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十三章 夜屠
    跳转身来,也看到了手里捧着东西嘴角勾着坏笑的漂亮公子,脸上涌起无限惊恐神色,颤抖着伸手指去,“你是什么人…怎么…怎么会有魔魂香……”口齿渐渐含糊其词,嘴巴跟着哆嗦起来,戒尺‘当’的落地,整个人摇头晃脑的扭动起来,仿佛喝醉了酒在跳舞一般,而且动作越来越激烈,貌似癫狂。

    苗毅不知道那漂亮公子使了什么手段,但知道对方是出手帮自己,来不及多想,怕迟则有变,飞剑唰的划出一道青光,‘噗’老道的大好头颅飞起落地,可颈项喷血的身子仍在癫狂跳动,飞剑一个回转,当空射下再次劈杀成两半,方将其了结。

    漂亮公子手中忽明忽暗的东西忽然长明不熄,夜色中模模糊糊的雾影迅被收敛回去,他手中的东西这才彻底暗下,塞进了百宝囊中。

    苗毅松了口气,收了符篆和飞剑,飞身过来想捡取老道的百宝囊,谁知漂亮公子跑得比他快,大喊道:“东西是我的,不许跟我抢!”唬得苗毅一愣,百宝囊已经被他给摘走了,美滋滋的站在一旁清点东西。

    苗毅无语,自己拼死拼活倒便宜了他,不过想想没对方的出手相助,只怕也杀不了老道。想通了也就不计较了,就地盘膝坐下调息,一番斗法拼杀,修为几乎耗尽。

    捞了便宜的漂亮公子乐呵呵走来,绕着苗毅笑眯眯转圈道:“看不出来嘛!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嘛!”刚才的那场激战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凭苗毅的修为竟然能和一位青莲四品的高手相持不下,他对苗毅身上的符篆起了浓厚的兴趣。

    转到他对面坐下,好奇的问道:“死老道说的大鹿城图家是怎么回事?”见他盘膝闭眼无动于衷,又推了推他,“说来听听嘛!”

    看这情形是想打破沙锅问到底了,苗毅无奈的停了下来,缓缓将自己到六圣会接任务后和图家结怨的事情讲了遍。

    “强逼为妾?”漂亮公子听完后勃然大怒,重重挥了一下拳头怒声道:“杀的好,这样的恶人落在我手上,我也不会放过他……”顿了顿又问道:“那小侯爷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苗毅缓缓摇了摇头,在不熟悉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杀凡人的事情可不能承认,否则就是杀身之祸。见对方撅了撅嘴似乎不相信,他转移话题道:“那老道刚才说的魔魂香是怎么回事?”

    漂亮公子神情僵了下,打呵呵笑道:“那个呀!是一位前辈送我的。对了,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符篆?”

    “也是一位前辈送我的。”苗毅同样敷衍道。

    “切!”对方一脸不信的嗤了声。

    苗毅不想和他纠缠这个话题,起身直接飞向了官道,找到栓在路旁的马后,解下一匹翻身上马。漂亮公子跟了过来,见他调转的方向竟然是来路,不由奇怪道:“你这是要去哪?”

    苗毅拉着缰绳看向远方的夜空,目光有些凌厉,缓缓说道:“这位仁兄,我有些事情要办,没办法和你结伴去流云沙海了。感谢你刚才的出手相助,日后有机会再报答,告辞了!”

    “等等!”漂亮公子跑去解拴在树上的缰绳,边解边说道:“办事情嘛!自然是人越多越好,多个人多个帮手嘛!我和你一起去。”

    “不要跟着我!”苗毅冷冰冰扔下一句话,纵马疾驰而去。

    漂亮公子愣住了,随即气得咬了咬唇,跺脚道:“路又不是你家的,我爱去哪就去哪,用得找你管?”结果返身上马后,才现那匹脚力好的五花马被对方给骑走了,自己坐下的是枣红马,气得一阵抓狂,却仍倔强的纵马顺着来路追去,在夜色下狂奔。

    不过倒也没有追丢,黄土路上扬起的尘土还未散尽就是最好的证明。

    数个时辰后,大鹿城高高的城墙又出现在了眼前,不过晚上却是城门紧闭,黑灯瞎火。

    漂亮公子左右查看,现了不远处树下拴着的五花马,跑近了一看,已经没了苗毅的人影。他一脸狐疑的看向了高高的城墙,嘀咕自语道:“他又回了大鹿城?马没有放走,还栓在这,那就说明他还会回来……”

    苗毅的确回了大鹿城,不为别的,只因图家已经把他惹怒了,他要把图家的问题彻底解决掉,否则老是纠缠不清下去,自己也吃不消,万一下次再请上一个修为更高的人,那自己就死定了。

