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三十二章 妙法寺
    跑到近前山脚,三人已经身处在一片占地十几亩的石板广场上,铺得平平整整,周边还有石雕栏杆,隐隐能看到左右两边有倒塌房屋的痕迹。一个硕大的老旧炉鼎镇在广场中央,正是香炉,虽然石板缝隙间长满了野草,满眼荒凉,但可见这里也曾香火鼎盛过。

    天空乌云沉沉,忽然“咣”的一声惊雷响起,三人座下的坐骑惊嘶走动,却又被三人稳稳的拉住缰绳不能动弹。突然在这荒山中置身于如此平坦的广场上,让三人莫名其妙的涌起一股渺小的感觉,前方依山而建的寺庙也给了三人一种压迫感。

    “轰隆隆”的闷雷在头顶滚过,几道霹雳啪啪在前方寺庙上空闪现,天色本就已经很阴暗了,电闪雷鸣让那座寺庙突兀间显得异常的刺眼。寺院高墙内的老树上,也被惊雷吓起了一群老鸦,‘呱呱’叫的飞起盘旋,所有的一切都证明那的确是一座无人居住的荒庙。

    “奇怪了,这座寺院的规模不小啊!看起来也香火鼎盛过,怎么会废弃了?”马背上的莫盛图有些不解道。

    “兴许是因为身处魔国境内的原因吧!不管它了。”张树成左右看了两人一眼,道:“雨马上就要下来了,我们还是先到庙里去避雨吧!”

    广场和依山而建的寺庙之间隔了条小溪,有三座石头拱桥并排连接,张树成一马当先跑去,左右两人随后跟上,清脆的马蹄声在石板上‘哒哒’的响起,竟然有回音隐隐回荡。

    到了山脚,张树成也没有下马,直接纵马顺着台阶跑了上去,后面两人依样跟上。

    寺院周围的古槐在上空乌云的电光照耀下,犹如一尊尊怒目金刚盯着他们,三人并排而立,看着寺庙高门上的‘妙法寺’三个字,斑驳得几乎难以辨认,至于院门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也许风吹日晒早就化为腐朽了。周围的院墙也已经是老旧不堪,可能是古槐遮挡了阳光的原因,院墙上竟然没有藤萝野草之类的东西。

    张树成下马,牵着马朝寺院里面走去,后面两人也是如此。一进入寺院里面,三人又是一停,寺院里面也有几株古槐,古老得估计三个人牵手也抱不住一棵,老枝狰狞怒张。左右各有片一亩左右大的池塘,池塘中各屹立一尊罗汉石雕,左边那尊石雕的脑袋不知道去哪了。

    一踏入院门内,便能感觉到一股阴凉扑面而来,让人有些憷,三人的马匹也有些惶恐不安。看着前方敞开大门的破旧庙堂,莫盛图吸了口气道:“这里好重的阴气,那马夫不会介绍了一座鬼庙坑我们吧?”张树成眯眼环视左右。

    苗毅鼻翼微动,他跟随苗老头驱妖捉鬼多年,对一些异常于自然现象的东西有些敏感,目光下意识的锁定了寺院内两颗古槐下的一口斑驳古井,看了看却又没看出什么来,不过还是沉声道:“这里可能真的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在,我看我们还是离开的好。”

    话声一落,‘咣’天上的惊雷再次炸响,电光的照耀下,给这座荒庙更添了几分阴森恐怖感。同时,大颗大颗的雨点也开始坠落了,打得地面啪啪作响,左右两边的池塘中溅起了圈圈圆圆的涟漪。

    张树成微微一笑道:“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了,何况现在也确实没地方好去,将就一下吧!我们多加小心就是了。”他率先牵着马朝大殿走去。

    莫盛图和苗毅相视一眼,也只好跟着去了,三人趟着地砖缝隙中的杂草,踩着枯叶沙沙作响。

    直接把马匹拉到了大殿的走廊下拴好后,张树成忽然拔出了长剑,把苗毅和莫盛图吓一跳,跟着唰唰拔出了剑。结果张树成又反被两人给吓了一跳,紧张的退到两人之间,沉声道:“现什么了?”

    莫盛图反应了过来,感情真是自己吓自己,遂哭笑不得道:“我们还以为你现了什么不正常。”苗毅却表示理解,毕竟是在这种气氛下。

    张树成怔了怔,松了口气道:“我是想砍点门窗当柴火烧,难道这一晚上摸黑过?”他提着剑顺着走廊到一旁的厢房那,拆了两块近乎腐朽的门板过来,拉到大殿内劈得稀里哗啦的。

    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大殿内的火也生了起来,借着火光能看到地面上曾经有人生过火的痕迹,还不止一处,莫盛图顿时哈哈笑道:“看来还我们还真是自己吓自己,别人能在这里歇脚,我们又怕什么?”

