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四十八章 老卒和桑椹
    瞎子老许是个北凉老卒,本是一名弩手,被流矢射中一目后便转做了骑兵,战绩平平,在以头颅换功勋的北凉军实在拿不出手,以至于解甲归田前都没积攒下殷实家底,只捞了一身疾病,早先在城内定居还算手头宽裕,只是经不起那帮比他更穷酸拮据的老兄弟们折腾,大多数死了都得老许出资棺材钱,一来二去,孤家寡人的老许就真没什么银子了,老许是土生土长的辽东锦州人,年幼便孤苦伶仃,跟着大柱国徐骁从锦州打到了辽西,再从辽西入雄孩关,转战中原,春秋乱战中,许多跟老许相同时间入伍的老卒只要能赖着不死,都做到了参军或者校尉,最不济养老前都能领到个昭武副尉的武散官。

    所以老许是个老卒,却不是悍卒。

    不敢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去拼功名,还能赚来官职的,只是豪族子弟而已,老许这种不上贪生却绝对怕死的老兵油子,能不被监军将校砍掉脑袋,已经算万幸。

    老许后来剩下一只眼睛也瞎了,上山烧炭不心给熏坏的,这才成了巷里巷外嘴中的瞎子老许。最倒霉的是瞎子老许瞎了后,屋漏偏逢连夜雨,不心在闹市没躲开膏粱子弟的一匹骏马蹄子,给踩成了瘸子。

    那帮携美同行的膏粱子弟见到老头在地上打滚,只是放声大笑,瞎子老许本来想咬牙拼命,可当他瞎摸到地上的扁担,便听到声音那些公子哥是哪位折冲都尉的儿子,是哪位京城里著作郎、太子洗马的孙子,老许就扔了扁担跟孩子一样哭喊起来,一遍遍嚎着我早就该死了,让人头皮发麻,连一些心存怜悯的旁观者都给吓跑了。一个纨绔嫌弃老许呱噪,拔剑就要劈砍下去,北凉民风自古彪悍,便是那些纨绔,双手力气兴许只够解开花魁伶倌的腰带,可只要拔得动刀剑,那绝对是砍便砍,这一点让许多初入北凉的外地纨绔十分不适应。

    若当时老许头顶那一剑砍下去,便没有今天世子殿下提着绿蚁酒的事情了。

    那时候徐凤年恰巧路过,马匹远比那帮三流纨绔更雄健,气焰自是更嚣张百倍,他本不想掺和这档子破事,只是被老许撕心裂肺的一句话给勾住:“老子的腿没被西楚那帮龟儿子打断,倒是被自己人给弄瘸了,老天爷娘跟我一样瞎了眼!”

    徐凤年没有出声,只是让恶奴冲散了那帮兔崽子,至于跌断了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们几条胳膊几条腿,世子殿下哪里管得着,有本事就拖家带口去王府找徐骁要银子赔偿去?最好领着圣旨去。

    后面老许没死,莫名其妙被人带去医治腿脚,可那马蹄前刺下的冲劲,哪里是一个老家伙的老腿能承受的,算是彻底断了,在瞎子老许准备坐在河畔茅屋里等死的时候,突然官衙里来人每月发放给他一两银子,老许心惊肉跳领了半年后,才壮着胆子问那位大人,大人了这是北凉军的新规矩,善待老卒。后来老许问了一个同样半死不活的老袍泽,得知这是真事,只不过他们都需要去衙门领钱。

    老许就纳闷了,好人有好报?可咱怎么看也不是好人,年轻那会儿烧杀抢掠可没跟着大柱国少干。

    老许断了腿,但拄着自制拐杖还是可以勉强行走,茅屋被衙门那位大官吩咐下人修葺过,每年还未过冬就会送一床厚实棉被过来,菜园子被老许打理得凑合,一两银子便是一千文,老许嘴巴不刁,月底闲钱还能买点荤酒,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现在的等死可比刚断腿那会儿要惬意百倍。

    今天老许坐在屋外木墩子上打瞌睡,就听到有个大嗓门喊道:“老许老许,喝酒,顺路在河里给摸了只鸭子,那叫一个肥。”

    瞎子老许精神一振,姓徐的子来了。这子是前个四五年认识的,据是爬墙看黄花闺女洗澡被逮,追杀到河边,就借老许的茅屋躲了躲,算是结下一段不大不的香火情,瞎子老许知道徐子嘴里那个兰亭酒垆家碧玉的可人,虽看不见,可老许耳朵不错,总能听到一些野汉子无所事事就聚在一起垂涎嘀咕,无外乎是那丫头这些年胸脯又沉甸甸了几分,圆脸那是又削尖了几许,美人胚子愈发明艳出挑了,老许去酒垆买过酒糟,闻到过那妮子身上的香味,啧啧,真是好闻,都比得上兰亭的招牌青梅酒了。

