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九章 漂亮公子
    一家团聚的三人愣住看来,李表逸讪讪地看了眼屠仁杰,怕苗毅贸然插话打扰了这位新贵妹夫的兴致,然而苗毅杀人的余威还在,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干笑道:“大仙这就要走吗?”

    “任务完成了自然要走。”苗毅淡淡点头。

    屠仁杰刚才也听了李表逸的讲述,要不是此人相救,只怕自己的未婚妻已经受辱了,立刻拱手道:“还未感谢阁下,怠慢了!”

    苗毅摆摆手道:“将军客气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老实话,苗毅有些看不上他,未婚妻差点被人给玷污了,还能不疼不痒的放过仇人,真是好性子。然而人家要考虑前程,自然不能像自己一样激进没出息,否则年纪轻轻哪能衣锦还乡,说不定如今还是外面队列里的一员小兵。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还轮不到自己插手,只是不想在这里再呆下去了。

    “本将军准备择日完婚,阁下算是我的大恩人,何不留下喝杯喜酒再走。”屠仁杰再次挽留道。

    “先恭喜二位了!”苗毅对屠仁杰和李青兰拱了供手,笑道:“不过我的确还有事情,只能在他乡途中遥祝二位白头偕老了。”

    “既是如此,我就不挽留了。”屠仁杰也不强求,双方不是同路人没必要勉强,一个在六圣会接任务谋生的修士他还不放在眼里,譬如保护他的那位,乃是正宗的魔门弟子,哪是这种散修能比的,不过看在救了自己未婚妻的面子上,必要的感谢还是要的。转头看向外面,断然喝道:“赏!”

    一名校尉跑了过来,摸出钱袋子双手奉到苗毅跟前。苗毅眉头皱了皱,轻轻推开,淡然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只拿我该拿的。”

    屠仁杰愣了愣,目中微微泛起不屑,心想本就是卖命赚钱的主,还装什么清高。不过他脸上却没表示出什么,人家毕竟救了自己未婚妻,当即笑道:“阁下高雅,倒是我唐突了。大哥!那就麻烦你走一趟吧!”

    见妹夫都这样说了,李表逸当即陪笑着对苗毅伸手相请,苗毅转身和他一起离开了。经过那名骑在马背上的黑衣人身边时,苗毅和他的目光碰撞了一下,不过对方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貌似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到了六圣会,苗毅拿出了接任务时的那枚钥匙,一百青币扣除了两成佣金后,只拿到了八十青币,出了六圣会便和李表逸告辞了。

    几天后,屠仁杰和李青兰顺利完婚了,大喜之日却没有苗毅什么事。

    苗毅对大鹿城来说只是个过客,处于喜庆中的李表逸兄妹也不会没事想到他头上去,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自己花钱付出代价请来的人,也没必要放在心上。恐怕能记住苗毅这个过客的,只有他结下的仇人。

    此时的苗毅询问了路人后,买了一把百炼精钢打造的剑,又继续向马市而去。

    殊不知他和李表逸一离开李家来六圣会的时候,就已经被两名图家的人给远远盯上了。图益惹不起屠仁杰,自然也就不敢把李家兄妹给怎么样,但是却有办法对付苗毅。

    见到苗毅去了六圣会又去马市,远远跟踪他的人立刻判断出他要离开了,迅分出一人回了图家去禀报,另一人则继续跟着,直到看到苗毅骑马从西城门出去往西而行,另一人才返身而回。

    此时的苗毅有些郁闷,倒不是李家和图家的事,那些事一出六圣会他就抛到了脑后,而是在马市上遇见了一个不讲理的家伙,他看上了一匹神骏非凡的枣红马,那毛色鲜亮得仿佛要流油,胸肌鼓胀得像大石头,苗毅一眼就喜欢上了。

    就在他和卖主谈好了价钱的当口,正要交付三块青币,斜地里冒出个家伙张口就是六块青币横插一杠子,马主当即笑呵呵的对不住了,谁的钱多自然要卖给谁,毕竟还没交易。苗毅也的确是看上了这匹枣红马,于是加价到七块青币,横插一杠子的家伙嘴巴一翘,直接加到了一百块青币。

    没见过还有这么傻的家伙,抬价也不是这样抬的吧!苗毅开始郑重打量起对方,稍稍一看,心中亦是忍不住赞了一声,好一个风流倜傥的浊世佳公子。

    如乌玉束金冠,肤如凝脂不见丝毫的瑕疵,嘴唇犹如一抹丹红,鼻秀而高挺,双耳轮廓粉嫩素净。尤其是那一双明眸流转间要滴水的丹凤眼,仿佛能勾人心魂,更有一双英眉飒爽。一袭青衫得体,脚蹬皂靴,手摇黑布折扇,上面画着栩栩如生的金丝美女图。腰上系着一只百宝囊,显然也是个修士。

