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三十九章 愿力珠
    一道黄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老板娘手中射出,就在苗毅手中剑锋刚刺到自己腹部,那道射来的黄影砰的炸开,暴射出青色光华,迅将他和红衣女鬼包裹在了一起,两人静静的在那一动不能动。

    红衣女鬼脸上的神情满是惊骇,看她动作,似乎也现了苗毅要和她玉石俱焚正准备闪开,可却在关键时刻被人给定住了。

    “四品定身符!你是修士!”红衣女鬼的声音从那微张不动的嘴中传出,显得极为恐惧。

    一动不能动的苗毅看着款款行来的老板娘,目中的神情很是复杂,更多的是愤怒,是那种被人当傻子耍了的愤怒,可他的修为太低,被四品定身符给定得连声音都不出来。

    而就在这时,荆棘丛后面的儒生等人也轻飘飘的掠了出来,眉心都绽放出四瓣或五瓣的青色莲花光影,竟然都是青莲四品或五品的修为,苗毅那叫一个悲愤,现自己又蹦又跳了半天,感情在人家眼中和看杂耍没什么区别,凭人家的修为哪用自己来救,实在是多次一举。

    想到自己曾在人家面前显摆自己是修士的情形,苗毅心中又涌起一股无地自容的感觉。

    一行五人走到了被定住的一人一鬼身边,看到苗毅眼中有愤怒的神色,都有些无语,感觉耍人家有些耍过头了,人家貌似真的生气了。也是,人家豁出命去保护咱们,咱们却一直在耍人家,放谁身上都会生气。

    老板娘红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看到苗毅那眼神,终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遂移步走到了红衣女鬼对面,眉心渐渐绽放出一朵花开六瓣的青莲,淡淡说道:“你这厉鬼,听你身世可怜,本不想和计较,谁知你却得寸进尺,让我如何再饶你?”

    不待对方辩解,伸手直接插进了包裹着女鬼的青色弧光中,犹如开膛破肚,从她腹部抓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红衣女鬼顿时在凄厉的惨叫声中渐渐化作飞烟散去。

    老板娘拿着女鬼的琵琶随手拨拉了一下,瞥了眼一动不能动的苗毅,随即将琵琶和那颗阴丹一起扔给了儒生收起,对他们挥了挥手道:“你们去把庙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几人应了声,齐齐朝着荒庙飞去,老板娘却是一掌拍在了苗毅的后背上,那层包裹着苗毅的青色弧光能量还未散尽,但已经被她一掌给强行拍散。

    苗毅一阵摇晃,能动了,却是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踉跄着提剑向山下走去。事实上他也不认为还有什么好说的,很明显,人家的修为比自己高上太多了,想出气也根本打不赢她。退一万步说,人家也算在紧要关头救了自己的性命,算是扯平了。

    山野间,柔和的晨曦中,老板娘那俏媚的身姿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绝代尤物,看着怄气下山的苗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淡道:“站住,就这样走了?”

    苗毅顿住,能看出他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剑,缓缓转过身来,沉声道:“莫非老板娘不想放过我?既然如此,刚才又何必救我?”

    老板娘笑吟吟道:“看样子你也伤得不轻,身上有疗伤的药没?”苗毅不由一怔,对方却已经是屈指一弹,一颗香气扑鼻的红色药丸落在了他的手中。

    此时,儒生等人已经将弃于荒庙中的东西给弄了回来,恰好也都看到了这一幕,两名轿夫将香妃榻放在了老板娘身后,儒生伸手掀开了粉红色的纱帐。

    “这颗药丸疗伤的效果还不错,我想你不至于害怕我下毒害你吧?”老板娘有些戏谑的看着他。

    苗毅的确怕这药丸中有什么蹊跷,但对方提到‘毒’上,他反而不怕,直接拍入口中,默默拱了拱手算是道谢,又继续转身向山下走去。

    “你这是要去哪啊?”老板娘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苗毅脚步加快了下山的度,头也不回的答道:“去流云沙海长长见识。”

    此话一出,儒生等人面面相觑,老板娘亦是怔了怔,嘴角勾出一抹漂亮的弧线,动作妩媚诱人的缓缓躺在了香妃榻上,儒生扣上了纱帐上的布扣。两名轿夫抬起香妃榻,儒生和厨子分立左右,四人身上唰的笼罩上一层透明光罩,拱卫着那顶香妃榻徐徐升空。

