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十四节 宿仇(求推荐票!)
    齐镇东和魏德勇游过来,看见萧劲风和陆为民谈得正高兴,都过来打了招呼。 ~

    他们俩也知道萧劲风和陆为民关系一直不一般,萧劲风在班上成绩虽然不太好,但是性格却相当豪爽,齐镇东和魏德勇他们这些成绩好的同学虽然和萧劲风走不到一起,但是也还算过得去。

    当萧劲风离开之后,三人这才又靠在一起,“大民,你真打算去南潭?”

    “不去能行么?我还没有不要饭碗的魄力。”陆为民笑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很多事情谁都说不清楚,说不定我会南潭老家就能干出一番事业来呢。”

    “那你和甄妮的事儿怎么办?”魏德勇皱着眉头道:“姚平那小听说一直在纠缠甄妮,你如果去了南潭,这女孩整天没人陪,你们又没有结婚,可不好说。”

    魏德勇话直来直去,在外人听来有些刺耳,但是陆为民却知道魏德勇这话不假。

    甄妮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最终投入了姚平的怀抱,当然这与甄敬才黯然落马有一定关系,但是也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因素。

    已经多了二十年社会阅历的陆为民固然在心态上尚未完全调整过来,但是有很多问题却能够看得更深刻更清楚了。

    别说没结婚,就算是结了婚,这种两地分居,一样很容易出问题,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交通和通讯都还不算很发达的时候,像甄妮这样的女孩本来少女心性就还重,心态尚未完全成熟,

    “德勇,你这话说的,大民就这么没有魅力?”齐镇东瞪了一眼魏德勇,“咱们大民要人才有人才,要本事有本事,就算是现在一时间不如意,那也是短暂的,使把劲儿也就调回来了,能有啥不好说?”

    “得了,镇东,你也别在那里宽我心,你们俩都是为我好,我知道,心领了。”陆为民摇头制止了这个话题,在这个话题上谁都没有发言权,包括自己,一切都只能用实践来验证,纵然是现在,陆为民也一样渴望能和甄妮百年好合,可现实却不会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即便是有了某种际遇,也未必就能改变一切。

    见陆为民不想提这个话题,齐镇东和魏德勇都很知趣的不再说。

    他们都听说了这一段时间陆为民因为这件事情心情不好,今天来看望陆为民,似乎和其他人所说的有些不一样,陆为民情绪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糟糕,甚至还很有一点胸藏沟壑的气度,倒是让二人放心不少。

    “德勇,你啥时候到报社报到?镇东,你呢,邮电局现在可是一个肥得流油的单位啊,好像市里边要开始进行程控电话97ks.net改造了,你们邮电局又要赚大钱了。【叶】【】”陆为民将身体浸泡在水中,仰靠在水池壁边上,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报社那边倒是催我早点去报到,下个星期吧,在家里耍着也挺无聊的,还不如早点去上班。”魏德勇叹了一口气,“就要结束我们这一生的学生时代进入工作时代了,这是值得记忆的一天,不知道这报社的工作会不会出乎我们美好想象预料之外,让我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没准儿哪天我就要自己出去闯一闯。”

    “是啊,邮电局那边也一样,我学的专业其实和邮电局那些业务根本就不对口,可又能怎么样?”齐镇东也是一样,“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们不少同学都直接联系了深圳那边,不要学校分配,去广东那边去淘金,我还真羡慕他们有这份胆魄,他们也算是先去探探路,真要不行,我也就心一横和他们一样。”

    “你们俩,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不过德勇,镇东,我倒是挺赞同你们的想法,先试一试,满意就好好干,不满意再说,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只要有本事,哪里干不出一番事业来?”陆为民给两人打气,“人生能得几回搏,总得要为着自己理想去奋斗一番,去干出一番自己想要干的事业来,这才不枉自在这世间走一遭不是?”

    “大民,我总觉得你好97ks.net像有些和以前不一样啊,是不是受了啥刺激?”魏德勇上下打量了一眼陆为民,“咋这话总觉得像是在鼓励咱们俩不要现在工作就去闯荡呢?”

    “嘿嘿,德勇,你们要先在就出去闯荡并不合适,你好97ks.net歹也得在现在单位工作几年,先行积累一些工作经验才说得上其他,现在不少单位都说咱们这些大学生都是眼高手低,真要让你上阵了,你又软腿了,你没有做过,当然要软腿。”陆为民猛力一挥手,“人生也就是一个积累积淀过程,只有当你的知识和经验积累积淀到一定程度,你才能做到底气十足气定神闲。”

    三人正讨论得热烈,陆为民注意到魏德勇目光似乎略略有些变化,扭头一看,却见那个令人生厌的身影出现在泳池边上,跟在那个家伙身边的还有两个人,应该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只不过在读高中时关系就很淡,在出了甄妮这件事情之后,双方的关系似乎就更僵了。

    “姚平这家伙怎么也来了?”齐镇东哼了一声。

    “人家就怎么不能来?这游泳池又不是你家开的。”魏德勇冷声道,“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这段时间又在纠缠莫菡,你看,绝对是冲着纪菡去的。”

    “莫萏?莫老师的女儿?”陆为民眼睛微微一冷,猛然想起了一桩事情。

    纪老师的女儿莫萏要比自己小好几届,在陆为民和魏德勇他们心目中一直是一个相当清纯可爱的小妹妹,而莫萏也和陆为民和魏德勇他们一直很亲热,张口闭口大民哥、德勇哥,让陆为民和魏德勇他们很是喜欢这个邻家小妹。

    现在莫萏应该也还在昌江师范学院读大一才对,记忆中好像就在这个暑假的时候出了一桩事儿,据说是在被姚平百般纠缠不放的情况下和姚平他们一起出去唱卡拉OK时被灌醉了,后来就被姚平奸污了,莫萏差点寻死觅活,并向厂里派出所报了案,但是后来似乎姚平家里人出面四处做工作,莫萏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最终去撤了案,才让这件事情勉强平息下去。

    事后姚平又做足了水磨工夫,莫萏似乎也死了心就想跟着姚平,据说还还在大二就为姚平流了两次产,被学校里知道了差点开除,再后来姚平玩腻了,加之又成功追到了甄妮,就把莫萏给蹬了,莫萏大学都没有毕业就离校了,回厂之后成了厂里颇有名的破鞋。

    后来好像莫老师把莫萏赶出了家门,宣布断绝父女关系,这也是陆为民回厂里听萧劲风他们说的,后来莫萏也就不知所踪了,据说有人在广州看到莫萏在某个著名夜总会当红舞女,也有人说莫萏在上海给了一个台湾老头当三奶。

    姚平等人也看见了陆为民他们这边几人,似乎愣怔了一下,但是随即又还是大摇大摆的自顾自的朝泳池的一角走去,而莫萏和另外一个女孩正在泳池一角说笑着,并没有注意到姚平几个人的过去。

    兄弟们,推荐票太可怜了,好歹也有几千收藏了,每位兄弟给几张推荐票吧,让俺在新书榜上的位置更好看一些吧!拜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