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八章 新贵
    话音刚落,便见苗毅直接一脚,毫不留起地踹在了他的胸口,张牙跋扈的图益‘砰’的一声飞了出去,身形砸进了后面的人堆里面。

    周围观看的人们听到嘎嘣的骨头断裂声,目光循着踹飞的图益情不自禁一声惊呼。图家的下人们更是手忙脚乱的扶住晕晕乎乎目光涣散呕血的图益。

    那一直站在图益身边的师爷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就直接动脚了,而且打的还是大鹿城的侯爷,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当即指着苗毅怒声道:“好大的胆子,你一修士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凡人动手!”

    被众人抱着的图益咳嗽一声呛出一大口血,晃了晃脑袋强行醒过神来,指着苗毅声色俱厉地咆哮道:“杀了他,杀了他,给我打死他!”

    然而他叫得再响,身后的下人们也没一个敢冲上前去为他报仇,手里的家伙都成了摆设。人家怎么说都是修士,连白莲三品的修士都被人家给杀了,人家的厉害可想而知,又岂是大家这些屁民能应付的。再说了,人家连侯爷都敢打,就更不用说他们这些下人了,难道还真的指望人家会遵守修士不向凡人下手的规矩?

    躲在屋里观望的李青兰,还有站在苗毅身边的李表逸,都吓傻眼了,没想到这次请来的修士如此凶猛,竟敢当众打大鹿城的图侯爷!

    就在这时,众人脚下的街道传来了隆隆的震撼声,所有人回头看去,只见一大队人马刀枪齐备,浩浩荡荡的奔赴而来。为领队的将领身披战甲,鲜衣怒马,手中缰绳控制着坐骑的度,压制着整支队伍的行进步伐,在他身边伴行的马匹上坐着一位目不斜视的黑衣中年人,不像军旅着装,神情有点冷。

    看着这样一支近千人的队伍跑来,周围的人都是脸色一变,李表逸更是脸色煞白,连苗毅的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而图家那帮下人则是面有喜色,心想怪不得侯爷敢来找修士问罪,原来是早有准备啊!

    师爷目中却是露出一丝不解,他跟随图益多年,对图益结识的权贵大都认识,而这名鲜衣怒马的年轻将领他却从来没见过,而且这支队伍的装束不像是本地驻军。

    队伍逼近,那年轻将领抬了抬手,身后大军立刻令行禁止唰的停了下来,军威浩荡,周边的百姓们个个噤若寒蝉。

    师爷看了眼扭头说话不太方便的图益,走了出去对那年轻将军行礼道:“在下大鹿城世袭侯爵,图侯爷的师爷,敢问将军是哪位大人的部下?”

    年轻将军根本就不搭理他,而是目光盯着那倒塌的宅院看了看,接着目光又落在了李表逸的身上,手中马鞭指向倒塌的宅院,皱眉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他叫李表逸大哥?众人都是一愣。

    李表逸傻了半天,终于认出了来人是谁,当即急步跑了过去拉住惊呼道:“仁杰,仁杰,是你回来了?”

    年轻将军正是李青兰的未婚夫屠仁杰,只是他这些年在边关久经风霜,和李表逸一样的书生气早就磨砺得全无,身体健壮,皮肤更是黑了不少,而且英气逼人,加上头盔罩在头上,难怪李表逸没有认出来。

    屠仁杰顺手甩开身后的披风,直接跳下马来,早有人过来接过了他手中的马鞭,把马也牵到了一边。他对着李表逸抱拳道:“大哥!是我回来了。”

    李表逸没想到准妹夫竟然是如此华丽丽的出现在了眼前,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有些不敢相信的哇哇叫唤,激动得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屠仁杰笑着摇了摇头,指向倒塌的宅院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吗?怎么连房子都倒了?”

    “嗯?”李表逸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登时指着口挂血迹的图益,怒不可遏道:“是他,是他们干的,他儿子要强抢青兰做小妾……”他终于找到了能撑腰的,当即噼里啪啦把事情的经过一口气吐了出来。

    图家那边的人顿时有些慌了,这形势有些不对啊!

    屠仁杰的脸也黑了下来,回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的校尉。那名校尉也不是傻子,有人抢长官的老婆,这还得了,唰的拔出了腰刀,一声令下道:“全部给我抓起来,一个都不能放过。”

    一群军士立刻挥舞着家伙把图家人全部包围了起来,当场就叫他们跪下,反应慢了点的直接就被一刀砍翻在地,这帮丘八都知道,现在正是给长官出气的时候,也就是表现的时候,出了事也有人顶,所以动起手来也不怕。

    “误会呀!将军……”

    “跪下!”

