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六章 剑出无情
    不管苗毅炼制的符篆品级如何,估计还没谁见过哪位修士身上会携带这么多符篆的,关键是一般人想携带也没有那条件,毕竟符篆不是那么好炼制的,而苗毅简直在拿符篆当草纸装,有点符篆贩子的味道。

    若是他炼符成功率如此高的消息传出去了,保管立马会引得天下各派哄抢,就算抢不到也不会让他活着落到别人手里,一旦落到对头门派里去了的话,那简直是灾难。试想举一个门派之力收集炼符材料自然不成问题,再加上一个如此厉害的炼符高手,全门上下都用符篆武装起来,想想都恐怖。

    苗毅是初出茅庐,目前还没有那么宽泛的概念,觉得这些符篆也许有用是一个原因,其实如今还是抱着练习制符的目的为主,没想过要依靠符篆来威胁谁。

    将桌上所有的符篆分门别类放好后,他又把一百多份四品制符材料摆了出来,皱眉自语道:“品级越高的符篆自然威力越大,可惜仙侠宫那一带对高品级的妖修没什么吸引力,否则妖若仙定会存下不少的高档炼符材料。”

    拿起桌上的符笔又微微摇了摇头:“这符笔是四品的,克服不了更高阶的符血,看来目前顶多也只能炼制四品的符篆了,有机会要配上一支高阶的符笔才好…听说妖圣姬欢是一只蛟龙,若是能从他身上取些材料制成符笔,那岂不是九品符笔?”

    想到这里他自己也暗暗咂舌,露出自嘲的神情来,暗骂自己胡思乱想,就凭自己一个刚入品级的修士,竟然就想把主意打到六圣的头上去,简直是想找死,这种想法要是传出去了,只怕立马就会有人宰了自己。

    “不知道这一百多份四品制符材料,能不能全部炼制成功……”苗毅目露兴奋之色,就要动手继续,可无意中看到窗户纸上已经泛黄亮的天色,神情一肃,立马又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收了。

    修炼长歌剑诀的时间到了,如今修为更上一层楼,每天可以采集三个时辰的太阳真火了,提高修为是正途,他不想老是耽误。

    走到屋檐下,灶房那边传来了李青兰轻手轻脚做早餐的声音,而李表逸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只铁耙子,正轻手轻脚的填着昨夜炸出的那个坑,两兄妹显然是心有敬畏不想打扰屋里的苗毅。

    李表逸现赤足走出的苗毅,当即堆笑道:“大仙昨夜休息的还好吧!”说完才现有语病,人家昨天深夜还杀了一个人,吓得自己一夜难眠。

    苗毅点头笑了笑,闪身到了屋顶上,眯眼看向天际绽放的旭日金光,盘膝而坐,五心朝阳。

    三个时辰后,苗毅缓缓收功,一夜的疲惫一扫而空,精神奕奕的从屋顶上飞身而下。文弱书生模样的李表逸累得满头大汗也把那个坑给填好了,正用双脚踩实地面。

    太阳高升,已经临近中午,李青兰又在灶房里张罗午饭。

    赤足走上台阶的苗毅忽然转身问道:“李公子,你估计你那个妹夫大概什么时候会到?”

    李表逸愣了愣,不知道他为何有这一问,顿了顿道:“他上月寄来的书信说是这个月之内会到,应该快了吧!若是有什么意外耽搁了,他肯定会寄书信来说明的,毕竟成亲也不是小事。”

    苗毅点了点头走回房间,昨夜获得了六百多青币,他其实完全可以放弃这次的任务,继续赶往流云沙海,在这民居里束手束脚,感觉有些不自在,想出去转转又怕图家趁机来闹事。可是想到昨夜的收获也是因为这次的任务而得来,中途放弃对李家也不公平,所以也期盼着李青兰的未婚夫能早日归来。

    回到房里,他又开始拿出四品炼符材料炼制符篆,没过上多久便传来了李表逸敲门请用午餐的声音,想想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没吃东西,肚子里确实有些空空的,遂出来放开大吃了一顿,接着又缩回了房间。

    两兄妹虽然有些忌惮他,可见他几乎是从不出来,两人倒是觉得自在不少。

    所谓熟能生巧,加上反反复复画的就是那几种符篆,更有充足材料,苗毅下笔如有神,一张张符篆行云流水般的在笔下一气呵成,两个时辰的样子,百多份四品炼符材料全部耗尽,定身符、器灵符和开山符各炼制了三十来张。

    这还是因为每画完一张符篆便要停下重新添注符血,否则照他这个度,如果不打断的话,只怕一个时辰不到就能全部完成。

    尽管没有像苗毅之前设想的那样全部炼制成功,但也仅仅只是浪费了两份材料,看到又多了近百张四品符篆,苗毅还是比较满意的。

    所有的材料全部耗尽,没了可以练手的,苗毅意犹未尽的把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收了起来,这才一身轻松的走出了房间。

    踱步在院子中,忽然无缘无故一阵风起袭面,苗毅陡然愣住,思绪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仙侠宫境内的那处山崖上,每次梳洗完后,总会站在那山崖上迎风吹面,6雪馨的音容笑貌不免又浮现在眼前,不禁一声长叹,不知何日才能再见,而再见后又该如何面对?