    此时,他已经摸进了夜色下灯火辉煌的图府,一路上驰骋而来,修为在马背上恢复了不少。

    一名下人正吊儿郎当提着个灯笼巡夜,途径一处半月拱门时,被门后伸出的一只手捂住嘴巴给拉进了黑暗中。借着手中灯笼里的火光看清苗毅的容貌后,顿时吓得浑身抖,几番到李家闹事,他就是其中一个,算是见过苗毅几次了。

    苗毅手中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淡淡问道:“你家侯爷晚上住哪?若有一句虚言,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侯爷在…正在书房里和师爷谈事情。”

    “书房在哪?”

    “后院竹林中。”

    苗毅神情冷漠地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灯笼,对着里面一口气吹灭,手中剑在黑暗中唰的划过对方的脖子,带着一丝血腥味飞身掠向后院。

    没多久,苗毅的身形再次从后院竹林中闪出,飞向了茫茫夜色中。而竹林中的书房内,图益和师爷已经躺在了血泊中,脑袋和身体分了家。

    苗毅飞跃出高高的城墙后,直接掠向自己栓马的树下,却现树下多了一人一骑,漂亮公子嘴角勾着一抹坏笑的看着他,啧啧有声道:“深更半夜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去了?”

    苗毅没想到这家伙阴魂不散,竟然跟到这里来了。他自然不会说自己去干什么了,只见自己骑来的五花马又回到了对方的屁股下,枣红马倒是空在一旁等自己。

    然而此地不宜久留,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解下枣红马的缰绳,翻上马疾驰而去。漂亮公子嘿嘿一笑,纵马追了上去。

    两人一路狂奔,始终保持着齐头并进的态势,苗毅坐骑的脚力不如对方,现在想甩也甩不掉了,漂亮公子一路乐呵着。尽管他一路问话,苗毅却总是一声不吭,但是不妨碍他的兴致。他瞅着这个装深沉的家伙,一想起对方在铁匠铺里买把剑当飞剑的情形就忍不住偷笑……

    次日,图家侯爷图益遇刺身亡的事情立刻轰动了整个大鹿城,这个世袭爵位因为父子皆亡,等于是断了传承,不少百姓暗中叫好。

    同时关于图侯爷死因的谣言也是传得满天飞,最让人信服的一个说法是,图侯爷得罪了左军大都督的近卫军统领屠仁杰,所以才遭了横祸。事情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毕竟屠仁杰未婚妻差点被图小侯爷抢去做了小妾的事情,如今已是人尽皆知了,屠将军受此奇耻大辱报仇也是正常的。

    这事给两天后完婚的屠将军带来了不小的困扰,他若是当初直接斩杀了图益倒没什么,可暗杀朝廷世袭爵爷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是犯大忌的事。要是背实了这个黑锅,那以后的朝廷官员谁还敢招惹他,只怕会联合起来想办法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可关键是他根本就没干这事,所以由不得他不郁闷。

    幸好的是,他身边有个一直贴身保护的修士,乃是正宗的魔门弟子,名叫宋南,可以证明他没干这事,否则真是百口难辩了。

    然而今天,这位一直贴身保护的修士却是离开了屠仁杰,独自一人来到了大鹿城最大的一座客栈‘大元居’。径直登上了僻静的三楼,乱七八糟的客人似乎已经被清空了,敲开了一间房门。

    房间内,正对街道的窗口前,负手站着一名体型魁梧的中年人,一双炯炯有神的虎目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眼中却透着一丝忧虑,仿佛遇见了什么头疼的事情。

    在他身旁左右束手站着两人,包括刚进来的保护屠仁杰的那位修士宋南,全部都是一身的黑衣。

    宋南走到体型魁梧的中年人身后行礼道:“弟子拜见师傅,没想到师傅也来了大鹿城,没能及时拜见,还请师傅恕罪。”

    “你来了。”中年人转身看了他一眼,走到客厅的正位上坐下,胳膊肘撑在扶手上,单手拿捏着自己的太阳穴,一付头疼不已的模样,闭着眼睛叹道:“我也是刚到,听说你在这里,所以才召你过来。”

    宋南走到跟前,恭敬的问道:“看师傅这个样子,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了?”

    “岂止是麻烦,简直是头疼死了。”中年人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道:“我那个小师妹啊!修行上刚有了点起色,便忍不住偷跑了出来玩。这事已经闹得圣尊大雷霆,把你师爷都给大骂了一顿,而你师爷又把我给大骂一顿,把我从‘天外间’贬了下来,让我尽快把她找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