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四十三节 京九线(呐喊求票!)
    灵犀潭不算大,也就几百亩水面,山色幽静,水光潋滟,走快一点,绕潭一周也就是一个小时不到。

    </p>

    “为民,如果沈书记走了,你又不可能跟着他回省里,那你在县委办里的位置就有些尴尬了,你考虑过没有?”舒雅强压住内心有如鹿撞般的羞涩和紧张,寻找着话题。

    </p>

    “嗯,都这么说,可是沈书记能不能走也还在未知数啊。”陆为民瞅了一眼舒雅,没想到这个女孩对于这方面也还是如此了解,不过想想也是舒雅的父亲在县农行当行长多年,现在又是地区农行副行长,也算是出身官宦之家,对于这些情况并不陌生。

    </p>

    “省里下来挂职干部,一般都是一到两年,两年是极限,沈书记肯定要走,但他级别太低,回去顶多也就是一个正处级干部,省里边一个正处级干部怕是没资格带秘书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为民你得考虑一下自己日后的发展。”

    </p>

    舒雅拂弄了一下自己额际散落下来的秀发,侧首将目光避开一对正在一株松树背后热吻的恋人,借助湖畔并不算明亮的路灯,可以清楚的看到男的手探入了自己女友衣襟下,个中旖旎,唯有自知。

    </p>

    “现在既考虑这些,似乎太早了一些,我现在就是一刚分回来的大学生,领导怎么安排我就得怎么执行,哪里有资格去考虑其他?”陆为民也有些感动,至少舒雅有这份关心,也让人心领了,“我现在就琢磨着怎样好好工作,干出成绩来,让领导满意,这才是最重要的。”

    </p>

    “那倒是,我爸一直在说办公室就是锻炼的熔炉,是好材料就能在这里百炼成钢,县委办更是这样,以你的心性,肯定能干出一番成绩来。”舒雅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期待。

    </p>

    陆为民回到县委大院的时候已经是十点过了,舒雅和他谈得很投缘,于是两人也就没有再回舞厅,陆为民径直送舒雅回了家,舒雅父亲已经调到黎阳地区农行任职,但是母亲还在南潭县医院工作,她家就住在农行宿舍。

    </p>

    “陆秘书,才回来?”声音从暗处传来,把陆为民吓了一条,陆为民定睛一看,原来是县委招待所所长秦立贵,一个随时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笑容半躬着身的中年男。

    </p>

    “是啊,几个同学聚了一聚,咋,秦所长还没有休息?”陆为民惊讶的问道。

    </p>

    “没呢,沈书记刚回来不久,问你回来没有,我就过来看看。”县委招待所和县委县府大院有后门相通,进出也挺方便,秦立贵是个机灵人,领导啥吩咐要求都能心领神会。

    </p>

    “哦?沈书记找我有事儿?”陆为民吃了一惊,走之前他和沈烈请假,沈烈也没说啥啊。

    </p>

    “这我不清楚,沈书记只是问了问你回来没有。”秦立贵把意思转达到了就算完成任务了。

    </p>

    陆为民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去一趟沈烈住处更合适,万一有什么紧急工作需要晚上加班呢。

    </p>

    “笃笃!”

    </p>

    “进来。”

    </p>

    陆为民推开门,沈烈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看着他进来,摆摆手示意他入座。

    </p>

    室内有一股淡淡酒气,看沈烈略略有些发红的面孔,陆为民知道只怕今晚晚宴沈烈又没有能逃脱这杯酒。

    </p>

    “沈书记,您有事儿找我?”

    </p>

    “也没啥事儿,铁道部的张处长他们一行人来南潭,安书记和王县长还有我陪着吃饭,喝了两杯酒,有点儿睡不着,想找个人来说说话,怎么同学聚会这么快就结束了?”沈烈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显然情绪不错。

    </p>

    “嗯,也就那么一回事儿,初中同学,很多年没见了,变化都挺大。”陆为民回答道。

    </p>

    “听说王县长秘书小郭是你同学?”沈烈也非闭目塞听之人。

    </p>

    “嗯,初中同学,他高考考得不太好,只考上了黎阳师专,回来就分配到县府办给王县长秘书,我看王县长挺看重他。”陆为民不知道沈烈问这个问题有何意图。

    </p>

    “唔,是个挺灵性的小伙。”沈烈点点头,套房门没有关,服务员赶紧进来替陆为民也泡了一杯茶,县委招待所平素住的人并不多,除了沈烈这个外来户常住外,也就是一些国营单位出差的来县委招待所住,经济条件宽裕的都宁肯去住潭城大酒店或者南潭宾馆了。

    </p>

    “沈书记,铁道部领导来我们南潭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陆为民记忆中京九铁路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93年就应该要开工建设,不过在京九铁路的路线上几乎每一段都存在争议,尤其是在黎阳境内就有几条备选线路,争议相当大。

    </p>

    一条线路是从黎阳过,一条线路则是从丰州过,后在后世记忆里这份争论最终以黎阳获胜而告终,而丰州也因此错失了一个发展机遇,在黎阳地区被一分为二之后,以老黎阳地区北部六县组建的新黎阳地区经济发展更快,而以丰州为中心划分出来的丰州地区,也就是老黎阳地区南部七县,经济发展更为迟缓,与新黎阳地区差距越来越大,丰州不丰这个说法如魔咒一般一直困扰着丰州,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前十年过去了,丰州经济发展依然处于昌江省末尾两位无法自拔。

    </p>

    “铁道部是来了解沿线地区经济发展概况,以及对铁路运力需求的一个初期估测,现在在咱们黎阳地区境内东线和西线的争议很大,各有利弊,不过东线要过黎阳,估计东线可能性要大一些,咱们南潭位置不太好。”沈烈叹了一口气,“铁路对于一个地方经济的发展太过重要,谁都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所以大家都在憋足力气使劲儿,就是咱们黎阳地区内部都是争得相当厉害。”

    </p>

    陆为民点点头,“沈书记,资源有限,一般书来中央对铁路的规划更多的是需要从促进沿线社会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考虑。不过我听说京九铁路规划也带有一些特殊政治意义,我们中部内陆地区有不少属于老少边穷地区,中央在规划京九铁路建设时也有意要利用京九铁路建设来带动沿线地区经济发展,尤其是帮助边远贫穷地区老百姓脱贫致富,在这一点上,也许中央要平衡考虑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p>

    “你是说中央不一定要完全考虑经济发展需求来布局铁路规划?”沈烈全身一震,略感震惊的抬起目光看了陆为民一眼。

    </p>

    万般皆下品,唯有推荐票,兄弟们看完后顺手给几张吧!呜呜,我要飞得更高!

    </p>

    C</p>(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