    虽然身在马市,但眼前这人的气质如高坐云端,只是嘴角老挂着一抹俏皮的坏笑。苗毅这辈子还是头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男人,也许用漂亮来形容有些不合适,但漂亮或美丽这个词用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绝对没有荒谬感。

    苗毅甚至有种错觉,怀疑眼前这人是个女人,但是对方说话的声音分明是个豪爽的男子,而且还有喉结,耳朵上也没见耳洞,胸部也没有突兀感。

    那人见苗毅的目光瞄到自己胸部来,手中折扇唰的挡在了胸口,翻个白眼没好气道:“看什么看?有病吧!没见过帅哥?”

    弄得苗毅倒有些不好意思,貌似这样盯着人家看确实有些失礼,咳嗽一声,把价钱加到了一百单一块青币。

    人家折扇一收,指着那匹马干净利落道:“一千青币!”

    马主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了,恬着脸看向苗毅,还在那一个劲的朝苗毅偷偷使眼色,那意思很明显,这是个有钱的主,您再帮忙抬抬价,等下少不了您的好处。

    苗毅无语了,他可没有和人杀猪的嗜好,再说了通常一匹马才两块青币,这匹马都卖到一千了,马主也不地道。

    苗毅口袋里如今虽然有几万青币,但和眼前这漂亮公子抬价,估计是自找苦吃,何况自己只是找个代步的工具,又不是要买回去养,于是调头便走,惹不起躲得起,认输了。

    没一会儿,那漂亮公子骑在马背上,抬着洁白的下巴像只高傲的孔雀,在苗毅前面晃了晃了马屁股,还让马尥了尥蹶子貌似在示威。

    苗毅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心想这不是孩子气嘛!就一匹马,你买就买了,用得着来炫耀吗?

    他无语的摇了摇头继续在马市上挑马,而之前那卖马的马主也算还有点良心,竟然牵了一匹同样神骏非凡的五花马过来,几种颜色团团簇簇,东一块西一块的分布在骏马身上,就像天上的锦云。苗毅很是喜欢,问价钱,谁知马主说他帮自己大赚了一笔,这是免费送的,并悄悄告诉他说:“这匹马比前面那匹脚力还好,我够意思吧!”

    苗毅却之不恭,骑着马出了西城门,扬蹄狂奔,在黄土官道上一路飞蹄扬尘继续西行。

    所谓不是冤家不碰头,没多久居然追上了之前抬杠买马的漂亮公子,两人走的竟然是同一条路,苗毅只是看了一眼,便与之擦肩而过,也没放心上。

    可他没放心上,不代表人家也没放心上。漂亮公子看到他坐下犹如花团锦簇的好家伙,顿时两眼亮,可看到骑马的人留着一条辫子后,立马呲牙咧嘴很不爽了,感觉对方在故意打自己的脸。

    他开始纵马狂奔追苗毅,苗毅也现不对了,不时回头看看,更加让对方觉得恶心,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跑得不亦乐乎。奈何任他怎么快马加鞭,就是追不上苗毅,看来那马主确实很地道,五花马的脚力的确更胜枣红马。

    追了一阵后,漂亮公子气得不行了,现自己在一路追着人家屁股后面吃灰,可又不愿服输。

    不舍不弃的又追着前面的滚滚黄尘跑了阵后,现嘴里已经开始能品到晦涩的沙子味了,摸摸脸也是一脸的灰尘,顿时放声怒吼道:“前面留辫子的家伙,给我站住。”

    苗毅不知道后面的家伙什么癫,不过能听出喊的是自己,渐渐放慢了度,待对方和自己齐头并进后,偏头皱眉道:“不知兄台有何指教?”

    “少来这套……呸呸呸!”漂亮公子吐了吐嘴里混着沙子的唾沫,横眉竖眼的指着他喝道:“你什么意思?”

    苗毅微微有些不快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放屁!”漂亮公子往他身后一指,破口大骂道:“你自己看看,你故意跑在我前面,摆明了就是想故意让我吃灰,我跟你有血海深仇啊!”

    “唔?”苗毅回头一看,马蹄飞扬黄尘滚滚的,貌似跟在后面跑的人的确会被自己给坑了。再看那漂亮公子如今已是一付风尘仆仆的狼狈样,好像的确没少吃灰,没来由的给人一种造孽的感觉,就好像往一只漂亮花瓶上撒尿一样,苗毅顿时一脸尴尬道:“抱歉!我不知道会这样,还请兄台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