    偶尔在屋里进出的李青兰不时偷看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不知道他为什么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尤其是他那垂在背后的乌黑辫子,让她心中暗暗感到好奇,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留条辫子?

    更让她费解的是,风吹落叶下,她看到他的侧脸上流露出的竟然是无尽的落寞,她难以想象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强人会因为什么样的事情而感伤。

    一直到夜幕降临,李表逸恭请他用晚餐,苗毅才从瑟瑟的风中清醒过来,有些郁郁寡欢的随便吃了点东西,便默默回了房间里面,和衣躺在了床上不言不语,在昏昏沉沉中睡去。

    风高月明深夜之际,有不少细碎的脚步声在风中慢慢逼近宅院,床上的苗毅缓缓睁开了双眼侧耳倾听。

    屋外,一个灰衣人从天而将落在了院墙上,脚踩的飞剑却是冲天而起,又呼啸着直直射下,‘咣’的一声破开了屋顶,紧接着崩碎门板从正堂中穿了出来,盘绕在灰衣人的周身飞舞,灰衣两眼冷漠的注视着庭院中的动静。

    瓦片稀里哗啦的坠落声,屋里俩兄妹从梦中吓醒惊呼,周边人家的鸡鸣狗吠声跟着响起。

    “什么人?”苗毅一声怒喝,手上提剑啪的破窗而出,一落在院中,立马看到了院墙上那个眉心绽放着三瓣白莲光影的灰衣人,微微一惊道:“白莲三品修士……你也是图家请来的?”

    “看来就是你了。”灰衣人冷冰冰的哼了声,多话没有,身前飞剑唰的直接射向苗毅。

    苗毅急闪过,却是被飞剑划破了背后的衣服,差点连辫子也给削断,要不是他反应快,当场就要丢了小命。

    他破窗而出的那面墙壁却是未能幸免于难,被飞剑一举轰塌,飞剑转眼又从纷飞的砖块中追杀向腾空的苗毅,眨眼追上。

    眼看就要被飞剑斩杀,苗毅急忙祭出手中的飞剑抵挡,结果‘当’的一声,昨天刚缴获的飞剑当场被斩断。情急之下的苗毅,祭出了一张四品开山符,黄影迎着追来的飞剑射出,‘轰’一团青光猛烈炸开,整条街道上都是一阵剧烈晃动。

    刺眼的强光下,追杀来的飞剑直接被剧烈的爆炸给崩飞,苗毅本人也被冲击而来的气流给震飞,四周的院墙跟着轰然垮塌,半边房子当场倒掉。

    “四品符篆!”灰衣人看着那炸开的青光一声惊呼,急从崩塌的院墙上弹身飞向上空,而那些躲在院墙边上图谋不轨的图家下人则是吓得鬼哭狼嚎的连滚带爬。

    附近的邻里顿时全部被惊醒了,家家户户的灯光亮起,不少人跑出门来观望。

    “一个白莲一品的修士手上竟然有四品符篆!”浮空的灰衣人面色凝重,目光迅扫视下方,却是没有看到苗毅的人影,不由冷哼道:“躲起来了吗?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出来受死,那样我还会给你个痛苦,若是让我亲自找到了,包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倒塌的院墙中,一阵稀里哗的声音响起,苗毅从砖块堆中爬了起来,吐掉了嘴中吃进的灰土,嘴角和鼻孔中都渗透出了血迹,目光深冷的盯向空中,他算是第一次领略到了高阶修士的威力,随便一出手自己连逃命都困难,同时也对自己炼制的符篆威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听话就对了,我不食言,就赏你个痛快!”灰衣人一阵冷笑,唰的冲了下来,一掌拍向苗毅的脑袋。

    然而就在毙敌于当口的瞬间,灰衣人两眼暴睁,只见苗毅的百宝囊中又射出一道黄符,猛刹住身形就想闪开。

    ‘砰’黄符中炸开一团青光,追上他当头罩得严严实实,从空中掉下,直接摔到在地一动不能动。

    苗毅伸手从百宝囊中抽出了那把金精大剑,从垮塌的碎砖块中走出,脚步越来越快,提剑直接跑了过去,迎着灰衣人无比惊恐的眼神,双手握剑毫不犹豫的将其给对劈成了两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