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四章 炼符(二)
    苗毅一把抓住一只砸来的拳头,直接将一支胳膊给倒拧成了麻花,对方那张脸当场痛得变形了,张开嘴巴还没来得惨叫,苗毅已经一巴掌把他给扇了出去,随手捞住一只踢来的腿,也不管是谁的,一拳照着膝盖骨‘啪’的打断成翘翻,扔了出去。

    眨眼间又捞住两只吓得想缩回去的胳膊,狠狠的绞断在一起,双掌顺势将二人推出。还有一个家伙吓得想跑,苗毅直接闪身拦在了他前面,一把抓住他脑袋,抬脚对着他膝盖骨当场踩断在地,顺手推开。

    不过几个瞬间的功夫,几个人不是断手便是断脚,那骨头清脆响的碎断声可谓是让人听得一清二楚。李表逸和李青兰看着地上翻滚着出杀猪般惨叫声的几人,脸上吓得煞白,他们哪见过这场面,给他们的感觉比上次看到杀人还恐怖。

    苗毅已经面无表情的和两兄妹擦肩而过,像个没事人一样回了屋里,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本来按他一贯的作风,这几个人今天死定了,但他现在已经是修士,大庭广众之下自然要遵守修行界的规矩,否则招来了大麻烦也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只能是给点教训。

    从此经过的路人也被这一幕给惊呆了,纷纷快步离开,站远了才看热闹。

    两兄妹慌忙进了院子把大门给关好,外面的惨叫声还没停,入耳不禁一阵毛骨悚然,两人看向苗毅房间的眼神满是恐惧,没想到请了个这样的家伙来,看那出手干净利落的样子,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是头次干……

    大鹿城图家,祖上有功于朝廷,子孙世袭侯爵,在大鹿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图家大厅内,此时六名被打成重伤的下人躺成了一排,疼得直哼哼。请来的大夫正蹲在地上一个个给诊治,一名锦袍年轻人坐在椅子上,满脸阴郁的看着那几个被打伤的下人,边上还站了一群下人,整个大厅内只有他一个人坐着,他正是图家的小侯爷图必宣。

    一股怒火在他心中徘徊,他怎么都没想到在大鹿城内还有人敢打他图家的人,而且还是李家的人,他认为这无异于在当众打他的脸。

    那替几人诊治过的大夫刚站起身摇了摇头,图必宣便沉声问道:“他们怎么样了?”

    “这几个骨头都碎了,接都没办法再接起来,手脚算是都废了。”大夫指了指断手断脚的五人,又指向从昏阙中醒来直哼哼的管家苦笑道:“封管家倒是问题不大,受了些内伤,调养个一年半载也就差不多了,只是以后恐怕没办法再干力气活了,出手的人好狠呐!”

    “啪!”图必宣一掌拍在茶几上,震得茶盏叮当响,冷笑连连道:“好个姓李的,这是给脸不要脸呐!”

    这时,外面一个下人匆匆跑了进来,对着他行礼道:“少爷,都查清楚了,六圣会有个修士接了李表逸的‘癸’字号任务,打人的应该就是那名修士。”

    “‘癸’字号任务?什么狗屁修士,一个不入流的玩意也好意思叫修士,少爷我撒把钱出去,随时能拉来一大堆。好哇!在大鹿城竟敢跟我图家作对,简直活得不耐烦了。”图必宣一阵咬牙切齿,厉笑连连的站了起来,对禀报的下人喝道:“去,立马到六圣会随便请个一品的家伙来,给我把那李家不入流的玩意给宰了。”

    “是,少爷我这就去六圣会给您领个来。”那下人一阵谄媚的跑了。

    在苍穹大世界,对大户人家来说,一些低级修士的确不算什么,在他们眼里都是有钱便能拉来卖命的。这主要是缘于六圣的铁律下,人魔妖鬼之间的相处对凡人来说早就司空见惯了,普通人还有些敬畏之心,权势之家知道那些飞天遁地的家伙不敢乱动他们,所以完全不会当回事,当然了,那些能耐非凡的修士又是另一回事。

    “姓李的既然给脸不要脸,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还想给本少爷做小妾?少爷我玩腻了直接卖青楼去。”图必宣一声冷哼,手指一勾,一名下人赶紧跑了过来听命,“把人准备好,晚上直接去把那贱人给我抢来,姓李的弄出城埋了。记住了,夜深了再动手,要干净利落,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倘若闹得老爷从京师访友回来后知道了,后果你们自己想去。”