    侧躺在纱帐中的老板娘目光闪了闪,忽然打了个手势,几人凌空朝着苗毅追去。刚走到山脚下的苗毅抬头看着空中,而空中抬着香妃榻的几人也停了下来。

    “此去流云沙海路途遥遥,就凭你这点微末修为,想安然走到流云沙海,怕是异常艰难。我这里有一颗十万信徒祈祷一年的愿力珠,你花上几年的时间将其炼化,也许能帮你把修为提升到白莲一品,实力增长点也多份保障。”

    一只玉手从上空香妃榻的纱帐中伸出,弹下一粒东西,苗毅下意识的伸手将它接住,摊开手掌一看,是一粒黄豆般大的透明珠子。

    上空老板娘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凭你这点微末修为,竟敢背着一把金精长剑到处走动,如此阔大的一把金精剑没有两亿紫晶币锻造不出来,你就不怕遭来杀生之祸?想顺顺利利走到流云沙海的话,听我一句劝,把你身上的剑收起来,否则天下的高手多得是,可不会都像那两个人那么好杀,你好自为之吧!”

    话声一落,四道流光拱卫着那顶香妃榻飘然划空远去,剩下苗毅呆在当场。

    “金精剑?这是一把金精剑?价值两亿紫晶币?怪不得锋利得难以置信。”苗毅抬起手中沉甸甸的长剑,吓了一跳之余想想也是,妖若仙都说了是一名高手有求于他时送的,想求动名震天下的毒医出手相助,普通东西肯定是拿不出手的。

    他看了眼四周,赶紧将身后剑鞘解了下来,长剑归鞘迅塞进了百宝囊后,想到自己背了把价值两亿紫晶币的重宝到处乱跑,仍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能活到现在自己都感觉有些庆幸。现在终于明白了张树成和莫盛图为什么要缠着自己不放,还不惜对自己下毒手,感情都是这把剑的缘故。

    “这就是愿力珠?”苗毅拈起那颗小小的透明珠子查看,脸上的神色惊疑不定,无法想象这黄豆般大的东西竟然是十万信徒祈祷了一年才形成的东西。

    愿力珠他久有耳闻,可实物还是第一次见到。6雪馨曾说过,她姑姑6莹为了弄到一颗一万人祈祷一年的愿力珠都花了不少的心血,没想到这老板娘信手就送了自己一颗十万信徒祈祷一年的。

    价值兴许比不上妖若仙送的金精剑,但这东西却不是用钱能买到的,都垄断在六圣的手中,也不知道这老板娘是什么来历,不过想想对方也应该没必要骗自己,真是对自己有歹意的话,凭对方的修为随时能杀了自己。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苗毅将愿力珠收了起来,下山直接走到了荒庙外的那片广场上,腹中开始感觉到了丝丝的热流散开,冲击着体内受伤后淤积的气血,知道是老板娘给自己的疗伤药挥了效果,随即在广场上盘膝而坐运功加药力的挥。

    半个时辰后,一口淤血吐出,体内虽然还在隐隐作痛,但是气息已经恢复了正常,感觉伤势也在药力的作用下渐渐恢复中,现老板娘给的伤药效果果然不错,无疑也证明了对方给的那颗珠子真有可能是愿力珠。

    看到自己脏兮兮的一身,又到山脚石拱桥下的小溪中痛快的梳洗了一番,打理干净后,他又拿出了那颗愿力珠,走到广场上重新盘膝坐下,犹豫中将愿力珠纳入了口中。

    愿力珠的使用方法他倒是听说过,就是不知道效果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含在嘴中后,开始尝试着运功炼化,然而刚一开始,苗毅便是浑身一颤,双眼怒睁,脸上的神情千变万化,显得痛苦不堪,张嘴直接将愿力珠给吐了出来。

    心有余悸的看着那颗滚落在地上的愿力珠,无法想象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颗小珠子竟然会在刹那勾得自己心绪万千,欣喜、愤怒、哀伤、恐惧、爱恋、邪恶、**等各种情愫一起迸,仿佛在瞬间勾动了内心所有的七情六欲,精神差点崩溃,让人无法承受。

    苗毅震惊过后,心中又涌起了欣喜,老板娘送他的是愿力珠,他现在已经确信无疑。

    记得在三色毒谷中听妖若仙说起过愿力珠,妖若仙说愿力珠虽然是天下信徒的愿力集成,但是人都有七情六欲,愿力中不免掺杂了许多人形形色色的**,想要炼化愿力珠借助其奇效,就必须要慢慢炼化其中掺杂的七情六欲,修为越高者炼化得越快。

    “怪不得之前那位老板娘说要花上个几年的时间才能炼化。”苗毅嘀咕了一声,又将那颗愿力珠捡了回来擦干净,一阵犹豫后,重新纳入了口中含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