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章 好人好事
    这次他可是小心多了,不是鲁莽的运功炼化,而是运行体内的真气先将那颗黄豆般大的愿力珠给完全包裹住,才开始运功尝试着一点点炼化。

    闭目冥视中,立刻看到口腔中的透明晶珠中冉冉升起七种颜色的氤氲,黑色、红色、灰色、紫色、黄色、青色、蓝色交织在一起。苗毅估摸着这就是妖若仙所说的蕴含在愿力珠中的七情六欲了,在炼化愿力珠的同时,迅驱动着真气炼化这七色氤氲。

    冥冥之中众生的愿力在祈祷,天地间的灵气仿佛受到了宏愿的召集,在向着广场中盘膝而坐的苗毅涌来,围绕着他,包裹着他,从他浑身上下的毛细孔中渗透进去,不断融入他经脉内的真气之中,冲击着那些枝枝末末还未打通的经脉,随着灵气融入得越多,真气也越浑厚起来,冲击闭塞经脉的力度也越来越强劲。

    苗毅感觉到了体内修为的变化,暗中惊叹愿力珠果然神奇,怪不得修士们都想获得,此时体内的修为几乎正在以可见的度提高。

    不知不觉将愿力珠炼化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四周隐隐又传来了狼嚎声,他心中警惕起来,停下了愿力珠的炼化,睁开眼睛一看,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繁星点点,月亮已经升空,周边是起伏的山影叠嶂,不由惊讶,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就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白天。

    思忖了一会儿,吐出了嘴中的愿力珠看了看,现已经变小了不少,顿时觉得有些奇怪了,不管是那老板娘还是妖若仙都说过愿力珠不是那么容易炼化的,可自己尝试了一下,现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难,照这个度下去,别说是几年了,就连几天都用不上,这是怎么回事?

    如此快炼化愿力珠的情形若是让别的修士看到了,定会惊掉下巴。苗毅有所不知的是,他修炼的长歌剑诀炼化此类东西正是最拿手的,体内真气中所蕴含的太阳真火炼化起愿力珠中的七情六欲等杂念根本就不用费吹灰之力,简直就是在直接焚烧,否则哪有这么快,凭他的修为不要个几年才怪了。

    想不通也就暂时不想了,收了剩下的愿力珠放好,又从百宝囊中拔出了自己的金精长剑,环顾四周一眼,目光落在了山脚那座荒庙。

    天色已暗,他本想在这荒庙中再过一夜,可又担心再碰上什么妖魔鬼怪,到时候恐难应付,最终还是决定赶夜路离开这里。提了剑防身,迅朝着进山的来路离去,三匹马都被杀了,他只能用走的。

    提起一口真气犹如草上飞般的急行,没用多久便出了小路,来到了山坳间的官道上,他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落地大步沿着官道前行。说是官道,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其实和山路没什么区别,只是路更宽阔平坦好走罢了,照样看不到一个人影。

    月色下在山间独行,耳畔尽是各种虫鸣声,倒也有几分情调。然而苗毅放松了没多久的心情又提了起来,隐隐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正在山路的两旁尾随而行,能听到踩响枯枝杂草的声音,貌似数量还不少。

    霍然回看向身后两侧,有绿油油的眼睛迅隐没,苗毅心中大定,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群狼尾随着,看来是把自己当成了猎物,不由一声冷笑,自己放在以前都不怕,如今有了一身的修为就更不会怕了。

    他也懒得管了,提剑照样走自己的,如果这群畜生不招惹自己就算了,敢招惹就不客气了。

    狼这种凶残的动物,遇见落单的猎物自然不会放过,更何况是群狼一起猎食。跟着苗毅走了百来米后,两边的树林里唰唰响动,狼群开始奔跑起来,前方蹦出十几只断了苗毅的路,后方也蹦出十几只断了退路,两边也探出了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

    “嗷!”头狼一声啸,狼群蜂拥而动的扑向猎物。苗毅喝了声“找死”,手中剑光闪起,转眼就杀了十多只,当即吓得群狼夹着尾巴逃窜。

    苗毅也没追杀,从地上切了只狼腿提上就走,一直走出山坳来到平原时,才找了个地方生火,烤了狼腿吃完后又继续赶路。琢磨着等到了前方的‘大鹿城’要重新买匹马。

    天亮时,苗毅找到一块僻静的地方,对着初升的太阳采集了两个时辰的太阳真火,自从开始跨入修行的门槛后,便由每天的一个时辰变成了两个时辰,可是这段时间由于和张树成两人同行,一直没找到机会修炼,如今剩下独自一人倒是不怕有人打扰了。