    “明白了,小的马上去准备,少爷等着晚上洞房就是了。”下人点头哈腰的离去了。

    李家,窝在房间里的苗毅拿着一张炼制好的一品定身符欣喜不已,废了上百份材料后,终于被他慢慢找到了感觉,炼成了第一张符篆。

    左看右看,他有些心痒难耐,不知道这张定身符的威力如何,可惜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来做试验。左顾右盼看到了前方的椅子,捏着符篆看了看上面已经变得暗红色的纹路,注入真气驱使了出去。

    “砰”一道黄影飞出手炸开,射出一团白光包裹住了那张椅子。

    外面的两兄妹陡然听到屋里传来这么大的声音,都被吓了一跳,比之前的啪啪爆裂声可是大多了,不知道里面到底在搞什么东西,不禁有些担心苗毅会不会把房子给搞垮了。

    苗毅看着那张被白色弧光锁定的椅子,眼睛一亮,跑去用手碰了碰,椅子还能推动,但是上面包裹的能量很轻易能感觉到,而且附加在上面的那层白光更是久久不散,竟是轻易破除不了。

    “果然成功了!”苗毅兴奋的握了握拳头,毅然返身回了桌子跟前,意犹未尽的继续下一张符篆的炼制。

    夜幕降临后,李表逸敲门恭敬的请他去用餐,苗毅回了声不饿,继续忙碌个不停。

    有了第一张符篆炼制成功的经验后,后面定身符炼制的成功率越来越高,近五十份材料,居然被他炼制成功了四十多份,虽然统统都是一品的定身符,但是这种成功率若是让精通此道的人知道了,定会吓一跳。

    须知就算是苍穹大世界顶级的炼符高手,能达到七成的成功率就已经是很高了,普通人能达到一半就不错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6松海获得一只青莲四品的山魈精也担心不能炼制成功的原因,实在是失败的可能性太高了。而他此时的成功率竟然达到了八成!

    苗毅他哪知道这些,反而还觉得是自己经验不足,才废了那么多的材料。

    殊不知能被残兵书写进残兵斗法传世的符谱,就算是和外界一模一样效果的符篆,譬如同样是定身符,其符篆中布阵的法门却是另辟蹊径,是天才残兵独一无二心血的结晶,成功率极高不说,威力的挥也比同样品级的符篆高上一筹。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一本‘残兵斗法’能闹得天下大乱的原因所在,须知越是高阶的材料越是难以获得,譬如杀了一名紫莲级别的妖修,他的精血和皮毛也许可以制成许多的炼符材料,可是主要的内丹却只有一颗,也就是说只能炼成一张高品级的符篆,一旦失败了就什么都完了。

    烛光下,苗毅又用十份材料炼制成了十张一品的定身符,竟然达到了十成的成功率,他自己算了算,现已经炼制成功了五十多张一品定身符,感觉对炼制定身符已经有了把握。

    再次清算了一下炼符材料,一品的材料还有三百多份,二品的材料两百多份,三品的材料两百多份,四品的材料一百多份,都是妖若仙在三色毒谷十多年累积的垃圾便宜了他。

    残兵斗法的符谱中还有器灵符、搬运符和开山符没有经手过,苗毅决定利用剩下的三百多份一品材料练习这三种符篆的炼制,至于其它较为高级的材料浪费了可惜,等熟练了再下手。

    所谓一通百通,有了定身符的炼制经验,后面三种符篆的炼制,浪费的材料越来越少,炼制的度也越来越快,达到了信手拈来的地步。

    他给自己定制的熟练标准是,十份材料炼制成十张符篆就算成功,然后才转而炼制其它的符篆。

    假如有精通此道的人,知道在这间普通民居里不到一天的时间内竟然出现了炼符成功率如此高的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一直到深夜,三百多份一品的材料全部耗光,只浪费了一百多份,统计手上所有炼制成功的符篆,定身符六十多张,器灵符八十多张,开山符八十多张,搬运符只有四十来张,他只是觉得搬运符炼制多了也没什么作用,确定熟练后便没有再炼制了。

    清点了一遍后,舒了口气,将一大把一品符篆分门别类的随手放入了百宝囊,方便使用的时候不至于拿错了。

    他那觉得一品符篆可能效果也不怎么样的表情,若是让和他同阶的修士看到了,只怕会气得吐血。须知一张好的符篆等于是修士关键时刻决定胜负或保命的法宝,就算是最低阶的一品符篆,修行界的市价也过一百青币,至少比他到六圣会接的这个破任务值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