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九章 新朋友
    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很有可能成为一辈子的遗憾!

    6雪馨在四周大范围的转了几圈,还去了曾经经常给苗毅搓澡洗头的那个山崖上,并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她并不是说一定要和苗毅旧情复燃,因为就算是想旧情复燃,对她来说,也已经不可能了,她如今已经没了退路,她只是想知道苗毅是不是还活着,否则她将内疚一辈子……

    仙侠宫毗邻魔国,苗毅的去向不是仙国境内的其它地方,而是辨明方向后翻山越岭去了魔国境内。

    青羊镇,魔国边疆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镇子,镇子正对面的山峦便是属于仙国的领土。

    六圣有,仙圣穆凡君,魔圣云傲天,妖圣姬欢,鬼圣司徒笑,佛圣藏雷,道圣风北尘。各自瓜分着苍穹大世界的领土,并不是六圣要占领多大的地盘,而是想占领地盘上的人口,对他们来说,地盘再大也没太大意义,人口却意味着信徒。有了信徒,便有充足的愿力来源,而愿力正是修行中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多多益善,这东西对提高修为有很大的帮助。

    于是都想大力展各自境内的人口,然而人口的大量繁衍,必须要有稳定的生活基础,那就需要治理。修行之人治理一个国家的弊端,早在很久以前就显现了出来,重要的是,修行之人也没谁愿意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公务中去,经常会荒废公务,闹得国内一团糟,那就只有扶植世俗政权了。

    一个畸形的世界就这样形成了,为了保护信徒,在六圣的强力约束下,人魔妖鬼和谐相处,修士们要搞什么事都统统离凡人远一点,否则就不客气了。

    山峦叠嶂之间,苗毅窜了出来,正式以修行者的身份踏入了这个畸形的世界。

    青羊镇,离仙侠宫的距离并不算是太远,相比较起其它的城镇还是近的,所以苗毅以前就来过几次,对这里也算是熟悉。

    他意气风的行走在街头,引来了不少人的观望,小伙子人长的还不错,就是穿着脏破得有些不搭调,太过显眼了些。苗毅先要找的正是成衣铺子,他对这里熟悉,径直奔向镇上最大的成衣铺子。

    一进商铺,便有伙计过来招呼道:“这位大侠,里面请,我们这里各种各样款式的衣服和鞋袜应有尽有,你是要长的还是短的,可以慢慢挑。”

    伙计对他的破烂穿着丝毫都不觉得好奇,江湖大侠嘛!打打杀杀的把衣服给打破了很正常。然而苗毅却对他的称呼很有意见,正对着殷勤的伙计稍稍运功,眉心一朵白色的莲苞光影显现出来。

    伙计一愣,连忙恭敬改口道:“原来是大仙。”店铺里的掌柜也赶忙过来亲自招呼:“大仙里面请。”

    苗毅收了功微微点头,第一次以修行者的身份出世,他不想让人把自己误会成了那些江湖侠客。他很早以前的时候就想尝尝这个滋味,可惜苗老头一直不给他机会,这次得到了应有的尊敬,终于满足了一下小小的虚荣心,心想也不过如此。

    他挑了两套内衣,两套劲装,两套短衫,两套袜子,两套厚底布靴,价钱不菲,掌柜的看在大仙的份上省了零头也要一千白币。苗毅并不觉得心疼,对自己正式踏入修行界的装束觉得不能马虎,东西塞进百宝囊,爽快的掏出了一块青币付账走人。

    接下的事情就是洗澡换衣服了,遂奔着澡堂子走去,可走到澡堂子门口看到招牌上写着:泡澡三块白币,搓澡五块白币。

    想想觉得有些划不来,自己口袋里的钱可是用一块少一块,该花的花,不该花的完全没必要花,洗澡去山里洗不用花钱,水也是可劲的用,还没人打扰。

    于是掉头就走,路上遇见了挑担的货郎,花了一块白币买了一块胰子。

    径直出了小镇后,掠进了山里面,找到一汪水潭,解开了辫子,卸下了浑身上下的东西,跳进了水潭中大洗特洗,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多长时间没洗过澡了。以前在6雪馨的调教下,他是挺爱干净的一个人,主要是三色毒谷中条件有限。

