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二章 李家兄妹
    “强娶为妾?”苗毅眉头一皱道:“这样的事情官府不管吗?”

    李公子闻言脸色一黯,中年人摇头笑道:“至于官府管不管,这就不是我们六圣会能插手的了,修行界的规矩你应该明白的。”转而又对那李公子说道:“李公子,我看你还是把事情的原委先详详细细的告诉人家吧!人家也是初来乍到,许多事情不清楚,万一贸然接了任务又取消任务,到时候人家麻烦,你心里也不好受,何必要来来回回的折腾?我们也算是熟悉了,我这也是为你好。”

    那李公子一脸的无奈,最终还是照中年人的意思,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原来这李公子名叫李表逸,出自官宦人家,不过如今落魄了,父母双亡,家中还有一妹妹叫李青兰,两人相依为命。也就是这个妹妹李青兰,在年幼时便已经指婚给了一屠姓人家的独子,这屠家和李家是同乡,也是官场上的同僚好友,奈何两家同时卷入了一场风波,都被罢官免职贬回了老家为民。

    两家的长辈回乡没多久就都因为不得志而郁郁而终,和李青兰指婚的屠家小子叫屠仁杰,和李青兰算得上是青梅竹马,那小子不甘心雌伏,在数年前弃笔从戎参军去了,此后一直没有消息。可谁知在上月突然来信,说下个月要回乡和李青兰遵守父母之命完婚。

    这本是好事,奈何就在这时,李青兰却被大鹿城的世袭小侯爷图必宣给看上了,也不管李家同意不同意,就自定了婚期要强娶为小妾。李表逸自然不肯让妹妹沦为人家的小妾,何况妹妹还有婚约,奈何人家财大势大胳膊拧不过大腿,几番拒绝无果,反遭来图家的不断骚扰,李表逸无奈之下卖掉了一些祖产,抱着钱到六圣会求助。

    奈何钱不多,只能‘癸’字号任务,请些不入流的修士,结果头次请来一名修士,次日便被图家请来的修士给打死了。尔后再到六圣会请人,人家一听是和大鹿城的一霸图家作对,纷纷都闪了,没人再敢接这个任务,都觉得为这么点钱丢命不值得。

    “岂有此理!”苗毅听完后断然一喝,李家的遭遇让他联想到了自己和6雪馨身上,指婚后却遭人强行拆散。抑制住怒火后,看着李表逸问道:“保护你妹妹一个月吗?”

    李表逸连连点头道:“对的,只需一个月,也许还用不上一个月,待屠仁杰回来和我妹妹成亲后,图小侯爷必然也就断了那非分之想。”

    “好!这个任务我接了。”苗毅目光坚定的看向那中年人。

    中年人有些诧异,本以为苗毅会拒绝,没想到还是接了,但这不关他的事,他只需按规矩行事便可,遂笑道:“既然如此,先把你手上的钥匙给我。”

    苗毅给了他钥匙,他出去了没多久便回来了,手里拿了把锁在苗毅跟前核对过后,当着苗毅的面打开了那把锁,随即在房间的铁链子上锁好,拔出钥匙翻开桌上的一本账簿,提笔边写边说道:“癸六六三,接李表逸任务,期限一个月。”

    登记好后,他又把钥匙还给了苗毅,对苗毅交待着一些事项。苗毅默默点头听完后,忽然问道:“倘若图家的人来闹事,我要是出手把人给打死了怎么办?”

    这话当场听得李表逸心惊肉跳,那中年人却是怔了怔,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想来狠的吧!顿了顿笑道:“如果是修士主动找上门闹事,你把人打死了自然没关系。可要是凡人,被你给打死了,你自然没好果子吃,不过你既然是接了六圣会的任务,人家若是主动惹事,你只要不把人给打死,打断个手脚之类的那是他们自找的。”

    “明白了!”苗毅点了点头便告辞了,那中年人把两人给送走后,回来好一阵摇头,自言自语道:“年轻人就是冲动啊!”

