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三十六章 逢敌必杀
    此话一出,牵着缰绳的苗毅下意识扶住马鞍站稳了,对方刚才还说自己是清白人家的fù人不好同其他男人贴身同骑,转眼就直接挑到他身上来了,苗毅心想,我还担心传出去我的清白不保呢。

    老板娘看到他身形虚晃扶稳站好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老娘有那么可怕吗?别的男人想求还求不到,装什么正经。

    “嗷!”凄厉的狼嚎声又开始在不远的山中遥相呼应,苗毅觉得现在不是拘于小节的时候,果断把手中剩下的两副缰绳扔给了另四人,又拉过老板娘手中的道:“就这样吧!大家按我刚才说的做,快点离开这里。”

    那四人有些神情怪异的看着老板娘,貌似在问,老板娘你确定要这么做?

    老板娘显然知道他们四个想的是什么,迅瞪了四人一眼,指了指牵马下台阶的苗毅后背,张嘴做出口型,依稀能辨认出在说,逗他玩玩。随后一付弱女子模样,胆怯怯的跟在苗毅后面。

    “当啷当…当…当…”

    一阵幽咽的琵琶声忽然在空寂的寺庙中响起,惊得苗毅猛然顿住环顾四周却,雨后清冷的月光下,杂草丛生的寺院内空幽幽,看不见任何人影,琵琶声却是不绝于耳的凄凄回dang在整座寺院内,不知道来自哪个方向,混杂着屋檐叮咚滴水声煞是好听,但是此情此景谁有心思管他好听还是不好听。

    琵琶声一起,那遥相呼应的狼嚎声立刻乖乖的停了下来。苗毅背后的老板娘等人下意识的瞥了眼院内的那口古井,又迅装出一付担惊受怕的样子东顾西盼,主要还是查看苗毅会如何处置。

    “当当”声阵阵不绝于耳,幽咽绵长,仿佛有满腔的心事无处诉苦。苗毅松开了手中的缰绳,抬手唰的拔出了身后的大剑,指向四方喝道:“何方妖孽,在此装神弄鬼!”

    幽咽的琵琶声中‘哎’响起一声女子的轻叹,拨弦声不停,女子声音幽幽在寺院内轻轻回dang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离开,不妨留下听我弹奏一曲。”

    琵琶声稍作停顿,苗毅骤然盯向院内的那口古井,只见飒飒yīn风中有一颗鹌鹑蛋大的黑sè珠子从古井中闪出,漂浮在院子中央霍然幻化成一个云鬓高挽的恬静貌美女子,女子身穿一袭红裳,怀抱琵琶飘然落地在院中,屈膝而坐在了一株艾草上,轻若无物的抱着琵琶自顾自的弹起,幽咽的琵琶声再起。

    在这女子出现的同时,那三匹马似乎感受到了极度的恐惧,纷纷不受控制的嘶鸣,撒开蹄子急绕开那红衣女子,向院子外面跑去。

    弹着琵琶的红衣女子对此无动于衷,只是幽幽叹了声:“人家对牛弹琴,想不到我却在对马弹琴,哎!不知情调的畜生,留它何用。”

    话声刚落,那三匹马经过院门旁的两口水塘时,水塘中忽然伸出几双狰狞的大手,拽住了它们,眨眼就将它们全部拖入了水塘中。水塘中的马匹翻滚,惊嘶声不断,搅动得水塘里哗哗乱响,但是很快便被许多双大手给摁了下去,立刻有血水从水塘深处不断泛起。

    老板娘等人脸上的惊恐神sè不散,全都被吓得有些战栗了。

    苗毅扫了那两口水塘一眼,没想到对方还有不少帮手,感到今天怕是难以善终了,但是跟随苗老头降妖除鬼这么多年的历练,让他没有丝毫惧意,手中剑指向了一心弹奏的红衣女子,怒喝道:“你是鬼修!我们不过来这荒庙躲雨,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杀我坐骑。”

    红衣女子没有理会他的训斥,反而抬起螓,明眸中满是凄凉神sè的看着他,手中的纤纤十指拨弄竖弦不断,契合着哀怨的琵琶声幽幽诉说道:“陌上农家有新fù,求子祈福拜佛祖,不想佛门皆禽兽,含冤受辱遭玷污,一缕亡hún寄水府……从此槐花树下,袖起琵琶弹,隐隐绕残香,凄凄殇意浓,却将心思付千锺,谁知红颜曲中泪……”

    苗毅愣了愣,大概听懂了些意思,指她本是一农家的新媳fù,来寺庙中求子祈福,却被佛门弟子给玷污害死了,貌似还被抛尸于水井中了……想到这里,苗毅不禁有些想作呕的感觉,他可是吃过这井水煮的饭和茶的。

