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五章 一符制胜
    也就是说,苗毅手头上的这些成品符篆值不少晶币,可惜他却没有这方面的概念。

    百宝囊中的两百多份二品制符材料拿了出来,苗毅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再不济,有了前面的经验,一百五十张符篆应该能炼制出来吧!”

    刚摊开材料,准备开始炼制二品符篆,耳朵却是微微动了一下,目光从桌子上挪向了紧闭的窗户,只听外面有人冷哼道:“屋里那个不流入的修士自己滚出来。”

    苗毅顿了顿,自言自语道:“应该是说我吧!”他隐隐听到院子四周还有不少逼近的脚步声,两兄妹房间的开门声亦响起,遂迅收了桌上的制符材料。

    等他走出门,正好看到李表逸两兄妹一脸惶恐的从屋檐下退进了屋内。苗毅一个箭步与二人擦身而过,稳稳的落在了院子中,目光一扫,只见院子的围墙上站了个负手而立的人,一脸不屑的盯着自己打量,那人的眉心上渐渐绽放出一朵花开一瓣的白色莲花光影。

    “白莲一品的修为!”苗毅看着那人皱眉道:“你是来找我的?”

    “看来白天打伤图家下人的就是你。”那人以极为藐视的眼神盯着他冷哼道:“你接了李家的任务,我接了图家的任务,我不找你还能找谁?”

    苗毅目光闪烁道:“如此说来,你是来找我麻烦的?”

    “确切的说,是来杀你的。你死后也不要怪我,大家都是拿钱卖命,收了人家的钱,出了事谁也怨不了谁。”

    此话一出,围墙外面的四周响起一阵窃笑,屋里的李表逸兄妹则是一脸的惊恐。

    “你要杀我?”苗毅目光冷沉下来。

    那人不动不摇的站在围墙上,松开背后的一只手,信手一挥,一柄飞剑从百宝囊中闪了出来绕身盘旋,有点示威的味道。居高临下的淡淡说道:“放心,你我无冤无仇,我也不会为难你,会给你个痛快。”

    苗毅明白了对方的来意顿时怒火中烧,眉心同样绽放出一朵花开一瓣的白色莲花光影,一声怒喝道:“不管是非,只为钱财就要取人性命,今夜若是放过你,和为虎作伥没什么区别,他日害的就是别人,焉能饶你!”

    那人瞳孔一缩,惊呼道:“你不是接的‘癸’字号任务吗?怎么会有白莲一品的修为!”他反应也快,震惊中驱指一点,绕身盘旋的飞剑唰的射向了苗毅。

    苗毅反应也不慢,身形急弹开,人已腾空而起,飞剑擦身而过,‘砰’的一声在院子中炸出一个坑来。纵身在空中的苗毅同样驱指点向地方,喝了声:“定!”一道黄影从百宝囊中射出。

    围墙上那人耳闻目睹,失声惊呼道:“定身符!”顾不上召回飞剑,闪身就要躲避,奈何此时才反应过来有些慢了,‘砰’的一声炸响,一团白光爆射而出,当场将他给罩住,身形在围墙上摇晃一下,扑通跌落到围墙外面,立刻听到围墙四周传来一阵惊呼。

    苗毅顺手捞住刚从地下弹起便失去了驾驭的飞剑,凌空翻身纵向了围墙外面,落地挥剑指向了在地上挣扎的人。

    一品定身符对付白莲一品的修士似乎有些勉为其难,并没有将那人给彻底定死,那人正拼命在包裹的白色弧光中挣扎,不过却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挣脱的。

    眼见苗毅杀气腾腾的提剑追来,那人一脸惊恐道:“李家到底给了你多少晶币?你不可能为了一百青币的任务而动用一张定身符!”他可是知道行情的,一张一品定身符的价值已经过了一百青币。

    “恶有恶报,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个有点晚了吗?”苗毅手中的剑已经顶在了他的咽喉上,现定身符的阻力不小,剑锋竟然轻易刺不进去。

    那人吓得疾声求饶道:“不要杀我,李家给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

    “杀了你,我自然会没收你为非作歹的所得,用不着你给!”苗毅灌注修为到剑上,手起剑落一举将他脑袋给砍了下了,裹着他的那层白光一被破开就立马消失了,一腔热血喷出,死不瞑目的脑袋滚到了一边。

    躲藏在四周的人顿时吓得一哄而散慌忙逃窜,他们都是图府的下人,本是准备等请来的修士得手后立马到李家抢人的,毕竟修士是不好对凡人出手的,哪知请来的修士就这样被人给轻易杀掉了。

