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三十五章 安全感
    “救我!”莫盛图面对着殿外的风雨,满脸惊恐的捂着自己胸口求饶,脖子一点点的扭向后面。

    苗毅神情冷漠的单臂抓住他身后的剑柄,侧身站在他身后,看都不看他一眼,漠然道:“两个卑鄙小人,我待你们不薄,你们却对我暗中下毒痛下杀手,焉能饶你们!”

    唰!长剑从对方的后背带着鲜血拔出,单臂横剑扫出,莫盛图想要扭过来的脑袋立刻飞向了门外,尸体也被苗毅一脚踹得飞了出去,鲜血喷洒在庙外,融汇在地面的积水中流淌,无头身趴在地上一动一动的抽搐。

    苗毅面无表情的提剑缓缓走出大门,站在屋檐下,手中剑平举,让屋檐下滑落的雨水冲洗着剑身上的血迹,电光闪闪下,大剑亦是寒光耀眼,到了苗毅手上后终于开了杀戒。

    将大剑冲洗干净后,苗毅抖了抖剑身上的水珠,掀起衣角擦干水迹,唰的插回了后背,扫了眼三匹并排栓在屋廊下的马,转身回了大殿内。

    看了眼仍在呼呼大睡的老板娘他们,苗毅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你们倒是睡得香,却不知我已经给你们挡过一劫。

    他无意向他们表功,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这血腥的一幕,因为对凡人来说,杀人可不是什么好事,免得吓着他们。

    转身走向张树成的尸体,解下张树成的百宝囊别在自己腰上,提了他的脑袋和尸体到了殿外,冒雨走到种了古槐的围墙边,直接扔到了围墙外面,回来又把莫盛图的尸体同样处理了。

    回到大殿后,看到地上的几滩血迹,又看了看熟睡中的老板娘他们,他把火架上的铁锅端了下来,用里面有毒的茶水冲了冲地面,还有木桶里剩下的水也是如此。接着从张树成和莫盛图的百宝囊中翻出了一些衣服,找了根木棍绑上,在不打扰那些人的情况下悄悄把地上的血水给拖干净了。

    最后端上从对方那借来的煮茶工具,想还给对方,可走到近前,想起这些东西上搞不好都沾染上了毒物,还给人家等于是害了人家,于是翻身又到殿外把东西全部给扔到了围墙外。

    就在他出去扔东西的时候,大殿里的几个人全部睁开了眼睛面面相觑,随后都看向了香妃榻上的老板娘,纱帐后面传来一声轻笑,“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没白给他吃那顿饭。”

    等到苗毅回到大殿内时,那些人又还是老样子睡着。苗毅将要熄灭的火堆重新烧旺,坐在一旁翻了翻被杀两人的百宝囊,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晶币却是没多少,但是对他来说却是不少了,加起来足足有十多块青币。

    晶币都收进了自己的百宝囊中,那些乱七八糟看不上的东西全被他一件一件扔到了火堆里面焚烧,觉得可能会有点用处的也都留了下来。

    最后,两只百宝囊被他卷起收入了怀中,盘膝闭眼在火堆旁养神,他准备不管天亮不天亮,只要大雨一停就离开这里,因为总感觉这荒庙有些不对劲,他不想胡乱冒险,毕竟独自一人在外。

    另一边的人开始不断的偷偷打量他,眼中多少都显得有些好奇,先是看到这家伙明明喝了人家的毒茶,却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还有就是怎么都没看出来,这家伙的言谈举止明明是初出茅庐的样子,可下起杀手来,那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尤其是那拔剑杀人不留侠名的风范,可不像是装出来的,让众人有些暗暗称奇,修行界可是少见到这种人物,连纱帐中的老板娘也忍不住在心中竖起大拇指,暗赞了声‘好汉子’。

    当然了,长的帅的男人本就容易获得女人的好感,说不喜欢的那都是口是心非,没哪个女人喜欢丑八怪男人,更何况是个做好人好事一身男子气概的帅气男人。

    他们哪知道苗毅十二岁的时候手上就已经沾了人命,那是在一闹市中,师徒两人碰上了一名街头无赖,当街作恶不说,还推倒了行动不便的苗老头进行辱骂,小苗毅也被赏了一巴掌扇倒。苗毅幼年在街头乞讨为生,最恨的就是这种人,见师傅受辱,怒火中烧,竟然暗中跟上了那无赖,跟到一处无人之地,小小苗毅捡起石头,跳起砸在了那无赖的脑后,打倒在地后,一直将其砸死为止。

