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十二章 就是符多
    两人被逼强行停了下来,只见一个透明的光球中裹着一名道士打扮的老者,眉心有一朵绽放了四片花瓣的青莲光影,正目光闪烁的盯着留有长辫的苗毅。

    两人都看出了他眼中的不怀好意,漂亮公子看了眼苗毅,低声问道:“你认识他?”

    “从未见过。”苗毅摇了摇头,对来人抱拳道:“前辈是不是认错人了?”

    光球中的老道嘿嘿笑道:“认没认错,问问不就知道了。小子,我问你,大鹿城的图家小侯爷是不是你杀的?”

    苗毅瞳孔骤然一缩,没想到图家还不放过自己,这次竟然请来了青莲级别的高手对付自己,遂沉声道:“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说,杀凡人的罪名我可担不起,他怎么死的我怎么知道。”

    “嘿嘿!看来就是你了,我一路追去都没找到你,还以为你已经躲起来了,没想到竟然才走到这里,差点就错过了。至于是不是你杀的并不重要,总之图家要杀的人是你就对了,我只需提你那带辫子的人头去交任务便行,有什么冤屈你自己死后找图家的人说去。”老道桀桀笑道。

    苗毅脸色一变,早知道就晚点再出来了,也许能刚好避过,现在就算是想避也避不了了。眉心光影一现,一道黄影从百宝囊中急射出,他知道避无可避,竟然抢先动手了。

    “符篆!”老道一惊,没想到一个区区白莲一品的修士竟然敢主动向自己动手,急避开,却是当空“轰”的一声青光炸响,当场炸得他在空中一个跄踉,护身的透明光球瞬间变得暗淡了不少。

    “你快走!”

    形势如此危急之下,苗毅还不忘对漂亮公子交待了一句,生怕连累了他。自己已经是闪身掠向了远方,驾驭着金精长剑急向远方的山中逃窜。

    老道并没有受伤,护身的光球唰的凝聚成了一把长条‘戒尺’,不过比他平时用的小了一大圈。顿时痛心疾的惊呼道:“我的法器!”

    能化作护身飞行法器的必然是一件纯金精孕育出来的法器,虽然这一炸没有被完全炸毁,但是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损耗。找到足够的金精修补起来不难,关键是将修补的部分重新孕育,想完全恢复原来的灵性,没个百年也要个数十年。这番损失,图家给他的佣金也难以弥补,亏大了。

    最关键的是,苗毅恰好在他的法器分解成了护体光球的时候动了手,这是法器最脆弱的时候,一炸就要溃散不少,倘若是在合一成器的时候,其强大的牢固性,这样的爆炸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损伤。

    他做梦都没想到,大风大浪的都走过来了,没想到今天在阴沟里翻了船,一个白莲一品的修士竟然敢主动偷袭自己这个青莲四品的修士。

    连漂亮公子亦是看得一阵肉疼,他知道一名修士孕育出一把通灵的法器有多不容易,那是拿悠悠岁月堆起来的,这一损失,等于法器的威力大减,同时化作护体光球飞行的度也会大不如前,倘若碰上强敌追杀的时候,等于已经丢了半条命。

    “我要杀了你!”老道疯狂咆哮,戒尺一扔,踏上去急追,不敢再轻易分解开了。

    如此怨念的厉吼,让漂亮公子打了个寒颤,啧啧有声道:“那小子麻烦了……不过那是什么符篆啊!我还是头次见到专门炸人的符篆,有这么好玩的东西竟然现在才拿出来,亏我还送你东西,真不够意思。”他哪知道苗毅就是看中了开山符的爆炸威力,所以才把开山攻坚的符篆用来了炸人。

    他迅跳下了马,把两匹马快栓在了路旁的树上,祭出飞剑也追了过去。

    苗毅还未遁入山中躲藏,回头一看,老道已经追杀到了,度快过他太多了,顿时暗暗叫苦。

    两手忽然各抓了一把符篆,猛的落地转身,既然逃不掉,那就只有拼了。

    一道符影飞出砰的炸开,一团青色的光芒迅融入了漂浮在身边的金精飞剑,霎时,整把飞剑泛耀起青色的光华。

    咦!苗毅用了一张器灵符后,立刻感觉到飞剑轻灵了许多,操控起来灵活无比,度大增,而且还能感觉到飞剑中蕴含了一股强大的能量。

    原来器灵符还可以附加能量增加驾剑飞行的度!

