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蛊真人 > 第五节:人祖三蛊,希望开窍
    霎时间,周围一静,无数道目光向自己投射而来。

    “真是越来越精彩了。”方源在心底笑了笑,众目睽睽之下,他淌过河水,踏上对岸。

    顿时,他就感到一层压力。

    这压力来自于花海深处的灵泉,灵泉产生元气,因为元气太过于浓郁充沛,便导致了压力。

    但是很快,从方源脚边的花丛中,就升腾起一阵光点。

    光点飘摇,笼罩住方源的全身,最后悉数投入到他的体内。

    “这就是希望蛊了。”方源心中喃喃。负责人虽然没有说明,但他知道的很清楚。

    这每一个光点,都是一只蛊。

    蛊名为希望。

    有一个最古老的传说,就是说的希望蛊。

    传说,这个世界刚刚形成的时候,一片蛮荒,野兽横行,出现了第一个人类,名字叫人祖。他茹毛饮血,生活十分困难。

    尤其是还有一群野兽,名字叫困境,特别喜欢人祖的味道,想要吃掉他。

    人祖没有山石般强硬的身躯,没有野兽的利齿爪牙,怎么和这群叫做困境的野兽争斗呢?他的食物来源很不稳定,整天东躲西藏,处在大自然食物链的低端,几乎就要生活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有三头蛊,主动找上门来,对人祖说:“只要你用你的生命来供养我们,我们就帮助你渡过难关。”

    人祖走投无路,只好答应了这三头蛊。

    他先用自己的青春少年,供养了三只蛊中最大的那只,那只蛊带给了他力量。

    靠着力量,人祖的生活开始改善了,他开始有稳定的食物来源,有能够自保的力量。他好勇斗狠,击败了很多困境。但很快就吃了苦头。最后他发现,力量不是万能的,它也需要恢复和修养,不能随意挥霍。

    而且对于整个困境兽群来讲,他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了。

    人祖痛定思痛,决定用自己最年富力强的中年,来供养三只蛊中最美丽的那只。

    于是,第二只蛊带给了他智慧。

    人祖有了智慧,学会了思考和反省,并开始累积经验。他发现很多时候运用智慧,比运用力量更有效果。靠着智慧和力量,他一度征服了许多先前无法征服的目标,击杀了更多困境。并吃困境的肉,喝困境的血,以此顽强的生存下去。

    但好景不长,人祖老了,越来越老。

    这是因为,他把少年和中年,都供奉给了力量蛊和智慧蛊。

    人一老,肌肉就萎缩,脑筋也转不快了。

    “人啊,你还能带给我们什么呢,你再没有什么能供奉我们的东西了。”力量蛊和智慧蛊发现了这点后,都绝情地离开了。

    人祖丢失了力量和智慧,又被困境发现,陷入了兽群的包围。他老了,已经跑不动了,牙齿也脱落光了,连野果野菜都嚼不动。

    他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困境,他心中全是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第三蛊对他说:“人啊,你供奉我吧,我能让你脱离困境。”

    人祖流着泪道:“蛊啊,我还能有什么呢?你看,力量蛊和智慧蛊都抛弃我了。而我只剩下了老年。相比较少年,和中年,老年虽然不值一提,但如果我把老年都供奉给你,我的生命也就会立刻完结。我现在虽然被困境包围了,但是一时半刻也不会死。我还想多活一些时间,哪怕是一秒钟也好。所以你走吧,我已经无法供奉你了。”

    那蛊却说:“在三只蛊中,我的要求最小了。人啊,你只要把心交给我,就可以了。”

    “那我就把心交给你好了。”人祖道,“但是蛊啊,你能带给我什么呢?现在这个绝境,哪怕是力量蛊和智慧蛊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也改变不了啊。”

    和力量蛊相比,这只蛊身躯最孱弱,只是一个小小的光点。和智慧蛊相比,这只蛊最黯淡,只能发出微弱的白光,一点都不华美绚丽。

    但是当人把心交给了这只蛊后,这只蛊忽然绽放出无限的光明,在这光明中,困境们惊恐地大叫:“这是希望蛊,快撤,我们困境最怕希望了。”

    困境兽群顿时仓皇而退。

    人祖目瞪口呆,从那一刻起,他知道了——面对困境,就把心交给希望。

    而此时,希望蛊汇成一束光流,已经进入了方源体内。

    因为外界的压力,它们很快汇集到方源的腹部,在肚脐下三寸处,自发地团成一团。

    方源顿时感到压力稍减。

    他迈开步伐,继续前行。

    每走一步,都会有陆续的希望蛊从花海中飞腾而出,投入他的身体,加入光团。

    光团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但是隔岸的负责人却皱起了眉头。

    “这希望蛊的数量,似乎有些少啊。”一直暗中关注着方源的很多家老,看到此景,都不由地心中一沉

    族长也皱起眉头,这绝不是甲等资质该有的气象!

    方源顶着压力,继续往前走。

    “十步以下,是没有修行资质。十步到二十步之间,是丁等资质。二十步到三十步之间,是丙等资质。三十步到四十步,是乙等资质。四十步到五十步,是甲等。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走了二十三步。”

    “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方源心中默默地数着,到了二十七步时,就仿佛听见轰的一声,腹部两肾中间的光团积蓄到了极限,突然猛地一炸。

    这一炸,只发生在方源体内,外人根本察觉不出,只有方源在刹那间感到一种惊天动地的玄妙。

    霎时,他全身汗毛乍立,毛孔紧闭,心神如猛地拉开的弓弦,骤然张紧。

    旋即,脑海忽然一空,整个身躯软绵绵地,好像是坠入了云巅。心弦由此放松,汗毛扶顺,全身所有毛孔都张开。

    一下子,全身就出了一层微汗。

    这个过程,说起来有些长,其实特别的短暂。来的快,去的也极为突然。

    方源失神只是一瞬,就回过了神。

    他暗中凝神往体内一探,就发现腹部肚脐以下,两肾中央凭空出现了一窍。

    开窍成功了!

    这就是长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