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三章 炼符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趟,就凭图小侯爷强行拆散一对青梅竹马并且有婚约的恋人,哪怕没有到六圣会接任务,没有一块晶币做报酬,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苗毅在屋顶上缓缓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出屋檐,一脚踏空后,整个人凌空悬停了一会儿,体内涌出的气流在周身盘旋,托着他缓缓向院子中飘落。

    准备好了早餐的两兄妹正坐在堂屋内静静无声,看着院子里徐徐降落的人,两兄妹睁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苗毅落地后,李表逸才提着长衫跑了过去,恭恭敬敬道:“大仙,用点早餐吧!”

    苗毅现在没心思理他,正全神贯注的控制着体内的真气外放,无影无形的真气如一条胳膊伸进了百宝囊中,锁定了那把金精长剑,悍然直接拔出。

    一道寒光立刻从腰间闪出,唰的一声,长剑陡然现身,漂浮在了苗毅的身前,阳光照耀下的长剑闪耀着琉璃般的光芒,把李表逸吓得一哆嗦。

    “走!”苗毅沉声一喝,单掌照着浮空的飞剑一推,飞剑一射出,苗毅立刻挥舞着双臂在院子里翻飞腾挪,飞剑犹如被一根无影无形的绳子牵引着,在院子里如游龙穿梭飞舞。

    随着苗毅驾驭的越来越熟练,飞剑飞舞的度越来越快,流光破风,从门廊下闪过,从庭院花草树木中闪过,从李表逸的身边闪过,吓得李表逸一动都不敢动,一直在那哆嗦,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只能听到耳边不时掠过的呼呼风声,寒风袭面。

    堂屋里的李青兰也吓得捂住了嘴,看着长衫被疾风卷得乱飞的大哥,生怕那射来射去的飞剑一不小心就会把大哥给杀得血肉模糊。

    一顿酣畅淋漓的驾驭后,流光飞舞的飞剑唰的消失在苗毅腰间的储物袋内,苗毅脸上的兴奋之情难以抑制,琢磨着在这里施展不开,待这里的事情了结后再找个宽敞的地方尽情施展一下。

    看了眼仍闭着双眼不敢睁开瑟瑟抖的李表逸,苗毅走去拍了拍他肩膀,赤着双足走进了屋里,在李青兰敬畏的眼神中,站在了摆满精致小菜的饭桌前,只是端起了一碗白粥,一口气喝进了肚子,放下碗便去了自己的房间。

    并非是他对人冷漠,而实在是和这两兄妹没有共同语言。

    回到屋里,他从百宝囊中取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摆在桌上,一堆符纸,一支符笔,还有一些瓶瓶罐罐。

    这些都是在三色毒谷中准备好的东西,炼制符篆的事情他早就想做了,尤其是在上次亲身体验了老板娘那定身符的厉害,当时定得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至今记忆犹新。

    可惜以前的修为不到,一直没办法试手,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修为已经达到了白莲一品,刚才在外面尝试驾驭了一番飞剑,真气外控,也算得上是如臂使指了,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尝试炼符。

    默默闭眼理了理炼制符篆的思路,确认没有什么纰漏后,一张一品的长条黄皮符纸摆好,一只小小的罐子打开后,里面装的是黄褐色的粉末,乃是一只白莲一品蝎子精的内丹研磨成的。

    一只符笔则从笔杆到笔头都是取自一只青莲四品的山魈精,和仙侠宫抓的那只一样,不过却是得自妖若仙手中。旋开了笔杆后面的骨盖后,苗毅小心翼翼的把蝎子精的内丹粉末给倒了进去,倒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这是为了保证内丹里面所蕴含能量的完整性,接着又重新把笔杆后面的盖子旋紧了。

    装了白莲一品野猪精鲜血的骨筒打开后,倒满了装蝎子精内丹的小罐子,盖好骨筒放边上。苗毅这才提起了符笔,深吸一口气凝神静气,迅将笔头沾进了装满鲜血的小罐子中,运功将罐子里的鲜血一口气吸进了符笔中。

    鲜血一吸入,和笔杆中的内丹粉末立刻生了剧烈的反应,整支符笔有些微微颤动。外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苗毅能感觉到里面的能量在生冲撞,不过手上的符笔算得上是一支四品符笔,完全能压制得住里面的能量,可以让他安心施展。

    按住桌上的符纸,笔尖点在了上面,苗毅放开了笔头中的禁制,笔杆中的能量立刻顺着笔头急涌出。只见苗毅提笔行走如游龙,快在符纸中布阵,笔头中渗出的鲜红血液迅从符纸上细密的毛细孔中渗透进去,在符纸表面上留下了龙飞凤舞的红色笔迹。