    “啊!”师爷还想辩解一下,结果被一杆长枪砸倒在地,头破血流,连侯爷图益也未能幸免于难。

    不过那些丘八兵也分得清轻重,知道什么人可以往死里整,什么人不能乱搞过头了,除非上面直接话了还差不多,否则可没人背黑锅,倒霉的还是自己。所以招呼图益和师爷的都是棍子,而没有像对付下人那样直接动刀子砍翻。

    周边的百姓看得眼睛一个个亮,图家在大鹿城就是一霸,平时没人敢招惹,想不到今天来了能收拾他们的。

    图益本就受了重伤,被强行按跪在地,嘴角顿时有血溢出。他抬头怒视屠仁杰,嘴里喷血的咆哮道:“我乃朝廷亲封的世袭侯爷,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凭什么这样对我!”

    所有骑马的军士都下马了,唯独那名黑衣中年人坐在马上一动不动,此时扯动缰绳面对下跪的图益,冷冷说道:“屠将军乃是当今左军大都督麾下的近卫军统领,你图家竟敢强抢屠将军的未婚妻,分明就是不把左军大都督放在眼里,别说让你这个侯爷跪下,就是当场将你这个侯爷斩杀了,也没人会追究。”

    图益脸上的怒色顿时一僵,周边的百姓们也是吸了口凉气。

    魔国境内有三人分掌天下兵马大权,分别为中军大都督、左军大都督、右军大都督,三位大都督可是在‘天外间’魔圣云傲天跟前都挂了号的人物。须知三位大都督能征善战,为云傲天扩充和守护境内信徒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深得云傲天的器重,甚至派了门下不少的修士来保护。

    因为六圣之间早有约定,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修士是不能插手的,但是又怕那些能征善战的将领被人暗下毒手,一旦这样的将领遭受了损失,让敌国占了便宜,间接损失的就是大量信徒,所以不参于战事也会派修士保护他们。事实上,六国基本上都是这么个情况。

    试想这样的人物,又岂是区区一个大鹿城的世袭侯爷惹得起的,何况还是一个有名份无职位的侯爷。

    而弃笔从戎的屠仁杰,本就是个不甘雌伏的人物,那是豁出了命去拼前程,在边关数年的厮杀中九死一生,屡立大功,深得左军大都督的赏识,一路提拔成了自己的近卫军统领,可谓是当成了贴身的亲信培养。

    听说屠仁杰家中还有一个未婚妻后,又特意恩准他携带人马衣锦还乡,为此还特意派了名修士保护他,就是那名马背上的黑衣人,可见左军大都督对屠仁杰不是一般的看重。

    那位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师爷,心中也是暗道一声糟糕,知道惹上硬茬了。但是性命攸关,必须自救,遂立马跪着拱手道:“屠将军,这的确是场误会,确实不知道您的未婚妻在这里,否则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乱来。我家上代老侯爷和左军大都督也颇有些交情,还请将军看在左军大都督的份上,放我们一马,事后侯爷必定亲自向左军大都督赔罪。”

    此话一出,屠仁杰的双眉皱了皱,他的确很生气,但是他身为左军大都督的手下,人家搬出了和大都督的交情出来,他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马背上的黑衣人微微怔了怔,没想到这图家竟然和左军大都督有交情,不过想想估计也假不了,图家既然能世袭封侯,和权贵之间有交情是正常的事情。

    他看出了屠仁杰的为难,不好亲自开口让人看笑话,遂代为做主道:“先放他们离开,我们为国戍边也不好乱了法纪,待事情查明后再做处理!”

    一干军士当即收了兵器归队,师爷连连表示感谢,图家一群人也就这样狼狈的离开。苗毅却是微微冷哼了声,什么事后查明,估计是永远没有查明的机会了,事情肯定是不了了之了。

    李表逸虽然不甘心,但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不是他能做主了,不过想起如今有了大靠山,又欣喜了起来,对着垮塌一半的屋内连连招手道:“青兰,快出来,仁杰回来了!”

    李青兰红着脸忸怩的走了出来,却不好意思过来。屠仁杰一扫眉宇间的阴霾,端下头盔交给后方,大步走了过去,嬉笑问话,李表逸在一旁陪笑不止。

    这个时候,苗毅却是缓缓走了过去,淡淡笑道:“李公子,看来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用不着我再保护了,你是不是陪我走一趟六圣会,交了这次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