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三十一章 问路
    “你……”莫盛图气得不行,他就想不通了,咱堂堂修士在这偏僻小村玩个村姑,那是给这村姑面子,又不会让她少斤肉,还指不定谁更舒服,可是这家伙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为个素不相识的村姑跟自己翻脸。

    尽管气,可他也不敢造次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不是开玩笑的,剑锋已经顶进了自己的胸口,这是玩真的了。

    张树成眼珠转了转,握在剑柄上的手松开了,急步走到两人之间,对莫盛图低声怒喝道:“还不快放下她?为这样的小事,闹得兄弟翻脸,值不值得?”最后一句‘值不值得’说得尤其重,仿佛在暗示什么。

    莫盛图咬了咬牙,放下了夹在胳膊下的小媳妇,那小媳妇仓惶逃进了屋里面。

    然而她一进屋,便现本以为还在熟睡中的婆婆正站在门口,她当即跪了下来,嘤嘤的直哭。之前她被莫盛图闯进来悄悄掳走时,还以为婆婆不知道,看来婆婆早就醒了。

    这位大婶看了眼院子里的三人,朝苗毅投去了感激的眼神,默默无言的把门给关上了,随即扶起媳妇往里走,低声安慰道:“都过去了,没事就好,咱就当这事从来没生过,睡一觉就过去了。”

    媳妇当即埋头在她胸口闷哭,大婶看了眼床上睡梦中的小孩,微微叹息了一声,刚才若不是怕小孙子会遭毒手,她又岂会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只是为了保护小孙子,她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啊!否则当场就会爬起来和那强人拼老命。

    悔恨自己不该引狼入室之余,她又暗暗感激那个留辫子的年轻人,刚才的一切,她在门缝里都看到了。

    院子里,张树成劝过莫盛图后,又劝苗毅道:“苗兄,他就这一毛病,死性不改,我不知道骂过多少次了。幸好也没酿成大错,苗兄就不要为了没生的事而伤了大家的感情,快把剑放下回去休息,咱们明一大早还要赶路呢!”

    苗毅一声冷哼,剑从莫盛图的胸口收了回来,冷冷道:“我看咱们还是立刻启程赶路吧!我们再待下去,只怕要把这一家老小给吓出病来。”

    莫盛图怨毒的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开始摸出伤药来抹在胸口。张树成顿了顿后,连连赞同道:“苗兄说的是,咱们这就走。”说完主动到牲口栏那边把三人的马一起牵了过来。

    莫盛图一把拽上缰绳,朝大门走去,谁知苗毅忽然一声冷喝:“慢着!”

    两人一怔,齐齐看着他,不知道他又要干什么,张树成皱眉道:“苗兄,莫非还有什么理论?”

    “吃了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钱,莫非想白吃不成?你给钱!”苗毅手中的剑指向了莫盛图。

    莫盛图差点气疯了,没想到碰上了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唰的把剑也抽了出来,指着苗毅道:“姓苗的,难道东西是我一个人吃了不成,你没吃?凭什么要我给钱,你不要欺人太甚。”

    苗毅面无表情道:“我早说过我钱不够了,吃了人家的东西,又欺负了人家,今天你若是不拿出钱来赔偿,别想活着走出大门。”他这性格,苗老头生前不知道警告过多少次,可一到关键时刻愣劲就上来了,刚踏入修行界认识的朋友,说翻脸就翻脸了,还真不客气。

    “有话好好说,大家别伤了和气。”张树成朝双方按手,又开始做老好人了,径直走到莫盛图身边,伸手就要到他百宝囊中掏钱。莫盛图一愣,侧身避开,又气又恼道:“你倒是会做好人,你怎么不拿你自己的钱。”

    张树成双手一摊,露出一付好心没好报的神情,无奈道:“苗兄指明了是你做赔偿,不要伤了和气。”后一句语气颇重,等于是隐隐提醒了一下,有那么点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意思。

    莫盛图呲了呲牙,硬着头皮看着他到自己的百宝囊中掏钱,结果看到他掏出了一块青币,顿时两眼一瞪道:“王八蛋,足够买几头羊了,你……”

    话还没说完,苗毅挥剑喝道:“少了,你欺负了人家的帐怎么算?”

