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二十一节 骄狂
    这边的惨叫声也惊动了还在仔细搜索的萧劲风,一阵急促脚步声后,就传来了萧劲风的呼喊声:“大民,找到那王八蛋了?没出事儿吧。”

    被萧劲风一喊,陆为民这才清醒过来。

    刚才怒火烧头,也有些不管不顾了,自己这一阵暴打狠踢下去,可千万别出人命案,那可就真有些不划算了。

    陆为民又狠狠的朝着对方胯下不轻不重的来了一脚,顿时让已经鼻青脸肿的姚平闷哼一声蜷缩起来,“这是给你的教训!别以为你家有点关系有两个臭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老这会儿要把你送派出所,就得让你在局里呆几年!强奸未遂!”

    见姚平蜷缩在地上不吭声,只是恶毒的目光死死的落在自己脸上,如果目光有温度,陆为民估计自己大概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陆为民这才回到吊床旁,少女依然沉睡如故,整个身体就这样以一种相当不雅的姿势仰躺在吊床上,双手双脚放在吊床外,胸前腹下袒露人前,无限春光一览无余。

    三五两下将丢在吊床下的三角内裤替莫萏胡乱穿上,连穿反了方向陆为民也没有意识到,然后顺手将莫萏的T恤拉下来,至于那文胸实在来不及了,几秒钟时间萧劲风便以百米冲刺速度奔行过来,看到莫萏躺在床上的“造型”,便也知道出了啥事儿。 ~

    半句话不多说,萧劲风便是一个踹腿将刚刚爬起身来的姚平踹出几米远,滚倒在灌木丛中,萧劲风扑上去又要一阵暴打,却被陆为民叫住。

    萧劲风毕竟还在厂里上班,他不像自己,自己马上就一拍屁股走人,姚平他家再有势力手也伸不到黎阳来,自己父亲是厂里多年来树立起来的劳模,料想姚志斌也好,姚志善也好,都不至于不长脑的要去为难自己父亲,而萧劲风一个小青工,还在厂里上班,很难说姚志斌和姚志善会不会找机会来拾掇他,

    “姚平,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把我给杀了,对于你这种人将道德良心似乎有些对牛弹琴的味道,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做什么事情之前要考虑后果,你一个刚分回厂里的大学生就敢如此胆大包天,我不知道是酒把你的脑袋给灌昏了还是你真觉得你爸你二叔能打通一切?”陆为民淡淡的道:“信不信我马上就能让你身败名裂?!”

    乌青的脸颊和肿大破皮的嘴唇让姚平的面部表情变得有些狰狞,被萧劲风狠狠的拖过来站在陆为民面前,姚平先前的恶毒阴狠的表情并没有收敛,反而多了几分骄狂。 ~

    “大民,咱们同学一场,今天的事情算是我喝多了有些过了,不过我就是搞了莫萏又咋的?怎么,就许你吃着碗里,还得要霸着锅里?你不就是看上了甄敬才能帮你进厂才一门心思的想要把甄妮追上手么?我看你也不比我的手段好多少,大家是大哥莫说二哥!”

    陆为民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光棍,还真有点混社会的气质,也不知道这家伙在大学里怎么混成了这副德行,这多半也是和上一辈的表率有很大关系。

    不过姚平的大哥姚放中专毕业后分到厂里,没几年就混到了车间团支部书记的位置上,也是一个相当了得的角色,连甄敬才都说姚放一个天生当官的料,既能吃苦,又能拿下脸,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姚平二哥姚安也不简单,大学毕业后分到昌州市经贸委,干了不到两年,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他便走路调到了开发区,据说在开发区里也是混得相当好,很重重用。

    姚家在195厂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不管姚家发家的原因,但是要承认姚放姚安两兄弟都算得上是人物,正因为如此,姚平才会仗恃着自己父兄的关系如此嚣张跋扈,甚至有些忘乎所以了。

    “哟呵,姚平,你这倒是挺会满嘴喷蛆啊,整天把自己的那点龌龊心思也搁在别人脑袋里,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

    陆为民也知道姚平大概也没少在甄妮面前说自己就是看上了她爸能帮他分配工作这些言语,要不就是自己冲着甄妮漂亮去,这些他想都能想得到。

    应该说这些话多多少少还是对甄妮起了一些负面作用,加上甄妮的母亲也有些势利,对自己之前的印象大概也很一般,总觉得像自己女儿这样优秀的女孩应该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友才对,而自己显然不在其列,所以才甄妮最初才会在面对自己的追求时显得有些犹豫,好在甄妮最终还是被自己所打动,心甘情愿的成了自己的女朋友。

    “我满嘴喷蛆?大民,你也不想想你有啥资格追甄妮,你能带给甄妮什么?现在你连留昌州都留不到,只能滚回乡下老家去,你凭啥追甄妮?”姚平看见那两个跟班也从那边跑了过来,显得气势更盛,挣脱了萧劲风的手,抹了抹自己有些渗血的嘴角,“不错,我也是看上了甄妮的漂亮,可甄家和我们姚家才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你以为你爹那个劳模名头就真的很吃香?我告诉你,一文不值,狗屁不如!你以为你读了一个重点大学就有资格追求甄妮了?结果呢,你还是得回你老家那个旮旯里去陪你妈种红薯!”

    说到兴头上姚平情绪更加张狂,眉宇间那股不可一世更是肆无忌惮。

    “你想让我身败名裂?我呸!你去告我啊,看看能不能把我告翻,我爸和公安局张局长是铁哥们儿,我二叔和派出所李所长天天在一起打牌钓鱼,你告我?我还告你诽谤呢!这年头是法制社会,得讲证据,不错,我是和莫萏出来唱歌喝酒了,我们是有些亲密,那又怎样?那是你情我愿耍朋友处对象,她喝酒是她自己的事情,没有谁撬开她嘴灌她,你要告我,那你去试试看看是谁身败名裂!”

    啥也不说了,兄弟们支持一把,推荐票,评价票,点击,收藏,缺一不可啊!

    C(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