    胰子在身体上擦出的泡沫顺着活水不断的流走,他本想着一块胰子能洗好多次澡,结果现身上太脏了,等他觉得身上洗干净了,一整块胰子也用完了。

    算算比起到澡堂子里泡澡也就省下了两块白币,不是他小抠,而是当初跟着苗老头过惯了能省则省的日子,实际上他为人是非常大方的。

    洗完后,运功驱散了肤上的水分,白色的内衣穿上,黑色的劲装贴身穿好,灰色的短衫套上,再配上了一双青色厚底长靴,自己再熟练的帮自己扎好了辫子,钱袋子、百宝囊和剑一一上身,转眼一个英气逼人的帅小伙出现了,很有卖相,和之前的乞丐装判若云泥,果然是人要衣装马要鞍。

    的确,他下一个目标就是回青羊镇买上一匹马代步,要去他向往已久的流云沙海,修行界有句话说的好,没去过流云沙海的人就不算是苍穹大世界的修士。

    流云沙海不属于六圣的领地内,却是修行界最热闹的地方,苗毅已经不止一次的听6雪馨提起过,具体在哪他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好远好远。试想要跨过六圣的领地能不远吗?但是他不担心找不到,路长在嘴上,岂有找不到的道理。

    凭他目前的修为不寻找代步的脚力想去流云沙海,那真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草上飞的本事短途还行,长途能累死他,所以他洗澡的时候就盘算着要买匹马。

    再出现在青羊镇街头时,果然很有卖相,经过的少女和妇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男人则大多会被他背上背的大剑给吸引。至于他留没留辫子倒没人在意,那些有个性的修士们,稀奇古怪的型多了去。

    因为对青羊镇熟悉,不走岔路的来到了镇外另一头的马市,说是马市,其实骡子、驴和各种家禽都不少,刺鼻的气味繁杂,地上大坨小坨的真不少。不过和苗毅一身的新衣很不搭,苗毅也感觉穿了新衣来这样的地方有些不忍心下脚。

    如此显眼的一个人来到马市,自然不会是买骡子和驴的,家禽就更不太可能了,卖那些东西的大叔大婶都闭口不言的看着他,只有卖马的贩子纷纷招揽他过来看看。

    苗毅也是从小在外面游历的人,对分辨马的脚力也有一定的认识,四周看了看,本是想挑匹好牲口,却眼睛一亮相中了两个人。他看到了两个同样是背剑的人,从两人身上透露出的精气神判断,也是修士,似乎也在挑马匹。

    苗毅不顾边上马贩子的招揽,大步穿过人群,来到了两人的身后,拱手道:“两位道友。”

    那两人正在相马,闻言转身,看到苗毅后都愣了愣,齐齐拱了拱手回礼,其中一人问道:“这位道友有何指教?”

    “不敢!”苗毅客气一声,笑道:“敢问二位道友去流云沙海怎么走?”

    那两人相视一笑,答话之人苦笑着回道:“道友可真问对人了!不瞒道友,我们两个也没去过流云沙海,这次正准备买上两匹脚力去流云沙海见识见识,我们只听说流云沙海要一直往西走,出了极西的鬼国境内,再穿过一片荒芜的戈壁,便是流云沙海了。我们也只知道这些,至于流云沙海具体在哪,我们也说不清楚,还要一路上询问。”

    苗毅眼睛一亮,这两人要买脚力代步,显然修为和自己差不多,而且也是去流云沙海的,当即笑道:“在下苗毅,既然我们都是去同一个地方,两位若是不嫌弃的话,我们何不结伴而行,相互间也好有个照应。”

    两人闻言仔细打量了苗毅,觉得问题不大,相视点头后欣然答应了下来,也互相通报了姓名,个子稍高点的叫张树成,个子矮点的叫莫盛图。

    两人自报家门是散修,问苗毅,苗毅当然也说自己是散修。两人的目光不时在他背后的大剑上徘徊,加之他身上花了价钱的衣服,两人皆是笑笑不语,对苗毅说自己是散修的身份有些不置可否的味道,貌似不太相信。

    三人相伴在马市上转了几圈,各自花了两块青币买了匹马。三人骑马出了马市后,苗毅初入修行界认识了两个朋友很是高兴,建议在镇上吃过东西再走,要请客。

    那两人欣然答应,于是三人在镇上找了家酒楼,下马后有伙计牵了三人的马去马厩,另有伙计察言观色看出三人是修士,当做了贵客,立刻引了三人到楼上的单间招待。

    落座后,苗毅让两人点菜,那两人毕竟和他初识,不明他的底细,矜持着稍微点了些酒菜。酒过半巡后,双方聊得热络了,同时也验证了相互的修为相仿,那两人说话也开始放得开了,旁敲侧问起苗毅的来历,苗毅见他们不信自己是散修,借着酒兴誓自己真是散修。(未完待续)