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十七章 双兔傍地走
    当然,此时的罗双飞还是心中有愧的,他认为苗毅之前若是离开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可是一个人跑路多没意思啊!好不容易碰上个比较顺眼的家伙,不拐到身边来作伴多可惜。

    两人窝在土洞里背靠背,罗双飞心中忽然冒出个荒谬的念头,其实在这里多躲上一阵也挺好的……

    也许感到自己的想法的确有些荒谬,罗双飞又从洞壁上拽了根植物根须,明知道很苦,还纳入了嘴中咀嚼,满嘴的苦涩终于冲淡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荒谬想法。

    “你吃什么东西,很好吃吗?”苗毅偏头看了眼,有些好奇的也拽了根植物根须放入嘴中咀嚼了一下,结果整张脸立马纠结到了一块,吐之不及的呸个不停,赶紧把吃进去的东西吐了出来。甩着舌头骂道:“你这家伙有病啊!这么苦的东西也吃得下去。”

    罗双飞顿时抱着双腿膝盖埋头笑个颤抖不停,随后身子向后一靠,脑袋斜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感受着对方背部传来的血气方刚的热量,回味着嘴中的苦涩,有那么点甘之若饴的味道。他细细咀嚼着嘴中的苦涩轻笑道:“你还真够傻得可爱的,怪不得能到铁匠铺里买把剑当法器。”

    这家伙又在揭自己的糗事!苗毅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苗毅!”罗双飞随口喊了声,脑袋动了动,尽量让自己脑袋更舒服地靠在他肩膀上,感觉着隔在两人之间的辫子,背部轻微磨蹭了一下,语气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一大男人,干嘛留条辫子?”

    苗毅立刻摒住了呼吸,有些神情黯淡的抬手推开了搁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压了压身子,把背后的辫子拉到了胸前,默默的握在掌中不言不语,良久后才缓缓说道:“那时候还小,她不会梳理复杂的型,后来渐渐长大了,也就习惯了。”语气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

    罗双飞脸上的神情怔了怔,轻声问道:“那个‘她’是女人?你的辫子是她帮你梳理的?”

    “嗯!”苗毅点了点头道:“我们从小就指婚了。”

    罗双飞银牙咬了咬口腔里苦涩不堪的东西,神情有些不太自然的问道:“你……你已经有未婚妻了?”

    苗毅又摇了摇头道:“后来生了点变故,我们的婚约取消了,她如今应该已经成为了某个大门派的弟子,而我却只是个四处流浪的散修,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见面的可能……”

    罗双飞察觉到了他话中的落寞,沉吟着问道:“那她应该很漂亮吧?”

    “嗯!”苗毅重重的点了点头道:“绝世无双!”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至少在我心目中是这样。”

    “切!那是你没见过真漂亮的。”罗双飞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可见对方情绪低落,又不忍心再打击,遂干笑着安慰道:“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今天还是一个小散修,说不定他日就名震天下咯。男人嘛!只要有本事了,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放心吧!你们以后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

    “以后?”苗毅苦笑了笑道:“就算以后见面了又如何,也许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个很有本事的如意郎君,我苗毅再见到她又算个什么东西,也许她早就忘了我,再相逢已经是形同陌人。”

    小土洞里陷入了安静,阳光从垂盖的草帘子中渗透进来,斑驳照耀在两人的侧面。

    罗双飞不否认苗毅说的那个可能,而且是很有可能,如今的苗毅不过是区区一个白莲一品的修士,真等到功成名就威震天下的那一天,就算真有那一天,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也许那个她连小孩都有了。

    “喂!苗毅。”罗双飞忽然打破平静,胳膊肘在背后人的腰上撞了撞,嬉笑问道:“你觉得我漂亮不漂亮?”

    “呃……”苗毅差点没呛到自己,翻个白眼道:“早就现你这家伙有点变态,估计是脑子有问题吧?”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这样的,我有个妹妹,和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我们是龙凤胎,大家都夸我妹妹长得漂亮。”罗双飞满眼狡黠,一脸戏谑的嘿嘿笑道:“你如果觉得我长得好看的话,有机会我倒是可以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如果你还中意的话,说不定我会极力撮合你们哦!”

    苗毅顿时嗤了声道:“就你长得这不男不女的样子,我看了都反胃,一看到你妹妹还不得联想到你这张不男不女的脸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妹妹就免了吧!”