    苗毅虽然总感觉不太对劲,但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手中剑却不肯轻易收回,提剑借着火光看着那尊高高在上的宏伟佛像。那佛像的金身已经脱落得差不多了,弄得没见普度众生的大慈大悲,反更显面目狰狞。

    围在火堆前的莫盛图突然微微碰了一下张树成,两人看了眼苗毅,又互相交换了个眼色,都暗暗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寺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快躲雨,快躲雨……”

    顿时惊得三人齐齐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人双手顶着一口大铁锅在头上挡雨,身上还背了一大堆东西,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寺院,一口气跑到了庙里面。

    那人身上叮呤当啷的,什么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俱全,进来后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三人一眼,又盯向了外面大喊道:“没事,进来吧!”

    三人跟着看去,只见一名背着篓子的中年儒生也跑了进来,已经被雨淋成了落汤鸡,一身的长衫湿透。紧随其后,是两名健壮的力巴,抬着一顶软轿跑来,软轿上有杆子支撑起的粉色轻纱笼罩,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半躺着一个女人。

    一行人进了大殿后,那儒生对着三人善意的笑了笑道:“原来有朋友先到一步,打扰了。”边走到大殿的另一边阴暗处卸下了背后的篓子,边回头喊道:“厨子,给我们也生堆火,快点。”

    “好嘞!”率先跑进来的那人应了声,开始卸下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提了把屠刀找木柴去了。

    那顶笼罩着轻纱的软轿也被抬到了那边阴暗处,说是软轿,其实是一床轻便的香妃榻,借着火光三人能看到里面正是侧躺了一个女人,显得悠闲自在,容貌如何就看不太清楚了。

    苗毅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的破庙中,竟然会遇见这么一组怪人。三人谁都没说什么,虽然这几人看起来都像是普通人,但是出现在这里就显得有些不普通了,摸不清底细都不敢造次。

    那厨子很快也拖了几块门窗来,在那边劈砍后迅生起了一堆火,中年儒生又嚷道:“厨子,快做饭。”他自己抽出火堆中的几根柴火,在边上又升起一堆,解了身上的长衫拧了水坐在边上烘烤,两名抬轿的力巴也围了过去同样施为。

    厨子手脚麻利的摆好锅碗瓢盆,甚至还有菜板子,又从扛来的大包里拿出了菜,蔬菜和肉类都有,就在大殿内乒乒乓乓的切起了菜,看得苗毅三人一愣一愣的。

    随后又见那厨子解下了腰带,栓了一只木桶,冒雨跑到了外面,从寺院的古井中打了一桶水回来。一名力巴过来帮忙,用盆子接了点水,倒了米下去淘洗,随后又从厨子的大包里面摸出了几截新鲜的竹筒,在竹筒上开了口子,灌了米加了清水,便拿到一旁的火堆里面烤去了。

    苗毅三人看得有些牙疼,不知道那厨子鼓鼓囊囊的大包里面还装了些什么东西,怎么感觉比百宝囊还能装。

    那厨子涮洗过铁锅后,架在了火上,香油入锅吱吱作响,倒了菜进去,抡开了勺子热炒,不一会儿大殿内飘起炒菜的香味。

    别说,被这些人这样一搞,寺庙内的阴森恐怖气氛顿时驱散了不少。

    没多久,两荤两素的四菜一汤便搞好了,苗毅三人看得清清楚楚,确定是两荤两素四菜一汤。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境,能折腾出热腾腾的饭菜来,只能用幸福来形容。

    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更有雷霆震震,大殿里面的厨子却是水桶一扣,菜板子搁在了上面,四菜一汤往上面一摆,一个简单的小桌子就成了。儒生走到香妃榻前笑道:“老板娘,起来吃饭了。”

    轻纱帐里面传来了‘嘤咛’的慵懒声,能隐约看到躺在里面的人在伸懒腰,迟迟的爬了起来。书生伸手解开纱帐上的布扣,分开了纱帐,一双黄色绣花鞋伸了出来,上面绣着简单的云纹,紧接着一双裸露的小腿落地,一位明媚而风情万种的女人从纱帐中走了出来。

    云鬓松垮垮的挽在脑后,双耳边垂下一缕青丝在肩头,不加任何修饰,面似芙蓉,眉如柳。上身仅有一件贴身的马甲,红色的,还很透明,里面高高耸起的裹胸若隐若现,柔滑暴露的肩头披着淡青色的纱衣。马甲很短,肋骨以下的柳腰没有任何遮挡,让人情不自禁的想一揽,一点凹陷在光滑腹部的肚脐眼,在青色纱衣中时隐时现,让人的目光难以自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