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三十四章 喋血荒庙
    大殿外风雨不停,电闪雷鸣。大殿内,苗毅三人围坐在另一边的火堆旁,盘膝闭目养神。

    那边的厨子收拾了碗筷炊具,端到了外面屋檐下,冒雨打了水在外面清洗。儒生则从篓子里面拿出了笔墨,在火光旁勾画着账本,不时向一旁的老板娘汇报着什么,老板娘一本正经的听着。两名轿夫在擦拭地板,貌似准备过夜用。

    厨子洗完东西进来后,张树成睁开了眼睛,胳膊轻轻撞了一下莫盛图,先是对厨子努了努嘴,随即淡淡笑道:“莫兄,你不是想喝点热茶吗?何不借他们的炊具一用?”

    莫盛图睁眼怔了怔,立马反应了过来,哦了声道:“也好。”

    苗毅开眼将莫盛图的错愕收入眼底,只是轻轻看了眼,又不以为然的闭上了,心中却是暗暗起了疑心。

    这一路上,他早就现这两人的人品有问题,上次借着在那村落翻脸的机会,提到过分道扬镳的事情,谁知张树成却数点了一大堆结伴而行的好处,执意要一起去流云沙海。苗毅毕竟跟着苗老头游走四方多年,见过不少的肮脏事,在外行走焉能没点自保的小心?也正是因为这样,张树成和莫盛图才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如今见到两人这个样子,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苗毅心中开始起了戒备。

    莫盛图走到那边,一脸客气道:“老板娘,借你的炊具烧点热茶行不行?”

    老板娘自然无不可,诚惶诚恐的行过礼道:“些许小事哪用劳烦大仙,厨子,快帮大仙烧点热茶。”

    “诶!”厨子应了声,谁知莫盛图却挥手一拦:“喝茶讲的一个意境,我还是喜欢喝自己煮的茶,还是我自己来吧!”老板娘连连称是,赞他高雅,让厨子给了他需要的东西。

    莫盛图拿了东西回来架在了火堆上,随后提着水桶径直朝门外走去。

    和儒生对帐的老板娘忽然站了起来,伸了个妩媚的懒腰,对几名手下笑道:“大家收拾收拾都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不经意间瞥了眼厨子,柳眉挑了下。

    几人应下,立刻开始收拾东西,厨子却脱下自己刚才淋湿的衣服,作势到后堂拧水去了。老板娘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又躺到了香妃榻上,吸引了张树成的目光,可惜儒生立马过去把那粉红色的纱帐给掩扣好了。

    殿外风雨飘摇,两株古槐中间的古井旁,莫盛图打起了一桶水,左右看看后,迅从百宝囊中取出了一只小瓷瓶打开,倒出了白色的粉末到桶中,小瓷瓶收起,又纳了一颗红色的药丸到嘴中,才提着一桶水匆匆回去了。

    而在大殿的屋顶上,厨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顶着风雨出现在了上面,将莫盛图的所作所为收入眼底后,也迅闪身离开了。

    莫盛图回到大殿内,立刻将水桶中的水加入了铁锅中,铁锅锅底有些烧红了,冷水下锅出了爆响。苗毅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的举动,目光有些闪动,让一旁默默观察的张树成暗暗忐忑起来。

    厨子也回到了大殿内,端起了地上的碗盘,趁势捏了点地上的灰烬,背对苗毅他们那边转身的时候,朝着香妃榻将手中的灰烬拧撒在了碗中,表明了莫盛图刚才在外面的举动。

    其他几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瞥向了香妃榻内,而纱帐中的老板娘只是慵懒的转身挥了下手,暗示几人,不关我们的事,看热闹就行了。

    几人心领神会,厨子搬着碗盘摞在了一旁,随后和儒生他们一起和衣躺在了火堆旁假寐。

    殿外风雨交加,院子里的古槐在风雨中呼呼响。大殿内安静,摇曳的火光下,居中高坐莲花台的高大佛像晦明晦暗,两边大大小小的罗汉或菩萨则一个个千奇百怪,墙壁上的投影更是忽长忽短忽细忽壮,妖魔鬼怪般变幻莫测。

    沸水煮开的咕咕声在火架子上的铁锅里滚响,莫盛图摸出一只罐子,打开抓出了把茶叶,撒进了煮沸的铁锅里面,收了东西默默站在一旁等待。苗毅毫不避讳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张树成趁机也悄悄纳入一颗红色的药丸到嘴中。

    不一会儿了,一股芬芳的茶香从铁锅内飘起,莫盛图立刻从下面的火堆中撤除了大火,留着小火保温,拿了三只碗对张树成笑道:“张兄,茶煮好了,苗兄也来品品滋味如何吧!”

    “外面风雨交加,能在这荒郊野外的破庙里品茶倒是别有韵味。”张树成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对苗毅挥手道:“苗兄,一齐来吧!”