    苗毅扫了眼四周仓皇逃窜的人影,知道是图府的人,却忍住了去追杀的冲动,而四周的邻舍里也亮起了灯光,显然是被这里的动静给惊动了,遂俯身摘了那修士腰间的百宝囊,一脚将尸体踢远,弹身飞回了院子里。

    看着拎剑走回的苗毅,兄妹俩赶紧靠边站了站,苗毅脚步停下,对二人淡然道:“那人我已经打了,没事了,回去休息吧!”两人战战兢兢的点头,看着他回了房间。

    回屋的苗毅打开了得来的百宝囊,里面没什么他能看上眼的东西,倒是有六百多青币能解他的燃眉之急,直接转入了自己的百宝囊里。又拿起那把飞剑看了看,胎质不错,是用百炼精钢打造的,正是自己平时需要拿来掩饰用的。

    收好东西,又取出了那些炼制二品符篆的材料摆放在桌上,刚才尝试使用了一张定身符,没想到效果这么好,竟然一举制敌,自然来了继续炼制的兴趣。至于杀个把为非作歹的人,他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图府,一身酒气的图必宣正衣衫单薄的躺在床上,伺奉他的还有两个只穿着肚兜的妙龄女子,一个双手抱着他脑袋枕在自己的大腿上揉按着他两侧的太阳穴,另一个则把他双脚架在自己的大腿上拿捏着,春光若隐若现。

    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可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喜欢寻找刺激,对于衣食无忧没了志向追求的人来说,缺了新鲜事物来刺激自己,和形同朽木没什么区别,往往就是这种人才能干出荒唐事来。

    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下人慌慌张张的跑来,气喘吁吁道:“少爷,少爷……”

    “急什么?人抓来了吗?”图必宣打了个酒嗝,连眼皮都不睁一下的挥了挥手道:“先给她安排香汤沐浴,洗白嫩了直接给我带来,看少爷我如何把这贱人给收拾得服服帖帖。”

    下人脸色一僵,连连解释道:“不是的,少爷不好了,我们请来的那个修士,被李家的那个修士给杀了。”

    “嗯?”图必须那喝得有些酒红的眼睛猛的睁开,抱着他脚拿捏的婢女被他一脚踹得‘哎呦’一声掉下了床,背后的婢女也被他一胳膊挥倒在床。他赤着双脚跳下了床,一把揪住那下人的衣襟,怒喝道:“怎么回事?”

    下人慌忙解释道:“我埋伏在李家外面都听到了,原来李家请来的乃是一位白莲一品的修士,法术好生厉害了得,我们请来的人才刚动手,就被人家给斩杀了。”

    图必宣当即一个大耳刮子过去,把他给打倒在地,抬脚便踹,边踹边骂道:“是谁说李家请的是一个不入流的修士,是谁害得本少爷出丑,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让我那些玩伴看我的笑话吗?”

    那下人被他踹得在地上连滚带爬,好一阵求饶。图必宣一直追着打累了才罢手,指着他气喘吁吁道:“去,李家不是请了一品的修士吗?去给我到六圣会请个三品的来,我就不信压不住他,还能让个落魄户翻天了。”

    “啊!三品修士?”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流着鼻血的下人愕然道:“少爷!三品修士的最低价位也要一万青币啊!老爷临走时交待过,您日常开支动用的底线是不允许过一千青币的。”

    图必宣两眼一瞪:“屁的底线,我图家的人都被打残了,你还跟我啰嗦这个,你信不信我把你也给打残了?”

    “我去,我去,我这就去。”下人连滚带爬赶紧跑了。

    天色已亮,闷在房间里的苗毅活动着双臂松动筋骨,桌上摆着一堆成品符,两百多份二品和两百多份三品炼符材料全部消耗一空。刚清点了一下,定身符、器灵符、开山符二品的和三品的都各炼制了七十多张,等于又炼制出了四百多张成品符篆,至于搬运符,他还是觉得没多大用处,一张都没有再炼制。

    这次总共加在一起也只是报废了十来张,成功率高得惊人,不知道被精通此道的人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他如今身上的成品符篆加起来统计,定身符一品的有六十来张,二品的有七十多张,三品的七十多张;器灵符一品的有八十多张,二品的七十多张,三品的七十多张;开山符的数量和器灵符一样,三种品级的加起来也有将近两百四十张。

    如果包括一品的四十来张搬运符,把所有的成品符篆加在一起统计的话,他如今已经有了差不多七百五十张成品符篆。

    要是让人知道他这么一个白莲一品的修士身上竟然有这么多成品符篆,而且还是他自己在一天之内炼制的,一定会惊得瞠目结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