    苗毅跟着李表逸出了六圣会后,一前一后的向城东走去,半个多时辰后,两人来到了一家偏僻的老旧宅院前。李表逸敲响了门,没多久门缝中有一双眼睛观望过后,才门闩响动打开了门,一个文静秀气的少女出来喊了声“大哥”,又怯生生的看了眼苗毅,显然正是他妹妹李青兰。

    李表逸当即介绍道:“这是我从六圣会请来的大仙。”李青兰有些羞涩的微微欠身行礼,苗毅点头示意后跟着走了进来,李表逸则迅把门再上好闩。

    院子的布局不大,却是花草树木俱全,简单中错落有致,有些清雅的味道,虽是落魄了,官宦人家见过世面的底蕴还在,陈设布局不是一般普通人家能比的。

    李表逸领着苗毅看过了暂时落脚的房间后,有些忐忑道:“条件有限,可能要委屈大仙了。”

    “没事,我在外面游走,荒山野地露宿是经常的事情,这里一应俱全已经很好了。”苗毅看了看笑道。

    李表逸陪笑后,又恭敬的问道:“天色将晚,不知大仙晚餐想吃些什么,我这就去买。”

    苗毅摇了摇头道:“不用麻烦了,你手头上也不宽裕,我食量大,粗茶淡饭管饱就行。”

    静静站在门外的李青兰闻言有些明眸闪动,她可是记得上次被请来的那位大仙挑三拣四好难伺候的,不过后来却被打死了,没想到这次来的却是如此好说话,只是一个大男人却留条辫子,真是奇怪。

    李表逸却不这样认为,连连摆手道:“要的,要的,大仙初次登门哪能太过简单,我这就去买点酒菜来。”说完也不管苗毅同意不同意就跑了。

    苗毅无奈,只能由他去,刚听到外面大门打开的声音,便听李青兰轻轻喊了声‘大哥’低声道:“上次请来的人被打死了,我到现在想起还害怕,大哥这次请来的人不会也……”

    李表逸的声音同样压得很低:“大哥也想请本领高的人来,可大哥没用,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我本想把这宅子也卖掉凑一笔钱,可我们兄妹没地方落脚是小,只是屠仁杰回来后怎么办?大哥就算不能把你体面的嫁出去,也总不能太寒酸吧!好不容易请来一个,总比没有强,先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再想办法吧!”

    “他若是嫌弃我寒酸,这样的负心人,我不嫁他也罢。”

    “说什么胡话,你们是双方父母指婚的,哪由得你说不嫁就不嫁!好了,把门关好,你先去烧火煮饭吧!我去去就来。”

    随后传来了关门的声音,两人说话声音尽管不高,苗毅却是听了个大概,不由苦笑摇头。没多久,灶房里的锅碗瓢盆声响起……

    当夜饭菜算是丰盛,看得出也是花了本钱的,只有李表逸陪坐,身为待嫁姑娘的李青兰却是不方便和陌生男人同桌吃饭,端了饭菜上桌后便缩在了灶房里不出来。

    李表逸不断的热情劝酒,苗毅坚决不喝,至于那些大鱼大肉的荤菜也没动什么筷子,推说不喜欢,只挑素菜。他是怕这餐开了头,李表逸后面还要这样客气,到时候又难以拒绝,毕竟这家人家境也不宽裕,索性表明自己不喜欢吃荤,一个月下来,能帮他们省点就省。幸好的是,李青兰烧出来的素菜也很可口,苗毅很是塞了几碗饭下去。

    当晚一夜无事,只有李表逸在房间里念什么破书的声音不断传来,迂腐书呆子的味道十足。

    次日,旭日初升的时候,李青兰大早就起来了打扫院子,却无意中现苗毅赤着双脚走了出来,顿时脸颊一红,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苗毅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纵身直接飞上了屋顶,在屋顶上迎着阳光盘膝而坐,眉心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色莲花光影绽放,法相庄严,看得李青兰震惊无比,觉得苗毅很有高人风范。

    李青兰做早饭的当口,还不时借着机会出来偷看屋顶上的高人,现对方坐那一动未动,心中更是佩服,光看气势就觉得比上次来的那个有本事多了。

    没多久,李表逸又抱了本书到院子里摇头晃脑的朗朗上口,陡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冷喝:“给我闭上你的嘴!”

    李表逸脑袋转来转去的看到了苗毅,瞠目结舌,不知道苗毅怎么跑到屋顶上去了,刚想问答,李青兰跑了出来拉住他往屋里扯,还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什么,李表逸连连点头的禁声了,蹑手蹑脚的回了屋里。

    一个多时辰后,屋顶上的苗毅浑身一颤,周身冒出缕缕白气,被他张嘴一口吸进了肚子里面,眉心那朵含苞待放的白色莲花光影竟然张开了一片花瓣。

    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破到了白莲一品!苗毅缓缓收功,欣喜之余却是一阵苦笑,他早就感觉到离突破的时候不远了,却没想到这么快,早知如此就晚一天接任务了,听说入了品级的修士到六圣会接任务,佣金都是以五百青币开始计算的,貌似有点亏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