    张树成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缠,二话不说,也不管莫盛图同意不同意,又掏出了一块青币。莫盛图刚要咆哮,张树成推了他一下,转身走到了紧闭的房门前,敲门道:“大婶,开开门。”

    连拍了几下,门开了一条缝隙,大婶侧了半个身子出来,连连摆手道:“不要,不要。”外面刀光剑影的看得她害怕,他们刚才的争执她也听见了。

    张树成客气了几句她还是不肯要,确切的说是不敢要,遂懒得跟她啰嗦,直接从门缝里扔了进去,转身回来牵上马走到院门口打开了大门。

    苗毅冷眼盯着莫盛图,后者咬牙切齿的也牵马走了,苗毅这才拉上马匹出了门,外面的两人已经纵马跑远了,他将剑插回了后背,翻身上马追去。

    等那大婶找到房间里的两块青币跑出来时,只听到远处有马蹄声隐隐传来,看着手中的两块青币,相当于两千白币,够她这样的一家子过两年了,不由叹了口气……

    并肩驰骋中的莫盛图对张树成声色俱厉道:“咱们必须尽快下手,我受不了这家伙了,脑子有毛病。”张树成回头看了眼急追而来的苗毅,只是重重的‘嗯’了声,没有说什么。

    接下来的一整天里,三人一心赶路,莫盛图落在最后面,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再和苗毅说过,倒是张树成继续和苗毅有说有笑,让苗毅不要和后面的家伙一般见识。

    傍晚天色骤变,乌云从远方的空中推来,大风卷起地面的尘土。三人在官道上勒马停下环视四周的荒野,张树成皱眉道:“看这天色是要下大雨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看来我们会有些小麻烦了。”

    就在这时,前方山坳间的路上拐出一辆马车来,莫盛图哼了声:“正愁没地方避雨,就送辆马车来,挺好。”他纵马横在了路上,看样子是准备强行拦截。

    张树成对此也并不为意,谁知无意中却瞥见苗毅正眯眼盯着莫盛图,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怎么忘了这二愣子。遂沉声喝道:“莫盛图,把路让开,我们又不是拦路抢劫的匪寇。”

    莫盛图正不知道这家伙装什么好人,一回头便看到张树成在对他使眼色,看了眼盯着自己的苗毅,只好沉着一张脸把路给让开了。

    眼见马车跑了过来,张树成坐在马背上遥遥挥手相拦,谁知那驾车的汉子压根没停下的意思,反而挥舞着鞭子加,貌似想冲过去。

    张树成瞬间心生怒火,竟然给脸不要脸,眼睛一眯,眉心泛起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莲光影,待马车从边上冲过时,忽然出手扳住了车厢,竟然强行将奔驰中的马车给原地定了下来。

    在惯性的冲击下,驾车的汉子也被扔了出去,马车中还有个妇人也大呼小叫的翻滚出来。然而那驾车的汉子似乎有些身手,落地转身接住了飞来的妇人往边上一放,腰上的佩刀已经呛的拔了出来,怒视三人喝道:“什么人?”

    然而一看到张树成眉心的白莲光影立刻有些紧张起来,连连解释道:“我还以为是拦路的劫匪,原来是三位大仙,恕罪,恕罪。”语气可谓是诚惶诚恐。

    张树成先瞥了眼苗毅,见反应不大,方看了看天色,徐徐问道:“这天要下雨了,我问你,这附近有没有歇脚的镇城或村落?”

    见是问路,大汉松了口气,赶紧拱手回道:“附近怕是没什么村落了,最近的村落都在‘大鹿城’附近,我正是从‘大鹿城’而来,三位大仙骑马的话,也得要个一天以上的时间。”说着又是恍然大悟的一拍额头,指向来的方向,“三位大仙如果仅是避雨的话,前方山坳的路旁有一条小路,很容易看到,通往一座荒废已久的荒庙,三位大仙若是不嫌弃,那里倒是可以遮风挡雨。”

    张树成看向苗毅笑道:“苗兄意下如何。”苗毅点头道:“也好!”

    “打扰了。”张树成朝那大汉拱了拱手,三人纵马前奔。

    待他们走远了,大汉方重新扶了那惊魂未定的妇人登上马车,又捡起地上的马鞭,那妇人忽然拉开帘子露出脸来,失声道:“你给他们指的那个荒庙是不是那个闹鬼的鬼庙?”

    大汉回望来路,冷哼道:“是他们无礼在先,也就怪不得我了。不是有本事的大仙吗?没本事降妖捉鬼只知道欺负我等凡人,还算什么大仙!”他坐上车辕挥鞭驾驭马车快离去。

    苗毅三人骑马跑到山坳中放慢了度左右查看,果然在右边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虽然已经被荒草给掩埋,但还是能轻易辨别出来。

    看看天色已经是乌云压顶,三人不再迟疑,调转方向纵马加,顺着小路一直向前跑去。没过多久,三人便看到前方的山麓间有屋宇大院,看样子果然是一座寺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