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四十四节 绝才惊艳(求推荐票!)
    南潭为了京九铁路线路也在争,东线从普兴经黎阳、古庆、淮山,黎阳地区北六县就要占三个县,南部七县只过一个淮山,西线从应陵经大垣、丰州、南潭,除了应陵属于北六县,大垣、丰州和南潭都属于经济落后的南七县。

    但是所有人都不太看好西线,毕竟大垣、丰州和南潭三县经济远无法和普兴、黎阳、古庆三县相比,普兴有丰富的煤炭资源,而黎阳更是地区行署所在地,古庆则有丰富的石灰石和磷矿资源,三县都有一定工业基础,像普兴的火电厂、黎阳的轻纺工业、古庆的建材产业都发展较快,这也是东线几个县底气十足的原因。

    “嗯,改革开放十多年,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很快,但是中西部内陆地区很多地方甚至连温饱问题都未能解决,一些地方公路和电都不通,这样巨大的反差让中央的扶贫政策也受到了一些质疑,其中不少专家学者就提出对于老少边穷地区不能仅仅是给一些资金或者政策,而应当考虑提升其造血功能,而要让这些地方发展起来,一个相当关键的因素就是改善这些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条件,铁路建设无疑是其中一个核心因素。 ~我翻阅了近年来中央关于扶贫方面的一些政策和国内外一些专家学者这方面的建议,觉得中央在这方面也在有意识的进行调整。”

    陆为民一边回忆着当初在京九线上的路线之争过程,一边也在斟酌着言辞,京九铁路是93年上半年开建的,也就是说只有两年多时间京九铁路建设序幕就要拉开,这一两年间基本上就要把路线确定下来,南潭如果想要争取到京九线穿过,那么就必须要让西线规划得以实现。

    “你收集过这方面的资料?”沈烈越发震惊,陆为民的见识给他的感觉已经相当绝才惊艳了,在他看来一个大学毕业生在政见方面有如此深刻的见识看法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即便是他在处于改革开放前沿地的岭南读书和实践也无法令人相信,而今天听到陆为民说他主动收集有关中央在扶贫政策上调整的资料,让他对陆为民有了更深一层认识。

    “是的,沈书记,我到县委办就听到了京九线东西方案之争,我就琢磨着我们南潭如果想要去争取到京九线通过,该如何去做工作,该如何来扬长避短,我想也许您有时候会需要,所以我就花了些时间来寻找和整理这方面的资料。”

    陆为民很坦然,京九铁路的建设将会是这今后几年黎阳地区的一个大事情,京九铁路的建成也的确给黎阳地区的发展带来的巨大机遇,但是前世中受益的主要是黎阳地区,而后来以南七县成立的丰州地区却是被撇在了一边,反而因为黎阳地区的快速发展使得原本不少可能要到丰州落户的投资都转向了黎阳,使得丰州与黎阳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所以这件事情他的确一到县委办就开始着手,要想赢得领导信任和尊重,那么你就得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而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付出的努力也更多。

    “那好,明天把你说的那些资料给我看看,这事儿还得要安书记和王县长他们拿主意,当然我想在这一点上,每一个南潭干部和老百姓,态度都是一致的。”沈烈惊讶之余也是非常满意,望向陆为民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亲近和欣赏。

    “小陆,你的思路很周密,考虑问题也很深远周到,这很好。等两天我还打算再跑一跑县里南四区的一些乡镇,你也准备一下,我们跑完之后,我也交给你一道考题,那就是像我们南潭这样的纯农业大县,怎样来实现经济快速发展,从远景战略和近期战术上来谈谈你自己的想法,不要有什么包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和意图放开一些,哪怕不成熟或者不合时宜也没关系,我们现在缺的就是宽阔的思路和观点,也许是你在岭南那边的学习和实践经历对你的思维有很大帮助,我觉得你的思路很宽广,没准儿你的观点能够给我们南潭经济发展带来一些新思路和新想法。”

    沈烈的话让陆为民有些吃惊,一道考题?

    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自己不过是一个小秘书,对方居然这样郑重其事的给自己出一道考题,陆为民也估摸着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大概让对方真的很满意,才会有这样异乎寻常的考较。

    纯农业大县的发展道路,这个考题看起来还真不一般,也许沈烈胸中的确有想要大干一番的感觉,没有猕猴桃事件,也许他真能实现自己的想法,只可惜一场不知道该是谁承担责任的猕猴桃事件毁了无数人的政治前途。

    但是现在自己出现了,一切都将不一样了,一场危机也许就能转变为契机。

    从吉普车上下来,陆为民就有一种说不出感触。

    依然是那座破旧的楼房,铁栅门上红色漆色已经斑驳脱落,一辆黑色嘉陵70是乡财政所的,还有一辆红色的建设80则是水管站的当家车。

    东陂乡委员会和东陂乡人民政府的招牌如蓬头垢面的乡下女人一般挂在大门两侧,红字发白,黑字发灰,看上去总有一种给人萎靡不振的感觉。

    一路小跑迎上来的两个人影也是那样熟悉,乡党委书记张淮安和乡长牛胜中,在那三年中,自己也没少被牛胜中给拾掇,而张淮安和牛胜中之间的矛盾冲突更是让自己这个分配在党政办工作的大学生成了他们的出气筒和替罪羊。

    二十一年前自己就是从这里开始自己的工作,在这个偏僻的乡政府里一呆就是三年,那三年可谓自己生活中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爱情失败,事业无成,生活枯燥,心情苦闷,有几次陆为民都想要辞职一走了之,甚至已经和在岭南那边黄绍成联系好了,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敢走出那一步。

    啥也不说了,兄弟们把你们的推荐票给来吧,养成投票好习惯啊!

    C(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