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十五章 站着蹲着
    苗毅摇了摇头道:“我不像你这种世家公子是出来游山玩水的,我一路上还要修炼,而我修炼的时候不能有人打扰,所以我们……”

    罗双飞满不在乎地一口打断道:“你放心,你修炼你的,我不打扰你,还可以帮你把风,防止别人打扰你修炼。”

    苗毅愣了半晌,愕然道:“你图什么啊?非要跟着我干什么呀?”

    “不图什么,此去流云沙海路途遥远,一个人多孤单,有个伴多好。”罗双飞忽然盯着苗毅清澈的眼睛看了会儿,煞有其事道:“主要是我看你这人也不坏,跟你在一起不用提心吊胆的防着,而且长得也不赖,比找个丑八怪作伴好。还有……还有就是,你这人挺可爱,竟然到铁匠铺里随便买把剑当法器,哈哈……”话一说完,已经是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苗毅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现在很反感对方没事老是把这事拿出来说,冷哼了一声默默吃自己手上的烤肉。

    “喂!跟你开玩笑呢!怎么这么不经逗。”罗双飞胳膊肘又撞了撞他。

    苗毅算是看出来了,这死皮赖脸的家伙赶是赶不走了,遂埋头吃自己的,不理他,让这话唠自己说自己听去。

    罗双飞一个人说得没趣,放开嘴巴狂啃兔子,闹得像是没吃过东西似的,竟然比苗毅还先吃完,打了个饱嗝晃到小溪边清洗手上的油污,可这油腻的东西用冷水清洗感觉越洗越脏,顿时皱起眉头嘀咕道:“脏死了,看来得烧点热水才能彻底洗干净。”

    苗毅啃完一只烤兔,也只是吃了个半饱,将手中的骨头架子扔进了火堆里,起身走到小溪边抓了把草在掌中搓出了汁液,很轻易就把手上的油污给洗得一干二净。

    “咦?”罗双飞看得眼睛一亮,立马也拔了把草有样学样,现果然很轻松的洗去了手上的油污,手掌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还有淡淡的青草香。顿时惊喜的哇哇直叫道:“好办法,好办法,你怎么想出这么好的办法来?”

    “少见多怪。”苗毅白了他一眼,往小溪的下游走去。

    罗双飞无视他的鄙视,又迅抓了把草搓出汁液,抹在了吃得油乎乎的嘴巴上,忽然现苗毅站在下游背着他在腹部不知掏什么东西,他也没当回事,双手捧起小溪中清冽的溪水清洗嘴上的油污。

    刚洗得差不多了,忽然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在小溪中溅响,罗双飞偏头看去,只见苗毅叉开的双腿中间,一弯水柱正肆无忌惮的注入小溪中。

    罗双飞此时若还看不出苗毅在撒尿,那就是傻子了。

    霎时,罗双飞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再看看自己刚才洗嘴巴的小溪,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双手抓狂的出一阵尖锐地嘶吼。

    苗毅被他吓了一跳,左顾右盼没现有什么异常,迅清洁溜溜整好裤子闪了过来,面色凝重道:“怎么了?”

    罗双飞直接蹦了起来,双手轮流不停的指着苗毅,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卑鄙,无耻,下流,下贱,龌龊,臭不要脸……”

    苗毅被他骂得满头雾水,看了看自己,满脸不解道:“我干什么了?”

    “你你你……”罗双飞猛的指向他刚才撒尿的地方,愤怒咆哮道:“没看到我在这里洗手洗脸吗?你竟然往小溪里撒尿,你这人简直龌龊恶心到了极点。”

    苗毅松了口气,还当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这个,有些不以为然道:“你没看我站在下游吗?水是往下流的,影响不了你洗手洗脸,真是世家公子,连这个都不知道。”

    “恶心!”罗双飞喋喋不休地咆哮道:“你这叫有伤风化,不知道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干你这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说罗双飞,你吃错药了吧!咱们出门在外的人,又在这荒山野岭的,哪来这么多讲究?”苗毅挥手指向四周道:“你看看,这里地势平坦,连个遮掩的地方都不好找,你让我躲哪去?你总不至于让我为了撒泡尿还飞到远处去,或者就地盖间茅厕出来吧!简直是无理取闹。”

    罗双飞愤怒的左顾右盼,指向不远处的一堆荆棘丛,怒吼道:“那后面那么大一块地方还不够你撒尿吗?”

    苗毅顺势一看,现不过是一堆齐大腿高的荆棘丛,真要是站那后面撒尿,那还不得春光外泄,顿时乐不可支道:“你去试试,看能挡住吗?”

