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十章 笑死个人
    “你……光道歉就有用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都成什么样了……”漂亮公子拍打着身上的黄尘,扑着脸上的灰尘,还不时从嘴里吐出带沙的唾沫,白眼毫不吝啬的一个个抛给苗毅,要让他好好看看。

    苗毅看得牙疼,无奈的摊手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在马市被我横刀夺爱,心有不平,所以故意跑来出气来了。”漂亮公子得理不饶人。

    苗毅摇了摇头,也懒得辩解什么,无奈道:“那你想怎么样?”

    “切!跟我耍光棍是吧?”漂亮公子两眼一瞪,正要飙,忽然看到对方那漂亮的坐骑,目中闪过一丝狡黠,咳嗽一声道:“你如果诚心赔礼道歉的话,不能光凭嘴说,总要有所表示吧!”

    “你想让我怎么表示?”苗毅皱了皱眉,估摸着要破财免灾了。

    “你先停下,停下慢慢说。”漂亮公子探身过去,伸手抓住了苗毅手中的缰绳拉住,两人的坐骑渐渐停在了路上,他又朝苗毅招手道:“下马,下马。”自己率先跳了下来。

    苗毅有些莫名其妙的下了马,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漂亮公子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的绕着五花马转了两圈,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如这样吧!你如果诚心想道歉的话,我们换匹马,咱们的恩怨就算两消了。”说完也不管苗毅同意不同意,已经径直爬上了五花马的马背。

    苗毅眉头挑了挑,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感情是想报复自己,也想让自己跟在他屁股后面吃吃灰。不由微微一笑,换马倒是小事,本来这马就是人家马主看在这位冤大头的份上免费赠送的,说是这冤大头买的也不为过。至于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吃灰,自己是不会干的。

    看了看大路两边起伏的山峦,苗毅正打算找个僻静的地方试试自己驾驭飞剑的能力,毕竟如今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白莲一品,也可以驾驭飞剑了,把马换了正好可以甩掉这家伙,省得有人打扰。

    “好!我跟你换。”苗毅爽快的挥了挥手。

    “这才有点道歉的诚意嘛!”漂亮公子顿时乐不可支的笑弯了眼睛,白嫩的手指头勾了勾道:“那你来追我,只是你能追上我,我有重赏。”两脚跟一敲马肚子,一溜烟地跑了。

    苗毅挥手扫了扫眼前扬起的黄尘,也返身上马了。漂亮公子回头一看,立刻全神贯注向前,跑得更欢了。

    “跟在你屁股后面吃灰,我脑子有毛病还差不多。”苗毅面露讥笑地嘀咕了一声,调转方向,纵马下了官道,奔过荒原,向起伏的山麓之间跑去。

    嘴角挂着坏笑的漂亮公子纵马跑啊跑的,心里还在想,臭小子吃灰的滋味不好受吧!我要让你吃个饱。

    “唔?咦?哪呢?哪呢?人去哪了?”他回头看去,一路上没有看到苗毅的人影,当即勒停了马转身,一路看到头也没看到追来的人影,左右观望之际,终于被他现了远方的山麓之间,隐隐有一人一骑的身影消失在了山峦之间。

    “啊……”他握拳出一声尖锐的嘶吼,貌似有些抓狂了,终于现自己被人给耍了,亏自己还屁颠颠的跑得那个乐呵,估计成了人家眼里的白痴。

    “王八蛋,混帐,竟敢耍我,竟敢把我当白痴耍,不修理你一顿,你还真当我是白痴了,我看你往哪跑……”

    漂亮公子气得一阵张牙舞爪,可惜无处泄,只好咬牙切齿的纵马原路跑回。辨明了苗毅消失的那个地点后,也冲下了官道,朝那山峦之间追去。

    待他到达那山麓之间的时候,现已经没了苗毅的人影,而山间林幽树高,让他暗暗警惕了起来,琢磨着不会有什么埋伏吧!可想到是自己先在马市找人家麻烦的,估计也不会是什么设计好的圈套,遂咬牙继续顺着崎岖的山麓前行。

    刚拐过一道山坳,他立刻眼睛一亮,那匹枣红马正栓在一棵大树下。于是也跳下了马,牵马过去栓在了一起,环顾幽静的山林,摸着鹅蛋般的下巴暗自嘀咕道:“这小子搞什么鬼,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成?”

