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十四章 罗双飞
    此话一出,宋南吃惊不已的问道:“师傅说的是云师叔?”

    “除了她那位让人提心吊胆的小祖宗,你还有哪位师叔能让圣尊大雷霆?”中年人摇头苦笑不止。

    宋南脸颊上的肌肉抽了抽,可谓是吃惊不小。所谓的圣尊正是苍穹大世界的六圣之一,长居‘天外间’的魔圣云傲天,那可是跺一跺脚整个苍穹大世界都要震三震的人物。

    别人不知道这小师叔的身份,宋南可是早有耳闻,这小师叔别看她年纪小,好像也是初初踏入修行门槛的人,但是耐不住她背景大,整个魔门上上下下的人都要让她三分。原因无他,因为这个小师叔姓云,名叫云若双,乃是圣尊云傲天的宝贝孙女,一直视为掌上明珠。

    之所以得到圣尊如此看重,听说和其可怜的生世有关,尚在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一次奉圣尊的法旨外出办事,却不巧碰上了一场突的宇宙风暴,夫妻双双陨落,成了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圣尊因为这事一直很内疚,所以对云若双格外的宠爱,她假如不想干什么,圣尊也从来不勉强,好像是近些年,才被圣尊给逼着开始修行了,这自然也是为她好。

    按辈份来说,云小师叔和师傅康明宗是师兄妹,但是实际上这小师叔乃是圣尊亲自传法,说和自己师爷凤九鸣是师兄妹关系也不为过。

    试想要是这个云小师叔真要是出了个什么意外的话,圣尊云傲天的怒火有谁能承担得起?最主要的是,这个云小师叔的修为浅薄,在这弱肉强食的修行界,出意外的几率简直是太大了!

    想到这里,宋南不禁暗暗吓出了一身冷汗,微微有些惶恐道:“师傅忽然驾临大鹿城,莫非云师叔就在大鹿城?”

    他担心害怕呀!若是云若双在大鹿城出了什么事的话,他刚好也在这里,到时候一个保护不力的罪名是跑不掉的,肯定要被株连,那可真是无妄之灾了。

    康明宗缓缓站了起来,负手踱步中沉吟道:“不能确定,但是有消息说,她应该是往这一带来了,这也就是我来此的目的。你云师叔刁蛮惯了,免不了会做出些引人注目的事情,我叫你来,就是想问问,大鹿城最近有没有什么行为乖张之人,我怀疑她是不是改头换面了,否则凭我们魔门的眼线,她一女儿身也不可能偷跑到现在还没被现。”

    “这个……”宋南想了想,也不敢乱说,摇头道:“弟子来到这里也不久,没现什么可疑的人。”

    这也在康明宗的意料之中,不过这次把宋南叫来,还有另一件事情要问。转身看着他问道:“我刚来这,便听到这里世袭的侯爷被杀了,流言说是你现在保护的那个人干的,是不是有这回事?”

    “这都是谣言。”宋南拱手道:“这一点弟子可以保证,弟子一直贴身保护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弟子的掌握之中,这事肯定不是他干的。不过弟子倒是怀疑另外一个人,乃是一位刚入品级的修士,此人得罪了图家,保不准图家会因为报复而惹恼了他。”

    “修士?”康明宗身躯上刹那涌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眉头一皱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修士敢在我魔国境内对凡人下杀手,而且还是杀了好几个?这摆明了是不把我魔门立的规矩放在眼里,你为何不出手将其正法?”

    宋南暗暗叫苦,心想早知道就不说了,死了几个凡人而已,现在闹得还要牵连到自己身上。

    他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是另一套说辞,“这事弟子只是怀疑,还需查明。弟子正准备到六圣会去一趟,如果图家真的另请过修士对付此人的话,那么此事十有**恐怕真是此人干的。”

    康明宗一声冷哼道:“此事闹得满城皆知,若真是修士干的,必须要将此人明正典刑,否则传出去了的话,让我魔门的面子往哪放?若是我魔门弟子都对屠杀魔门信徒的事情视若无睹,难道还指望别人会把我魔门信徒当回事?到时候岂不是谁都敢对我魔门信徒痛下杀手?此事你立刻去查,查明了立刻来报我!”