    老板娘等人的脸sè也是微变,他们同样吃过这井水煮的饭,也隐隐感到有些反胃。大家统统被恶心了一顿,然而比起这女鬼凄惨的身世,大家也算是勉强接受了。

    “你想让我们帮你伸冤报仇?”苗毅愕然道,手中的剑也慢慢倾斜着放了下来。

    琵琶声中,红衣女子摇了摇头,幽叹道:“大仇我已经报了,如今只想找到知音听我倾诉。”

    苗毅脸sè稍霁,人家受了那么大的冤屈,听人家诉诉苦也是应该的,抬头看了看天sè,点头道:“好吧!我们今晚就在这听你倾诉,天亮了再走。”老板娘躲在他身后,对着他的后背做了个嘴型,不知道在说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妾身孤寂于此,难道就不能多陪陪妾身吗?”红衣女子看着苗毅一脸幽怨道。

    “呃……”苗毅一手拄剑在地,一手挠了挠头,“你想我们陪你多久?”

    红衣女子欣慰的点了点头道:“自然是希望你们能陪我一辈子,夜夜听我倾诉衷肠。”

    “什么?”苗毅神情一僵,顿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方明白这女鬼怕是不想放过他们。

    “怎么?不愿意吗?”红衣女子的脸上又涌起了哀怨,伴着幽咽的琵琶声,显得很是可怜。

    苗毅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几人,盯着那女鬼淡笑道:“也行,不过他们却还有急事在身,你不如先让他们离开,我在这里陪你,你看行不行?”

    老板娘等人惶恐的神sè中闪过诧异,重新审视着苗毅,都听出他是想独自一人拖住这女鬼,好让他们顺利脱身,但是凭他的修为,后果会如何,不难猜出。老板娘看向苗毅的眼神中,终于没有了那丝戏谑的意味。

    “不行。”红衣女子摇头道:“这里清冷了许久,来了就都留下吧!”语气中没有丝毫再商量的余地。

    苗毅面sè微冷,看对方那样子怕是说什么都没用了,手中剑又提了起来戒备,一字一句道:“如果我们不留呢?”

    红衣女子看着自己的纤纤十指拨弄琵琶,微微摇头道:“既然来了这里,由得你吗?”

    苗毅缓缓伸手从腰间的百宝囊中mo出了一只小瓷瓶,正是妖若仙送他的‘天蟾’剧毒,偏头向身后道:“你们退到庙里去,从后院离开。”

    话声一落,老板娘朝身后一挥手,几人立刻掉头就跑,一点都不带犹豫的,稀里哗啦的全部跑进了庙里,不过却没有离开,都躲在了破烂的窗沿后面看着外面。

    “当当当……”红衣女子的十指快起来,琵琶声骤急,抬头盯着苗毅冷冷道:“不留也得留。”

    “我本痛惜你的遭遇,谁知你竟是个蛮不讲理的泼毅剑锋指去,沉声道:“放我等离去,你我相安无事,否则就算是玉石俱焚,我也要铲除你这厉鬼。”

    回答他的是铿锵的琵琶声,铮铮急促的回dang于寺庙内,立刻见那两方水塘中响起哗哗的水声,一具具光头僵尸爬了出来,依稀能看出僵尸身上挂满泥淤水草的衣服正是僧袍。

    不一会儿就有上百具水淋淋的僵尸步履蹒跚的拥挤了过来,一个个面目全非的在那张牙舞爪,琵琶声再变,上百具僵尸犹如接到了号令,嗷嗷叫的绕过那坐在艾草上的红衣女子,犹如一股洪流,朝着苗毅急奔跑而来。

    “你们还不快走!”苗毅头也不回的对寺庙中偷看的几人怒喝道,随手在脖子后面一带,身后的辫子绕颈一圈,横咬在了口中。

    他也在刹那间动如脱兔,手中剑锋骤然舞起连绵不绝的寒光,迎着扑来的僵尸们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金精长剑削铁如泥,但凡被碰到的僵尸立刻身异处。

    然而拥来的僵尸已经从四面八方把他给包围了,苗毅冷静无比的力战四方,拳打脚踢迅捷无比,僵尸不是被他一脚踹飞就是被他一拳给打得骨骼崩裂倒地挣扎,掌中握着的小瓷瓶已经粉碎,不到关键时刻却始终不,剑光到处残肢断tuǐ到处乱飞,出手狠、稳、准,端是神勇无比,这无关乎修为的高低,凭的就是胆量和勇气,逢敌必杀!

    躲在破烂窗沿后偷看的几人渐渐站直了身子,看着身陷重围中的苗毅,一个个神sè凝重起来,那儒生更是微微颔的轻轻赞道:“好小子,好胆量,好气魄!”

    老板娘的明眸中有异彩闪过,她本以为苗毅也许是认识他们几个,知道他们的能耐,所以才故意惺惺作态装出那个样子博他们的好感,其实是想和他们套近乎,毕竟他们在修行界也是抛头1ù面的人。

    ps:求推荐票,捧捧场吧!

    ca。(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