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三节 晚来一步
    195厂又称黎明机械厂,简称黎明厂,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喜欢叫195厂这样一个带有浓厚神秘色彩的名字,尤其是厂里人,更喜欢带着炫耀味道的这样称呼。【叶】【】

    195厂有十二个生活区,分别是甲乙丙三个大生活片区,而每个大生活区有四个生活区,甲字区在厂东,而陆为民所住的是丙三区在厂南。

    厂领导都住在甲二生活区,和其他职工住的苏式风格楼房不一样,他们住的都是清一色的四合小院。

    当陆为民蹬着自行车赶到甄妮家时,正看到甄选才在两名陌生人警惕的护卫下坐上了那辆桑塔纳,而小院内正传来阵阵低泣声,两个人影在小院门口正与里边的人交待着什么。

    来晚了!

    陆为民心腔一紧,没想到自己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一步,纪委的人已经下手了。

    趁着陈发中上车那一瞬间,陆为民不动声色的往边上一靠,然后向那个回头望的三十来岁的男小心的做了一个相当隐晦的手势。

    那名男也很警惕精明,一诧之后迅速环顾了四周一眼,没有看到其他,立即反应过来陆为民是在对自己做手势。

    他略一沉吟,弯下腰去对已经上车的陈发中打了一个招呼,假意要到旁边岔路口去买包烟,示意蓝鸟司机先行开到旁边正路口去等着,不要在这院门上停留,然后径直往右边岔路口的烟摊走去。

    陆为民心中暗喜,这家伙相当精明,不愧是出来办案的高明角色,一下就能领悟自己的顾忌所在。

    陆为民骑着自行车沿着路旁的那排洋槐树绕了一个圈,避开了蓝鸟车上的陈发中和另外一人的视线,靠近了正在往烟摊走的中年男。

    “你是什么人?”中年男目光始终望着另一方,就像是和陆为民偶然在烟摊旁相遇,语气平淡,而烟摊摊主不在,正好给了两人交谈的机会。

    “不用管我是什么人,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就行,我有情况要向你反应,给我一个能联系上你的电话97ks.net。”陆为民压低声音,目光也四处逡巡。

    对方一愣,但很快就报出一个电话97ks.net和分机号。

    陆为民复述了一遍,记在心中,迅速骑上自行车离开,对方也假意没有中意的香烟,举步离开。

    当陆为民重新回到甄敬才家院门前时,院门虚掩,陆为民轻轻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纱窗门内看不清楚,陆为民背着光,只能大概看到屋里有人影。

    “妈,爸究竟出了什么事.97ks.net情?为什么爸会跟那些人走?”

    “小婕,妈也不知道啊,真是急死人了,你爸说没事儿,他是冤枉的,你爸绝对不会有事情,我们要相信你爸。”有些哽咽的声音依然不失优雅悦耳。

    “妈,我们都相信爸,可是那些人会相信爸么?难道我们就这样在这里枯等?”这个声音清越丰润的声音不是甄妮,甄妮的声音还要清脆悦耳一些,这是甄妮的姐姐甄婕。 ~

    甄妮的姐姐甄婕比甄妮大两岁,也比陆为民高两届,现在应该在读昌江大学的研究生。

    “可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刚才那些人不是说还处于调查核实阶段么?我们能干啥?”

    陆为民知道这是甄妮的母亲乐清,厂工会的干部,年轻时候也是195厂里的文艺尖,和风流倜傥的甄敬才被誉为195厂天造地设的一双,这个女人除了人有些势利之外,其他倒没有啥大毛病,即便是知晓自己丈夫在外边和厂里有些女人牵缠不清,但是依然能克制自己的情绪。