    “是!弟子这就去查。”宋南诚惶诚恐的行过礼就要离去。

    “慢着!”康明宗喝了一声,随即又低沉着嗓音缓缓说道:“你云师叔的事情就不要外传了,免得消息泄露后,会有图谋不轨的人掺和进来,到时候会让你云师叔的处境更危险。”

    “弟子记住了。”宋南再次行礼后离开了‘大元居’。

    六圣之所以设立六圣会,除了谋取财力外,还有个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当做用来搜集情报的网络。苗毅对修行界的门道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才会鲁莽对图家下了杀手,若是知道后果的话,他恐怕就不会这么不加考虑了。

    宋南到六圣会查询的结果不出所料,很快就找到了图益请人对付苗毅的记录,越印证了宋南的猜测。康明宗得到禀报后勃然大怒,立刻调动了魔门势力对苗毅进行追杀,总之就是一句话,要杀鸡儆猴,震慑那些意图对魔门信徒图谋不轨的人。

    有句俗话说的好,不能光让马儿跑,不喂马儿草。这种血肉动物固然体力惊人,可毕竟是血肉之躯,长途奔跑也是会疲倦的,也需要休息和进食。

    苗毅现坐下马匹体力不济后,找了个山清水秀水草肥美的地方,放马觅食。漂亮公子像个跟屁虫似的,苗毅走他就走,苗毅停他就停,苗毅钻到山里面喂马,他也屁颠颠的跟着照样做。

    不过苗毅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没理他,任他嘴巴说干了,就是不理。倒不是因为他昨夜跟踪的事生气,而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不要跟着自己了,主要是想起了自己修炼长歌剑诀的事情不方便让太多人知道,这点妖若仙在三色毒谷时就交待过。奈何漂亮公子脸皮厚的很,于是苗毅今天的修炼计划就泡汤了。

    依山傍水小溪边,苗毅到山里打了两只野兔,飞快的清洗干净后,架在了火上烤,边不时看看在不远处吃草的马。

    漂亮公子见他不理自己,而且还在搞吃的,估计是不会请自己吃了,于是重重的‘哼’了声。他也不遑多让,从山里面打了三只野兔回来,愣是比苗毅多搞了一只,也不管能不能吃完,总之就是要在气势上压苗毅一头。

    可他貌似不太会搞这些东西,三只野兔清洗得乱七八糟,烤的时候更是笨手笨脚,没多久就被他烤成了里焦外也焦的三坨黑炭,焦糊糊的东西吃是不可能了,气得他直接扔得远远的。

    而苗毅当年背着苗老头行走天下时,干这种烧烤活那是一流的拿手,两只金黄油亮香气四溢的烤兔光看看都让人一嘴的口水。

    苗毅独自一人坐在一旁抱着香喷喷的烤兔自己吃自己的,漂亮公子偷偷咽了半晌口水后,终于不争气的大吼道:“你小子还有没有点良心,我在那溪谷中为你解惑,还送了你一把价值不菲的飞剑,不说是你大恩人,也算是你半个恩人吧!有好吃的居然一个人独享,你这叫狼心狗肺,你知不知道?好!你不请我吃,我自己来!”

    大步走到苗毅身边,径直拔起一根木棍上插的烤兔,一屁股坐在苗毅身边,抱着啃了起来。结果一口咬下去,立刻眼睛亮,鲜香可口满嘴肉香,简直让人回味无穷,他当即连连点头道:“好吃,好吃,真的好吃。”埋头狂啃。

    苗毅白他一眼,兔子肉本来就骨头多肉少,他食量大,一只兔子吃不饱,烤两只并没有分一只给对方的意思,完全是独享的,可没想到这家伙脸皮如此之厚,竟然不请自来。

    漂亮公子现了他鄙视的眼神,吃得满嘴油腻的谄媚笑道:“嘿嘿!真的很好吃,你手艺不赖嘛!不就是吃你点东西嘛!犯不着用如此仇恨的眼光看着我吧?大不了我给你晶币,算是向你买。”

    接着边咬烤肉边用手肘撞了撞苗毅,道:“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名字,我叫罗双飞,你叫什么?”

    “苗毅。”苗毅不冷不淡的说了句。

    “苗毅啊!好名字,好名字,苗兄幸会!”漂亮公子边啃着烤肉边含糊其词的点头奉承,有点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断的味道。

    苗毅上下审视了他一眼,皱眉道:“罗双飞,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看你这样子,倒像是世家公子,根本就不像是在外行走的散修。”

    “呃……”漂亮公子咽下嘴里的食物,认真的点了点头道:“算是世家公子吧!至于是哪家的你就别问了,这是我的个人**,我也不打听苗兄的来历就是了,否则我定要追问送苗兄金精法器和符篆的前辈是谁。总之我对你没恶意就行了,你也不用老是防备着我,就你那点东西我还看不上眼。反正咱们都是要去流云沙海,以后相处的日子长着呢!何必为点小事闹得不痛快,只要苗兄不计前嫌,这一路上的所有开销花费我全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