    苗毅头次杀人,心中紧张害怕的不行,后来那无赖死后的消息传出后,街头巷尾的百姓竟然纷纷奔走相告,到处有人夸好,让苗毅惶恐之余又有些惊喜。就因为此事,小小苗毅的心中种下了恶人就当杀之的执念,有了这个开始后,死在他手上的恶人就不止一两个了,于是到现在,干这样的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同时,苗老头觉得他小小年纪就如此,有些过了,所以屡屡劝他收敛些。

    深夜,滚荡在夜空中的雷霆声渐渐微弱偶尔,直至没了动静,风雨交加的急骤声也开始渐渐减弱,大殿内摇摆不定的火苗开始稳住,到最后天地间就只能听到外面屋檐下的滴滴答答声了。

    雨停了?苗毅刚睁眼,却听那边有人哈欠连连道:“雨停了吗?”偏头看去,只见那儒生懒洋洋的爬了起来,揉搓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慢慢晃悠到殿外,浑然没在意这边。苗毅起身跟了出去,看到他正伸手在外面试探雨还在下否。

    “雨停了,还是叫醒你的同伴快点离开这里吧!”苗毅走到他身边突然出声,儒生露出吓了一跳的样子,蓦然回现是他,连忙行礼道:“不知大仙何出此言?”

    苗毅听着屋檐下滴滴答答的声音,目露警惕的环顾深沉的四周,缓缓说道:“这里可能真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啊!”儒生显得有些惊讶,但苍穹大世界的普通人见惯了妖魔鬼怪,和异类相处习惯了,所以并不显得十分害怕,到处看了看道:“您是说鬼修吗?就算真有,我们和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也不见得会害我们吧?何况有大仙你们在……”

    他转身看了眼里面,没看到莫盛图和张树成两人,遂把身子探进了大殿里面,现人不在了后,当即奇怪道:“大仙,你那两位朋友呢?”

    “他们已经离开了。”苗毅随口敷衍了一句,觉得也没必要告诉对方真相,面色凝重道:“这寺庙里阴气徘徊不散,而且阴气中隐隐有些戾气掺杂,恐怕不是一般的鬼修,而是厉鬼,真要现身了,我的修为只怕压制不住,你还是叫醒老板娘他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听他说的如此严重,儒生显得有些害怕了,连忙应了声,跑进了里面开始唤醒同伴。

    就在这时,阴沉沉的天空突然露出一抹光亮,苗毅在屋檐下抬头探寻上空,只见乌云在渐渐爬开,一轮明月露出了半张脸,皎洁的月光开始渗透进了寺庙的大院中,四面八方有零星的虫鸣声响起。

    大殿里面一阵骚动,老板娘疾步走了出来,一阵香风袭来,苗毅回头看去,充满野性风情的老板娘已经站在了他身边,面有难色道:“大仙说的都是真的吗?可这荒郊野外的,加上下过一场大雨,山路泥泞,我们摸黑也不好走啊!”

    “嗷!”不远处的山中突然响起狼嚎声,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呼应着。拴在屋檐下的三匹马听到狼叫声,顿时有些急躁不安起来,

    苗毅眉头皱了皱,走到栓马的地方,迅解开缰绳牵了三匹马过来,沉声道:“日阳月阴,月光一现,最容易勾动阴灵现身。老板娘,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别要了,要紧的东西随身带上,大家连我在内刚好六人,这里有三匹马,每两人乘坐一匹,先尽快离开这里再说。”

    “大仙说的在理,可……”老板娘黛眉皱了皱,犹犹豫豫道:“可我是清白人家的妇人,如何好同其他男人贴身同骑呢?传出去了,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苗毅无语,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心想就你穿得如此暴露的样子,比窑子里的窑姐还大胆,还清白人家的妇人,不知你家男人该到哪哭去。

    当然,这话他就是放在心里想了想,直接把一根缰绳塞到了她的手中,道:“你单独骑上一匹,他们四个人分两骑,我多少还算有些脚力,度不会比你们慢,快走吧!”

    “可我不会骑马。”老板娘弱弱道,她那帮手下也已经涌了出来。

    此时天空的乌云已经彻底退场,皎洁的月光照耀苍茫大地,苗毅又是一阵无语,已经隐隐感受到整座寺院在月光的蒸下,阴气越来越重了,遂无力的摇头道:“那你挑个顺眼的和你共乘一骑吧!总之先离开这里再说,其他的暂时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老板娘勉为其难的‘哦’了声,瞟了他一眼道:“那我还是同大仙共乘一骑吧!我胆小,跟着大仙有安全感。”

    ps:求推荐票哇,随手点击投票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