    徐子当年为了她被人撵着打,不冤枉!咱老许要是年轻个几十岁,哪里轮得到徐子爬墙?给他望风还差不多。

    “锅在屋里老地方,给鸭子拔毛记得别随手丢河里,心前脚走,我这边后脚茅屋就被拆掉。”老许接过酒壶,嗅了嗅,知足笑道:“这绿蚁比不上兰亭酒垆的青梅,可比酒糟还是要强很多。”

    那客人把拧断了脖子的鸭子塞到瞎子老许怀中,没好气道:“拔毛还得我出手?我烧水去。”

    老许手中有了酒,好话,拄着拐杖就去给鸭子拔毛。

    不多时,茅屋内便香气弥漫,老许啃着一根油腻鸭腿,笑问道:“徐子,该有一年多没见了吧,这家伙不是失踪三年便是消息一整年的,做什么营生?听老许的劝,可别伤天害理,偷看闺女洗澡什么的还好,反正闺女也不掉块肉,如果耍刀弄枪的,可就不好了。不这个,了子估计也不听劝,知道白喝不了的酒,看,这次想听什么,老许这个岁数也不了几次,能多少是多少。”

    那人啃着鸭肉笑道:“看辽东,算起来我祖上在那边,就是锦州。”

    能这般无聊逛荡的,自然是世子殿下徐凤年了。

    瞎子老许哈哈笑道:“锦州我会不熟?整个辽东都一个德性,别看十个都督有九个都在跟朝廷喊穷,其实一点都不穷,穷的只有我们这些没田的,就只差没造反了。”

    徐凤年皱眉道问道:“按律不是每个士卒都有四十亩屯田?辽东是我朝当之无愧的危地,平原旷野一望千里,难以据守,弃之则北莽长驱直入,北地便无门庭之限,所以辽东安,则中原风尘不动,辽野扰,则天下金鼓互鸣。造反?这些年没听辽东有丝毫骚动。”

    老许讥笑道:“徐子懂个屁,这文绉绉的东西,我老许听不懂,在哪个书人那里听来的?我只知道我离开辽东的时候,辽东屯卫二十一,辽西只有六卫,不辽西,辽东二十一卫一年屯粮百万石,有几石是落在我们这些人口袋的?徐子想,不辽东大都督、镇守都督、都督同知佥事、指挥校尉这些大人物,便是一些七品八品的官员,都要做些私役屯军改挑渠道的勾当,若不专擅水利、把膏腴屯田都给占了,哪来的银子去孝敬上边?大柱国当年坐镇全辽,对两辽人来那是罕见的幸事,大柱国一走,谁管士卒死活,很多边军本就是发配到辽东以罪谪戍,要不谁愿意去辽东这苦寒之地过日子?一旦去了,谁当真会以为就有田有粮,我是锦州人都没半分田地了,这些个外人,就更甭想了。”

    徐凤年轻笑道:“这可造不了反。辽东贫苦,苦惯了,只要有半口饭吃,就没人乐意揭竿而起。”

    老许叹息一声,“不真的要饿死,谁乐意跟命过不去,可再这么下去,辽东真难,我离开锦州已经将近三十年,忍了三十年了。”

    辽东自古便是百战地,所谓虎步龙骧,高下在心。天下安危常系两辽,徐骁谏言不惜殚天下之力守之,可朝野上下没几个愿意当回事。这不是没人看不出其中利害关系,只是天下局势暂时大定,五十年百年以后如何跌宕,什么做什么于当下官位有何裨益?

    徐凤年轻声道:“老许,再些辽东的风土人情。”

    老许有一一,竹筒倒豆子,等一锅炖鸭吃得一干二净,老许也累得够呛,不过大部分精神气都用在对付鸭肉上头了。

    老许最后抹嘴道:“大柱国当年入北凉,那可真是威风凛凛,王妃有句诗怎么来着?”

    徐凤年笑道:“青牛道上车千乘,旗下孩童捧桑椹。”

    老许拄着拐杖,一脸神往。

    徐凤年留下酒壶,悄悄走出茅屋。

    青鸟站在远处,遥遥看着世子殿下缓缓走来。每次来河边茅屋都由她陪同,她也从来不问殿下为何要与一名目盲老卒打交道。

    徐凤年看到青鸟的清冷脸庞,眼神有些恍惚。

    当年瞎子老许在千乘队伍中,腿还没断。

    那孩童还捧着桑椹抬头问娘亲好不好吃。

    青鸟被看得有些迷糊,徐凤年冷不丁咬了一口她的脸颊,嘻笑道:“好吃,有桑椹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