    再次观望四周,现根本就无路可走,当即飞身到了一处山顶的制高点,落身在了一株大树的树梢上搭手到处观望,神情微怔间,在山下的一处开阔山谷中现了苗毅的身影,只见苗毅正脚踏飞剑在山谷中飞来飞去绕圈圈。

    “这是在什么疯?”漂亮公子一脸的好奇,决定要去看个究竟,遂偷偷摸摸的隐入了树下,躲躲闪闪的悄悄朝下方山谷摸去,最后站在了一堆茂密的藤蔓后面,轻轻扒出了一个窟窿看究竟。

    山谷中的苗毅折腾了半天,累出了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在了溪边的大石头上,气喘吁吁道:“见鬼了,怎么踏剑飞行这么累,还不如直接飞来得更轻松。”

    怎么可能?躲在藤蔓后面的漂亮公子听到他话后,一脸狐疑地暗暗嘀咕。

    调息歇了一会儿的苗毅站了起来,拿起手中的剑晃了晃,正是他在大鹿城买来掩饰的百炼精钢剑,忽然信手射向远方的一棵大树,“咄”的插在了树上。

    这本没什么稀奇的,苗毅却是一脸的诧异,手动了几次愣是招不回来,现剑出手没多远后便失去了驾驭的能力,愣了半晌道:“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记得在李家的时候,飞剑注入真气转化的法力后,就一直受自己的气机牵引,能随意操控,如今这把剑却像是泼出去的水一般,彻底和自己失去了联系,活见鬼了。

    “难道是飞剑本事的原因?”苗毅嘀咕了一声,又从百宝囊中掏出了那把金精长剑,注入法力后立刻脱手射出,‘咻…咣’,射出的飞剑直接斩断大树,又轻松的招了回来。

    树还是那棵树,自然距离也是一样的距离。苗毅手抓飞剑满头雾水的打量,一时间搞不懂是什么意思了,难道只有金精剑才能驾驭?也不对啊!自己在李家斩杀的两位修士用的都是寻常的百炼精钢剑,为什么他们能驾驭自如的攻击?

    躲在藤蔓后面的漂亮公子一脸的怪异,脸颊肌肉狠狠的抽动两下,他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一笑出声立马现不好,捂住自己的嘴巴也晚了。

    苗毅霍然回头,盯着那一丛藤蔓厉声喝道:“谁?”

    漂亮公子知道藏不住了,索性很光棍的闪了出来,落身在溪谷中的鹅软石河滩上,冷眼盯着苗毅哼道:“你说我是谁?你竟敢耍我?”

    “呃……是你?”苗毅愣了愣后,皱眉道:“你在跟踪我?”瞥了眼手中的金精剑,立马警惕了起来,担心对方会打自己宝剑的主意,莫盛图和张树成的前车之鉴过去不久,老板娘的叮嘱也还在耳边回荡。

    “跟踪你?切!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漂亮公子一脸的不屑,转头看向了那株被斩断的大树,闪身飘了过去,将插在大树上的剑拔了出来,又闪了回来。

    他拿着剑一阵查看后,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怪异,忽然闷声‘扑哧扑哧’的笑个不停,貌似看到了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估计是实在憋不住了,索性咧开嘴巴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在那放开了哈哈大笑,笑得整个人前俯后仰东倒西歪,甚至笑倒在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断的用手捶地。

    “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你怎么这么可爱,我的天呐!我怎么会遇见你这样的人,简直是跟来找罪受,哎哟!笑得我肚子疼……”漂亮公子双手捂住肚子,笑得满地打滚,有种快笑断气的感觉,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已经有些不出声来了,笑并痛苦着。

    苗毅的脸黑了下来,这辈子还没被人如此耻笑过,自己有这么可笑吗?竟然夸张到了笑得满地打滚肚子疼的地步。他一个闪身掠来,手中长剑指向了对方,厉声道:“笑什么?再笑小心我杀了你。”

    “我笑……哎哟!肚子好痛,呵呵……”漂亮公子双手捂住肚子,笑得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道:“太难受了,你…你还是杀了我得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求你杀了我吧!”

    无缘无故杀人的事,苗毅还真做不出来,至少也要高清什么原因吧!遂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子拽了起来,横剑在对方的脖子上,厉声道:“你当我不敢杀你?说!你到底在笑什么?”

    漂亮公子犹如喝醉了美酒一般,脸色红熏熏,任他利刃架在脖子上,无力的仰着脑袋,喘着短气笑吁吁道:“我…我说大哥…你…你能不能先让我气顺了再说。”

    苗毅哼了一声,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剑锋指着他等待,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

    漂亮公子哼哼唧唧的躺地上喘了半天气,才跌跌撞撞的爬去抓了地上的那把剑站起,深吸一口气后,晃了晃手中的剑问道:“你这把剑从哪弄来的?”

    苗毅面无表情道:“大鹿城一家铁匠铺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