    苗毅顿时恨得跺脚,刚才怎么不用,以前怎么不试试看,否则逃跑没问题。

    殊不知器灵符的作用正是将符篆中所封印的能量附加在法器上使用,他一品的修为使用了四品符篆,等于让法器的威力瞬间提升到了四品修士驾驭的威力,还要叠加上他本人的驾驭威力。所以符篆的品级越高,法器提升的威力也就越强,这就是符篆的魅力,也是为什么当初6松海想要炼制一张四品的符篆当做仙侠宫的镇派之宝备用。

    唯一的缺点是,修士本身的修为是可以消耗了再恢复的,而符篆的威力只能持续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就烟消云散了,是不可再生的。

    可是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老道脚踏的戒尺已经是唰的砸来。

    泛耀着青光的飞剑咻的射出迎敌,丝毫不弱于对方的度,“当当当”两把法器直接对干在了一起。

    这次都是金精法器对金精法器,老道是青莲四品的修为驾驭,苗毅用了一张四品的符篆加持,法器的威力等于旗鼓相当。

    两柄法器在空中斗得难解难分,那把戒尺之前已经受了损伤,威力大打折扣,此时竟然隐隐落了下风,不过在对敌经验上却是占了上风。

    浮空的老道,看着和自己法器斗了个旗鼓相当并且隐隐青光的飞剑,愕然道:“金精法器?四品器灵符?”再看到苗毅手上抓的两把符篆,眼睛亮道:“好小子,竟然有这么多符篆,都是四品符篆吗?好好好,这次只要杀了你,你的符篆就全部成了我的,法器虽然被损毁了,但还有得赚。”

    “做梦!”苗毅冷哼一声,见自己驾驭的法器竟然丝毫不落下风,他现在已经是浑然不怕对方。

    老道摸着下巴上稀松的胡须,哈哈笑道:“你小子还别不服气,就你这修为,竟敢跟我斗法,我看你能支撑多长时间,耗也耗死你。”

    苗毅咬了咬牙,知道对方没说假话,他现在已经感觉法力接济困难了,这才多大一会儿。

    但他不可能会坐以待毙,一道符影射向对方,砰的炸开,一团青光罩向对方。

    “四品定身符!”老道一声惊呼,唰的避开了,苗毅手上又是一张定身符射去炸开,结果又被对方躲开了。

    然而苗毅身上别的不多,就是符篆多,遂一张张的射出,转眼就浪费了十几张定身符。

    “小子!你干什么?那都是我的符篆!”躲闪中的老道见他如此浪费,顿时肉痛的不行,情急之下竟然直接照着苗毅扑了过去,欲要依仗度强行掠夺。

    眼见对方扑来,苗毅手中哗啦啦一连射出十几张开山符,全面封锁了对方扑来的方向。

    “轰轰轰……”一连串的剧烈爆炸声响起,炸开的青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啊’其中传来老道的一声怪叫。

    苗毅自己也被爆炸的冲击力震得翻了几个跟斗,双方斗法的法器失去了控制,双双落在了地上。

    青光消失后,苗毅口鼻渗血的跳了起来,放眼看去,老道一身修为的确了得,闪得也快,在如此密集的爆炸下竟然还没有被炸死,但是那模样可就比苗毅惨多了,浑身炸得乌漆墨黑,冠炸成了鸟窝,衣衫褴褛的站在远处地上直打摆子,两只裤腿都没有了,皮肤表面到处有血迹渗出。

    掉在地上的飞剑立刻爆射过去,趁他伤要他命。奈何老道反应也快,地上的戒尺忽的弹起,又和飞剑斗在了一起。

    苗毅擦了把鼻血,握着两把符篆就往前冲,要和对方拼了。

    “等等!”老道把手一推,连退好几步,戒尺闪回护在了自己身前,高声道:“我不杀你了,我们谈谈。”

    苗毅也停了下来,召回了飞剑防护,对方能放弃杀自己当然好,自己修为已经耗得差不多了,才白莲一品的修为和人家斗法的确是菜了点。

    “小子,千万别冲动,手上的符篆别再乱挥霍了。”老道好言相劝,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道:“你听我说,我们这样拼个你死我活实在没意思,不如这样,你把符篆全部给我,我立马就走人,保证不动你一根毫毛,这样你也保住了性命,我也不算空手而归,这笔买卖怎么样?”

    “放屁!我手上有符篆才有保命的希望,把符篆都给你?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苗毅冷笑连连,还真当自己是三岁的小孩了。

    忽然又是一愣,目光微微闪了闪,他现那漂亮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老道身后不远的地方,手里拿了个忽明忽暗的东西,黑暗中有一只模模糊糊的雾影朝老道飘来。

    “你若是不相信,我可以对天誓,只要你给了我符篆,我保证不动你分毫……唔?什么东西这么香?”老道鼻翼煽动了一下,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失声惊呼道:“魔魂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