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六十章 遁逃
    提到追魂貂,罗双飞亦是呆了呆,虽然那些魔门弟子被自己给吓唬跑了,但是他们回去后肯定要把发现自己的事情禀报给康明宗,那些小弟子好糊弄,康明宗受命而来焉能轻易把自己给放跑了?而天外间把康明宗派来不正是因为他善于追踪吗?

    



    “糟糕,早知道就该把那只追魂貂给抓起来。”罗双飞跺了跺脚很是后悔,俯身一把拖住苗毅的胳膊把他从草窝子里拽了出来,“还躲什么躲啊!趁他们回去禀报康明宗,来回还要点时间,我们抓紧快逃吧!只要坚持过一天的时间,追魂貂的作用便不大了,往西逃入妖国境内,他们便不敢大张旗鼓的追踪了。”

    



    “等等!”苗毅用力僵持住,推开他拖拖拽拽的双手,满面狐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回去禀报那个谁了?”

    



    “哎呀!废什么话,我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快逃吧!”罗双飞祭出飞剑闪到了空中,结果见他还在下面犹犹豫豫的,唰的又冲了下来,横眉竖眼的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儿。”

    



    我看你倒是像个娘们儿!苗毅腹诽一句,苦笑着摊了摊手道:“能逃我早就逃了,刚才被他们一路追击,我拼劲尽修为逃跑,此时修为耗得差不多了,也没时间恢复,我能逃到哪去?……算了,我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吧!躲得过去就算了,躲不过去就和他们拼了,你快逃吧!”

    



    “没关系,我这里有魔门秘制‘回气丹’,能很快恢复损耗的修为。”罗双飞从百宝囊中摸出了一只瓷瓶,打开倒出一粒清香四溢黄澄澄的药丸,也不管苗毅同意不同意,就直接捅进了他的嘴中,接着又一把将苗毅拽上了自己的飞剑,直接向西飞去。

    



    苗毅被他的干净利落弄花了眼,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空中呼呼地飞行,而罗双飞几乎是贴身站在了他身后,双手扶着他的腰部。

    



    两人同时驾驭一把飞剑速度明显要慢好多,而且驾驭者肯定相当耗费修为,但是总比赤手空拳的逃跑快。

    



    苗毅感觉到落进肚子里的丹药开始化作滚滚热流补充进四肢百骸,心中不禁一阵感动,心想这世家公子看起来有些娘娘腔,但是的确仗义,这个时候都不独自逃命,还想着拉朋友一把,这样的朋友值得交!

    



    他若是知道他现在已经没事了,而罗双飞实际上是不想一个人跑路,只是想拉个伴陪同,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

    



    大鹿城,大元居。

    



    康明宗盯着眼前站成一排狼狈不堪的十名弟子,沉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人抓到没有?”

    



    “回禀师傅,人…没抓到,让他给跑了。”秦太真弱弱回道。他们十人本想在途中换衣服的,可商量后还是觉得不换的好,否则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会被骂得更惨,这样至少能证明大家的确尽力了。

    



    康明宗目光在他们衣衫褴褛的装束上扫了几遍,转身将目光投向窗外,貌似不以为然的哦了声道:“莫非是那人狡猾无比,你们没有碰上他?”

    



    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秦太真有些羞愧的说道:“是弟子们无能,交手后让他给跑了,而弟子们反而吃了大亏,弟子们的护身法器也全部被毁了。”

    



    “十个青莲四品的修士抓不住一个白莲一品的修士,你们还好意思回来?”康明宗的目光瞥向了站在窗口左右的两名黑衣人,偏了偏下巴淡然道:“我丢不起那个人,把他们的修为废了,交给门内杂役司处理。”

    



    两名黑衣人相视一眼,显得有些犹豫,但还是朝康明宗微微躬身后,向十人走了过来来。

    



    十人顿时吓得跪了下来,事前商量好的一幕出现了,左右两边的人纷纷看向中间的秦太真着急道:“师兄,你快说啊!”

    



    两名黑衣人立刻停了下来,看向了康明宗等答复。康明宗慢慢转过身来,冷哼道:“莫非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弟子不敢隐瞒师傅,只是觉得羞愧难耐,实在难以启齿。”秦太真先叩过头后,方苦笑着无奈摇头道:“凭那人的修为,我师兄弟中随便拉出一人也能轻易对付了,可关键是……关键是我们碰上了云小师叔,云小师叔横插了一杠子,我们实在拿她没办法,只好吃了个哑巴亏。”

    



    康明宗一愣,急步走了过来,又惊又喜道:“你们碰上云若双了?她在哪?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他来说,追杀苗毅的事情完全不能和寻找到云若双的事情相比。

    



