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十一章 白痴
    安静!溪谷中安静得只能听到溪水潺潺流淌的声音。

    漂亮公子惊呆了的面容渐渐扭曲起来,随即露出似乎听到了什么令人指的话的表情,双手颤颤巍巍的捧起手中的剑,一字一句的问道:“你竟然从铁匠铺里随便买把剑当飞剑使唤?”

    苗毅神情有些不快道:“什么叫随便买把,这是百炼精钢打造的,胎质比一般的刀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天呐!”漂亮公子手中的剑随手一扔,双臂高举,一付无语问苍天的样子,摇头,清醒了点,再摇头地说道:“从铁匠铺里买了把剑当飞剑,他竟然还说得如此的理直气壮!这样的人竟然被他修炼到了白莲一品的境界,天理何在!哧哧……”

    他直接笑没了声,双手捂住肚子又倒在了地上,捶胸拍地,给人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味道,就差自己找根绳子把自己给勒死,又好像想找把刀插自己一万刀,以求脱离苦海。

    苗毅不是傻子,从对方的话里揣摩出了个大概,收了金精剑,皱着眉头走去将那把买来的剑拿在了手,掂量了一会儿后,走回蹲在了快笑没气的漂亮公子身边,诚心求教道:“兄台的意思是说,铁匠铺里买来的剑不能当飞剑使?可我没看出和一般修士使用的飞剑有什么区别啊!”

    歪躺在地上的漂亮公子捂住了胸口,痛苦无力的哀求道:“大哥!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不该在马市招惹你,不该和你换马,更不该追着你来这,我承认我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若有机会再看到你,我一定绕道走,绝不会再打扰你。”

    “那个……言重了!”苗毅一脸苦笑道:“兄台!我是真心求教啊!”

    漂亮公子一头撞倒在地上,不再看他,翘个白嫩的指头随便指了个地方,呵呵喘气道:“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也要为我着想不是?我今天算是知道了,笑死的滋味是最难受的。拜托你,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让我看到你,先让我一个人静静,气顺了,我们再慢慢说行不行?”

    看人家笑到如此难受的地步,苗毅看着都难受,微微叹了口气道:“那你先歇会儿吧!我到溪边的那块大石头后面等你……到时候再麻烦兄台为我解惑。”

    “嗯!你真是好人。”漂亮公子哭笑着应道,脑袋顶着坚硬的鹅软石连连撞头,闹得和地上的石头有深仇大恨似的。

    天空开始出现落日的余晖时,漂亮公子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脸颊上的红潮未消,深呼吸了一阵,目光寻到不远处溪边的大石头翻了个白眼。整了整衣衫,拍去沾上的沙粒,走到溪边捧起清冽的溪水洗面,又喝了口水漱口,噗的吐出后才摇头喘气道:“真是碰上人才了,差点活活笑死,这难道是报应?”

    站起身后,面朝那边的大石头喊道:“好啦!出来吧!”

    苗毅真的提着剑从大石头后面乖乖走了出来,一付诚心求教的样子。漂亮公子开始认真审视起苗毅,讶然现苗毅那刚毅不凡的面容足以让女人为之心动,有些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貌似觉得没自己帅。

    “这剑明明……”

    走到他身边的苗毅话还没说完,漂亮公子便一把将他手中的剑给夺了过来,没好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初出茅庐的修士,而且还是刚突破到白莲一品的修为没多久。”

    苗毅供认不讳的点了点头。

    “修炼到白莲一品的修为连点常识性的东西都不知道,让修为同是白莲一品的我深以为耻。”

    漂亮公子白话一顿,晃了晃手中的剑道:“你傻啊!怎么会认为世俗的铁匠铺里能买到飞剑呢?飞剑是什么?飞剑也是法器的一种好不好,法器为什么会叫法器?是因为胎体里面蕴含有阵法,随着阵法设置的不同能挥不同的威力和效果,所以才叫法器。你随便从铁匠铺里买把剑来,是糊弄别人还是糊弄你自己?我还以为你神神秘秘的躲这里干嘛呢!害得我跑来看热闹,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的天呐!一个人傻兮兮的躲在这里踩把剑飞来飞去就自以为是飞剑了,还好意思说‘踏剑飞行怎么这么累,还不如直接飞行来得更轻松’。蠢到这种地步,你怎么不一头撞死算了?”