    奈何行笔到一半的时候,苗毅因为稍稍有些迟疑,符血在一个位置稍微注入得有些多了点,心中正疑惑会不会有问题,只是一个念头闪过的功夫,便听符纸‘啪’的一声响起,符纸表面四分五裂出一道口子,仿佛被火烧过了一般变得漆黑,这张符已经废了。

    苗毅拿起那张符纸唏嘘摇头一番便扔到了一边,却是也不以为意,毕竟是第一次画符,不成功也很正常。随后释放出符笔中的剩余能量,又再次重新开始,反正在三色毒谷中准备的东西很充足,不下上千份,足够他挥霍一下。

    奈何接下来的数十次中,也还是没有一次能成功,经常是符纸里面的阵已经布置好了,笔筒中的能量还没有用完,要么就是笔筒中的能量用完了,一张符却还没有画完,或者就是能量分布得不均匀,总之很难掌控得完美。

    这样浪费下来,苗毅也有些牙疼了,估摸着残兵斗法中应该会有些这方面的经验介绍,奈何已经被妖若仙给撕掉了,想也是白想。但他最后还是把心一横,就当是为学习炼符而付出的代价了,不过却越的小心谨慎起来。

    外面的李表逸兄妹俩听到苗毅的房间里不时传来‘啪啪’炸响声,也不知道苗毅在屋里干什么,而且还隐隐闻到有血性味飘出来,让两人有些惶恐。

    “我去外面再找找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事做,你待在家里不要出去,若有陌生人敲门,千万要小心,不要轻易开门。”

    李表逸对妹妹交待完后,径直走向院子里的大门,李青兰却有些害怕的跟去拉住了他,看了眼苗毅的房间,低声道:“哥,我一个人害怕!”

    就在这时,屋里又是‘啪’的一声响起,李表逸呆了呆,随即拍着妹妹的手低声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们是六圣会的雇主,他不敢乱来的,否则六圣会不会放过他的。”

    李青兰只能没办法的‘哦’了声,毕竟两兄妹总不可能在这里坐吃山空下去。出了家门的李表逸却是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得罪了图家,想在大鹿城找事做,他已经不知道碰了多少次钉子。

    还没走多远,便见迎面走来五六个人,李表逸脸色一变,调头就像跑,对方也现了他,迅追了过来。他一文弱书生哪跑得过他们,很快便被拦了下来,看着嘿嘿笑的几人,李表逸对着为的一人愤怒道:“封管家,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干什么?”

    满脸横肉的封管家拎了拎袖子,呵呵笑道:“李公子,你怕什么?你马上和我们图家就是亲家了,我们不会再打你的。”

    “那就把路给让开。”李表逸拨开人就想走。

    “急什么?”封管家一把勾住了他脖子,勾肩搭背不顾他的挣扎,笑嘻嘻道:“我家小侯爷想请青兰姑娘去谈一谈喜欢什么样的饰,好请人订制,这个可是大事,大喜的时候关系到我们图家的颜面,可耽误不得。”

    说完也不管李表逸同意不同意,松开手一招,一帮人立刻跟着起哄,架起李表逸就往回走。

    来到李家大门前,封管家亲自捶响了大门。院里的李青兰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外面有人喊道:“青兰姑娘,开开门呐……”

    李青兰脸色大变,提着裙摆就往里跑,来到苗毅房门前着急的拍起了门来,门一打开便慌慌张张道:“大仙,屠家的人来了……”

    她话还没说完,早就听到了外面动静的苗毅眉头挑了挑,和她擦身而过,大步走到了院子里,亲自打开了门。

    听到开门动静的封管家刚堆起满面的笑容便僵住了,眼前站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不由竖眉喝道:“你是什么人?”

    苗毅只是看了眼门外被几人架着在挣扎的李表逸,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对着封管家的胸口一脚踹了出去,“砰”封管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啊’的一声惨叫伴随着胸骨断裂的嘎嘣声倒飞了出去,倒在门外一丈远的地方吐了口血昏死过去。

    屋里的李青兰,外面被架着还来不及说话的李表逸,还有图家剩下的五名家奴,都一起惊呆了,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封管家一阵无语。

    “你是什么人?”

    “管他是什么人,敢打封管家,简直没王法了,打死他!”

    五人一阵咆哮,扔下李表逸,一起朝着门口的苗毅扑打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