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三十八章 玉石俱焚
    而此时被一个强壮男人抱在怀里的老板娘那叫一个尴尬,胸部和屁股忽然落入一个陌生男人的手中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小麦色的脸颊上,几乎是瞬间一片酡红,嫣然醉人,心怦怦直跳的厉害。

    她现在很想甩苗毅一巴掌,可看人家那脏兮兮脸上的神情,再结合他刚才的举动,也知道人家是无心之举。又咬唇看了看自己被扣紧的酥胸,想伸手掰开,然而闻着眼前年轻人身上的青春气息,听着强健有力的心跳声,胸部不禁一阵酥麻,让她有些有心无力,手举了几次却愣是没掰开对方的手,最后只是抓在了胸口的那只手上,一再的手足无措。

    好结实的胸膛,好健壮的男人……被苗毅抱在怀中的老板娘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随即在颠簸中清醒过来,暗骂自己不知羞耻和荡妇有什么区别,脸颊瞬间变得更红了。

    苗毅在前抱着老板娘疾奔,身后的儒生等人跑得贼快,不疾不徐的跟在苗毅身后,一个个神情怪异的打量那躺在人家怀里无动于衷的老板娘,恨不得能靠近了看个清楚,看看老板娘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瞧他们在雨后山路上那奔跑度,能追上苗毅此时的度,哪像是一个凡人应有的度。

    一行人跑入寺院的后院,直接利落的翻过围墙,朝着深山中急跑去。

    寺院内的红衣女鬼正连扑带打的抖搂着身上的灰色粉尘,脸上的神情显得异常的惊恐,可是随即一愣,虚空抓了把弥漫的灰尘在鼻子前嗅了嗅,再看看自己身上,好好的,一点异常反应都没有,嘴中立刻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声来:“是烧过的灰烬!”

    这才现自己被耍了,“啊”的仰天一声尖啸,盘起的云鬓忽的抖开,满头青丝飞扬,一身红裙亦是飘然。她手中的琵琶一扔,踏上琵琶急向后山追去。

    苗毅等人奔跑的度又怎么可能甩得开那女鬼,一听到那尖锐的啸声从寺院内传来,苗毅等人回头一看,一点红影已经是迅追来。

    完了!苗毅心中苦笑,然而转念间已经做出了决定,与其大家都跑不掉,那还不如牺牲自己断后,说不定还能给他们争取到一线逃生的机会。

    下定了决心,脚步一停,手中的老板娘快放下,挥剑朝山间一个方向指去道:“快跑!你们朝‘大鹿城’方向跑,到了人多的地方她就不敢当众行凶,否则六圣饶不了她,我给你们断后,快跑!”

    话一说完,立刻闪身到他们身后,挥剑迎着追来的女鬼毅然而立,丝毫没往儒生他们怎么能在山间追上自己的事情上去想,他此时的脑海中只有四个字——决一死战!

    儒生等人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老板娘,老板娘脸上的红潮未消,正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个留辫子的年轻人。

    她在做姑娘的时候,也经常憧憬那种说传中侠肝义胆、英扬武烈、顶天立地、英俊潇洒、举重若轻,集所有优秀于一身的奇男子,飒爽男儿的热血风采一直徘徊在少女的梦中,渴望着有一天能被这样的男人保护着,梦想着长大后能找到这样的男人做丈夫。试想又有哪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今后的丈夫是那种人人敬仰的顶天立地的汉子?

    然而当她长大了,明白了人情世故后才知道,那都是说传中虚构的人物,现实中尤其是修行界中就更不可能有这种男人,可是如今却恍然如梦,小时候的梦想,今天竟然实现了,尝试了一把被那样的男人抱在怀里保护的感觉。

    此时苗毅挥剑而立的背影,就是她心目中顶天立地的男人的形象。

    老板娘眼中露出一丝苦笑来,心头有那么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如果自己没嫁人的话,也许会毫不犹豫的追求他,绑也要绑来做自己男人,如今却是不可能了。

    随即回头瞪了几名手下一眼,貌似在警告他们不要胡思乱想,便提着裙子往山中跑去。儒生等人微微一愣,皆怜悯的看了苗毅一眼,都觉得这小伙子人挺不错的,老板娘为什么不救他。