    噼里啪啦一顿骂,苗毅被他骂得没话说,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但是终于明白了其中的蹊跷。

    但是这也怪不得他,因为从来没人跟他讲过这些,就算是和他一起呆了三年多的妖若仙,也不晓得他连这些最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而苗毅也一直认为只要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地步,自然驾驭任何东西都举重若轻,这是苗老头当年随口说过的话,他牢记着呢!何况他修为突破到白莲一品确实没多久,暂时也还没摸上头脑。

    被抢白得一阵无语后,苗毅又摸出了那把金精剑,反正已经被对方看到了,也没什么好藏的。随手一扔,飞身踏上,真气注入立刻感应到足下生风,飞剑中自然有股气流托着他,双臂一摆轻松自如的唰的飞远了。

    开始站在飞剑上还有些歪歪扭扭的站不稳,找到平衡的诀窍后,在空中飞来飞去顿时不亦乐乎,玩得很是高兴。下面的漂亮公子一个劲的翻白眼,做了个嘴型,貌似在说‘白痴’。

    不久之后,他踏剑回归落身在溪谷中,不无感慨的摇了摇头道:“凭现在的修为怕是飞不长久,修为消耗太快了。”

    “你以为呢?否则我还用得着买马匹来代步吗?”漂亮公子切了声,伸手道:“把你飞剑给我看看。”苗毅闻言顿时有些警惕起来,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给。

    “拿来吧!不就是一把金精剑,还怕我抢你的不成,好东西我见得多了。”他也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就异常刁蛮的直接从苗毅手里强行掰了过来,手指在剑身上铿铿弹了几下,翻来覆去端详了一下,啧啧有声道:“这么大的金精剑倒是少见,份量足够顶我身上的三把了。这东西可是值不少钱,我就奇怪了,你能有这样的东西,怎么会连点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你不会是从哪偷来的吧?”

    苗毅闻言肃然道:“别乱说,这是一位前辈送我的。”

    “哦?这样的东西都能随便送人,那这位前辈的身份恐怕也不一般呐!”漂亮公子揉了揉鼻子,看着手中的剑忽然吃吃笑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到铁匠铺买把破剑了,肯定是怕这宝物被人觊觎,所以想弄把寻常的飞剑来掩饰,看来你也没那么傻嘛!”

    说着把剑直接扔还给了苗毅,深以为然的叹道:“也是,这东西的品相的确太招人了,还这么大块头,想不让人眼红都难,最好是不到关键时刻尽量不要拿出来。”边说边从百宝囊中掏出了一把剑,扔到了苗毅的手中,“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送你一把做掩饰用,虽然比不上你手上的金精长剑,但是也掺和了一些金精在里面,你那铁匠铺里买的就少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苗毅愣了愣,将信将疑的在溪谷中驾驭着试了试,现果然好用,落地后忍不住问道:“我们非亲非故的,你真的送给我?”

    漂亮公子有气无力道:“大哥!我求你善心收下行不行?我求你将就着用一下吧!铁匠铺里买的真不要拿出来了,差点笑死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我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苗毅顿时一脸尴尬,现在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笑成那样了,自己干那样的蠢事,可不就让人觉得好笑吗?

    见他讪讪的收下了,漂亮公子可乐的笑了笑道:“你孤身一人这是要去哪呀?”

    “我想去流云沙海长长见识,听说那里是修行界最热闹的地方。”白受了人家东西,苗毅也没做隐瞒。

    “流云沙海?”漂亮公子眼睛一亮,抚掌笑道:“我也正要去那,看来我们是同路,一个人途中无聊,咱们正好可以做个伴。”

    “呃……”苗毅张了张嘴,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他本想说,你不会是想让我跟在你屁股后面吃灰吧!可想到对方为自己解惑,又送了东西给自己,顿时屈服了,心想吃就吃吧!死不了。

    “天快黑了,咱们走吧!再拖下去,小心栓着的马被野兽给吃了。”

    “也好。”苗毅点了点头,两人前后飞过山头,找到栓在树下的马匹,翻身上马向山麓外走去。

    一路跑出荒原,重新上了官道,两人齐头并进的不快不慢地跑着,倒没有出现苗毅担心的吃灰情况。可就在这时,远方的空中迎面掠来一道流光,本已经从二人头上飞过了,却又忽地闪了回来,唰的浮空拦在了二人的前面,一声冷喝道:“站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