    “是!”秦太真又行了一礼,跪在那毕恭毕敬的回道:“原来那人叫做苗毅,乃是云小师叔结识的朋友,而那苗毅之所以会杀图家的人,只是因为图家小侯爷强逼民女为妾,结果被云小师叔撞见了,于是指使了那个叫苗毅的行凶杀人……这些都是云小师叔亲口说的,还让我们转告师傅,说不要再追杀那个苗毅了。而弟子们追杀那人的时候,那人竟然有大把的符篆对付我们,弟子怀疑是云小师叔从门内符篆司偷带出来的符篆给了那个苗毅,否则弟子们也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他没说大家贸然轻敌遭了暗算的丢脸事情,反而避重就轻的把责任全部给推到了云若双的头上。

    



    康明宗闻言连连跺脚道:“这丫头简直是胡闹,胡闹!”接着又指向几人劈头盖脸的骂道:“你们这群混帐东西,既然看见她了,为什么不把她给带回来,反而空着手回来了?”

    



    “云小师叔跟我们耍狠的,弟子们也是拿她没办法啊……”秦太真见火候差不多了,当即把罗双飞威胁他们的话给复原了出来,这个倒是没有掺假。

    



    听得康明宗的脸颊一阵抽动不已,他完全相信那小祖宗能干出这样的流氓事来,自己若是不亲自出马,只怕手下弟子就算再次遇上了,谁也不敢对那小祖宗轻举妄动。

    



    “都起来吧!这事也不能完全怨你们。”康明宗大手一挥,看着感恩戴德爬起来的几人皱眉道:“她人现在在哪里?速带我去找她。”

    



    没一会儿,十几个人从大元居的后院冲天而起,一群魔枭飞来,在空中接住他们,承载着急速向西飞去。

    



    此时罗双飞扶着苗毅腰部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半搂着的,冷风吹面,脸颊竟然一片熏红色,浑然忘了现在是逃跑,反而是一脸享受的模样,双方的身子隔着一线的距离,差那么点就要完全贴合在一起了。看得出来,他也在努力的克制,可是情不自禁就在一线之间。

    



    情感这种东西很奇怪,有些人相伴一辈子也格格不入,有些人……

    



    苗毅完全炼化回气丹的药力后,精神抖擞的清醒了过来,当场发现后面的家伙都快变成抱着自己了,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拍了拍摸着自己腹部的手,呲牙道:“我恢复了,可以自己御剑飞行了。”

    



    罗双飞不乐意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载了你这么长时间,修为也消耗的厉害,你载载我让我恢复恢复不行么?至少站在前面帮我挡挡风也好吧!”一双手搂上了瘾,貌似有些不太愿意放开。

    



    “哼!”

    



    一声冷哼陡然从后方遥遥传来,两人齐齐回头看去,只见一群魔枭急速追来,前面打首的十几只魔枭身上各站了一个人。罗双飞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双手唰的缩了回来,惊呼道:“康明宗!”

    



    站在魔枭背部负手而立的康明宗衣衫迎风猎猎,他看清了搂搂抱抱的两人后,双目瞬间变得森冷可怕。他肩头正趴着那只追魂貂,红嘟嘟的鼻子正在风中嗅着什么。

    



    “怎么办?”苗毅也慌了,他手中的四品符篆已经全部用完了,可以说再碰上高手完全没了自保的能力。

    



    罗双飞急得不行,脑袋到处乱看,忽然发现远方有一片明晃晃的大湖泊,而脚下正有一条通往湖泊的大河,立刻拖着苗毅向下疾飞,倒栽下去的同时,急声解释道:“躲到水里面去,追魂貂的嗅觉只在陆地上有用,我们顺着大河遁到前方的湖中去,只要能捱过一天的时间,追魂貂拿我们也没办法。”

    



    话刚说完,两人‘咣’的一声栽入滚滚的河流中。

    



    上百只翼展达五米的魔枭急速追到,振翅悬空在大河的上空,康明宗看了眼秦太真,后者立刻吹响了挂在脖子上的黑哨子,除了载人的十来只,其余近百只魔枭立刻分散盘旋于四周,紧盯着下方的动静。

    



    “小师妹,被我看到了,你还跑得了么?”康明宗冷哼一声,盯着两人投河的地方,淡然道:“放水鬼,跟上他们。”

    



    分立在他左右的两名黑衣人立刻从兽奴袋中各抓出了两只像小猴子的动物,浑身光溜溜黑滑无毛,还有黏糊糊的黏液,脸颊两边有鳃,手脚利爪上有蹼,不时呲出嘴中的獠牙,最奇怪的是肩胛上还收拢着一对肉翅。

    



    四只水鬼一经抛出去,立刻张开了背后的薄薄肉翅滑行,接近水面时肉翅一收,嗖嗖的直接钻了入下方的大河中,几乎连一滴水花都没有溅起。

    



    C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