    苗毅没有说什么,默默的站了起来走去,从莫盛图手里接过了碗,张树成拿起木舀子舀起清亮的茶汤分别倒入三人的碗中。苗毅看了看手中热气腾腾的茶水,目光盯着他们两个不放。

    莫盛图和张树成脸带笑意的朝他举碗示意后,便各自盘膝坐在了一旁,吹着茶碗中的热气,一口口的啜进嘴中,那样子显得很是享受。

    大殿另一边的几人似乎已经很劳累了,竟然隐隐打起了呼噜,唯独纱帐中侧卧的老板娘却微睁着眼缝,面无表情看着对面三人的一举一动。

    苗毅一阵迟疑,他心中只希望是自己多心了,也端着茶碗坐回了原位,默默将清亮的热汤一口一口灌入嘴中。张树成和莫盛图不经意间瞥了眼,借着茶碗的掩饰,嘴角都勾起了一抹笑意。

    香妃榻上的老板娘缓缓合上了眼缝,心中一声轻叹,到底是年轻呐!显然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身负重宝出来招摇,不知道世间险恶啊!

    然而她仅仅是心中一声感叹罢了,她见过的人多了,有多少人初入修行界不是心怀赤诚美好,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哪个不是双手沾满了血腥,有几个还能保持那份赤诚,加上她和苗毅又不熟悉,所以对她来说,犯不着出手相救……

    不到片刻,张树成忽然‘哎哟’一声,手中的碗失手摔碎在地,双手捂着肚子翻倒在地,一脸的痛苦模样。几乎就在同时,莫盛图手中的碗也啪的掉落,也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喊疼。

    苗毅被两人搞得一愣,迅瞥了眼另一边那群人,现一个个睡得深沉,似乎根本就没有现任何动静。

    难道是那些人搞的鬼?苗毅转念间有了主意,也是‘哎哟’一声倒地翻滚,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

    然而等他一倒地,张树成和莫盛图虽然还在哼哼唧唧,却都停止了翻滚,翘看了眼捂着肚子蜷缩在地的苗毅,两人相视一笑的蹦了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土。

    莫盛图大摇大摆的走到苗毅身边,嘿嘿冷笑道:“小子,我让你跟我耍横。”一脚踢了过去,苗毅当场被踢得翻滚到一边没了动静。

    张树成走到莫盛图身边,朝对面努了努嘴道:“那几个人怎么办?”

    “倒是睡得挺死,凡人就是凡人。”莫盛图一声不屑,目光落在了香妃榻上,嘴角泛起一丝荡笑道:“那个女人归我,那些男人加上他们身上的钱财都归你处置。”

    “这小子身上的这把剑卖了后,我还会看中这几个凡人身上的钱财?”张树成嗤了声,道:“鲜少能有让我动心的女人,以前的好事都让给你了,今番,你也该成全我一次了,那个女人归我,她的手下和钱财归你了。”

    莫盛图咬了咬牙道:“也行,不过今天晚上这女人是我的了。”言下之意是怎么地也要过把瘾。

    对此张树成倒是没太大的意见,皱了皱眉后,干脆道:“成交!”

    莫盛图当即笑呵呵的大步朝对面走了过去,谁想刚走到大殿中央,却听到身后传来长剑出鞘的声音,心中猛的一惊,头一个念头就是张树成想独吞所有的好处。

    二话不说拔剑返身,却见寒光闪过,张树成的大好头颅和身体分了家,鲜血从砍断的颈项中冲起,一只大脚将张树成的无头身给扫飞,苗毅已经是一脸煞气的提剑纵来,说杀就杀,毫不迟疑。

    莫盛图大吃一惊的挥剑便挡,苗毅人尚在空中,舞剑狂劈,“当”的一声脆响,手中剑削铁如泥,直接将对方的剑给砍成了两截。顿时将莫盛图吓得魂飞魄散,毫不犹豫的朝殿外闪去。

    苗毅手中的剑锋和对方擦肩而过,竟然被对方给躲过了,反应极快的趁势追杀,手中剑干净利落的投掷了出去,直接没入莫盛图的后背。莫盛图还没跑出大殿便失去了动力,看着胸口露出的一大截滴血的剑身,眼中充满了惊骇神色。

    苗毅已经追到他身后,伸手抓侧住了莫盛图背后的剑柄,刚要摔倒的莫盛图被扶住了,想伸手捂住胸口不停涌出鲜血,可是有一截剑身在,却是怎么都捂不住。

    大殿外雷霆震震风雨交加,有靡靡雨丝随风不断飘进大门内,电光闪耀下,一前一后的两人头上沾满了雨丝,后者留着一条辫子,头上的雨丝在电光下更加清晰可见。大殿内高高在上的佛像,默默注视着门口的两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