    “怎么不能挡住?”罗双飞怒气冲冲的跑到了那堆荆棘丛后面,就地蹲了下去,刚好露了个脑袋出来,忽然现自己也有股尿意,立刻对瞠目结舌的苗毅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撒尿吗?”

    苗毅无语的转过了身,他可没有看别人撒尿的嗜好,没一会儿便听到窸窸窣窣解衣服的声音,接着便是水流潺潺声……

    舒服完了的罗双飞走了回来一声冷哼,苗毅哭笑不得的摇头道:“还真是新鲜了,我还是头次见到大男人蹲着撒尿的,行!我错了,我服你了,下次我一定找个地方躲起来撒尿。”

    罗双飞瞬间脸色一红,才现自己漏算了什么,却仍不服气,横眉竖眼的梗着脖子大声吼道:“我顺便拉泡屎不行吗?你见过谁站着拉屎的?”

    “啊……”苗毅呆了呆,下意识的侧头看向他屁股,一脸吃惊道:“你这是鸟拉屎吧!这么快?你擦屁股没有?”

    罗双飞下意识的用双手挡住自己屁股不让他看,咬牙切齿道:“庸俗,俗不可耐,关你屁事。”

    “行啦!我站着撒尿庸俗,你蹲着撒尿高雅,行了吧!不跟你争了,多大点事,还是继续赶路吧!”苗毅随意挥挥手,向不远处吃草的马匹走去。罗双飞跟在他后面,双手做出抓住狠狠捶一顿的手势,不过转瞬间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红得有些烫,没声了!

    “呖呖…呖呖呖呖……”

    一阵清脆的鸟鸣声在空中响起,苗毅抬头看向空中,只见高空之上有一个盘旋的黑点,似乎是只鹰,不由嘀咕道:“这是什么鸟,飞那么高出的声音,站地上都能听这么清楚。”

    罗双飞稍稍抬头看了眼,脸色瞬间大变,失声惊呼道:“是魔枭!”

    “什么是魔枭?”苗毅茫然不解道。罗双飞情急跺足道:“是魔门驯养的一种猛禽,非常凶猛,而且飞行度奇快,体型庞大能载人飞行,一般的白莲一品修士都不是它们的对手。尤其是视力惊人,它们在万米高空上,都能轻易辨别出地面的东西,是魔门追踪寻找东西的得力助手。看它在我们头顶盘旋的情况看,我们应该是被它给盯上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犯得着大张旗鼓的动用魔枭来对付我么,别让我知道是谁…”

    “我们被它盯上了?”苗毅越不解道:“它盯上我们干什么?我们和魔门又没有什么纠葛。”

    “确切的说是盯上我了。哎呀!一时跟你也说不清楚。”罗双飞跺脚着急道:“这么跟你说吧!我和魔门有些恩怨,他们是来抓我的,走!我们快离开这,往深山里面跑,林高树密的地方能避开魔枭的追踪。”

    “你干什么了?怎么连魔门也招惹上了?”苗毅看向了正在吃草的两匹马,一脸戏谑道:“你逃就是了,我和魔门无冤无仇的,他们抓你又不是抓我。”

    “你也太不讲义气了吧!我跟你明说了,我跟魔门的瓜葛大了去,但凡和我有牵连的人,魔门一个都不会放过,别怪我没提醒你。”罗双飞翻个白眼扔下一句话,御剑直接朝远方的山中掠去。

    苗毅这下笑不出来了,赶紧祭出飞剑朝罗双飞跑的方向疾飞,那两匹马也顾不上要了。

    空中盘旋的魔枭立刻降低了飞行高度,追着两人掠去的方向展翅扑去。

    两人一口气逃进了深山中,在林荫密布的丛山老林间快逃窜,飞剑已经是不方便驾驭了,在一棵棵大树底下躲躲闪闪的迈步狂飞。

    “快点,快点,跟着我,不要往树木稀疏的地方跑,会被魔枭现的。”罗双飞边跑边不忘提醒后面的家伙,似乎对魔枭的习性非常了解。

    苗毅那叫一个郁闷,没想到刚出道不久就牵扯上了魔门这个庞然大物,跟在罗双飞后面没好气道:“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干什么好事了,怎么会惹上魔门的?”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罗双飞,我就算是死,你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拿了点魔门的东西出来用,杀老道用的‘魔魂香’就是从魔门拿来的。”

    “啊……你也太大胆了吧!偷东西竟然偷到魔门去了,人家能放过你才怪了。”

    “呖呖呖呖……”魔枭的声音仿佛就在他们头顶上,对方好像一直在跟着他们。

    罗双飞忽然停了下来,一把拽住跟着逃窜的苗毅,咬了咬银牙道:“这样逃下去没用,被我们惊动的山间野兽和飞禽就是最好的追踪提示,必须把这只魔枭给杀了,否则逃不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