动手了。他脚下连跨几步,先一步冲入了人群。他手掌斜劈,砍中一个少年脖颈。少年把白眼一翻,倒了。“啊——!”一个少年大声喊着,抡起拳头朝方源横扫过去。方源矮身闪过,抬起一脚,踢在这人的裤裆上。啊嗷呜——!少年的呐喊声,原本高亢激昂,被这一击后,顿时声调猛地上扬,变得又尖又锐,充满了一种凄惨和痛楚。扑通。他双手捂住裤裆,膝盖一软跪倒在地,又满地打滚,啊啊啊的大叫着,疼得浑身冷汗。方源抡起双掌,如虎入羊群!他有五百年战斗的经验,而这些少年不过是一群新嫩,才刚刚修行罢了,怎么会是他的对手?眨眼功夫,这群少年就被方源统统放倒。一个个不是昏倒,就是躺在地上,痛得倒抽冷气,疼得死去活来。“这是怎么回事?!”古月漠北后一步到达,惊呼一声。他看到学堂大门口处,方源站在那里,而周围却倒着五六个学员。“方源他,他要勒索我们的元石!”一个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的少年,愤怒地大叫起来。“还挺中气十足的嘛。”方源面色平淡,对大叫的少年腹部猛踢一脚。哦呜!少年立即痛得一声惨叫,身体蜷缩如虾。他脸色浮现出惧怕的神情,涕泪并流,再也不敢乱说话了。看到这一幕,赶来的少年们都感到了方源的凶残,心中均是一悸。“好了,都乖乖地给我交出一块元石。我就放你们走,否则的话,地上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方源向前迈出一大步,声音冷酷。“放你妈的屁!就凭你一个区区丙等,也想战胜我堂堂乙等?”古月漠北勃然大怒,抡起拳头,第一时间向方源冲去。方源脚腕微微一转,轻轻侧身,就让过他的拳头。然后伸出左手,并起食指和中指,往漠北锁骨中央,喉咙下部的那块方位,准确一戳。漠北顿时两眼一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昏过去了。嘶……看到这一幕,还想冲上来的少年们,纷纷倒抽一口冷气,冲势顿止。方源的攻击手段,在这些年轻人的眼中,陡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他们不重视基本拳脚,其实在课上都隐约有提到过。人体有很多脆弱的部分,方源攻击的几个部位,就是其中的一些。这些部位遭受攻击,轻则让人当场昏厥,重则会有生命危机。不过方源下手很有分寸。被他击倒的人,不是昏倒,就是剧烈的疼痛,短时间之内丧失战斗力。真正重伤的没有一个。这就是五百年战斗经验的恐怖!“交,还是不交?”方源跨前一步,逼迫其他少年。少年们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纷纷咬牙或者怒吼,向着方源一拥而上。方源一边腾挪闪躲,一边出手。他修为低微,但是境界犹在,心中冷静如冰,动作又快又准。扑通扑通……几个呼吸之后,地上又倒下一片。“太凶残了!太可怕了!”“他们不会死了吧?”还有几个少女,没有冲上去。他们瞪圆了眼睛,看到这一幕的发生,身躯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方源目光扫向他们,她们花容失色,连忙摆手后退:“别,你别过来。我们交,我们交!”方源收了几枚元石,便放过了她们。她们跌跌撞撞地走出学堂大门,陆续又有学员来到这里。要出学堂,这大门是必经之路。方源堵在这里,就能堵住所有的学员。“靠,发生了什么事情?!”少年们惊诧得瞪圆了眼睛。“那不是古月漠北么?”古月赤城看着地上昏迷过去的漠北,目瞪口呆。方源开口说话,少年们顿时愤怒了,攻击了,然后倒下了。“家老大人,我们就一直看下去,不阻止他吗?万一要闹出人命,可怎么收场呢?”侍卫们一脸的担忧。而有的侍卫则很愤慨:“这个方源,胆子太大了。居然敢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就在学堂大门口勒索同窗。简直是目无法纪啊!只要大人一声令下,属下就拿了此子。”方源堵住学堂大门,公认勒索同窗的暴行,早在刚开始,就已经引起了注意。但是凡人侍卫们并没有惩罚学员的权利,只有先来禀告学堂家老。学堂家老听到这个消息,却没有立即下令阻止,而是登上楼阁,远远观察。“看来此子,是有战斗才情的。”学堂家老越看越感兴趣。方源今天使用月刃的表现,就已经引起了家老的疑惑,现在看他以一人之力,敌全体学员,有一股纵横沙场的风采。他心中的疑惑,就解开了。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对战斗特别敏锐,这是隐藏的天赋。他们善于战斗,热爱战斗,在战斗中,他们往往灵感勃发。常常创造出令人吃惊,甚至匪夷所思的战绩。“此子是天生的战斗蛊师啊。可惜,资质只有丙等,到底是差了一筹。”学堂家老喟然一叹。“大人,您不打算阻止这场闹剧吗?任由他这样胡闹下去的话,恐怕影响不太好吧。”身边侍卫们的脸上都带着忧急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