    不过她在陆为民和甄妮谈恋爱这件事情上可是起到了相当负面的作用,坚决反对甄妮和陆为民谈恋爱,认为两人门不当户不对,不会有好结果。

    陆为民的脚步声惊动了屋内人。

    纪委来人将甄敬才带走,甄敬才震惊之余并没有反抗,只是怒不可遏的强调自己遭人陷害,要求纪委认真调查,要给他一个公道。

    而甄敬才的老婆乐清和大女儿甄婕却是一下没了抓拿,尤其是陈发中在离开时告诫二人现在只是上级纪委调查阶段,一切还没有定性定论,希望家属从大局出发,配合上级纪检部门调查,不要对外声张,这更让乐清和甄婕不知道现在该如何是好。

    纪委是干什么的两人自然清楚,这个时候似乎能帮上忙使上劲儿的也就只有厂党委书记辜明良,但是先前陈发中也说了现在还是调查阶段,并没有明确结果,如果鲁莽的跑到辜明良那里去反应问题,会不会成了抓屎糊脸,反而会让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到那时候如果甄敬才没有问题核实清楚回来了,但是影响却造成了,这也是一个难题。

    正因为如此,母女俩才是彷徨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甄婕推开纱窗门,一眼就看见了急匆匆的走进来的陆为民。

    甄婕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故作镇静的道:“大民,甄妮不在,她去姑父那里去了,我们家里有点事情,你还是先回去吧。”

    陆为民心中叹了一口气,甄婕是一个相当聪慧能干的女孩,应该说从这两姊妹在模样上都体着了甄敬才和乐清的优点,只不过甄婕性格上更像父亲,而容貌上则更像母亲,而甄妮在性格上则有些像乐清,而样貌上更像甄敬才。

    “乐姨,甄婕,甄叔是不是出事了?”陆为民神色郑重,一脸肃色。

    一句话如惊天霹雳击打在母女二人头顶,让母女二人全身都是一震,乐清甚至差一点摔倒在地,陆为民怎么知晓的?若是陆为民都知晓了,那岂不是195厂全厂都传得沸沸扬扬了?这该如何是好?

    “陆为民,你怎么知道的?!”甄婕略略有些红肿的美眸露出惊骇的目光,语气也是剧变,看了一眼摇摇欲倒的母亲,赶紧扶住自己母亲,“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甄婕,乐姨,我刚才过来看到了陈发中陪着几个人,也看到了那两个人一左一右带上了车,甄叔没注意到我,但是我看甄叔一脸悲愤,我就估计甄叔是不是出啥事儿了。”陆为民几句话就把问题带了过去,“究竟出了什么事.97ks.net情,陈发中带来那些人是什么人?”

    乐清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呜呜哭了起来,而甄婕也是扭头到一边,双眸泪流如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毕竟像这种事情远远超出了她们所能想象的,甄敬才在见到对方亮明身份探明来意之后,虽然也是义愤填膺,却是不敢造次,除了对陈发中不假颜色之外,对其他几人倒是相当尊重。

    “大民,这没你啥事儿,你先回去吧,我们家出了事儿,我们心里现在都很乱,甄妮到宝庆我姨那边去了,还得要几天才回来,我们现在也联系不上她。”甄婕拿出手绢擦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又把手绢递给母亲,现在母亲六神无主,家里有没有其他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甄婕,你告诉我出了什么事.97ks.net情,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冷静,你若是信得过我,不妨说给我听听,我们一起想办法。”

    陆为民也知道自己和甄妮谈恋爱的事情甄家除了甄敬才不置可否外,乐清和甄婕都不赞同,如果说乐清是因为觉得门不当户不对的原因,那么甄婕就是觉得自己貌不惊人也无甚特别之处,为妹妹叫屈,对自己也甚是冷淡。

    陆为民语气相当坚定,目光如炬,注视着甄婕,丝毫不像前一段时间因为想要分回厂里结果却未能如愿时那种颓废消沉,而今天的这个陆为民全身上下似乎笼罩着一种莫名的力量和自信,触动着甄婕的心。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兄弟们给力支持啊,俺要上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