    但也只是这样一想,觉得老板娘不救肯定有不救的原因,没看老板娘还在假装逃跑吗?遂都跟着老板娘后面跑去。

    天色已经大亮,红衣女鬼脚踏琵琶,满头青丝飘扬的急追来,五爪对着下方持剑而立的苗毅冲下。

    “杀!”苗毅一声怒喝,纵身跳起,双手握剑朝冲来的女鬼狂劈而去。

    可他哪是人家的对手,红影一闪便到了他的身后。苗毅一击落空,虽然没看到对方去哪了,却是看也不看就纵空挥剑向身后横扫,面对修为高他不知道多少倍的鬼修,头脑依然是冷静无比,出手也依然是狠、稳、准,干净利落。

    披头散的红衣女鬼就在他身后等着,五爪扣住了他挥剑的手腕,信手一甩,苗毅便呼的被扔了出去。“砰”直接撞断一棵大树,“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摔落在地上挣扎,难以爬起。

    其实老板娘等人并没有跑远,正在拐弯的山坳里,藏身在一片荆棘丛的后面看着这一幕。见到苗毅被那女鬼一击重创,她几名手下有些忍不住了,儒生的手更是伸进了袖筒中,谁知老板娘却伸手轻轻一按,对几人微微摇头。

    几人不解的看着老板娘,老板娘声细如蚊的说道:“有我在,他死不了,你们没现这小子不怕任何毒物吗?喝了毒茶,染了僵尸身上的毒液,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之前施展的毒粉更是骇人,这小子的来历恐怕不简单,我要再看看他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手,说不定能看出他的来历…我就不信真有这种舍己为人浑不怕死的人!”

    几人闻言恍然大悟的微微点头,想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可如果这话被苗毅给听到了,只怕要破口大骂,老子哪里还有什么后手,有后手也被你们给废了。

    “当…当当当……”清脆干净的琵琶声在山间响起。

    红衣女鬼悠闲的在空中怀抱琵琶弹着,冷冷盯着地上挣扎中的苗毅道:“区区一个未入品级的修士,竟敢拿一把灰烬来耍我,倒要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苗毅忍着胸口的剧痛,以剑拄地终于慢慢的爬了起来,强稳住身形,才挥剑指向她,冷笑道:“我本还同情你生前的不幸遭遇,可看你这不明是非善恶的样子,活着也要祸害乡里,果然只配躲在这荒庙中做个孤魂野鬼,你和那些害死你的和尚,也算是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怪不得死都要相守在一起。”

    此话一出,无异于触到了红衣女鬼的逆鳞,当即面目狰狞的厉啸道:“找死!”手中的琵琶一举,就要直接扑下将苗毅给打死。

    “住手!”一声娇喝响起,老板娘沉着一张脸从山坳间走了出来。

    苗毅回头一看,顿时双目欲裂的吼道:“你怎么还没走!”

    红衣女鬼怔了怔,举起的琵琶收回,倒是冷静了下来,在那咯咯笑道:“还真是郎有情妹有意。”说着脸色陡然一沉,嫉妒的神色在双眸中闪烁不已,直盯盯的看着老板娘,“显摆给谁看?给我看吗?”

    红影一闪,女鬼已经贴在了苗毅的身后,和苗毅背靠背在一起的咯咯笑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她能给你什么?不如跟我厮守算了,只要你答应,我可以饶你不死。不过她却是要死的,我和她之间,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呢?”

    感情她误会了苗毅和老板娘是一对情侣,而老板娘亦是微微一怔,她本想出手相救,可听到女鬼这话后,倒是想看看苗毅怎么选择。

    苗毅当即举剑后劈,可那女鬼只需胳膊往后一撞,苗毅便拿她无可奈何,手中剑怎么都伤不到她,而她还能悠闲的抽空拨弄两下琵琶弦,边问道:“事关你自己的性命,可要想清楚了,你到底选谁?”

    苗毅手中剑上下左右怎么都劈不到她,被气得够呛,看到眼前的一棵大树,一转身背着女鬼对着大树直接撞去,可女鬼只是抬起一只脚轻轻撑在树上,他便无可奈何了。

    “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想清楚了再说。”红衣女鬼脚尖撑在树干上笑道。

    “生又何哀,死又何悲!”

    拿她没脾气的苗毅霍然抬头看向老板娘,目中满是决绝的神情,语气中也满是悲愤,这两句话是苗老头生前常说的话,如今倒是被他自己给套用上了。只见他双目欲裂的对着老板娘大声喊道:“快走!”

    说话间双手握住手中剑柄送出,对着自己的腹部猛的刺去,竟然想一剑来个串糖葫芦和背后的红衣女鬼同归于尽。

    荆棘丛后面的儒生等人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老板娘更是娇躯一震,都知道这一剑下去,那背后不设防的女鬼只怕真的要被苗毅给杀了,可这代价却是以命相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