    两个时辰一过,他又将那颗愿力珠纳入了嘴中继续炼化,一直坐到天黑现山中又出现野兽猎食后,便会收功打上一只野兽烤来充饥,渴了就喝山泉,吃饱了又继续赶夜路,天亮了则继续找个偏僻的地方修炼,随后再次炼化愿力珠。

    就这样走走停停的过了两天后,老板娘送他的愿力珠已经被他完全给炼化了,修为也有了大幅的提高,唯一可惜的是,并没用像老板娘说的那样,炼化愿力珠修为便能突破到白莲一品的境界,不过隐隐感觉到了突破的边缘,仿佛隔着一层窗户纸一般,一捅破就能跨入品级。

    虽然和老板娘说的有些差距,但是修为的大幅提升还是让苗毅有些喜出望外,估计跨入白莲一品的境界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因此在荒庙被人家戏耍的事情不但没有放在心上,反而隐隐有些感谢人家,竟然送了如此珍贵的东西给自己。

    殊不知之所以没有突破到白莲一品,并不是那老板娘的判断有误,而是人家的估计是他在修炼几年后的基础上,再加上愿力珠效果的作用下才会突破,老板娘只怕怎么都没想到他仅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把愿力珠给炼化了。

    炼化了愿力珠后,除了早晨的两个时辰修炼,他开始日夜不停地赶路。白天路途中经常能看到经过的马车,苗毅想搭个便车,可惜人家根本就不理会他。

    这天,走到一处岔路口时,看到另一条大路上又跑来一辆马车,他也没做指望能拦下,只是随便试了试,谁知那驾车的小伙子真的停了下来,遂和对方分坐左右车辕,开始攀谈起来。

    小伙子叫樊青,这辆马车也是他从邻居家借来的,马车里面躺着他病重的老母,在乡村小镇上找了好几个郎中都没治好,于是有人劝他到大鹿城的回春堂寻找良医,所以才有了此行。然而让樊青忐忑的是,听说到回春堂看病很贵,他囊中羞涩,担心自己的钱不够。

    其实从苗毅搭上车的地方到大鹿城已经不远,两旁已经不时能看到村落农田,数个时辰后,一座城墙高筑的城池便在前方,樊青告诉他那便是大鹿城。

    苗毅心想终于到了,快马加鞭只需一天一夜的路程,却被自己走走停停的花了好几天才到。

    进城后,苗毅本要和樊青告辞,可听到马车里面不时传来的咳嗽声,加上樊青看到这繁华都城里的人流,不时会紧张的摸摸自己的钱袋子,苗毅暂时安奈下了离去的心思,决定跟去看看。樊青听说他会陪自己一起去,有人作伴顿时放松了不少。

    问过几个路人,找到回春堂后,两人扶了马车上的老妇人进去看病,结果大夫一查看,说是劳累生疾,病的不清,要连续来回春堂施针几天,回家后还要多吃点好的养养身体,每个月都要来复查一次。

    大夫为老妇人施针后又开了药方,光诊金和抓药的钱就花了五百多白币,苗毅现樊青面有难色,钱袋子里的钱也所剩无几,加之来的时候听樊青说了自己的家境,知道樊青恐怕是无力再给老母看病了,于是分别时竟然把自己杀了莫盛图和张树成搜罗来的钱,零零碎碎有十多块青币全部塞给了樊青。

    这等于是一万多白币,樊青自然是不肯要,苗毅硬塞给了他便走,走了没多远,樊青又追了上来,拉住他行礼道:“恩公的大恩大德樊青没齿难忘,还请恩公告知真实姓名,樊青来日若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苗毅觉得没意义,对方是一个凡人,而自己一个修士游走四方,估计以后两人是没机会再见了。然而苗毅不说姓名,樊青死活不肯收那钱,于是他也没做隐瞒,觉得反正也没机会再见了,报了“苗毅”的本名,便大步走入了人流中,樊青对着他的背影深深的鞠了一躬……

    好人好事做完了,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苗毅也有些牙疼了,他可是一时头脑热把所有的钱全部给送人了。本来盘算着买匹马当脚力,再买上一把百炼精钢的剑,毕竟妖若仙送的金精剑是不好再随便拿出来用了。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如今也算是个修士了,也有资格到六圣会去接最低级的任务赚钱了,何不去试试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