    “你说什么?你才不男不女,你找死啊!”罗双飞顿时怒容满面,胳膊肘狠狠地撞在了苗毅的腰上,怒不可遏的警告道:“王八蛋,介绍我妹妹给你是看得起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家想求还求不到,少给我不知好歹,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看?”

    “行,是我不知好歹行了吧?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能不能活着逃走还是个问题,你倒有心情给我做起媒来了。”苗毅露出一付不可理喻的神情摇了摇头,“懒得跟你一般见识。”

    “我才懒得跟你这不知好歹的混帐东西一般见识。”

    罗双飞貌似有些恼羞成怒了,双手的胳膊肘连连撞向苗毅的后腰。苗毅也被他没玩没了的折腾惹怒了,反手一把捞住了他的一只大腿,掰开在手中严厉警告道:“别再闹了,再闹别怪我不客气,把你扔出去。”

    罗双飞刹那间惊呆了,缓缓低头看向捞住自己大腿的手,再差那么点距离就摸上自己大腿根部了,瞬间霞飞双颊,猛的把苗毅的手给拨开了,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一声不吭了,终于老实了。

    没过多久,小土洞里面隐隐传来一阵低吟婉转的歌声:“……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紧接着苗毅不客气的声音传出:“唱的什么鬼东西,难听死了,到时候把外面的魔枭招来了,我看你还唱不唱?”

    罗双飞恨不得要吃人的声音响起:“你个没心没肺的东西,老子唱歌关你屁事,不爱听把耳朵捂上,谁让你听了,贱人一个,想你那梳辫子的姑娘去,别跟我说话!”

    魔枭被斩杀的地方,正在捧着铜镜查看的秦师兄猛的回头看向远方,只见一道流光掠来,赵师弟已经赶回来了。

    赵师弟落到众人身边后,指了指脖子上围的一圈黑乎乎毛茸茸的围脖,道:“秦师兄,师傅的‘追魂貂’请来了。”

    众人顿时面露喜色,秦师兄收了手中的铜镜,抬手摸了摸他脖子上毛茸茸的围脖,点头笑道:“赵师弟辛苦了。”

    就在他伸手抚摸的同时,那毛茸茸的围脖忽然断开,犹如一道黑影唰的站在了赵师弟的肩头,两只前足趴在了赵师弟的头上。原来这条黑乎乎毛茸茸的围脖竟然是一只长达一米的黑色貂鼠,双目绽放着冷光扫视几人,红嘟嘟长的像根手指突出的鼻子四处嗅了嗅,能看到红嘟嘟的鼻子上布满的细孔在收缩不停。

    “时间不过一天,凭你的本事应该能找到那人。”秦师兄看着它笑了笑,摸出了那枚金属环,放在了追魂貂的鼻子前,追魂貂嗅了嗅,立刻昂头朝天竖起红嘟嘟的鼻子,收缩着鼻子上的细孔探寻空气中的异味。

    “追魂貂,找到那个摸过这法环的人。”秦师兄的话音刚落,追魂貂立刻目露寒光的看向了他,紧闭的嘴巴张开了,露出了满嘴的獠牙。秦师兄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另一个摸过法环的人。”他尤其强调了那个‘人’字,而不是魔枭。

    追魂貂‘啾啾’两声,目露惊恐的摇了摇头,那样子颇有灵性,似乎不愿意去找那个人。

    秦师兄脸色一沉,厉声道:“追魂貂,带我们找到那个人,否则师傅饶不了你。”

    追魂貂双爪往眼睛上一蒙,似乎显得很痛苦,一番抉择后,最终还是无奈的如闪电般窜向了西方,张开腹部的肉膜在空中滑翔,落在向西的山林中,在树梢上急飞掠。

    “追魂貂找到目标了,在西方,走!”秦师兄大手一挥,十人身上瞬间布上透明光圈,唰的朝西追向追魂貂。

    空中魔枭徘徊的声音偶尔还会传来,小土洞中的两人背靠背的无语。此时就在小土洞斜坡上方的草甸上,追魂貂犹如一道黑影落在了草甸上,小心翼翼的朝斜坡下方伸出了鼻子‘啾啾’两声,却是不敢下去。

    小土洞中正和苗毅怄气的罗双飞一听到那‘啾啾’声,立刻惊悚的抬头失声道:“追魂貂!”

    “什么?”苗毅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警惕起来。

    罗双飞有些抓狂的咬牙切齿道:“我说是谁,竟然是康明宗,早知道是这个混蛋来了,我就不碰那魔枭法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